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51.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宸太妃回府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宸太妃回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很重要么?”姜暖上一眼下一眼地在门口站着摆姿势的妖精身上吃豆腐。舒悫鹉琻

    他嘟着嘴轻点了一下头:“自然。”

    “呕!”阿温捂着嘴一副要吐的样子从岑相思身边挤了过去:“阿姊哄孩子吧……”

    被小屁孩儿说了自己是孩子的岑相思并不生气,看见阿温‘懂事’地跑了出去马上就把房门关好‘飘’到了床前侧身倒在上面,用手支着头睁着一双含着雾水似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不好奇我做了什么事呢?喜欢一个人不是就会想要知道他的所有么?除非……你不喜欢我了……”

    “幼稚。”姜暖把那个瓷枕推给了他:“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喜欢这么硬邦邦地东西,这和枕着块砖头有什么分别?”

    “这个?呵呵,这是天热的时候才会用的。你难道不知道么?我就说你怎么腊月里把这个摆在床上。”岑相思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捂了嘴轻轻地笑着。

    “笑!”姜暖气急败坏地伸手在他身上拧了一把,并未用力,谁知竟是抓到了他的肋上,那厮怕痒没骨头一样的笑趴在床上:“你一定是贪便宜买的……”他生气不接下气地笑着说道。

    这个,还真是被他猜对了。姜暖在采买的东西的时候总觉得在旧宅这里住不了几天所以买什么都是问人家:“有再便宜点的么?”于是就弄回来两个冬天用不着的瓷枕来。

    “那!”看他笑的快断了气,姜暖把那个瓷枕塞到他的怀里说道:“看你笑的这么开心,这个姐姐就送给你了,作为感谢,你要很愉快地把你用的枕头给我送来。”

    “不用了……”岑相思不笑了,从床上抬起头来,脸色绯红地说道:“把我留下了来给你作枕头就是了……”

    “呕!”姜暖愣了一下,马上做了个和阿温一样的呕吐表情:“不要脸……”

    “哼,骂人都是这一句……”岑相思红着脸坐了起来,如同在马车中一样,往身后的墙壁上靠去:“你为什么不关心我背后做了什么?我每天都会想,这个时候暖暖在做什么……那个时候暖暖在做什么……”

    “肉麻!”姜暖抱起双臂也靠在了墙壁上:“我还不想自己去找麻烦。”她认真地说道。

    “嗯?”岑相思带着疑问望向她。

    “我确实不关心你背后做了什么。因为那必定是见不得光的。而你又与毕月乌走的那么近我便更不想知道了。”姜暖沉默了。

    “暖暖。”岑相思伸手把她的手拉过去一只握在手中:“你不用担心。我自己与分寸的。”

    “你的心思不在朝堂,又没有野心。我自然不担心这些。”姜暖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方才我是忽然想到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背着我做了什么,我要怎样对你?”

    岑相思心中也是一跳,脑袋里马上就想到了这所宅子的事情,这应该不算吧……

    “你总是这样,好端端地就扯到别处去。”岑相思虽然在埋怨却也没有什么底气。

    “我去做饭吧。你也留下吃饭。”姜暖觉得自己确实是破坏气氛了,想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她带着歉意地对情绪低落下去的他说道:“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是新买呢,你是第一个使用的客人。”

    “我不是客人!”客人?这个词听着就那么生分,岑相思不爱听。又犯上了别扭:“说得我像个外人。”

    “不想当外人啊?那就当我的内人吧!”姜暖说完就想从他身边逃走,不过她可是没有阿温的好运气了,才一动作已是被岑相思扑到了身下。

    “相公,让奴家来伺候你吧……”岑相思媚眼如丝,脸色已是变成了粉红色,艳若桃李。此时手指轻巧地就摸上了她的腰间扯着腰带:“这个就是奴家该做的了……”

    “这个不行!”姜暖慌乱了,‘咚咚’地心跳声自己都可以听见。自作孽不可活啊!她总是忘记那个妖精虽然很像女人甚至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可他的的确确是个男人啊!而且最是不喜别人把他当做女人来看的。

    “不行么?”他的身体更是紧紧的贴上了她的:“为什么……”

    “因为……”姜暖一只手想去推开他的身体却被岑相思反手捉住扣在的头上,“为什么……”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鼻息相闻姜暖一阵的眩晕:“因为……你不是我内人……”

    “嗯。”他似乎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依旧用唇瓣轻抚着她的:“就这个么?”

    “因为你是混蛋!”感受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规矩的地方,姜暖的突然的发脾气了:“总是这样欺负我,你还怕人家说么?哪有大丈夫这么欺负女人的?”

