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6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绝妙好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绝妙好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相思哥哥!”方才还气恼非常的刁蛮小郡主,转瞬就变成了梨花带雨的小可怜,飞奔到岑相思身前委屈地说道:“你看看,那只大鹦鹉欺负我,姜姐姐也欺负我!”

    “!”姜暖拂在鹦鹉背上的手不动了,被伺候地正舒服的东西立马不满地啄了她一下,不疼,只是吓了她一跳,“鸟人!”姜暖口中脱口而出。真尼玛翻脸比翻书还快,这端宁转脸就来了这么一出!

    屋里所有的人脸色都是一凝,只是姜暖说的这个词太新,随听着不那么顺耳,可也让人说不出什么来。

    “母妃!”岑相思没有和端宁说话,而是直接走到桌前对着自己的母亲行了礼。而一旁的延平郡王妃更是抢先立起身子对着他侧身福道:“王爷下朝了。”

    岑相思躲开一步并不受她的礼,“延平郡王妃请坐。”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自己也坐到了桌旁:“正是,今日在朝上本王还见延平郡王上了折子,提了一些政见我皇兄很是满意呢,午膳后还特意留了郡王爷去了御书房。”竟是轻描淡写的与端宁的母亲聊起天来,而把端宁直接撂在一边。

    岑相思的话让延平郡王妃很是受用又有面子,脸上都笑开了花:“我们郡王爷啊做的想的都是替陛下分忧的事,我一个妇人是不懂这些的。只是看着郡王爷殚精竭虑地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大梁,就只有心疼,只盼着他能稍稍歇歇也好……”

    姜暖望天,这些人,说瞎话都是不打草稿的,越说越像真的了……鼻子痒的不行,她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了:“啊~欠~”一个喷嚏打完,姜暖觉得痛快多了。

    “说得对!”她面前的鹦鹉显然是被姜暖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住了,这回可是什么也没给它吃,鹦鹉便吼了一嗓子!

    “呵呵!”在众人一片的静默中,岑相思还是低低地笑了起来。

    “相思哥哥,你看她啊,好粗鄙的样子!”端宁郡主又凑到岑相思面前,想要小鸟依人的扑过去假装害怕的,可岑相思只要一面对她就是一副冷气森森的模样,让她实在不敢靠得他太近。

    “你说暖暖粗鄙?”岑相思淡笑着看着立在窗边的玩命忍住不打喷嚏的姜暖轻轻说道:“本王倒是觉得她是大梁少见的才女。”

    才女?这是说我么?姜暖捂着口鼻扭头看向岑相思,却意外的接收到了端宁不屑的目光。

    “喂,你会抚琴么?”端宁扬着下巴问道。

    喂你妹!老子有名字的……姜暖装死不语。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等了片刻,见姜暖仍不吭声,端宁走到她的面前大声说道。端宁虽然刁蛮,可她毕竟是贵族仕女,从小受到的教育自然远非寻常百姓家的女孩子能比。而姜家凋落势微她也自然可以想象姜暖是请不起教习教导的。

    “啊~欠~”姜暖无奈了,就是因为她身上的这股子香味自己才躲到窗前不动,没想到她竟追了过来。“郡主您身上的熏香味道实在过重,我闻不得……啊~欠~”姜暖说着又站到了门口,看那架势已是随时准备逃走了。

    “要我说,端宁这孩子琴棋书画都是极好,当得才女。”宸太妃显然是不想姜暖就这么离去的:“端宁今年满十六了吧?”她转向延平郡王妃似是无意的问道。

    嗯?好端端地问起女孩子的年龄是什么意思?姜暖皱了下眉,心里细细过着宸太妃对那个端宁说话的语气态度,她不禁想到:莫不是这个端宁郡主就是老皇帝下旨给岑相思指定的王妃?

    这想法一出现在她脑中,姜暖立时被一种痛苦的说不出的酸楚溢满了心头,方才还平静的心扉再不能平静了。她的脸色白了起来。

    宸太妃笑得更加的恬淡了,姜暖脸上的每次变化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只有这次的效果最让她满意。那么自己把这个不懂事的端宁请过来的目的就达到了。

    延平郡王妃听到宸太妃的问话心中也是一跳,扭脸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张俊俏的面孔已是红了起来,她心中一喜,莫不是……这猜测出的答案让她也脸色红了起来。若是能和逍遥王府宸太妃联了姻亲,那可真是好事一桩了!“可不是么,眼看着就过年了,再一转年就是十七了呢。”她对着宸太妃说道。

    “真快啊,这一年一年的。”宸太妃抬起素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发髻:“王爷转过年也有二十一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刺得姜暖心疼,她慢慢地往门框边靠了靠,让自己脊背挺直的站在那里。就是倒下,也不要在她们这些人面前……

