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25.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起擦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起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等你到你二十四岁,不求你的荣华富贵,不求你的锦衣玉食,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只求你真心的对我。这是姜暖对岑相思说的话。

    是要求也是承诺。

    岑相思是一遍一遍地轻轻的柔柔的吻掉姜暖眼中不断滑落的泪水欣喜地听着她说这番话的。他知道她的伤心与委屈。这个女子从来都是骄傲的,骄傲到哪怕是在自己的祖屋被别人谋去她们姐弟就要流落街头的时候都是不肯向别人低头求救的,亦不肯流一滴泪。她凭着自己瘦弱的肩膀拼尽全力支撑着她与阿温的家,即便是到了尚武庄这个远离繁华的偏僻地方,即便住的是粗糙的石头房子,她一样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

    她用自己的手段和方式去解决问题。走到哪里都能和那里人的打成一片,既保持着自己的生活习惯的独立又不会排斥身边那些身份地位远不如她的平民百姓。十六岁的她俨然已经沉了这个大家庭的家长。她脑子的点子层出不穷,只一个甜点心几个月的功夫就被她经营得风生水起,甚至连皇宫里御膳房的面食师父也对她做出的点心交口称赞。

    她胆子极大。大到连官府的空子也敢去钻。空手套出了那么多种子,而且还是在帝都从未有人种过的新鲜作物的种子!栽种这些是需要很大的魄力的,谁都知道如果播种失败后意味着什么。别说是一般的农户,就是他的农庄也不愿意栽种这些摸不清习性的东西。她敢!而且种得成功了。他昨天站在屋顶上看阿温和那个孩子打架的时候就看见四周好几处院子里晾晒着那种作物的果实……

    就是这样一个外表柔弱内心无比坚强的女子啊,居然是哭着与他说这番话的,他明白这让她有多么的委屈,她不愿与别的女子分享他,正如他也不愿她多看别的男人一眼。

    暖暖是独立的。别的女人奢望的那些地位权利对她来说还没有一顿好的饭菜更有吸引力,而且她能养活自己,也不像那些女人一样必须要依靠男人才能过活,所以她放下了自己的骄傲,等他。放下了她一贯坚强的表情流着泪说那些话已经算是做了退让。

    姜暖这一觉睡得很好。醒来的时候岑相思正用手臂支着头笑咪咪看着她,“早!”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绯糜好听。

    “早!”姜暖无意识的回了一句,脸上也跟着礼貌一笑。随即马上就黑了脸,眼睛肿的睁不开,脸上也皱皱的感觉。想是昨夜哭着就睡了,没有洗脸的缘故。

    “哼!”看着眼前笑的那么灿烂的妖精姜暖冷哼了一声,扭了身子不再看他。看见他那么臭美的风骚表情就来气。

    “暖暖……你别装了,我知道心里都不气了。就是面子上过不去罢了。”岑相思伸过胳膊来想把姜暖的身子翻转过来:“我知道你心里最喜欢我了!”他嘟着嘴巴就伸了过来。

    阿温被夹在二人中间睡得难受,一翻身就坐了起来,然后脸上‘啵’地一声被岑相思亲了个正着,他睡得迷迷糊糊的耳中只听见岑相思说了一句:“你心里最喜欢我了……”马上伸出小手擦着脸蛋叫道:“谁心里喜欢你了?你干嘛占人家便宜!”

    “你这小鬼,怎么早不起来晚不起来的……”岑相思也擦着嘴巴说道。

    “是你主动亲的我,你还擦嘴巴?”小东西不干了。

    “……”姜暖猛然坐了起来,心道:果然是同性相斥!这两个东西睁开两只眼睛就开始吵架,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去做早饭。”她一咕噜爬了起来,左右扭动了几下腰肢后说道:“一会儿把式叔的骡车会在官道上等着运点心进皇城,你就跟着那个车回去吧。记得昨天我和你说的,把屁股擦干净再回来找我。”说完她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哇!你这么大人了出恭还不会擦屁股啊?”阿温吃惊的望着岑相思,嘴巴张的大大的半天合不拢。想了想,他赶紧捏着鼻子站了起来,也往门外跑去:“你就在这里呆着,不要到我房间里来了!”

    “……”岑相思被小东西的反应气得哭笑不得,又不能把那小鬼捉回来解释,只能自己趴在地板上生闷气:“才一天,就烦我了!还说我不见了会着急,现在又轰我走!还让我坐着运货的骡车走……就这么讨厌我吗。”

    “还有那个小鬼!早晚要捉住他好好的揍一顿,我看他是越来越不怕我了……”

    在地板上翻滚了两下岑相思自己也觉得无趣,耳边听着院子阿温和好汉追逐嬉戏地声音,他坐了起来:“先回去,这里连件衣裳都没法换,也太不方便。还是要想法子让暖暖搬到我的王府去住……”

