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74.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舌枪唇剑

第一百六十二章 舌枪唇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姜暖的视线随着严嬷嬷狂奔的身子移到了院子里,她这才看到巧言正跪在一个缩成一团的小小的身体前正在用力的向她招手。舒悫鹉琻看到姜暖终于看向自己,巧言顾不得别的,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她的身边,拽着她的一只臂膀往里拖:“救,救,救……命……”

    地上的那一小团缩在一起的身影是巧心。

    姜暖看到他的时候用力的攥了一下拳。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侧身蜷在地上,两条腿不时的抽动下,半边脸上露出的是骇人的金色!而他的身下早就湿了一片,夜色里姜暖看不清那是血液还是什么,只从头顶上李公公提着的灯笼里看出这些东西早就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冻在了巧心的身上,钢板一般!

    “不要动他!”看着姜暖想要伸手去扶巧心,李公公开口说道。

    “伤了哪里?打坏了哪里?”不能碰?莫不是被打伤了筋骨?姜暖在心里胡乱猜想着。

    “不……不……”巧言用力摇头,他从未现在这样嫌弃自己是个结巴,竟然连句整话都出不出!他猛的用袖子一擦脸上的泪水,把身子朝着姜暖跪下,重重地磕起头来:“救命!救命!救命!”他声嘶力竭反反复复地重复着这两个字。

    “李公公?”姜暖扭头看向李庆丰。

    “不是打的。”李公公扭头朝着正房看了看。

    “不是打的?”姜暖不明白了,刚才巧心找自己来就巧心的时候不是说是严婆子打的么?

    “不是。是那个严婆子给巧心灌了‘濯清’。”李公公压低了声音说道:“‘濯清’是药,毒药。喝下去后人会腹内绞痛,上吐下泻,并且那药会把人的胃肠一点点的腐蚀掉,过了六个时辰不服解药,肚子就会从里面开始溃烂……巧心都现在泄的都是血,估计已经伤及脏器,所以不能动轻易搬动他的身体,以防肠穿肚烂!”

    难怪空气里除了骚臭的味道还有一股子的血腥气!即便是天冷冻结成了冰,姜暖还是闻到了那股味道。“只有严婆子那里有解药是不是?”巧言说话不方便,姜暖用手扶着他的肩,止住了他磕头的动作。那句话是问向李公公的。

    “这‘濯清’这宫里传出来的,咱家也是能解的。可……”李庆丰为难的看着正房紧紧掩着的棉门帘没有说下去。

    “巧言,去找人来抬他,赶紧回去给他喝药救治!另外府里不是有大夫么,一并请了,先给巧心看病。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管。”

    巧言听了姜暖的话眼睛都亮了,一下站了起来就往前院跑去,他们都是小太监,都是没有未来的人,没有爹娘疼,将来即便是能出了王府也不会有子女给自己养老送终,彼此境况相似,更何况巧心还是他明媒正娶的‘媳妇’,巧言看到巧心被严婆子按着灌了那一瓶子药后疼得在地上像条离了水的鱼似的痛苦的挣扎,控制不住的上吐下泻,直至最后口鼻冒血下面也不在有秽物排出,流的也是血,他吓得再不敢耽误跑到前面去找了干爹李庆丰,等李庆丰好不容易挪着笨重的身子到了乐善堂的时候,巧心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只有偶尔的抽搐。是李庆丰把急得失了主意的巧言拉倒一边说道:“你去求姜姑娘。整个儿王府只有她敢和太妃手底下抢人!”

    于是巧言就一趟趟地跑霞蔚轩,终于盼回了姜暖。姜小姐果然是救命的活菩萨啊!她一来,就敢让自己找人把‘媳妇’抬走救治,巧心,你要挺住啊,李公公早就让人给你备了解药了,等会儿喝了你就不痛了……巧言一边往前院狂奔,一边胡思乱想着。

    “姜……”周若雪挑了帘子站在正房门口对着姜暖叫道,只说了姓,就不敢再说了。方才严婆子在里面山呼海啸地一通乱讲,再看看她被几乎削光了的头发,她捂着自己的鼻子愣是把太娘说的‘贱婢’两个字给掩了去,“太妃娘娘请您进来问话。”

    “好。”姜暖点了头,伸手弯腰在巧心的鼻息间探了一把,感觉到他呼吸还是温热着,总算是稍稍放下点心来:“李公公,拜托您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给救过来。再贱也是一条人命。太监下人也是人啊……待会儿您只管把他抬走,里面有我。”说完她敛了衣裙稳步朝着正房走去。

    她说‘太监下人也是人……’这话让李公公心头一震。人?他自己几乎忘了自己也是个人了。

    正堂内屋顶挂的四只宫灯都燃着蜡烛,比平时亮了很多。宸太妃寒着一张脸坐在桌子后面而她身旁的周嬷嬷则是忧心忡忡地看着姜暖。

    周若雪还是立在门口的位置,除了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大红鼻子以外,因为她垂着头,所以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屋子里多了好几名粗壮的宫女,让原本宽敞的屋子因为人多的原因显得有些拥挤。

    严婆子散乱的头发还没有梳理,旧拖把似的没剩了多少,尤其是头顶正中的部位被割得齐刷刷地,猛一看和她顶着个猪鬃刷子似的!她站的位置离宸太妃很近,双手叉腰,胸口不断的起伏着,让姜暖不注意看她那高高隆起的胸部都不行……

    顺着她的目光理连宸太妃都把目光移到了严嬷嬷的胸口上,方才只顾着听她说话,竟没有注意到她什么时候这里也鼓胀成这个模样?

