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48.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勒个去也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勒个去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姜暖领着阿温慢悠悠地从甬道一边转了过来,猛然看见宝文堂前立了这么多人让姐弟俩的脚步停了下来。她施施然地对着站在檐下训话的李公公点了点头,提了步就要回香杳小筑。

    昨晚在岑相思的安抚下,姜暖终于决定接受他的提议,暂时接管府里的田地以及各处商铺的打理事宜。好在现在是农闲时候,只把他名下的铺子财务理清就好。经营?姜暖可没想过真的帮着他出什么主意。不当家不做主,她还是走走过场得了,正好也利用这段时间给阿温找找先生,只在家里临摹练字是不行的,还是要请了老师教导才行。

    “姜小姐。”李总管紧走几步追了过来:“王府的所有仆役如今都已经集合在此处了,还请您训话。”

    “嗯?”姜暖先是现出一个吃惊的表情,继而掩着嘴笑了起来:“我看看李公公您是想偷懒了吧?王爷只是让我过来整理一下农庄和几个铺子的账册,这个有什么好训话的?怕是不等我念完一本,这里站着的人都要烦闷的睡过去了。”说完她对着李公公行了一礼:“管家,管家,管这么一大家子可不是轻松的事。李公公您还是多受累吧。只请府上的账房把账册给我过去就好。别的,可是不关我事……”

    李庆丰的脑子里还没想明白她说的话与今天早晨王爷上朝前吩咐下来的有何不同时,那个女子已是带着她尾巴一样的兄弟穿出了宝文堂的院子没了身影儿。

    李公公耷拉下眼皮沉思了片刻才又回过身来,“账房的两个人留下来,其余的人都散了吧。”

    仆役们小声议论着快步散去,并不敢喧哗。

    “干……爹。”巧言满脸喜气地跑了过来:“放……放了……我在……府外放的。没人……看见。”他一边与李公公说着话,一边用眼睛在离去的人群里寻找着自己‘媳妇’的影子。

    ‘啪’!马尾拂尘抽在他的肩上:“别看了,那小子今儿早晨就没来。我说儿子,你也不能真把那小子咋样,干爹瞅着你怎么还真上了心了?”

    “您……放心!干爹在我……我心里……永远都是干爹!”巧言伸了一下脖子顺了顺自己的气息:“我……决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忘了干……干……干”

    “滚你的吧!”李公公抡起手里的拂尘就抽了过去:“娶了媳妇你也干不了!去,赶紧把昨夜当值的门房给我叫过来。”李庆丰把袖笼的帕子摸出来就扣到了脑门上,一大清早站在院子里说了这么多话都没有出汗,愣是让这个结巴儿子把自己憋的满头大汗!他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好心的把这个说话都不利落的东西给领回来,如今可好,天天恶心自己……

    收了帕子,李公公对着站的远远的两个账房先生一点头,那两个人就都躬着身子一起走了过来行礼道:“李总管。”

    “把手里的账册捡紧要的誊抄几处留个记号,别让人家动了手脚。然后就都给姜小姐送过去吧。”李庆丰吩咐道。

    “所有的铺子都送过去?”两个账房先生互相望了一眼,还是追问了一句。

    “送。主子说送就必须送。你们记得我说的一定要多做几处记号,别给人暗动手脚的机会。不管是庄子上还是几处铺子都是主子的产业,我们照着主子说的去做就是。”

    “是。”二人重又行了礼回了账房。

    从岑相思六岁封王出了皇宫,李庆丰就是府里的主管太监。他是岑相思的母亲宸妃娘娘亲自给指派的主管太监。对这母子二人是忠心耿耿,所以只要是他们吩咐下来的事,他都会尽职尽责的去做好。

    只是王爷年纪尚轻,还是需要他母亲加以管制的。这是李公公内心真实的想法。因此王爷有了什么异动,他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内通报给如今的宸太妃娘娘,虽说皇室人情薄如纸,兄弟间说话办事都藏着掖着,可做母亲的总不会害自己的儿子的。在他的眼里,这世上真正对王爷的好的人也就只有太妃娘娘了,只可惜王爷与母亲感情生分,不懂他母亲的一片苦心。

    “李总管。”昨夜当值的门房被李巧言从窝里拖了出来,匆忙收拾了一番就急急的赶到了前院。

    “昨夜府里有人出去么?”逍遥王府晚上一过戌时就会关闭侧门和后门只留前门出入,其余几门除了王爷的车驾外是不会再开了。因此李公公只要询问一下正门司职的门房就能知道王府里人员的进出情况。

    “昨夜出去了两驾马车,是王爷亲自送那个姜氏姐弟回府的。”门房据实答道。

    “哦?”这个消息是李庆丰没有想到的,昨晚府里闹哄哄的都在关心巧言和巧心的婚事,他以为依照当时的情况王爷定会让那姐弟留宿王府的。他几乎忘了这个热衷行商的姜小姐在城里也是有宅子的。那今早自己让巧言送出的消息可是有误了!

    挥手让门房退下,李公公背着手在宝文堂前空旷的院落里状似轻松的溜达着,心里仔细琢磨着要不要再给娘娘送个消息出去,依照时间推算,娘娘明后天就会从凤凰山栖梧寺启程,那自己再送消息出去也是赶不及娘娘的行程的。

    干脆还是等娘娘到了府里再说吧,李公公心里有了主意。

    昨夜在姜暖的坚持下,岑相思不情不愿地送她回了姜府旧宅。因为回去的匆忙,也只从府里临时拿了铺盖和蜡烛洗漱起居等物。姜暖和阿温是把自己的旧房稍微打扫了一下,就睡到了地上。

    这让岑相思心疼的要死。姜府旧宅的地面不比尚武庄的宅子是架起来的地板,这里是实实在在地睡到了冰冷的地上!