    “东家,您在家呢么?”姜暖才做好早饭端上桌,院门就被敲响了。是葛秋慧的声音。

    “昨天下午她就来过了,那时阿姊在睡觉。是我叫她等下再来的。”阿温说道。

    “我去看看,你们先吃。”姜暖把手里的筷子递到二人的手中,解了腰上的围裙搭在椅子背上迈步出了正房。

    打开院门一看果然是葛秋慧站在外面,“东家,姬老伯的儿子腊月成亲,他家里有两间旧房要翻新一下,问咱能不能早点把这个月鸡蛋的银子结了。”不等姜暖说话,手里拿着一本账册的葛秋慧已经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他说工料啥的使了不少银子,手头紧。”

    甜点心生意稳定,姬老头看姜暖又是个做事讲信誉的主儿,现在为了大家方便都是一个月结一次鸡蛋的银子。这让他和姜暖都省了不少事。

    而葛秋慧又是那些做点心的女人里唯一一个能写会算的‘人才’,因此姜暖就把每天收鸡蛋过数记账的事交给了她。

    葛秋慧别看说话从来没靠谱过,给她一点事做倒是极认真的。把一笔鸡蛋的账目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有几个破的也能拉下脸来和姬老头掰饬,非要把这坏的鸡蛋便宜几文钱才行,那股子认真劲就是姜暖也自愧弗如。因为她实在是不好意思为了几文钱和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墨迹。现在姬老头也是见到葛秋慧就脑袋大。再看见有那破损的鸡蛋只要不多就直接白饶给她,也不算银子了……连说你们东家真会用人,怎么就派了你这么个难打交道的。

    “行啊,这也是人家家里有事,还是办喜事,咱能理解。”姜暖从葛秋慧手里接了账本把她让进了院子里:“秋慧,你先坐坐。我去给他拿银子。”

    “诶。我就坐门口等您。”葛秋慧说着走到槐树下的石墩前坐了下来。“这个月到昨天的总数我都算出来,算了两遍。东家您看看我算的对么?”她微微得意地说道。

    “我再看看,不过秋慧算的仔细,一般是没啥问题的。”姜暖适时地给这个喜欢听夸赞的女子送了一顶高帽,乐的她的眼睛就笑的弯了起来。这可是东家的夸奖呢……

    脑袋一歪正好看到坐在正屋里用饭的阿温,葛秋慧也好脾气的打着招呼:“小公子,用早膳呢……”说着她把视线就移到了坐在主坐上的岑相思身上,愣住了,因为她好像听见那个人对小少爷说了一句:“姐夫等下要回府去了,你想不想跟我回去玩……”

    “姐夫?!”这个词在她的脑子里迅速的放大,她愣磕磕站了起来走到正屋门口望着那个看不清容貌的男子说道:“你是他姐夫?”

    “不是!”阿温抢着说道。

    岑相思抬起头来,放下手里的碗筷冷冷地看了看站在门口的葛秋慧,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地站了起来,姿态优雅地走出了房门朝着姜暖的房间走去,然后推门而入,连门都不敲一下!

    葛秋慧呆住了。

    先是被那男子的倾城容貌所震撼,在她的眼里尚武庄哪怕再加上跑马镇,生的最俊的男子就是青山了。如今再看到这个男子她才知道有一种人的美真是超乎你的想象的,让你根本就寻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他。刚才在自己面前走过的这个男子就是这样的人。站在他的面前,在他的视线里,葛秋慧竟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愣了很久也没有理清自己的思绪,葛秋慧直到再次看到姜暖的时候才明白刚才没想明白的是什么。

    “秋慧,这个银子你拿着,等会看见姬老伯时给他。跟他讲,就说东家说的,若是最近使银子多周转起来不方便,我们也可以每天结算的……”姜暖把手里装着银子的钱袋递了过了,这才发现葛秋慧的眼睛发直地盯在自己的门上,心里一动:“秋慧?”她又叫了一声。

    “东家,刚才那个人说是小公子的姐夫……”葛秋慧答非所问地说道。

    “先把银子收好。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你有听清么?”关于自己的私事,姜暖不准备和任何人解释。

    “可是……可是东家……您已经有了青山哥了啊……”葛秋慧伸手木然地接了银子和账册。口中低低地说道:“他是姐夫,那青山哥怎么办?”

    “不是一回事,不要混作一谈。”姜暖推着目光发直的葛秋慧走到了院门口说道:“赶紧回去忙。银子我先收在我这里,等下姬老伯来了到我这里来要就是了。”看着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倒像是受了刺激的,姜暖可不敢把那么多银子交给她,只好又收了回来。

    “哦。”葛秋慧应了一声慢慢地走出了院子。

    “唉!真爱瞎操心!”姜暖关了院门拿着银子往回走,才一转身就看见立在自己身后沉着一张俏脸的的妖精,“站这儿干嘛?你吃饱了?”姜暖说道。

    “你也要把屁股擦干净!要不我饶不了你!”他磨着牙说道。

    ------题外话------

    llyzhao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前天理货的时候被钉子把右手划了一道口子,我一直没当回事,下午肿的流水我才去的医院处理。消毒后现在右手都给纱布缠上了,只有三个手指能动。所以这一章我写的极慢!

    还有一章,我慢慢写。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审核。抱歉!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