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3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此公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此公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姜暖沉默了,她紧紧地靠在岑相思的怀里双手环住他细细地腰身,只觉得心疼!针扎般的疼。

    “傻女子。”岑相思低头在她的秀发上轻轻一吻:“只对你好一点你便这般的受不住了么,我是为了我们的以后啊。我可舍不得让你心里别扭的等我四年……即便是要等到二十四岁才能成亲,我也要你快快乐乐地等。”

    “相思……”姜暖确实是一个容易知足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只觉得快乐。她用脸蛋不断蹭着岑相思的胸口,表达着自己的愉快。直到感觉到他呼吸紊乱双臂收紧才停下了动作:“放我下去,我要自己坐。”

    岑相思双颊如火,都快烧起来了。他没有松手,他觉得姜暖就是自己的女人,所以虽然害羞,还是固执地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

    他有些埋怨起自己的父皇了,怎么会下了这么一道不通人情的旨意呢!虽然这个是他原来从不在乎的。

    “我母妃过年的时候要回来,她不会在宫里居住,到时候会住在王府,你来见见她吧。”岑相思这话说的带着几分恳求。

    “好。”终归是他的母亲,这个没有见过面的长辈在姜暖的心里是不喜的。有着自然而然的抵触。也许是这个太妃对待自己亲生儿子的手段太多狠毒,姜暖总不能把她与‘母亲’这个词联系到一起。

    “相思。”这个妖娆的男子,虽然有个母亲,却哪里得过一点母亲的关爱了……姜暖又觉得心疼了。

    “以后,有你了。”岑相思轻笑。

    姜暖横了他一眼,说他是个妖精还真是太对了,这家伙也太敏感了,自己才想到些什么,他便猜到。可不就是妖精么。

    在逍遥王府只耽搁了片刻,岑相思就提着个大包袱上了一辆外表很普通的马车。坐在上面候着他的姜暖一看他的样子就笑了:“小娘子,是要与小生私奔么?”

    岑相思听了也不反驳,直接把那个包袱丢到了她的怀里,然后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现在这样子明明就是姜暖抱着个大包袱和他私奔么……

    一场交锋,姜暖又是完败!

    回了尚武庄,姜暖就把岑相思交给了阿温。而阿温见到他就兴高采烈的扑了上来,拉着他就往自己的屋里跑:“姐夫,快点再教我几招吧,上次那些我早就练会了……”

    一句姐夫叫得岑相思心花怒放,同样兴高采烈的与阿温进了他的屋子,两个人又是关起门来嘀嘀咕咕,如今的阿温在岑相思眼中那才是最可爱的小孩呢!

    “节操呢?”姜暖冲着那间关得严实的屋子摇了摇头,然后就赶紧安排大家去把明早要卖的白菜称重了。实在没时间和这两个人计较称为问题了。三十亩地的大白菜,才卖出去三分之一都没有,庄子里又没有那么多菜窖存放,真等上了冻,把菜冻上,那就麻烦了。

    到了晚膳时分才把明早需要的运出的白菜称得够了数。姜暖特意嘱咐了青山爹和葛老实:“窦家的生意可以长久做的,一定要挑好的菜给他们。”因此这批白菜质量好的没话说。

    回家的时候,家里原本猫在屋子里偷偷摸摸练功的两个人早就钻了出来,一个在厨房瞎翻腾,一个站在门口一脸寒气的等着迟迟未归的姜暖。他的样子太新引人,让偶尔路过的邻人都忍不住会好奇的向他张望两眼,看着那红衣美少年的样子大家心里都在暗暗揣度:小东家一定是欠了人家银子了,这人是个讨债的!

    “暖暖!”远远地看着姜暖在暗下的天色里走了回来,岑相思娇笑地迎了过去:“阿温在厨房里乱翻东西,一定把那里弄得很乱!我就没有去……”

    姜暖被他扶着手臂不敢抬头,唯恐自己笑出声来:“还是我家相思乖!那个小东西是该挨揍了。”

    “那你不要揍他,今天就罚他自己睡。”岑相思喜欢听姜暖这么叫他‘我家相思’,他心里开心的不行,有种终于被认可了的感觉。

    “阿暖……”青山实在不想开口,要不是刚才送东西过来的那个兵士说这是姜小姐着急要的,他一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喊住她。

    “这个是赵把总差人送来的,说是你急着要。”青山紧走进步来到姜暖面前,把手中的那个包的规规矩矩的小包袱递到她手中,对着岑相思行了一礼:“王爷。”然后扭头大步走开。

    “多谢!”姜暖冲着青山的背影说了一声,然后拉着岑相思就进了院子:“我去做饭,你想吃什么?”