    岑相思用手指叩着桌面,担心地瞟了一眼立在门口的姜暖,他怕她支持不住。暖暖啊,这些女人口舌上的是非你若听到心里去,那你可就是输了啊……他用眼神鼓励着她。

    “我家阿温呢?才来的时候以为他在太妃娘娘这里,怎么没有看见?”姜暖忽然说道。她知道岑相思担心,她也明白不该听这些女人的信口开河……可她就是一听到关于他与别人的消息就会心痛啊!这个她自己也控制不了。于是她干脆转了话题。

    “阿温没有到这里啊。”听到姜暖的问话宸太妃也着急起来,她扭身问道:“归雁,方才那孩子来过?”

    “在前院呢。”岑相思赶紧说道:“他一早就寻了我去学武,我那是还未下朝,他便一直在宝文堂和巧言巧心一起玩儿,午膳也是在那边用的。”

    “哦。”姜暖点头应了。明白是岑相思派了人帮自己照看着阿温,好让自己清闲些。因此对他感激地笑了笑。

    “哼!你是贪睡的过了头,连自己的兄弟都不顾了。”宸太妃沉了脸,“不如……”她的话还未说完李公公的声音就在外面想了起来:“主子,简玉简夫子过府来了,说是得了绝妙好文,要与您一起赏鉴呢。”

    “把简玉请到宝文堂去,本王马上就到。”岑相思站了起来,正要借机与这一屋子的女人告辞,宸太妃却挥手说道:“李庆丰,把简玉叫到我这里来。既然有了绝妙好文,我们也凑凑热闹听听。”她转身伸手在延平郡王妃的手上轻拍了两下。

    “正是,正是。若不是在太妃您这里,我们连简玉的人都是见不到的。听说他可是恃才傲物的很呢!”延平郡王妃随声附和道。

    “那就……请到太妃这里吧。”岑相思兴致缺缺地又落了座。而端宁郡主适时地坐到了他身边的椅子上,一派端庄。

    一屋子人,除了周嬷嬷和若雪姑姑便只有姜暖为了躲避端宁身上的浓香站到了门口,再加上这一屋子的女人个个都是捯饬得雍容华贵,倒让一袭旧衣的她显得像个打帘子的使唤丫头。

    等了有一会儿后,李公公地声音终于又在外面响了起来:“简玉先生到了。”

    “请进来吧。”宸太妃温和地说道。

    姜暖感到大家的目光这一刻好像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干什么?等着我撩帘子?

    这个,无论如何她都不会伸手的。

    在难堪的静默中,李公公抬手挑着帘子说道:“简先生。请进。我家王妃和延平郡王妃以及端宁郡主还有姜小姐都在里面。”

    站在门口的姜暖就看见一只黑色靴子从门槛上迈了进来,只一顿就又收了回去:“不去,不去……太妃娘娘啊,您家里有外客,我这落魄邋遢之人怎好入内呢?太不成体统!草民就站在这里陪着娘娘说话吧。”

    屋里的延平郡王妃面色一沉,又不好说什么。心道:都说文人书生有一股子迂腐穷酸气,看来这名动大梁的大儒简玉也是不过如此,上不得台面!

    “你不用理他。”宸太妃又把手伸过来在她的手背上拍怕:“这个人的性子古怪的很!先帝爷在的时候就说过他,唯有姜承父子之才学能与之比肩!就是性子如野马……”

    “哈哈!先帝爷真是太瞧得起我简玉了。在别人面前,我敢自称一声夫子,在姜承先生面前,我却只配给他提鞋了!”简玉在外面嘻嘻哈哈地答道,听着心情倒是甚好。

    延平郡王妃的面色又好了起来,干笑这说道:“方才听说简先生您得了篇好文,不知能否读来给我等饱饱耳福呢?”

    “可以!如此高洁的文章,简玉是巴不得让全天下人都来读读呢,这才是读书人的气节啊!”简玉在门外大声说道。

    “那就读吧。本宫也好奇呢,到底是什么文章能把你给高兴成这样。”宸太妃淡笑出声。

    简玉在门外清了清嗓子,然后抑扬顿挫的读了起来:“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才读到这里屋里的岑相思忽然站了起来摇头说道:“二者不可得兼,我勒个去也!”

    “噗!”姜暖顿时笑成内伤。

    帘子‘嗖’的一声被撩了起来,简玉只外面把头伸了进来对着岑相思猛摇:“王爷啊,王爷,几月未见,你竟变得如此粗鄙!”

    “……”岑相思。

    “哈哈!”姜暖笑得揉起了肚子。

    ------题外话------

    闲妻梁母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买菜做饭去~等下继续~

    第二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