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33.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谋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谋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收菜?我不管这个。营里这么多弟兄我还用干这个?”赵把总站在姜暖身前,往后院里探头探脑地看着:“这宅子被您拾到的可是真好!看着哪哪都舒服!”

    “赵把总。”青山爹看见他快都跑到人家后院去了,这也太不像话,于是赶紧叫道:“来这里坐。”他知道姜暖爱干净,所以只招呼赵把总过来到石桌前。

    姜暖转身回了厨房,沏了一壶茶端了出来:“陈叔,赵把总,有事儿吧?”倒好了茶放到二人面前,她也敛了衣裙端庄地坐了下来,等着他们开口。

    “是有事儿,老哥,还是你说吧,我嘴笨。”赵把总和姜暖并不熟,所以说话也不顺溜,赶紧把担子推给了青山爹。

    “东家,您方才见到咱地里的那些人了吧,那就是赵把总手底下的兵。”青山爹觉得自己虽然一提到石守才就恨不得他被雷劈死,但是那也是他和石守才之间的私人恩怨,不能因为这个就不管不顾地害了东家。那些兵痞子连赵把总自己管着都头疼,东家脑子好使有本事,可她毕竟是个女子,很多事情做起来也是受了限制的。因此他上来不说别的,先把赵把总的老底儿给揭了。

    “看见了。”姜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嗐。老哥,你可真行!这么一说大小姐还敢来我们兵营啊?”赵把总伸腿踢了青山爹一脚。

    青山爹没有理会他的暗示,只瞅着姜暖说道:“赵把总手底下就是那些人,有百十号子吧?”

    “加上我一共一百零三个人。”赵把总解释道。

    “就是这一百零三个人,朝廷分下来有百十亩好地,那可真是好地啊!平整不说,土还厚实,比咱这沙土地强了太多。”青山爹一说起那片土地的时候两只手是不停的搓动的,那样子看着就像是要把那些地都抓在自己手里一般。

    “现在天下太平,别说咱们这些靠着皇城的,就是那些外派的戍边的兵将们也是都改了种田。只是咱们这里要安逸些,不用像外派的弟兄们那般每天还要操练。”赵把总接口道。

    姜暖已经大概猜到他们的来意了,她面上依旧不动声色的倾听着。对她来说,这都不是重点。她关心的是如果这些地全部托付给她去管理,她能得到什么利益。而这些利益才是能决定她是不是要接手这些事务的关键。无利不起早儿,姜暖脑子里虚无飘渺的东西不多,她更注意实际的东西。

    “喝茶。”姜暖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自己也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动作不温不火,她这遇事稳重的做派经常会使与她谈话的人忘了她的实际年龄。

    茶水从姜暖口中咽下的时候,她还觉得有些微烫,赵把总端起来一扬脖喝了个精光,然后也不等姜暖动手,自己又给杯子满上了。

    “现在就是这百十号子人加上这百十亩的地,赵把总都想托付给您来管着。”青山爹手捧着茶杯眼睛盯着姜暖脸上的表情。

    “对,对。我来大小姐这里就是个这个事儿。实不相瞒,我们种着的那片地和我的一个死对头的地挨着,陈老哥是受过那个混蛋的瘪!他家那个婆娘厉害,管得手底下那些兵油子都和孙子似的听话,不像我手底下那些人,不服管教……我这几年没少在他们两口子手底下丢人,别的不说,人家的地年年交了朝廷的粮仓的征收,剩下的都是自己的,他们那边种地都种出老婆孩子来了,而我这边连上头划下来的地上都盖不起房子……唉!”赵把总长叹了一声。

    “大小姐,我是个老粗,家里就是行伍出身,我不会种地。拿到拿枪我还能比划几下,拿锄头我连他家的婆娘也比不得。”说着,他抬手指了指青山爹,“但我会看人,我一眼就看出大小姐您是个能人了,所以我这不是就厚下面皮来求您了么。您看?”

    他一个五大三粗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此时也是眼巴巴地等着姜暖的答复。

    姜暖笑了,她先瞟了眼青山爹,见他也是和赵把总一样的眼神望着自己,心里马上就做出了几个判断:

    第一,赵把总手底下的土地一定是让人眼馋的好地。

    第二,那个叫什么石守才的人是把青山爹得罪惨了,两个人之间的恩怨看来结的是死仇,否则他绝对不会主动去帮赵把总当说客,他不是那种爱多事的人。

    “哎呦,大小姐,您倒是给句痛快话啊!”眼瞅着姜暖只是笑而不语,赵把总心急了。

    “对不住您,我不能给您痛快话。”姜暖轻声说道。

    “为啥?”青山爹和赵把总一起问道,脸上满是失望的表情。

    “这事儿您并未交代清楚啊,叫我如何答复?”姜暖提起茶壶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茶杯里还是满的,因此只给自己添了一些。

    有门!赵把总听到姜暖这么说,心里马上又升起了期望来:“我确实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大小姐您问,我来回答可好?”

