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8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杀敌三千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杀敌三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周嬷嬷和周若雪几次想要出去找找看看,到底是什么地方突然出现了这么多公鸡大半夜的闹腾呢。舒悫鹉琻不过每次都被宸太妃拦下了。她几乎是磨着牙说道:“不用出去看了,必是姜暖那个贱婢弄出来的幺蛾子!你们都给本宫在屋子里好好呆着,谁也不许去。就让她折腾。她敢养这么多公鸡在霞蔚轩,本宫就不信她是聋子真就听不见了,乐善堂这里都这么吵闹,她哪里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呢!”

    宸太妃是发了狠咬了牙和姜暖对上了。她一发起脾气来谁要是触了霉头可是真会出人命的。因此好不容易在热闹的鸡叫中听清了太妃说了什么,大家都赶紧应了躲到外室去候着了。

    这场半夜鸡叫姜暖的是提前做了准备的,头天中午就开始猫在屋里睡觉。而宸太妃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年关临近,各府的命妇女眷都开始了走动串门拉关系。她既然在逍遥王府过年,那节前节后来府上递了名帖前来给她请安问好的人早就排了几天出去,光是一个白天她就接待了四拨来客,再加上她确实是染了风寒有些轻微的咳嗽,今日吃了药一直折腾了两个时辰才迷迷糊糊的产生了睡意,值夜的宫人几乎是才吹熄了内室的蜡烛,外面的鸡叫就开始了,宸太妃白天不得闲,夜里又不得休息,一个人能有多大的精气神啊,她能没气么,竟是铁了心要和姜暖拼耐力了。

    唱了半宿大合唱的公鸡们终于在天破晓后歇了声。鉴于这么大的动静王爷和太妃娘娘没有一个出来说句的,逍遥王府的上上下下也只好都装作没听见似的,按时起床忙碌起来。甚至大家的脸上还挂着兴奋,私下里偷偷下着注,赌府里的两个女人最后到底谁先离去……

    岑相思早晨去给宸太妃请安的时候又被母妃狠狠的斥责了一通。不过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歇斯底里的带着恨意的叫嚣,并不往心里去。只是站在窗前与那只站在架子上大白鹦鹉对视,仿佛那上面拴着的是宸太妃。

    这样的画面让宸太妃简直要气炸了!她不喜欢鸟,尤其是装在笼子里的或是脚上拴着链子的。可那个死了的老皇帝居然下过一道荒唐圣旨给现在的惠帝,大概意思就是说宸妃喜欢美丽的鸟儿,而他不忍让宸妃失望,因此就算是他死了,以后他的儿子也要隔段日子就给她送一只过去……就是这么一道不可思议的圣旨,让她即便是在景帝死后也没得了安生,总是要看着这些被圈起来的扁毛畜生愤懑!

    景帝实在是一个用言语和难说的清的皇帝。他做了很多哪怕是他死后人们也看不透的事。包括姜暖家的那块沙土地也是他亲自挑出来赏赐给姜承的……

    “王爷,你真的要看着那个贱婢和本宫这么斗下去么?”知道岑相思最不爱听这两个字,宸太妃在他一直无动于衷的漠视里终于骂了出来。

    岑相思果然动了。他果然是不能允许有人用这样的词语来说姜暖,哪怕这个人是他的母亲。

    他看向宸太妃的眼神是厌恶的。一个儿子望向母亲的眼神不时依恋温暖而是厌恶!这样的眼神过去也经常在他的眼睛里显露出来,但从没有想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的看向过她。

    宸太妃的心里颤抖了一下。她有一丝的心疼,但很快这丝觉醒的温暖就被她自己给掐灭了:他的儿子果然和他一样都是疯子!连对女人都是一样的疯狂……

    “母妃,不管您说还是不说那个女人是谁,我将来都会与姜暖成亲,只有她能成为我的逍遥王妃。”岑相思语气平淡但态度坚决的说道。

    “逍遥王妃?呵呵!真是笑话啊,连你这个逍遥王都是个笑话,你若有胆量违抗你那个死鬼父皇的圣旨,你就去娶她啊,本宫等着看她被收监入狱的下场。”

    “太妃娘娘,吏部郎中余大人的母亲余太夫人带着孙子过来了,您看?”周嬷嬷在门外说道。

    宸太妃烦躁的伸手揉了揉额角,然后疲惫地说道:“这么大的雪,这些人也是真是愿意走动……快请进来吧。”说完她又抬起头来对着门外吩咐道:“把那个绣了麒麟献书的荷包预备下,人家带了孩子过来,本宫怎么说也要有点表示。”

    “是。”周嬷嬷恭声应了。

    “母妃这里既然要来女眷,那本王就先告退了。”岑相思说完抬腿就走,竟是不等太妃说话,人已经是出了屋子。

    “混账!本宫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出来气我……”身后传出的叫骂声早已听得麻木。有时候岑相思真想问问这个女人:“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为什么你会这么恨我?”可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这个问题他只会埋在心底。对母爱的模糊的希翼早就淡薄得他自己都觉察不到了。

