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57.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节俭之道

第一百四十五章 节俭之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岑相思口中的白鸿鹄在现代的名字叫做天鹅。

    现在这些在传闻里姿态优美高贵的东西挤在一堆伸着长长的脖颈‘昂昂昂’地齐声高叫着,一起抗议姜暖的入侵。

    姜暖可没有自己钻进那臭哄哄地禽舍去抢占它们的地盘,而是拿着一个捞鱼用的抄子站在木栅栏外不停的捅捅这只杵杵那只,她是在骚扰人家。

    “阿姊,你这是在干嘛?”阿温看着此刻动作比自己还要顽劣的姐姐有些不解,在家的时候,她可是从不欺负禽畜的。好汉小的时候就是尿到了屋子里面阿姊都是不会说什么的,可现在……

    姜暖回头看见李公公和周若雪都站在外面,两个人正面对着说着什么,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我检查一下,看看这些鸟儿是不是都活着呢……”把手里的鱼抄子立在墙边,她小声地对阿温说道:“这里不比在家中,我们必须处处小心。”

    木栅栏里的天鹅因为天气冷的缘故都有些发蔫,挤在一起不爱动弹。外面的一大池子水都结了冰,镜面似的,这些鸟儿估计也是好久没有下水了,看着再不是高贵的白色羽毛而是土了吧唧的灰色。“可怜啊……一入侯门深似海。”姜暖趴在半人多高的木栅栏门上深深地同情着那几只肥的已经不会飞了的鸟儿们:“所以,老子才不要变成你们这样呢!”

    霞蔚轩确实很大,占了逍遥王府很大的一块地方。但这园子里的后院几乎水,几间主屋临水而居,姜暖走进去的时候觉得里面的温度和外面没啥区别,都和冰窖似的阴冷。

    因为体制的关系,姜暖在这种环境里感觉很不舒服。身体尤其是肚子已经隐隐泛起了抽痛,就像跑的冒汗的时候突然在脑门上给贴上一块冰,大冷大热的感觉能让人崩溃。

    “李公公。”伸手关上支起的窗子,姜暖对站在身后不远处的李庆丰吩咐道:“劳烦公公您给这三间房子里每间都多加四个火盆,就放在屋子的四角烘着。还有塌上的被褥都要再送几套过来,这里临水,入夜时候想必更是寒凉。”

    “姜姑娘。”若雪姑姑敛衣行至她的身前严肃的说道:“本朝自太祖皇帝创立至今,在位之天子无一位不倡导节俭之风。太祖‘衣非三浣不易’,仁宗皇帝也曾几次提过‘俭以养德’。自古有德之士莫不推崇有‘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如今姑娘不过暂居此处,比之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落魄百姓好了不知凡几,区区寒冷之气,隐忍一下也就过去。为何还要多置炭火?这,实在是太过浪费!请姜姑娘改过。”

    洋洋洒洒罗里吧嗦的一大篇话,这个若雪姑姑不过就是不许姜暖在房间里多放火盆取暖。而且明白地说了:连皇帝都是崇尚节俭的,你现在住在这么好的屋子里吃着这么好的饭菜,比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人不知好了多少,你怎么还不知足?你这样浪费是要懂得羞耻的,而且必须要改正过来!

    姜暖恭恭敬敬地听着她把话说完,连忙摆正了姿势又一次恭恭敬敬地给她行了一个礼:“若雪姑姑教训的极是,姜暖受教了!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节俭,确实太过重要。”

    “嗯。”周若雪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得色,声音平平地说道:“你们年轻,肯听话的还是好孩子。改了就是。”

    “是。”姜暖对这个从四品风仪女官的话深以为然,于是她从善如流地从新对着李庆丰吩咐道:“李公公,三间卧房每个房间多加四个火盆就是十二个,委实太过浪费!劳烦公公就把若雪姑姑房里的四个火盆去了吧。如此便剩了八个,就节俭多了。”

    “……”李公公。

    “……”周若雪。

    二人对视一眼,相对无言。

    晚膳是在太妃娘娘的乐善堂里用的。因为太妃娘娘礼佛多年早已皈依,所以在她的饭桌上是见不到一点荤腥之物的。

    清粥小菜摆在一张巨大的圆桌上,姜暖面前放着一只比茶杯大不了多少的银边骨瓷薄胎碗,里面盛着一碗粥。姜暖张开嘴比划了比划,感觉那碗自己是可以毫不费力的给整个儿吞到口中的。用汤匙舀起一勺,粥碗正好见底!

    我艹!姜暖又开始磨牙了!就是喂猫的猫食儿也得比这个多点吧?这么大点的小碗,老子一个人就能吃四五十份……

    “吃吧,还弄了这么多菜。本宫用不了多少。”宸太妃伸手翘起小指捻着一柄汤匙盛了一口粥放到唇边,只抿了下就把勺子又放回碗中:“阿温啊,这些东西你不要吃,本宫特意吩咐了膳房给你煮了一碗面。马上就好。”

    “娘娘,面好了。”棉门帘子外面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快送进来,阿温是不是饿了?坐在哪里皱着眉……”宸太妃笑着对姜暖说道。

    “这么一大碗!”阿温对放到自己桌前的那一大碗肉丝面有些吃惊:“阿姊你看,这么一大碗面啊,不如我们两个分着吃?”