    “丈夫都是这样欺负自己的女人的。”岑相思把头抬高了些,眼带笑意地望着她。

    “……”姜暖不敢说‘你还不是我的丈夫呢’,她不能预料自己说出这种话会有什么后果,只能看着他磨牙。

    “好了好了,不要气了。”吃够了豆腐的岑相思好心情地起身坐在床边,然后把姜暖也扶了起来:“唉……还要等好久啊……”他叹气道。

    姜暖的脸亦是通红一片,她自然知道这个混蛋口中说的‘等好久’是等什么。

    “晚上不留你吃饭了,快点滚吧……”她瞪了那个自己打不过也说不过的妖精一眼,准备起身去做晚饭。知道他昨夜肯定也是没有休息好的,所以早些用了饭,也好让他赶紧回王府睡觉。

    “等下。”岑相思又把她拉住了:“暖暖,我母亲后天就回到京城了。你……”他欲言又止,看着很是为难。

    “你什么?”姜暖坐好,等着下文。

    “母妃她在宫里久了,现在又是太妃的身份,所以规矩比较多,她若见了你,让你为难,你……看在我的面上,千万不要生气。”岑相思自己都与母亲甚少接触,所以他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去处理姜暖与她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不管你母亲对我做了什么,我都要忍让么?”姜暖心中一沉,她很怕得到他肯定的答案。如果岑相思一上来就要自己为了将来必须面对的婆媳关系退让,那她真的要从新考虑自己与他的关系了。

    她实在不想嫁给一家子人!

    “不是这个意思。”岑相思咬了咬唇:“我母妃行事刻板规矩,我是怕她也用这些去对待你,而你又要顾及我的颜面苦苦忍让,那是很辛苦的。若是她说话过了份,你全推到我的身上就好,她是不能对我怎么样的。”

    姜暖很想冷笑一声,一个为了什么先帝的遗诏,就能狠心把自己儿子拘禁了那么多天差点把他饿死的女人是不配母亲这个称呼的。

    “这个啊,我这个人皮糙肉厚很没有样子的,以后太妃在你的府里居住的时候我尽量回避,免得我既不会说话又不会办事,把太妃娘娘给气到。”姜暖故作轻松地说道。只要岑相思不插手让自己做什么‘乖乖好儿媳’她就无所畏惧。

    “这次你估计是回避不了了,我母妃已经指明说要见你呢。”岑相思还是担心,毕竟他的母亲手段如何,他还是心里明白的。

    宫里待过的女人,哪一个不是最会收拾女人的?

    “好了好了,好说你不是女人?”姜暖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女人之间的战争,要我说啊,你保持中立就是了。不用替我担心,该来的早晚会来,她既是你的母亲,我也早晚都要面对的。”姜暖很想的开,只要岑相思不做愚忠愚孝的孝子贤孙就好……

    因为知道了太妃的行程,所以第二天姜暖带着阿温早早地就去了王府,着着实实地在过去的‘香杳小筑’如今的‘春归处’里待到了晚上掌灯时分。十几张纸计算下来,她已经对那些账册的内容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她没有天赋异禀,更没有超能力,唯一能让她有自信的便是她有着现代进步的灵魂掌受到过十多年的现代教育。这是她傲然于世的资本,这些都是刻在她的脑子里的,任谁也拿不走……

    收起了写满了阿拉伯数字的那些纸张,姜暖小心的把它们收好,然后站起身来伸着懒腰说道:“阿温,我们回家吧,阿姊忙完了。”

    “我看见今天王府里有些不一样。大家都慢慢碌碌的,好似要迎接什么客人似的呢。”阿温跟着姜暖身后出了院子:“而且到现在也没见王爷回府。”

    “兴许有公务绊住了吧。”阿温这几日每天都跟着他跟前讨教武功,又是兴致正高的时候,倒是比姜暖还盼着见到岑相思。

    “明日王爷的母亲太妃娘娘要回来了,所以府里都在准备接驾,我们跟李公公打个招呼就回去吧,时辰也不早了。”姜暖说边说边往前院走去。

    才迈进宝文堂的院子就

    看见那里仆役都急急地朝外快步走去,姜暖觉得奇怪。伸手拉住一个问道:“这都是忙什么呢?怎么都往大门口跑?”

    那下人是见过姜暖的,因此匆匆施了一礼回道:“是宸太妃娘娘的车驾仪仗马上就要到了,李公公吩咐大家都去前面接驾呢。”

    “哦。”姜暖点了点头,看着那人快步离去后,她四面一看,没人盯着自己,拉着阿温就朝着后院跑去:“赶紧走,老巫婆回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