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6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好看就是要说出来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好看就是要说出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哪里,姜姑娘性情中人,又看得高远。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能有此感叹亦非常人。”岳卿面上带着温润的笑意,依旧是一身白衣,纤尘不染。

    仔细的盯着他灰蒙蒙的眼睛看了半晌,姜暖用帕子把自己眼前的泪水擦得一干二净,吸了一下鼻子说道:“矫情了,矫情了!”

    自己这样,无非是哀叹那些求之不得的痛苦,可眼前的岳卿呢,人家连东西都看不到的,不是还淡然的面对生活?自己有啥可哭的,窦崖是少主,他有的是方法可以去抗争的,可他愿意选择顺从,那是他自己的路,更不值得自己去流泪了!

    而自己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虽然与岑相思以后的路还很难走,可那有什么,慢慢寻找出路就是了,他们两个人还斗不过一个过了气的太妃娘娘么?……

    就这样看着一个盲人的眼睛,姜暖居然看到了光明!

    “姜小姐,为何这么看着在下?”岳卿说话的时候唇角是轻扬的,看起来就像是在笑。

    “岳公子,你能知道我看着你?”姜暖奇怪的问道。

    “若是被人盯着总是有感觉的。”岳卿也把头扭向正对着姜暖的方向。

    眼前的岳卿身材颀长白衣飘飘,容颜俊美,再加上他谦和从容的气质,真是应了那句话:公子如玉!姜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看直了。

    哭了半天,现在姜暖说话的时候是带着重重的鼻音的,而且眼睛微微的红肿,再加上她那个紫黑紫黑的脑门,看起来实在是和美丽扯不上关系。不过依照姜暖强大的心理素质,她注意的一般都是别人的脸,而她自己的那是会经常被她自己选择性忽略的。此时她就抬着这样一张狸花猫似的小花脸笑嘻嘻地对着白衣岳卿说道:“岳公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生的很好看啊!”

    “……嗯?”岳卿听了姜暖的话显然有些吃惊,然后他轻笑道:“有啊,今日就有一位姜暖姑娘临街对我说过呢。”

    “阿姊!”阿温对于姐姐看到俊俏的男子就会露出的这幅模样实在是很气愤的!她也就是个瘦弱的女子,若是换成个男子的身份,可不就是个登徒子么!站在街上就开始调戏人家长得俊俏的小娘子了……

    阿温挤到姜暖与岳卿身前,小小的身子很是郑重的一揖到地:“岳公子,家姊性子顽劣,但绝无猥亵之意!还望公子勿要放在心上,姜温代她给您赔礼!”

    “哈哈!”岳卿大笑出声,伸出一只手去摸索着把弯腰在自己身前行礼的小东西扶了起来:“姜公子,您多礼了!岳卿实不敢当。并且,你姐姐对在下的夸赞,在下听着很喜欢。”

    “嘿嘿,阿温啊,你还小呢。”姜暖看着小东西那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就觉得好笑:“好看就是好看啊,花容月貌就是给人看的赞美的,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我不是经常说我家阿温好看,那个谁谁也好看,其实……”姜暖抬手抓着脑袋说道:“其实我也挺好看的!”

    “……”阿温的小脸先是一白,继而一片通红。听不下去了啊,阿姊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居然自己说自己也好看,真没见过这样的女子……

    岳卿显然也是没有见过像姜暖这样的女子的,他侧着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才轻声说道:“我不知道别人眼中的好看是个什么样子,但我相信姜小姐的话,你肯定是个极好看的女子。”

    阿温拧着眉听着岳卿的话看着阿姊的脸,然后就看见了她的花猫脸和黑脑门,阿温把头又扭开了。

    “有眼光!”一句话脱口而出后姜暖才意识到对方是看不到的,于是她赶紧改口道:“都快过年了,岳公子不回家去过年么?”

    “不回。这次出来已经几个月了。还想再多游历一番,然后才返回故里。”说到这里他好似想起什么,把一直拿在手中的一个油纸包举到姜暖面前:“礼尚往来,上次吃了姜姑娘请的糖栗子和糖葫芦,这次我请你们吃好吃的甜点心。”

    “甜点心?!”姜暖伸手把那个油纸包拿过来用力的闻了闻,一股熟悉的蛋糕的香味立时就飘了过来:“你也买了甜点心的蛋糕啊,喜欢吃么?”居然是请自己吃甜点心的蛋糕,姜暖手里捧着一包松软的糕点开心的只想笑。原来自己的点心已经成了别人口中的‘好吃的’!

    “我只买了这一种,软糯香甜,是我从未吃过的口味,很好吃。”岳卿说话的时候稍稍侧着头,唯恐漏了听到别人的话语似的。

    “这甜点心就是我阿姊做的啊,里面卖的所有的品种和口味都是出自我阿姊呢!”转眼就忘了自家姐姐的花猫脸,阿温也替他无所不能全大梁最厉害的姐姐姜暖吹嘘起来:“若说到做吃食,这帝都可是没人比我阿姊做的更好了,连品香楼的大师傅都不是我阿姊的对手呢!”

    她们姐弟两个还真是同样的毛病,听到有人夸赞对方,竟是比夸奖自己还要高兴。而在姜温眼中,阿姊可是无所不能的。

    脸皮厚到一定程度的姜暖听了小东西的话也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她用手揉了揉阿温的脑袋眼睛四下张望着:“岳公子怎么一个人走到这里来了?家人没有跟着你么?还是住在那间同福客栈么?”

