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66.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母子相持

第一百五十四章 母子相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阿温跑出去没有多大会儿功夫李公公就带着几个人抬着几个大大的木笼来到了霞蔚轩,只说是这些鸿鹄都是从宫里求出来的,当初王爷也是很花了些心思,现在既然它们伤了人就再不能养在院子里了,还是先移出去养到别处再说。

    姜暖很惋惜地看着自己的这些‘好战友’被一只只地装进木笼让人吆喝着抬走了,还没等进了屋子,院门就再一次被敲响,而且听那气势好似要把那木门砸散了一般。

    姜暖一使眼色,杨玉环慌忙点头跑过去开了门,门外立着的居然是太妃娘娘身边的侍卫头领!

    “玉环姑娘,咱是领了太妃娘娘的命令过来处斩几头伤了若雪姑姑的畜生的。这就领着我们过去执行公干吧。”那人说话的语气极傲慢无礼,话一说完提步就往内走,完全不用正眼去瞧立在正屋檐下的姜暖。

    “丁仪卫!那些鸿鹄才被李公公带走了,这里已经没有了……”杨玉环几乎是小跑着追到那侍卫的身后,边走边大声说道。

    只是那仪卫如耳聋一般的脚步不停直接就朝着院落后面走去。

    “站住!”姜暖眼睛望着门口面沉如水地喝道:“此处为逍遥王府霞蔚轩,我是太尉姜承的嫡亲孙女。不管你是谁,只要是男人现在就请给我滚出去!”

    宫廷里的侍卫多是贵族或者官宦家的子弟,在初成年时经过筛选,那些武艺高强忠诚可靠的人会被选入宫中成为近侍。这些人并不能进入内宫,平日只在宫外巡守执勤,只有遇到特殊情况被传唤了才可以在太监的陪同下进入皇宫。他们大多出身高贵,又是直接护卫在皇亲国戚身边的特殊人等,因此这些人身上大多是有骄娇二气的。

    姜暖说:只要是男人现在就请给我滚出去!这句话让这个和周若雪一样眼睛长到脑袋顶上的五品仪卫面色一僵,随即他停了脚步原地未动,只用一只手提着跨在腰间的刀柄不停的拽出来一些,让刀鞘与里面的兵器不时地发出一声金属相摩擦的声音,听了使人头皮发麻。“你说让我滚出去?”他眼皮上翻,一只手叉着腰,语气愈加恶劣。

    “不想滚么,好!影,把这人给我打出去,如果一招之间不能把他从我的院子里打到门外去,你就不要跟着我了!”姜暖抬头对着空中说道。

    衣袂破风之声传来,猎猎作响,只一眨眼间,姜暖和杨玉环耳中只听见一声惊呼,那个姓丁的仪卫已是身子拔地而起直直地从院子里飞到了院子外面,‘通’的一声过后,是一阵呻吟……

    杨玉环跑到门口就呆住了:“丁仪卫?”原来,方才那个还嚣张跋扈得不行的侍卫头领此时正挂在门外的一棵梧桐树上晃晃悠悠地随时都要掉下来一般。

    下一刻,杨玉环的担心就变作了现实,‘咔嚓’声响碗口组的树枝断裂,丁仪卫在惊叫声中又落到了地上!

    “赶紧把门关上,听听这声音叫的是多么的荡漾,不知道以为老子怎么他了呢!”姜暖对着门外撇着嘴说道:“请仪卫大人回去转告太妃娘娘,姜暖在王府中怎么说也是客人,如今她居然派了您这样的侍卫直接闯到了我的住处。实在有损我的清誉!此事在一没有再二。如果再有一次,姜暖只好辞行!”

    “姜小姐?”用这样的态度给太妃娘娘传话?杨玉环想想都觉得心惊胆战,她手扶在院门上傻傻地看着屋檐下的姜暖。

    “关门。”姜暖轻声撂下一句,转身回了屋子,“靠啊……外面真是太冷了!”她脸色发白的揉着自己丝丝疼起来的肚子,又倒回了床上。

    岑相思一下朝就被太妃娘娘请去了乐善堂。

    平日安静肃穆的房间里此刻飘着浓浓的药味,这让才迈步进来的岑相思皱了皱眉。

    宸太妃见了他也不说话,只拿了帕子默默地擦着泪水,而她身前站着的几个人……岑相思瞅着着站在地上的几个人挨个从他们的脸上扫过,周嬷嬷是额头红肿,那个脸上和花瓜似的仪卫怎么跑到内宅了?他心里一动。

    “呵呵!”待看到脸上顶着个大红‘酒糟鼻子’的周若雪时,岑相思终是呵呵笑了起来。记忆中这个女人总是和母妃有着相似的表情,妆容也是一丝不苟的精致,如今这般倒像是脸朝下被人拖着走了几步的,这种倒霉样儿真是不能想象居然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呜呜……”宸太妃难掩心中的愤懑,只能哭泣出声了:“你个没有良心的东西!看着母妃的人被人欺侮还笑的出么?”

    “还请母妃明示,在我的府中谁敢欺负您的人?”对于宸太妃的话才一出口,岑相思就猜到会和姜暖有关系。只是他想破脑袋也不能想明白,暖暖是怎样把他们都整成这幅模样了?这……这也太能干了啊!

    “是姜暖那个贱人!”宸太妃厉声说道。

    “母妃!”才坐下的岑相思立时扶着桌子站起。

    “太妃娘娘!”周嬷嬷赶紧走到宸太妃身侧,接了她手里被眼泪浸湿的帕子,又换了一方干的给她:“太妃娘娘,您息怒……刚才我们不是都说清了么……这里面肯定有误会的。”

    “误会?”宸太妃瞪着一双梨花带雨的美丽眼睛望向岑相思:“就算是误会,母妃的人是她能动手伤的么?”

