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42.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 条件

第一百三十章 条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姜暖头疼!

    皇城里那一个阴阳怪气的妖精还没有搞掂,自家的乖乖小正太又快变成小妖精了……

    披着红色斗篷的阿温在不知不觉间倒是把岑相思的做派带出个三四分来,惹得姜暖哭笑不得。

    “把你们的车往道边儿上让让。”既然动了手又在这种地方,姜暖还是怕送自己而来的车把式吃亏,想让他把马车赶到军营门口,那里怎么说也人多些。“大叔,您赶着车过来吧。”

    “哎哎……”赶车的男子连声应着,已是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手牵着马辔头一手举着马鞭却是半步未动,他也想跟着姜暖过去,可对面马车上的兵士被那个生的俊俏的孩子用匕首抵着仿佛已经傻了,连眼珠子都不会动了,哪里还会赶车。

    “把车往后退。”阿温站在马车上左手揪着兵士的发髻右手持着的匕首始终横在他的脖子上,让那个兵士不敢乱动半分。

    “小的这就把车往回赶,小爷!您可仔细了手里的家伙……”兵士总算清醒了几分,明白今天算是遇到煞星了。再不敢违抗阿温半点,战战兢兢地支愣着脖子把马车往后倒退了几步。

    车把式一看路口已经让出,赶紧牵着马走了过去,挨着姜暖身边才停下。兵营里的人多是兵匪,他惹不起,不过他看出来了,自己刚才拉的姐弟俩可是不怕他们的,自己挨着她指定吃不了亏。

    “阿温,放了他吧。”那柄泛着幽兰寒气的匕首可不是闹着玩的玩具,谁知道那个大妖精会不会给这个小妖精淬了毒的,总比划在人家脖子上确实不安全。

    “嗯。”阿温乖乖地应了,然后左手五指收紧用力的一揪那兵士的头发,疼得那兵士呲牙咧嘴却还是直着脖子不敢乱动,就怕碰到匕首上,“我阿姊叫了,小爷不和你玩啦!”

    说完他右手收回左手一推那脸色惨白的兵士,让他身子外车外倒去,而他自己却轻盈地一纵,艳红的斗篷过着他小小的身子如流火般滑向姜暖。

    “阿姊,我打的漂不漂亮?”姜暖掌中一暖,阿温的小手已经习惯性地握上了她的。此时他正扬着粉扑扑地小脸得意地望着姐姐,大眼睛忽闪忽闪,得意着呢!

    “漂亮!”姜暖也笑着看他,伸出另一只手去拉起斗篷的帽子给他戴好,精致的娃娃脸衬在对比浓烈的红白二色中更显可爱:“阿温大了定是个美丽的人……”姜暖说着话眼睛已经瞥到不远处的马车上,警惕地盯着那个呆立不动的兵士,防止他有异动。

    “走吧,我们先去找赵把总。”牵着阿温的手走到兵营门口,外面站着几个很没有站相的兵勇,说了来历,其中一人才小跑着给去通禀。

    姜暖又低头在阿温周身扫了一圈,却没有找到他到底把匕首藏到哪里去了。“王爷说,武器就是身体的一部分,一定不要挂在腰上那么显眼的地方,会被敌人注意到的,要放到自己使用时最最顺手的地方。”阿温居然知道她在找什么。

    姜暖不问了。她知道那个妖精一定会教给阿温很多自己想都想不到的东西,那是男人之间的交流,用不着她去指手画脚的搀和。

    “大小姐,您怎么亲自过来来,有事差个人过来通知在下一声就是了。”赵把总估计是正在用饭,嘴上油脂麻花的一溜小跑着就奔了出来。这让门口看到的兵士都觉得很意外,不明白这姐弟俩到底是什么身份,让把总大人如此惶恐。

    不久前他被人从被窝里掏出来敲打了一通,连带他老婆一起被问了个底朝天,末了,他除了明白这个问话的人是在护着姜大小姐以外还明白了一件事:青山爹说的对,姜大小姐确实是尊不显山不露水的大神!

    “赵把总,小女子不请自到,还望见谅!”姜暖客客气气地行礼道。

    “哪里,哪里!都是自家人,说什么不请自到。快请,里面请!”如今再次面对姜暖,赵把总再没了一点轻慢的心思,只剩了语无伦次的诚惶诚恐。

    “好。”姜暖应了,才随着赵把总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她站在兵营的门口,扭头向方才的路口望去,那辆挡道的马车还停在那里,车窗探出半个女人的面孔,沉沉地目光盯向自己,因为离得远,姜暖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觉得自己望向她时,那女子似乎对着自己笑了一下。

    “是姓石的婆娘吧?”觉察到姜暖停了步,赵把总也转身望向远处,他对着在门口站岗的兵士问道。

    “就是那个婆娘,一看赶车的是齐狗子就知道车上必是那个娘们儿……”站岗的兵士也都扭头望向那边,七嘴八舌的说道。

    “营门口停着的马车是送我们姐弟过来的,还麻烦赵把总费心帮着照看着。刚才和那辆车顶上了闹了些别扭。”姜暖见对方还没有离去,担心门口的车把式吃亏。

    “能有啥别扭,定是那个娘们又欺负人呢!”赵把总往两边一使眼色,几个兵士已经走了出去零零散散地围住门口的马车,和把式闲聊起来。

    “在我的营门口大小姐您就放宽心,那姓金的娘们儿再嚣张也是不敢过来明目张胆的闹事的。”说着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请……”