    “那好,既然是谈,那咱们就开诚布公地谈。赵把总可想过,无利不起早,如何给我算酬劳?另外,您说这些兵和土地都归我管了。那这个‘管’的时间是多久。权利又是多大呢?”

    赵把总和青山爹对视了一下,二人都没有说话。姜暖问出的问题果然是赵把总从未想过的。本来这个请姜暖过去也是临时起意的想法,两个人闲扯的时候扯出来的主意,哪里有时间精确的算过这些?

    “酬劳?”赵把总皱着眉又看向了姜暖。

    “是啊,您既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儿都托给我去做了,辛苦一年我当然不会白干的。”姜暖心平气和的说道。她知道赵把总不是想白白地拉自己去白使唤,只是他心里也没个准谱呢。

    兵士们和他好歹每个月还有些饷银,每年交了朝廷派下来交给粮仓的粮食,他们也就捞着剩下个平日的吃食……再多就是从那些猪身上刮油了。可就算是把那些猪都杀了送给大小姐,人家也未必看得上吧?赵把总皱着眉头,愁的什么似得,他觉得挺好的事儿,又没希望了……

    “唉……”又叹了口气,他站了起来,垂头丧气地对着姜暖拱了拱手,“再议,再议。”

    “呵呵。”姜暖也站了起来,“赵把总的这个提议我是很感兴趣的。”

    “嗯?”赵把总回了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没想好到哪里才能省出银子来给您当酬劳呢。”

    “这个不急。百十亩地里还愁我要的那点钱?”姜暖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即便是我应下了这个差使,也是明年才能开始的事儿,今年眼瞅这就是农闲了,我们不急。”

    “现如今我想请把总大人先把您手上有的,朝廷颁发下来的给军营开荒屯田上缴国库的各种政令,只要不是看了就砍脑袋的,您务必都给我找来,我要先摸透政令方面的事。”

    “这个太好办了!每次朝廷颁布这些都是要把我们召集起来一起念给大家听得,本就不是秘密,我这就回去找……娘的!我把这些都不当成东西留着,指不定扔到哪里去了呢……”

    姜暖点头:“还请把总大人费心,无比找的齐全些,尤其是最近颁布的,一定不要少了。我看过这些再与您商讨下一步的事,您看可好?”

    赵把总不能说不好,因为他也不知道如何做才是好的,所以姜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赵头!”院子外面有人扯着嗓子喊道:“咱的车就要回去一拨儿了,您要不要跟回去啊?”

    “回去!老子回去还有急事呢。”赵把总也冲着墙外吼了一句,然后他冲着姜暖一拱手:“我这就回去找那些劳什子去,找齐了就差人给您送来?”

    “这事咱们还是安安静静的谋划就好,您也不要和旁人提起,省的生出别的事端来。”姜暖想起了前几日修路给自己的教训,决定做事还是悄无声息的最好。

    “不急,这几日白菜刚下来,我这里活儿也多。稍等几日,我和陈叔一起去镇上走走,正好去拜访您,不是说还要请我喝酒么?我虽没有酒量,倒是很有些饭量的。”姜暖笑嘻嘻的说道。

    “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就定会备下酒饭恭候着大小姐了!”说完,赵把总口中哈哈着与姜暖告了辞,开门走了出去。

    姜暖只送到门口就回了院子,这些人不讲虚礼,她也省的客套。

    “老哥,你说你家小东家这算是松口了吧?”赵把总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姜暖只要不吐死口,他这心里就觉得不踏实。

    “我们东家做事都是如此,若不见十成十的把握她是不会说出什么来的。你只管照她说的去做就是。这事儿我看是**不离十的。”青山爹小声说道:“你也别这么大大咧咧的嚷嚷,别让好事成了坏事。”

    “嗯!”赵把总赶紧点了点头,听见青山爹也说这事已然成了十之**,他心里总算是放下不少,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就停了脚步,贴近青山爹的耳边低声问道:“她今年到底多大年纪了?可有许配了人家?”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