    意识到宸太妃的冷冷地目光是停在自己身上的,严嬷嬷连忙低头审视着自己,才拢到耳后的头发又垂落下来,飘在胸口,她这才注意到这里的异样,赶紧伸手在衣襟里一掏,却是拿出一大把头发来!

    “呦!”几个盯着她看的宫女都惊叫出声。宸太妃更是嫌弃地皱起了眉头,虽然知道那头发是严嬷嬷自己的,可看着还是听恶心。

    严嬷嬷抓着自己的头发,愣愣地看了半晌,也不好丢在地上,只得又揣回了衣襟里……

    看着她那狼狈的德行姜暖就想笑。

    “贱婢,跪下!”宸太妃看见等了半天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姜暖,真恨不得先抽她几个耳光抽掉她脸上的淡定从容才解气。

    姜暖原本是侧了身子敛衣想要对着宸太妃行礼的,听她这么一喝反倒停了动作,抬头望向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美丽女人:“太妃这是何意?”

    “何意?本宫回府前就有耳闻,听说王爷纳了一妾。前几日也曾盘问过你,不曾想你竟敢哄骗与我!今日再次听人重提此事,方知竟是真的。你即为妾,本宫叫你一声贱婢都是抬举你了!”这几句话说得真真的痛快!看着站在门口那张苍白的没有血色的面孔,此时真是相极了那个死去的假女人谢贞!谢贞,你听到了么?当初我就想这么骂你的,贱婢!如今我要让你的女儿好好听听。

    “太妃您几次三番提及此事来侮辱姜暖我实在是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姜暖伸手把就要从自己身边窜出去的阿温拉到了自己身后。

    “与王爷为妾是侮辱了你?”宸太妃挑起来两条秀眉,瞪大一双杏眼望着她,仿佛是在听一个疯子讲话。

    “姜家女儿不得嫁与任何人家为妾,这是姜家的祖训。您说我是王爷的妾室自然是侮辱我。我绝不会给任何人做妾!”姜暖说的斩钉截铁毫不迟疑:“另外,太妃既然对这件事有怀疑,为何不直接询问王爷本人,反倒让外人来对王爷说三道四,您不觉得此举实在不妥么?”

    “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连本宫也敢顶撞?”宸太妃拍案而起:“你进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躺着的那个奴才了吧?那就是顶撞本宫的下场!”

    “太妃您若是教训自己的儿子,臣女自然绝对不会多嘴插言一个字。可您听信外人谗言,所言所讲的都是对姜家女儿清誉有损的事,姜暖便是再没本事,也不能眼看着姜家的祖训被人诟病!”

    “娘娘,那个人不见了!”被太妃的一句话提醒,严嬷嬷才想起巧心被自己灌了‘濯清’已经有两个时辰了吧?再不喝解药可是真要出事了!于是她赶紧走到门口掀帘子往外看去,空落落地院子里哪里还有人呢。

    “哦,臣女正要向太妃您禀报呢,那个巧心是我请人抬走的。眼瞅这就要到正月了,太妃您难道就不怕这院子里添了人命官司么?”姜暖轻声说道。

    “姜暖你放肆!那是本宫责罚的人,凭你也配拦阻?”宸太妃用狠手段对付巧言不过是杀鸡儆猴的手段,如今这姜暖‘猴子’还活蹦乱跳的在自己眼前叫嚣,还捎带手把巧心‘鸡’给救走了,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宸太妃火气愈发的大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规再大能大过国法?请问太妃娘娘,这巧心是不是大梁的子民?您是不是大梁的子民?他即便是犯下十恶不赦的罪行,也是应该先送到有司衙门去审问,滥用私刑早就在大梁法典里所严禁,姜暖作为太傅姜承的嫡孙女,您说配不配维护大梁法典的尊严不受亵渎!”

    宸太妃说的是私事,是家事。她在用太妃以及岑相思母亲的身份来欺压姜暖。在她看来,姜暖如果对岑相思有意,势必不敢忤逆自己,那自己作为长辈自然是怎么欺负她都在理。

    而姜暖讲的是国事,是大事。她给宸太妃画地为牢又扣上了一顶滥用私刑藐视国家法典的大帽子!这个大帽子别说是

    宸太妃不敢名目张大的顶撞,任何人也是没有胆子去做这样找死的事的!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