    “同福客栈?……哦,是啊。”岳卿顿了下才继续说道:“来帝都也有一段时日了,是要不是太远的地方,我都是可以自己走的。”

    “我要去甜点心,正好有些事情,你呢?若是回客栈的话我们可以送你回去的。”姜暖抬头看了天色,昨日在王府里和宸太妃闹得那么僵,而她又不肯放自己离开,想必是还要出阴招来整治自己的,为了不被动挨打,姜暖决定早做些准备。

    “有劳姜小姐了。”岳卿微一点头,很自然地走到了姜暖的外侧,倒似在为她挡避过往的车辆行人一般。

    阿温很奇怪地看了看他,也说不出哪里奇怪,心道“他不是自己可以在近处溜达么,干嘛还要跟着我们,不对!他是跟着阿姊……这样想着阿温立时就嗅出了‘危险’的味道,原来自己一个不慎,已经被那个逍遥王给挤到了阿姊和自己的中间,如今可不能再挤进来一个和自己抢阿姊的人了!想到这里,阿温气势汹汹的挤到了二人中间,堂而皇之的握起了姜暖的手掌……

    阿温的动作来的突然,姜暖一时没有弄明白他到底是要做什么,不过看着自己的手掌中阿温的小手一摇一摇地,她猛然醒悟:”看我总是粗心大意的,岳公子,您还是走里面吧。“说着她牵着阿温走到了岳卿的外侧,拽着他的衣袖,把他拉向了道路的里侧:”我家阿温都比我细心很多。“

    ”!“阿温看着又和阿姊并肩而立的岳卿怒目而视。

    ”呵呵。“岳卿微笑着将脸扭向阿温,表情柔和。

    阿温蹙起的眉慢慢地松开了,步子也慢了下来,竟是不知不觉间已经没了方才那股仇视他的感觉。很少有人能够在岳卿那么平和的面容里去发脾气的……

    午膳时分,正是品香楼里生意正忙的时候。客人不时地从挂着红灯的大门口进进出出。连一楼的甜点心前也排起了一条队伍。

    把式叔站在外面招呼着客人维持秩序,看那忙活的样子就能知道上午买卖一定不错,几个人到现在也没得闲休息呢。

    ”东家!“才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身后的姜暖,把式叔连忙过来打招呼。”您可是有段日子没回庄子上了,每天我赶着车回去,她们都问您啥时候回去,都等着您回去过年呢!“

    把式叔热络的话语让姜暖心里热乎乎的,她也赶紧应道:”这回事情多,怕是要忙过年了。不过……“姜暖走过去,拉着把式叔就到了骡车那里。脸朝着墙嘀嘀咕咕起来,好一会儿,直等着把式叔点了头,姜暖才一个人走了回来。

    ”东家!东家!“石榴一边把手里的油纸包递给客人,一边对着姜暖招手:”回庄子里同我们一起过年吧,您不在家怪冷清的。“

    ”我进去一下,岳公子稍候!“姜暖又嘱咐了阿温,示意他就在外面等自己之后,快步从品香楼的正门进了甜点心。

    ”秀儿,你和石榴都去称重,我自己收银子就好。“姜暖进了铺子洗了手,一边系围裙一边吩咐道。

    ”东家,您这头是怎么了!“这回她走近了。秀儿和石榴才看清东家脑门上的异样,异口同声地惊呼道,立时引得外面排队的客人都齐刷刷地望向了姜暖的脑袋!

    ”咳,我这是在家里睡那个地上睡惯了,一回了老宅子不是睡了塌上么。晚上也不晓得怎样就落在了地上,把头给磕碰了。其实也不疼,就是隔了一天血还没有散开,才显得这么慎人。“姜暖浑不在意地胡扯道。

    ”哼!“站在外面的阿温听着阿姊的解释冷冷地哼了一声:”老妖婆就会欺负我姐姐!“他几乎是自言自语道。

    可负手立在他身边的岳卿还是若有所思的扭头望向了甜点心的窗口,那里姜暖已经开始跟着忙活起来了。而且岳卿非常吃惊的发现,卖货的是两个女孩子,这他能通过她们说话时的不同的声音来分辨,几乎是这两个女孩子一说出秤上点心的重量,姜暖那边的钱数也会脱口而出,那速度是快到惊人了!

    不一会儿,连排队买糕点的客人也发现了这个有趣的事情,不时有人说道:”我只买七十文的蒸蛋糕,要秤多重?“

    ”一斤七两重的豆沙糕要多少文钱?“

    姜暖都是笑嘻嘻地说出了答案,还是分毫不差……

    有了姜暖的帮忙,外面的队伍眼看一点点变得短了。直到外面没有三两个人的时候,姜暖才解了围裙说道:”我还有朋友等在外面。就辛苦你们两个了。刚刚我让把式叔去买吃食了,想必马上就会回来,你们轮换着赶紧吃了饭,不要饿到肚子。我先走了,关于过节的安排我都和把式叔说了,等下他回来你们问问就是。“撂下围裙,姜暖匆匆地来匆匆地去,连多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秀儿,你看见没有,咱东家今天这身衣裳好像没见她穿过呢,又利落又好看!你说,我要是照着也做这么一身行么?“石榴盯着姜暖远去的身影问道。

    ”您要点什么?“秀儿笑容可掬地招呼着外面的客人,没有接口。她心道:东家人家生的是多么的白净,穿淡色的自然好看,你看看你,脸黑的老和洗不干净似的。还要穿这么浅的颜色?

    ------题外话------

    闲妻梁母obb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锁了我几十章,一直修改到现在,审核的大大们估计已经忙到吐血了~所以请读文的亲们谅解!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锁定的章节给修改完毕,这样才能不影响大家的阅读,请大家忍耐一下~感谢!

    俺估计是要半夜见了~嗷呜~纯洁的网络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