    “呵呵!”岑相思不禁冷笑。他恨极了她的这种说话的腔调!若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自己的生身母亲,他绝不会在她面前停留半刻时间!

    “怎么?难道母妃说的不对么?我已经差人去叫她了,等她到了若是说不明白,今日就别想出这个乐善堂!”宸太妃也站了起来,与岑相思直视。原本她只想把姜暖折磨一番出出她对谢贞的那些发不出去的怨气,不曾想几次出手都被姜暖杀得片甲不留,这让她心中已经不自觉的起了杀心,对于姜暖,宸太妃觉得她多活一刻,都是对自己的折磨了!

    “太妃娘娘的意思就是姜暖哪怕是被人误会,被人毁了清誉也不能还手,就因为这些人都是您太妃的人么?”帘子挑开,姜暖从外面走了进来,面色苍白如纸,只是她面无表情的立在门口,“臣女请问太妃娘娘:只有您的人是人,姜暖都不是人了么?”

    “跪下!”宸太妃喝令姜暖跪下时,眼睛是看着岑相思的。

    姜暖听到她的这句命令先是愣了一下,大梁的规矩,若非重大特殊的场合除非见了皇帝皇后皇贵妃,而见了妃嫔,没有成家出嫁的士族女儿只要行‘万福’礼就可以了,宸太妃即便是最得宠的时候也只是妃位,如今虽然成了太妃,也并未被皇帝再册封什么封号,因此位份还是用不着姜暖每次见了她都要下跪的。如今她直接命令姜暖下跪,已然是用自己的身份在欺负人了。

    宸太妃就是要她知道,哪怕是当着最维护她的岑相思,作为母亲的她也是想让你跪你就必须得跪的!

    姜暖只一愣,心里就明白了宸太妃的想法,倒是没有多说废话,敛了衣裙就要跪下,她不想在这些事上纠缠,以免岑相思太过为难。

    她一边跪下,一边在心里默默念叨着:一拜天地……二拜流氓……只是她的三拜还没有想到呢,人已是一轻,被岑相思用广袖一圈又立了起来。

    “母妃,暖暖身子病着受不得寒凉,有话您就这么说吧!”岑相思站在姜暖身前,用手一指那个脸上都是伤的仪卫说道:“你们这些侍卫不是都在府外驻扎?你是如何进来的,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本王的内宅么?”

    由于岑相思的出手,姜暖依旧好好地站在那里,这样的画面简直就像是一根刺扎到了宸太妃的眼中,她用手一拍桌子:“王爷,如今本宫要这个贱人先给我跪下!”

    屋内的气氛压得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姜暖站在岑相思的身后,偷偷地用手戳了戳他的后腰,而岑相思负在身后的一只手立马就把她的小手捉住了,握在手中,轻轻的攥了一下才松开。

    “母妃,姜小姐怎么说也是王府的客人,本王觉得让客人下跪,尤其她又是宗族仕女,这恐怕不妥吧?”他对自己母亲说话时用的是本王自称,这已经是在提醒宸太妃:母亲,请您不要太过分!若说欺负人,作为亲王的我可是比您这个太妃品级高的,别逼着我翻脸!

    宸太妃按在桌子上的一只玉手已是慢慢握起,长长的修剪的很是整洁的指甲划过上面铺着的织锦桌布‘哧啦哧啦’地响着,母子二人对视着,两张绝美的容颜上都是毫不退却的坚决!

    是什么时候我们母子居然到了这么剑拔弩张的地步?!都是这个贱女人,她和她的母亲一样,都是最会蛊惑人心的狐狸精!宸太妃把视线移到了姜暖身上,只是才看了一眼,岑相思就又往后退了半步,将她纤细的身子完全的掩在了自己的身后,让宸太妃半点都看不见她了……

    “娘娘,您先和王爷都坐下说话吧。”周嬷嬷眼瞅着这母子二人都是真动了气的,赶紧出来打圆场,边说便对周若雪使眼色:“若雪,你也赶紧再和娘娘说说,我就说娘娘是为了心疼咱们而气得误会了姜小姐的。这个事儿要是说起来,还是咱们嘴笨,说话都说不清楚呢!”周嬷嬷说着扶了宸太妃气得颤抖的身子慢慢地坐下,又赶紧端起桌上的茶壶来给她倒了杯茶放到了眼前:“娘娘,王爷怎么说也是大人了……”她极小声地在宸太妃耳边劝道。

    “是啊,太妃娘娘,这个啊确实是姜公子说过不要让我进到霞蔚轩的,我也是心急,听那些鸿鹄叫的呱噪怕它们吵了您,这不就硬是进了院子,结果那些鸿鹄还真就发了疯似的咬人……”

    “哼!那为何本宫派了丁侍卫过去斩掉那些伤人的东西你要拦着不许进?”

    等了半晌屋内依然寂静,姜暖才从岑相思身后探出来:“这是在问臣女吧?回太妃娘娘,臣女当时并未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他那样一个男人进到我暂住的院落,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不合礼法的,所以只好把他请出去了。”

    ------题外话------

    ng5qun感谢您打赏的钻石!鞠躬!钱财感谢您经常照顾!这一章是昨晚写的~没有赶上审核~

    写这些的时候真是郁闷之极~不被亲人祝福的婚姻真是痛苦万分的!尤其那个人又是对方的母亲~暖暖遇到这么个极品婆婆可真是要努力才能斗得过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