    赵把总的大房子确实很大,但也确实很乱,乱到姜暖不知道往哪里站。

    一屋子的兵服被服以及东一顶西一顶的帽子摆得哪里都是,堆得满满的乍一看简直就像一间仓库。

    门口的桌子上还摆着碗筷,一个尺盘里盛着一些油腻腻的肉,也被吃下一半……果然是正吃着饭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迎接姜暖了。

    “我这里实在是……嘿嘿!”赵把总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双手在袍子上揉搓着:“上面新发下来的棉服,还没来得及给那帮王八羔子发下去,这都堆在我这里呢。”

    阿温从姜暖身后挤了过去,从那堆东西里捡起一顶帽子来扣在自己的头上然后扭着头问:“阿姊,我好看么?”

    “呃……”姜暖抬手把那帽子摘了又扔了回去,心道:好看什么,大蘑菇一样的。

    “赵把总,您差人送去的那些公文我全部细细地看了。”姜暖见屋里没有外人于是便开门见山地谈了起来:“朝廷的公文上是鼓励屯田开荒的,而且对兵营开出了很多有利的政令。我们如果好好利用,还是能有所作为的。”

    “您坐下说。”赵把总盼了这么多天总算是等来了自己想要听的话,于是他热络地把桌子前的椅子往前一拖:“大小姐坐下说。”

    姜暖才往前走了两步,就闻见了那股膳得让她想吐的味道,恶心得她如同在羊屁股上咬了一口似的……

    姜暖后退了回去,从袖笼中拿出一张叠的整齐的纸张递给了赵把总:“这是我开出的条件,所有的种田的兵士必须听我调遣,外人不得干预。一年的全部收成我要一成!”

    赵把总双手接过那纸张还未看就猛然抬了起来,他盯着姜暖吃惊的问道:“一成?”一百亩的土地,他们全营的弟兄种着交了上头粮库的数量几乎都是所剩无几了,如果再被她拿走一成,岂不是还要往里倒贴银子?

    “一成。”姜暖点头,您看看我写的东西就明白了:“我总不能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去。这个是有条件的,在交上您该交的粮食后,剩下的产出我才会分成。我看了您历年的收成账册,几乎都是交了朝廷的粮食,就没什么结余了。”

    赵把总皱着眉想了半晌,才谨慎的说道:“照大小姐这么说,若是明年的收成还是如此,没有结余,我该如何……”

    “那我就不收银子。而且若是没有达到您交粮的数量,我还会出银子补齐。”姜暖平静地说道。

    “不敢不敢!粮食产多少是靠天吃饭,我怎么敢让您大小姐出钱补窟窿呢。”开玩笑啊,他赵公诚能请动大小姐过来帮忙已经是达到了目的,他最想要的就是打压对面右营把总石守才的气势,方才看见石守才的老婆又得罪了姜暖,那,以后可有好戏了!石守才要是敢不知死活的动了她,不用他出手,自然会有人收拾那个杂碎!

    “丑话我先说在前面,这人和地交在我的手里,怎么处置怎么打理都是我姜暖说了算。到时候您赵把总也请不要干预。否则这个合约立马我就撕毁,扭头就走。”姜暖又往后退了一步,那膻气实在是太重!

    “大小姐不喜羊肉?”赵把总终于明白人家为什么一退再退了,赶紧从地上拿了顶帽子扣在了那盘子凝着白油的肉上。“其实这东西冬天吃对老爷们身体才补呢。”

    “……”姜暖对于赵把总偶尔冒出的不着调的话语选择忽视。

    “您准备什么时候过来接手?至于别的您大可放心,我老赵这点事儿还是懂的。既然请了您回来主事,就是自己没有本事。再不会出来指手画脚的搅局!”

    “如此甚好。”姜暖点头笑道:“一年为期。就从明年开春三月算起吧。这几天我就会带着人过来瞅瞅咱的地去。您也再仔细看看我写的契约,有何不妥的地方我们再商议。”说着她推开门就朝门外走去:“我确实闻不惯这羊肉的味道,从小到大从不沾此物,所以您这里我实在不能呆了……”

    出了营门,送走了被羊肉熏得落荒而逃的姜暖,赵把总紧紧捏着那张纸负手而立,望着马车的背影若有所思。

    “赵头儿。这小妞儿不是尚武庄那个小东家么?她怎么到咱这里来了?”那些站岗的兵士看见赵公诚那副楞磕磕的模样不禁都挤眉弄眼地传着眼色,一看就是没往好地方上想。

    “干他娘的!”赵把总对那些人的问话如没听见似的,大大地骂了一声:“你们说老子怎么这么不会办事?来了这么一尊大神,我连杯茶都没给人家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