    岑相思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盯着姜暖手中的包裹。

    回头看见他又是一副老神在在地德行,姜暖见怪不怪,相处得久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很多脾性,所以故意不看那个包裹,而是随意地从窗台前伸进手去把它放到了屋里的案几上,而她自己则直接去了厨房做饭。

    厨房里的灯点燃着,阿温用肉汤拌了一碗剩饭正在喂好汉。抬头看见阿姊进来赶紧端着那个狗食盆子带着好汉去了外面的院子,姜暖是不喜欢让它在厨房吃东西的。

    “阿姊,刚才姐夫说想让我们搬到他府上去住呢。”

    “阿温,阿姊和他还没有成亲,很多事,阿姊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在外人面前你不要这么叫他。”姜暖一边忙碌着一边嘱咐着。

    “我知道,这对阿姊的名节不好。”

    “你喜欢他么?”姜暖问端在地上的小东西。

    “原来不喜欢,觉得他不好相处脾气古怪,现在觉得他厉害!字写的好看,武功也强。脾气么……”阿温突然站了起来,跑到姜暖身边嘀咕道:“其实他就是小孩子了,可好哄了,我只要叫他一声姐夫,他便高兴得我要什么给什么。”

    “你要他什么东西了?”姜暖皱起了眉。

    “什么都没有要过。”阿温见阿姊变了脸赶紧解释道:“我就想和他学武功,所以才叫他的……”

    “先不要这么叫了。他……订过一门婚事,还未解除婚约。阿温这么叫若是传出去是很不好听的,况且他身份特殊,阿姊不想在这些小事上让他引人诟病。”

    “他订婚了为什么还来找阿姊!”阿温生气了:“我去赶他走!”

    姜暖一把揪住了就要到前面去找岑相思理论的阿温:“这事就让阿姊自己去处理,很多事情不是几句话说的清的,阿温只要相信阿姊就好,我心里有分寸……”

    “哦。”阿温闷闷不乐的应了。

    坐在屋檐下靠着柱子的岑相思把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他跟着姜暖一起暗暗地叹了口气。但愿那件事情早点解开吧,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而委屈了暖暖实在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母妃这次回帝都要住在他的府里,他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的,他想让母妃知道暖暖是个多么聪慧可爱的女子,想让自己的母亲认可自己喜欢的人,也许那样她就会愿意帮助自己去解除那个婚约了吧?

    晚膳的气氛有些沉闷,几个人心事重重地都不说话。安安静静的用了饭,阿温摆好了纸笔练字,岑相思坐在一边偶尔指点他两句。

    姜暖收拾好碗筷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身子伏在案几上发呆。脑子里梳理着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想着想着就出了神。

    “我,今晚和阿温睡一个房间。”岑相思看了她好久,连自己推门进了房间,她都没有动一下:“想什么,都呆住了。”他坐在了姜暖的身侧。

    “天马行空……”姜暖坐直了身子:“我去给你们铺好被褥。”

    “那个,不忙。”岑相思拉住了就要起身的她,然后指着案几上的包裹说道:“你为什么不看?”

    姜暖扭头瞄着他:“因为我不着急。”

    岑相思被她说破心思,脸红了起来,他赌气地把那包裹拿了起来,在手上掂量半天,还是塞进姜暖手中:“偷窥他人之物终是不妥……”

    “哈哈!傻瓜!”姜暖看着他孩子一样的行为,笑着打开了那个包裹:“那,你看看,都是些公文。”

    岑相思伸手拿了一册翻看两眼就扔到了案几上,“这是农部批给军营的公文,你要这些做什么。”

    “是想看看。镇上有个把总大人想请我去帮着照看他手下的土地。所以我要摸摸这些政令条文,总不至于瞎忙活一场。”姜暖把手里的公文拿起一本一本的走马观花似的瞅着。

    “我不许!”岑相思俏脸立时就沉了:“兵营里是什么地方?你一个女子如何去的?”

    “只是和掌柜一般地去管着就好了,我又不必总是呆在那里。”姜暖陪着笑,就知道让他看见这些就会是这样的反应。

    “那也不行!你若是种地种上了瘾,就去管着我庄子里的那些地好了。我也有封地的,虽然不是在外有大片的封地,也有不少好田,有千余户佃农在租种。明年我都收回来给你管着玩。”

    “玩?”姜暖看他说的轻巧,哪里把种田当做了正经事?所以也不想再多解释,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说劳作的辛苦与对牛弹琴无异。

    “哎?这是什么?”姜暖拿起一本东西凑近油灯念道:“《疯婆子传》?”

    “不要看!”岑相思听她念完红着脸就过来抢:“这个把总是不想活了!”

    “我还没看呢,你抢什么!”姜暖左躲右闪地就是不给他。

    终于在把姜暖扑到在地后,岑相思把那本被她压在身下的册子夺了过来:“是哪个把总?”他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他竟敢给你送这种**!”

    “等一下!”姜暖脑袋也‘嗡’地一下,赶紧扯住了他的袍子:“先问一下,你不要这么激动,哪里就到了杀人的地步。这里面没准儿有误会呢。”

    ------题外话------

    llyzyks123淡若清荷ckcatsun感谢你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胡传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