    “该死的巧心!”岑相思此时越发觉得这个奴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起来。

    “行了,不要再骂他了。他虽然做了错事,但错不至死。过一段他若是悔了知道错了,就让他和巧言‘和离’吧。”姜暖现在倒是心平气和了许多。前世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选择了什么人就是选择了什么生活。她既然选择了岑相思,那么就要接受他所带给自己的一切。

    还和离?岑相思想起那两个成亲的小太监就觉得姜暖这主意太过诡异。

    “不过即便是他知道错了你也不能再把他派到身边当差了,那样我今天这通折腾就算白力气了。”姜暖推着岑相思往外走去:“快些回去休息,睡不了多一会儿你就要起身去早朝了……”

    几乎是一夜都没有合眼的岑相思下了早朝就急急地赶回了王府,因为暖暖说了,这些日子会天天按时来府里‘工作’。

    一想到自己的府里会有那个满脑子都是怪念头的女子身影走动出入,他就觉得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甚至一夜没有合眼也不觉得有什么。

    没有像平常下朝回府后就到笔生花阁去休息,岑相思挥手止了随从侍卫的跟随,一个人轻手轻脚地进了香杳小筑,看见正房檐下那几个碍眼的窟窿他才想到一会定要暖暖自己取个喜欢的名字重做了匾挂上。

    “阿姊,简夫子是不收学生的。我在效贤书院做学生的时候,那里的先生想去向简夫子求教,夫子都是不理的。”阿温软糯的声音让岑相思停住了脚步。暖暖是要给阿温请先生么?简夫子?岑相思在脑子里只想到了一个姓简的夫子,正月十五的时候给自己府里的跑马灯出题的当代大儒简玉了。

    “切!别提效贤书院了,一提那个倒霉的地方阿姊就有气!要不是在哪里遇到了姓谢的一家,咱们还不会折腾到尚武庄去呢!”姜暖气哼哼地说道。

    外面偷听的某人脑袋一大!好像,那庄事也是和自己有干系的……

    “阿姊打听过好久了。京城里最有名的先生就是简玉简先生了。很多人都说他的学问好。阿姊没有见过他别的本事,单是跑马灯上的那一道题,就比一般的只会咬文嚼字的文人高出了不知多少。所以阿温要拜师,就要拜这个有真本事的老师,各种学问都要学。阿姊可不希望你学成了满口之乎者也的迂腐小老头儿……”

    门外的岑相思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可简夫子家都是院门反锁连外客都不见的,我们怎么去拜师啊?”阿温也想拜个厉害的老师,可这个夫子平日连面都是不露的,就是接近都难,更别说别的了。

    这下岑相思乐了,他洋洋自得的就想推门而入了。简玉确实脾气古怪不好相与,可他平生是个酒痴,对酒的痴迷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只要拿出几坛府里深藏的桃花酿,还怕他不收阿温这个学生吗?

    “阿温,你脖子上面难道长得是个甜瓜么?”姜暖不以为然地说道。

    岑相思把伸出去想要推门的手又收了回来,他也想知道她能说出什么好主意来。

    “阿姊告诉你哦,求人呢,一定要投其所好,你要抓住对方的喜欢以及弱点去解决问题,基本都会成功的。你说他一个文人最喜欢什么?”

    “好的文章?”阿温试着接口。

    “没错。而且这个简夫子还是个酒痴,他啊,很喜欢妖精府里的桃花酿呢!”

    外面的岑相思听得是满头的黑线!原来,她在背后都是这么叫我的?

    “桃花酿我们家的宅子里也埋了两坛,还是正月十五的时候我从他手里赢得呢!”

    岑相思开始磨牙,不用看他也能猜到此时那个女人脸上的表情应该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呢。

    “你看,酒咱有了,这事儿是不是就成功了一半了?阿姊再教你一篇好文,你自己写了交给简夫子,我保证他会求着你做他的学生的!”

    “真的?”阿温的声音都明亮起来。

    “阿姊何时骗过你?”

    “那,阿姊你快说,我现在就写!”屋子里传出来纸张铺开的声音。

    “别急,别急,让我好好想想啊。你不知道啊,阿姊肚子里的好文章太多了,如今它们都成了好基友,搅成一家了,我要好好想想用哪篇呢……”姜暖脑子里的古文和古诗确实是记住了不少,不过因为长期不用,早就被她记得缺胳膊少腿儿的成了残废了。

    “好了,就这篇!”屋里的姜暖一拍桌子把门外的某人给吓了一跳。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这是好文章么?岑相思没听出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姜暖继续朗朗地念道。

    岑相思的眼睛徒然一亮,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若谈到‘义’,这文章就显得高洁了!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我勒个去也!阿温啊,阿姊告诉你啊,好死不如赖活着,真遇到生死抉择的时候,你可千万记着要先保小命要紧!”

    岑相思听得好悬没喷出一口老血……

    ------题外话------

    今天俺休息,在家洗衣服做饭看孩子买菜收拾房间外加码字,写了三章,也算万更了~

    钱财真厉害!嗯~你说的对~O(∩_∩)O哈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