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36.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偶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偶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前几天如意就偷偷和我说过,他三姊也要嫁人了。有媒人到他家去提亲。”阿温不明白葛秋慧为什么哭,在他的小脑袋里这些都是很简单的事,喜欢谁就嫁谁呗,既然如意的三姊喜欢青山哥,那就嫁给青山哥好了。至于青山哥如果不喜欢葛秋慧怎么办,那就不是他能想得到的了。

    姜暖端着托盘走进了厨房,感情这种事,半点勉强不来,虽然凑凑合合的也是一辈子,可谁不想成亲的时候另一半是自己喜欢的人呢?所以葛秋慧喜欢青山没错,悲哀的是青山不喜欢她……这些话是藏在她脑子里的,没法讲给阿温听。说了他也不会懂的。

    “窦公子的母亲到我们家来干什么?”阿温见姐姐没有搭茬,以为她对自己的这个话题不感兴趣,随即他也把这个事儿扔到了一边,掀开灶上的锅盖开始找吃的。

    “她来……买菜的。”姜暖也觉得窦夫人这一趟出现的好蹊跷。又没说出什么来,只坐了一会儿连口茶都没喝就又匆匆地离去,仿佛藏着什么心事似的。

    “明天阿姊要去品香楼,你想不想跟着去?”姜暖伸手抢过阿温手里抓着的馒头,打了他的小手一巴掌:“去把爪子洗洗,阿姊等下就做饭了,你别吃这个冷馒头。”

    “不去,品香楼不好玩。那里的菜还没有阿姊做的好吃。”阿温蹲在地上把小手伸进木盆里搅和起水来:“阿姊明天还蒸包子吧,这个我自己就可以热着吃。别让我去别家吃了,她们做的饭不好吃。”

    “那就跟着阿姊进城么,你想吃什么阿姊买给你吃。”姜暖继续想说动阿温陪着自己进城。这小东西越长大越独立,她已经明显感觉到他不再像几个月前那么粘着自己了,这让姜暖很有些失落。

    “嗯……”阿温仰着脑袋很认真的思考着,最后还是说道:“阿姊啊,我和吕修文说好了,明天还要再战呢。我不能失约,男人不能无信!”

    “男人?”姜暖撇着嘴扫了一眼蹲在地上玩水的‘男人’更加伤心了,只觉得自己的魅力还不如那个大嘴巴的小屁孩呢。

    ==名门闺秀田家女。第二卷==

    一早起来姜暖不死心又问了一次阿温要不要跟着自己到皇城里去玩,当再一次被阿温的‘小伙伴’打败之后,她气呼呼地上了把式叔书的骡车。

    秀儿和石榴已经好久没和东家坐在一起了,两个人都有些局促。

    因为三个人都挤在了车上,所以摆放点心的地方就少了,因此每个人的手里都端着一盘子糕点。

    姜暖上了车捧着糕点就开始闭目养神,这是她的习惯。旁边的两个小姑娘见了先是安静的坐着,没多大一会儿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天来。

    “听莲姨说昨天媒婆子都带着男家的人去了作坊里呢。葛秋慧把媒婆子骂走了。给她娘气得差点打她。”石榴侧头对着秀儿说道。

    “哦。”秀儿是个话不多的女子,姜暖很喜欢她,总觉着这姑娘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不言不语地心里明白。

    “你知道么,那个葛秋慧喜欢的人是青山哥。”石榴继续说道:“莲姨说她都十七了,就相中青山了。”

    “别乱说这个话,她还没嫁人呢……”秀儿小声回道。

    “我可没瞎说!”石榴听见秀儿居然怀疑自己的话连声音都大了:“她昨天是从作坊里哭着走的,庄子里好几个婶子都听见她说‘除了青山谁也不嫁’呢!不信你去问问……”

    “小点声。”秀儿说着用胳膊一碰旁边大大咧咧的石榴,“我问这个做啥。你也不要说了。”秀儿说着用眼睛偷偷的瞄了瞄坐在对面像是睡着了的姜暖。

    “其实啊,那个葛秋慧生的还是挺俊的,她的身段也好看。”石榴不以为意的说着。

    “她配不上青山哥。”过了好一会儿,秀儿才很小声的接了口。

    “为啥?他们年岁挺合适的,长得也都俊。”石榴觉着秀儿的想法很奇怪,葛秋慧那模样的还配不上青山,那还要长成什么样子的女子才能配上他啊。

    车厢里安静了。姜暖睁开眼看着抿着嘴唇表情严肃的秀儿,

    唇角上扬,现出一个笑的口型,就又接着装睡起来。这小丫头看来是有想法呢。

    骡车一到品香楼,姜暖才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了负手立在门口的窦崖,只一见立马就心里咯噔一下。她把手里装着糕点的盘子交到把式叔手中,自己紧走几步到了窦崖的面前说道:“窦公子是病了么?怎么面色这么难看。”

    窦崖刚想和姜暖打句招呼,见她急急走来就冒出这么一句,连忙用手摸着脸低了头问道:“这么明显?显得很难看?”

    姜暖用眼睛在他面上审视着,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和上次你去我家吃饭时的样子可差远了。你模样要说没病,那就一定是被人给甩了……”

    “甩了?”窦崖的手还是摸在自己脸上,脑子里想着姜暖话中的意思,然后站直了身子展颜一笑:“不错,我是被人给甩了……”说着他转身就往品香楼里走去,才进了门口又转过头来说道:“我娘派了府里的管家过来,说是要和你买白菜?他和赵掌柜就在后面。我先失陪一下,阿暖你不要走,等我一会儿。”

    “嗯。”姜暖笑着点了头,看着他急匆匆地进了品香楼。心道:这娘俩咋和我说话都亲近起来了?一个叫丫头一个叫阿暖?窦公子那颠三倒四的样子咋看都是精神不正常的,这家伙受什么刺激了?

