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85.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迷路
    在‘皇家洗手间’里狠长了些知识的姜暖惊心动魄地离了那个屋子,暗暗庆幸今天和岑相思这别扭闹得太及时了,要不是自己心情不好没有一点胃口,后果真是恐怖恶心啊!

    净房外面天色已然大亮,四周还是静悄悄地听不到一点人声。舒悫鹉琻撩着帘子的下等宫女又给姜暖施了礼,然后就立在门口不动了,连表情都和方才的那个木头宫女一样,低眉敛目的一副没有存在感的德行,身外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这就是一所大监狱啊,把好好的女子都关成了木头呆子。”她在心里吐着槽,寻着原路往回走去。

    身体两边都是同样的高大的宫墙,脚下是扫过雪的平整的甬道,走在上面的她更显形单影只孤单落寞。东拐西拐的几次之后姜暖悲催的发现自己已经失了方向。

    仰着头看着灰色阴沉的天空也看不大概的时辰,只觉得这天气怕是明日也放不了晴。自己一夜没有回去,有点想阿温了。他这个时候该着急了吧?也不知道他昨夜自己是怎么过的除夕。想到这里姜暖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很是差劲,那么兴冲冲地跟着妖精出去‘幽会’,留了小东西在王府肯定会无聊的,自己现在还和妖精闹了别扭,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出来呢。

    岑相思啊岑相思……想到这里姜暖的心里又是一阵的痛。两个人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怎么可能走下去。现在即便是他宠她保护她,可那都是太浮于表面的东西了。就像海市蜃楼,没有根基的虚幻美景,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消失无踪……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姜暖把两只手举上头顶挥了挥:“不想了。还是赶紧找到长春宫要紧。”

    又往前后左右都瞅了瞅,还是没见一个人影,姜暖只好接着朝前走去。反正人已经在宫里了,迷路又能怎样,再转悠一会儿即便是找不到皇后娘娘的长春宫总能碰到个明白人吧?问一问就是了。

    进一趟宫不容易,下次再来还不定猴年马月呢,姜暖放慢了步子神清气闲地在雪中欣赏起景致来。全当是免费旅游了。

    只是这么看着走着,又转了一会儿她发现四处的墙壁以及甬道两边各处紧闭的宫门都似一个模子复制出来的,除了偶尔看到门口挂着的牌子上的字不同,姜暖觉得入眼的景致都是差不多的,没啥看头。

    怎么这么多的宫殿院落都是锁着的?而且自己明明看到好多人进了宫的,怎么连个人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呢?这个问题才浮上她的脑袋,长春宫偏殿里那七个坐在凳子上如僵尸一般的贵妇形象就显现了出来……

    不过就这么走着走着也给姜暖看出了问题来,脚下的道路上的积雪明显是没有及时清理过的,虽然也能看出早些时候这里也曾被打扫过,但是最少在今早这条路还没有人走过。

    皇后的住处人来人往,光是一个偏殿里就坐着七个等候召见的贵妇,绝不可能会在连个脚印都没有路上。

    姜暖开始注意起脚下的路来,每每走到岔路口的时候她便只挑看着脚印多的那条路走,这样只转了没一会儿居然被她撞到了一处门口站着宫人的院落门口。

    总算是见到喘气儿的人了!

    走得浑身发热的姜暖连忙奔了过去对着门口的那个冻的鼻子都是红通通的宫女行礼道:“请问,去长春宫怎么走?”

    “东宫啊?”那宫女不知道多久没有说话了,一张嘴面颊僵硬的动了几下,喷出一口热气来:“姑娘是走迷路了吧,这里是毓秀宫,长春宫可是离着还远着呢。”

    “……”姜暖无奈地看着她,话倒是说了不少,可说了半天都是废话,没有一句有用的。

    “还请您给指个路。”姜暖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意轻声说道。

    “好说。”那宫女看着还是个热心的:“长春宫就在金銮殿的东面,您往东走就是了。”

    老子要是还能分得清东南西北还找你做什么!姜暖微张着嘴巴也吐着热气想到。

    “和谁说话呢?”经闭的院门开了一条缝隙,挤出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女人来。门缝太小,那女人有太胖,所以只好挤了出来。姜暖看着她费力的样子,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做起了抬头挺胸收腹的动作。