    “分什么!你一个男孩子,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多吃些怎么成呢?不要分。”宸太妃马上阻止道:“你姐姐是个姑娘家,这一碗都是用不掉的,阿温快吃,放了那么多肉丝,冷了会腥气。”

    “阿温,太妃娘娘说的是呢。你快些吃……”姜暖对着阿温眨眨眼,使了个不太明显的眼色。有的就吃就快吃吧,总比两个人都饿着好。还好,这个老巫婆并不虐待阿温,姜暖心里有些急,恨不得赶紧把那碗面给他灌到嘴里去,谁知道宸太妃到底动的什么心思啊,万一一会哪根筋没搭对,连阿温的饭食也给省了,那才亏呢!

    姜暖可不想阿温等会躺在床上饿的睡不着,揉着肚子说道:曾经有一大碗香喷喷地肉丝面摆在我的面前,而我没有珍惜……

    宸太妃每日的起居都已成了习惯,极有规律。因此用了晚膳就把姜暖姐弟给打发了出来,临了还说:“明一早儿来陪本宫用早膳……本宫看着你们吃的香甜高兴……”

    跟在两个提着灯笼的内侍身后,姜暖和阿温慢悠悠地往霞蔚轩走。姐两个都在揉肚子。阿温是吃的撑了,一大海碗的汤面落进肚子,现在他的小肚子鼓鼓的有些发坠。姜暖是饿的。本来中午就没有吃多少,晚上又是吃了顿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大餐’,她觉得自己又有了才穿越来的那种前心贴后背的体会了……

    “唉……”这才第一天啊,吃了顿饭就快把自己饿死了,余下的日子是可以想象的难熬。姜暖长长地叹了口气。

    经了下午的事情后,宸太妃她很会‘节俭’的若雪姑姑又给叫了回去,说是什么东西是若雪收着的,别人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另差了个长着三角眼的宫女给姜暖用。姜暖对此不置可否,换来换去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反正放到她身边,就是来收拾她的……

    挪回了霞蔚轩,安排阿温在隔壁睡下后姜暖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屋子,也不洗漱,吹熄了灯,爬到床上放下帷幔,又侧耳倾听了片刻,直到觉得安全了,她才伸手从卷着的被子里把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拽了出来,里面都是她今天在外面逛街时买的各种吃食。

    “嘿嘿!好在老子是早有准备啊,想饿死我?嘿嘿……”‘咔嚓’,她把早已冷了的糖栗子拿起一个用手捏开,把里面的栗子肉倒进自己的口中:“太可惜了……都冷了,还真没有热着的时候好吃……”

    入夜,王府上下一片安静。除了几处值夜的所在,大多的屋舍院落里都灭了灯。

    岑相思手里提着一个食盒,青烟一般地从笔生花阁上纵身而下,几个起落就进了霞蔚轩。毫不迟疑地在姜暖居住的那间房子的窗前一闪身,窗子支起落下间,他已经轻飘飘地站在了燃着四个火盆的暖洋洋的屋子内。

    “嗯?”岑相思停了动作细心倾听着屋内的声音,这细小的‘咔嚓咔嚓’声不似炭火爆裂,难不成这里是久未有人居住,所以闹了鼠患?

    撩起衣衫,岑相思顺着那声音提气飘向床榻方向,无声地撩起了遮盖的严实的床幔,于是就看见了盘腿坐在床上,嘴里鼓鼓囊囊手里还拿这一包什么东西的姜大老鼠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自己!

    “呵呵。”岑相思轻笑出声,身子已是扑了过去,怕她惊叫出声,纤手捂在姜暖张着的嘴巴上,贴着她的耳朵说道:“我就说你怎么能被饿到么……”

    “唔唔……”姜暖挣扎着闷声哼哼了几声,总算让岑相思捂着自己嘴巴的手放松了些,她才得以把空中的食物都咽了下去,然后抓起他的手掌放到自己口中就咬住了:“你要吓死老子么……”她口齿不清的说道,心脏是惊得乱跳出声,‘砰砰’作响!

    “暖暖,你轻些咬,我疼……”岑相思没有骨头一样的偎在姜暖的身上,一只素手还被她咬在口中,他的一双狭长的凤眼已是蒙上了水气,在夜色里幽幽闪动。

    “你怎么老是这样!”姜暖再一次被他吓得不轻,又不敢大声叫嚷,只能用恶狠狠的声音凶他,“再有一次,我就把你的爪子咬下来!”

    “给你吃。”岑相思把手又送到了姜暖的唇边:“我的暖暖要吃了人家呢……”

    “呃!”姜暖把这个眼看着又发起春来的东西往外推去,意外的发现他单薄的衣衫里胸口的衣襟里还装着东西,“这什么?你怎么还装着奏折?”摸着那形状,姜暖以为是他忙完了公务随手揣起来的。

    “哦。是喜帖。”岑相思坐直了身子,把衣襟里的喜帖拿了出来放到姜暖手中:“是给你的,窦崖要成亲了。”

    “什么?!”姜暖立时愣住了。

    ------题外话------

    llyzhao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520301感谢您送出的鲜花!鞠躬!

    第二章。

    俺先去煮面。等下继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