    “姜小姐。”就在姜暖站在门口胡思乱想的时候,赵掌柜领着一个年龄与他差不多大小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府里的管事,也姓窦。”

    “窦叔,赵叔。”姜暖微笑着行礼道。

    “姜小姐。”窦管事连忙拱手回礼道:“我家主母身体微恙不便出府,今日就没有过来。她特意嘱咐了,说您有事尽可与我家少主说。”

    “?”姜暖脑子里开始画出一个个的问号来,心道,不就是买点白菜么?这也要找窦崖说?怎么觉得这个窦夫人是在估计把我往窦崖身边推呢?难不成她是想撮合我和……?

    呃!姜暖默默地翻个了白眼,估计窦公子喜欢男人的事东窗事发了,所以他娘亲才有病乱投医,想把我和她儿子栓到一起去吧……

    “到里面坐下再谈吧。”赵掌柜招呼道。

    “好。”窦管事和姜暖齐齐地应了。

    对于窦管事来说买白菜实在不是什么大事,每年这个都是有膳房的人去采买的,不过昨天夫人一回府就吩咐了他今天来品香楼做这件事,窦管事自然不敢慢待!把窦夫人对姜暖的重视贯彻了到底,姜暖说多少钱一斤就是多少钱一斤,而且还在往年储存的数量上又增了不少,最后还说好自己派车到尚武庄去拉,这让姜暖有点坐不住了,没见过白菜还能卖的这么紧俏的,仿佛自己卖了菜给他们是给了人家多大面子似的……再加上品香楼的数量,她一下就卖出去不少,估计自己院子里摆的那些差不多都能打发出去了。

    在一片友好的气氛中,姜暖紧张地抓着脑袋,她觉得不正常的不止是窦崖一个人,连这个窦管事脑子也有病,要不怎么会是这种态度呢?

    “阿暖。”房门自外面被推开,窦崖施施然地走了进来:“还没有谈好?”说着他用眼睛在窦管事和赵掌柜身上来回看去。

    “已经谈好了。明日我就会安排车辆到尚武庄去。公子您尽可放心。”窦管事躬身回道。

    “是啊,品香楼这边的也一并与姜小姐说好了。”赵掌柜也连忙说道,然后他对着窦管事丢了个眼色:“我们去后面坐坐,正好我有事想请教管事呢。”

    “有事?那你们就在这里说吧。”窦崖一拉姜暖就走了出去:“我和阿暖也有要事办呢。”

    不由分说的被窦崖拽出了品香楼,窦崖松了手。四周一扫,才低声说道:“我娘这镇子一直派人盯着我不许我出府,今日倒是把我放了出来,看来,我还是占了你的光呢。”

    姜暖瞅着他贼眉鼠眼的样子不禁乐了:“你这是刚打扮了一番吧?说吧,把我揪出来是要掩护你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你娘亲发现了?所以伯母才不许你出府的?”

    窦崖确实是从新梳洗了一番。刚才姜暖见到她的一番话让他清醒了不少,他才意识到自己最近是有多么的邋遢。估计就这这幅样子让娘亲觉察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把自己看得那么紧。

    可是自己有那么明显么?窦崖抬了下巴反思,他真不觉得自己有露了马脚的地方。

    “说话啊?我怎么觉得你们这里气氛都怪怪的。”姜暖老实不客气的埋怨道。

    “忽——”窦崖鼓起腮来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是我的原因。我……遇到一些事,是我从未遇到过的。影响了情绪。估计是把我娘亲吓到了。”

    “真是没用!”他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后,笑着对姜暖说道:“幸亏你见到我就说我病了,否则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没用至此……”

    “阿暖,你有没有地方要去?我陪你吧,正好也出去走走。”窦崖目光温暖地说道,听着语气已是恢复了平常。

    “那就去我家的宅子看看,我也好久回去了,”姜暖说着抬步朝着姜府的方向走去,“有什么不痛快的就说说吧,我听着。”

    “呵呵,现在没事了。我啊这回可是丢人了,让母亲为我担心。”并肩与姜暖走在街道上,窦崖回想着这段时日自己的作为,不禁有些不好意思,面色微红。

    “嗯?”姜暖扭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说道:“你不是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阿暖!”窦崖被她说得有些气恼,不禁瞪眼道:“哪有女子如你这般刁蛮的?说话这么放肆,谁敢娶你?”

    “嘿嘿!”姜暖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窦伯母昨日还让我到窦府去坐坐呢,窦公子,你说令堂这是何意啊?”

    “我母亲不会是把我和你……?”窦崖停了脚步吃惊的问道。

    “你看你给高兴的!”姜暖抬着脑袋得意地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阿暖。”窦崖在原地愣了一刻后,马上紧张起来,他快步的往姜暖身后追去,几步赶到她的身边抓住她的衣袖说道:“我母亲都与你说了什么?”

    “说你要是再不松手,就要出人命了!”姜暖轻飘飘地说道。

    “啊?”窦崖不解的看着姜暖,然后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一身黑衣的毕月乌与红衣翻飞的岑相思并肩站在一起,用同样冰冷的目光凝视着他们。

    ------题外话------

    淡若清荷llyzhao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13715664723感谢您投出宝贵的评价票!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