    “唉。”看着岑相思远去的背影,周嬷嬷又是一声长叹。

    一天一夜的大雪积了有快一尺厚。王府后园主要的道路已经被下人们一早就清理了出来。只是云未散雪未消,天上依旧有细碎雪花稀稀拉拉的落下,地上很快的又铺了薄薄的一层落雪,走在上面很滑。

    巧言被留在房里照顾巧心,这几日都不必出来当差。而府里最近的气氛太过诡异莫测,李公公也不敢轻松的猫在屋里坐镇指挥。一早就到了笔生花阁下面候着,亲自到王爷身边去当差了。

    “王爷,太妃娘娘的起居作息都是惯了的。姜小姐一下子养了那么的公鸡在霞蔚轩怕是要搅了娘娘的休息了。您看是不是去与姜小姐说一说好?”身子肥胖行动不便的李公公一边低头小心地看着脚下的路,一边斟字酌句地和岑相思说着话。

    走在前面的岑相思忽然停了下来:“李庆丰,你说我这府里就算没有那些公鸡,太妃娘娘就能好好歇着了?”

    好在与王爷行走的时候隔着一段距离,要不他这么无声无息的停住脚步李公公差点撞了上去。饶是如此还是让李公公惊出一头汗来。

    来不及细想,他听出王爷是话中有话,于是赶紧弯腰行礼道:“太妃娘娘一年直只回府两个月……”

    “太妃虽然一年只在府里两个月,但平日府里的事,事无巨细你不是都会传消息给她么,否则她为何这般针对暖暖?”

    “王爷!”李庆丰的汗已经顺着脊背流了下去,他肥大的身子伏在雪地上,头费力的叩着:“奴才绝不敢对您有二心啊。”多年不曾屈身下跪,他有些不习惯膝下的冷硬。但王爷的话已经让他心惊的一切都顾不上了,在这么突然的状况下说出自己私下偷偷做的事情,这让他很是羞愧!

    作为府里的主管太监,他真正的主子只能是王爷。如今他偷偷的把王府里的消息事物无巨细地都汇报给了宸太妃,哪怕他没有存了别的心思,这本身都是一种背叛!他忘了当年那个六岁的小皇子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长大,长成了逍遥王。

    “若不是念在你没有二心的份上,你以为本王能容你在这府里走动?”岑相思冷冷地说道:“如果从此刻起,你再弄不明白自己真正的主子是谁,本王绝不会手下留情!”

    “方才我与太妃说的话想必你在外面也听得真切,你就跪在这里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再起来。”岑相思留下几句话后身子早就走远,奴才也好母妃也罢,是时候让他们懂得安分了。

    李庆丰就是母妃放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眼线而已,岑相思早就知道他做的那些事,甚至有些都是他自己透过李庆丰去透露给自己的母亲的。各府都是如此,那个王爷皇子身边没有安插这这样那样的眼线呢?打发走了李庆丰还会有张庆丰,刘庆丰之流的出现,岑相思对于上位者的这些把戏并不在乎。但如今为了暖暖他必须敲打一下这个心里只把宸太妃当做主母的太监,让他清醒一下是有必要的。

    跪在雪地上的李公公此刻脑袋里只清明无比的响着王爷对太妃娘娘说的话:“母妃,不管您说还是不说那个女人是谁,我将来都会与姜暖成亲,只有她能成为我的逍遥王妃……”

    今天是腊月廿三小年了,岑相思已经放了假。回到笔生花阁处理完手下几件并不重要的公事,简单的用了午膳后就悄无声息地潜进了霞蔚轩姜暖的房间。

    温暖的屋子里帷帐高挂的床榻上姜暖抱着一个枕头头朝里睡着,身上的被子只盖了一半。

    岑相思脱了靴子纵身轻飘飘地落在床里,从她的怀中把那个枕头拽了出来,然后自己非常不要脸的补位进去做了抱枕,躺在了姜暖的怀中。

    姜暖也是才躺下一会儿,并未睡实,只抬眼看了看怀中这个自己钻进来的家伙并未太意外。倒是把他又往自己的怀中拉了一把,抬脚把身上的被子勾起把两个人都盖住了,然后在他光洁的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后迷迷糊糊地说道:“快睡吧,趁着后院的那些鸡大爷们都消停了,我们赶紧睡觉,夜里还要闻鸡起舞呢……”

    俏脸埋在姜暖胸口的岑相思很是郁闷,这女人怎么能这样啊?搂着自己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她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呢?还是自己的魅力变低了?不过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就想了一会儿,岑相思就在姜暖均匀的呼吸声中睡去了……在暖暖的怀抱里真是安逸呢,想不睡都难……

    俗话说二八月闹猫,可有人

    听说过寒冬腊月里闹鸡的么?

    只三天功夫,逍遥王府左近的那些宅子的主人们便都知道了一件事:逍遥王府闹鸡了!而且闹得很厉害,已经闹到鸡犬不宁,鸡飞狗跳的地步了。不过岑相思的这些邻居可是没人同情他,因为这些人家也是深受其害,家家户户住着的那些人都是挂着一对儿黑眼圈对着逍遥王府磨牙,敢怒而不敢言!就盼着来场鸡瘟,把那些嗓子贼好的公鸡都给瘟死才好呢……

    所谓杀敌三千自损八百,姜暖与宸太妃之间的拉锯战扔在惨烈的进行。

    王府里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变成了熊猫人,远远望去犹如带着墨镜一般。而姜暖姐弟以及杨玉环则成功变身成为了猫头鹰!昼伏夜出,除了岑相思,旁人已经几日未见她们的身影了。

    宸太妃在会见完三个结伴而来的命妇以后居然伏在桌上睡着了,手里还摸着半盏提神的浓茶。

    对着周若雪使了个眼色,周嬷嬷和她一起出了屋子。

    “这不是个事儿啊!每日子时那些鸡就开始鸣叫。一直到天亮方歇,娘娘也就浅睡两个时辰就要开始会客,你看看给累得,居然坐着都睡着了。我们得想点办法。”

    “啊~”张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周若雪用手捂着唇说道:“别说娘娘,我们还不都是熬着?今儿一早起来那些鸡都不叫了,我这耳朵里还喔喔地响个不停呢……觉着自己和住在鸡窝里一般。”

    “要不,让护卫进来一个把那些鸡都宰了?”周嬷嬷靠近周若雪低声说道。

    “快别说这个!”周若雪摇着双手丧气的说道:“自打那日王爷随手就杀了娘娘派出去的那九个人以后,现在那些护卫连王府的边儿都不敢沾,只远远地驻在帝都外的大营里。再让他们进王府来杀鸡,我看借给他们胆子也是没人敢做的。”

    “那要如何是好啊?”周嬷嬷在听了几天鸡叫后已经明显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好使了,似乎是锈住一般,拿不出一个好的主意来。

    “要不,咱们一起劝劝娘娘进宫吧?皇后娘娘不是早就派人传了懿旨,请太妃回宫住上一段日子……”

    “哗啦!”屋里传出一阵瓷器落地碎裂的声响,“五天了!已经五天了!本宫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我要杀了姜暖那个贱婢!”宸太妃疯狂的声音跟着响起。

    周嬷嬷顾不得再说什么,用手拽了周若雪一把赶紧掀了帘子跑回了屋内。

    织锦的桌布已然被太妃掀了丢在地上,桌上摆着的茶壶和茶盏如今碎成了几块散了落在地上的水渍里。两个宫女正哆嗦着收拾着。面色铁青的宸太妃双手握拳样子像是要吃人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窗前的大鹦鹉才学了几天鸡叫就结结巴巴地喊了出来,它得意地叫出来一串它也不明白的声音后便歪着脑袋等着主人的奖赏了。

    “畜生!竟连你也欺负本宫!”桌上的东西已经都被她掀到了地上,手头上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丢出去砸那个开始学鸡叫的鹦鹉,宸太妃左看右看,气极之下竟是把身后的椅子举了起来:“本宫先砸死你这个畜生,然后再砸死姜暖那个贱婢……”

    “娘娘!”

    “太妃息怒啊!”

    这还得了?那个鹦鹉可是当今陛下御赐的啊,要是被宸太妃这么给砸死了,罪过算谁的?

    周嬷嬷和周若雪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个夺下了太妃手中的椅子,一个抱住了太妃暴怒的身子:“娘娘,要不咱就去宫里住上几天,皇后娘娘不是早就请您回宫去过年么……”

    惹不起就躲吧,再这么下去眼瞅着一向端庄温雅的宸太妃就要被气得疯癫了呢。

    廿九,再有一日就是除夕了。宸太妃忽然接受了当朝皇后的邀请摆驾进宫与天子一起共度新年,而且走的非常迅速,甚至没有告知岑相思。

    姜暖是在被窝里被揪出来匆匆赶去送行的。

    当她满怀希望的对连看她一眼都懒得的宸太妃再次请辞回家的时候,又被太妃娘娘拒绝了:“本宫在宫里并不能久住,你就在王府里好好地养着那些鸡候着本宫吧!”哼哼!宸太妃在心里冷笑道:我出去躲了清净你便想跑么?哪有这么好的事,你就在这里天天听着鸡叫吧!

    “对了。”宸太妃让缓缓启动的车子停住,让周嬷嬷把那只大白鹦鹉递

    给了李公公:“这是陛下孝敬给本宫的,带来带去的也是不便,我看姜家丫头不是就喜欢和禽兽为伍么?这鹦鹉就留在府里你给本宫照看着吧!”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