    “李姑姑。”门口的宫女见到她忙在原地行了礼,然后才接着说道:“这位姑娘像是迷了路,再找长春宫呢。”

    “呦,原来是皇后娘娘的客人!”肥胖的李姑姑面上不知图了多少白粉,总之是让人看不出年龄的,不过从她唇角上扬的弧度来看,姜暖明白她是在对着自己笑呢,于是也弯腰叫了一声:“李姑姑。”

    “姑娘这是走了多远的道,从东边寻到西边来了。这么着……”她对着门口的宫女招手:“去给这位姑娘送过去吧,见了那边儿的掌事姑姑就说我给她拜年呐!”

    诚心诚意地道了谢,姜暖随在那个小宫女的身后往长春宫走,来的时候没有觉得,这往回一走她才发现自己这冤枉路走的可真是不少,幸亏毓秀宫的姑姑打发个人送她,否则就算她知道东南西北自己找回来也是要破费一番功夫的。

    才望见长春宫的宫墙,就见几个人迎着她们走了过来,步履匆匆。“暖暖,你是去了哪里了?怎么也不和掌事姑姑说一声,在这宫里乱走是要迷路的!”岑相思急急的问道。

    “王爷,我没事。”姜暖错了身子离开他一些,才对着随后走过来的掌事姑姑行礼道:“让姑姑担心了。是毓秀宫的李姑姑差人给我送过来的。”

    “没事就好,娘娘都问了几遍了,姑娘要是再不回来,可是要派侍卫去寻了。”掌事姑姑的脸上也是挂着焦急的表情。

    “大姑姑!”那个送姜暖过来的宫女也过来给她行礼道:“毓秀宫的李姑姑说给您拜年呢。”

    “嗯。”掌事姑姑点头应了:“回去告诉李姑姑,赶明儿我亲自过去谢她。”

    “是。”小宫女应了,又对着在场人的人行了礼才转身离去。

    “快进去吧。”掌事姑姑走了几步在院门口停住了脚步,转身对姜暖温和的说道:“皇后娘娘今儿见的外客多,夜里子时进了太庙拜祭,卯时受各宫娘娘们的朝拜,辰时就又开始接见宾客,连早膳也未用……”

    “皇后娘娘真是辛苦万分。”姜暖轻声说道。

    还没见面掌事姑姑已经在敲打了:有点眼力见,别有的没的的乱说话,看着差不多就赶紧走人。

    “姜姑娘懂得心疼人,不错不错。”掌事姑姑对于姜暖的回答很满意,这孩子是个聪明的,一点就透。不像有的命妇,笨的要死,茶都送了几次屁股还是沉沉地坐在椅子上不动,非得开口请出去才行。

    “暖暖。”眼看着姜暖就要跟着掌事姑姑走进院子,岑相思赶紧拉住了她:“我皇兄也在里面,你不要怕。”

    回头望着这个没话找话的人,又想起刚才他那着急的模样,本不想与他说话的姜暖还是轻声应了:“我不怕。”只是自己一张嘴,心里就又堵得厉害。姜暖现在看见他就有气,多一个字都不想说。

    “进去吧。”尽管暖暖应了自己,岑相思又怎会听不出她语气中的疏离呢。几次的示好几次的被她冷冷地态度所以拒绝,岑相思心里也升上一丝恼怒来,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难哄,还要自己怎样她才能好好地和自己说句话!一时有气,他一甩袍袖转身先走进了院子,待到姜暖跟进来的时候,他已经进了长春宫的正殿。

    姜暖眼睛一热,心中一阵委屈。

    仰头望天,有雪花点点地落在面上,生生地让眼泪又忍了回去。他终是还不懂我啊……如此,也好。

    提步上了长春宫铺着红毯的台阶,姜暖一步一步走的从容。无欲无求,她不需要去巴结谁,所以她怎么会怕?

    候着门口的执礼太监往内通了姓名,姜暖听到一个很温柔的声音说道:“进来吧。”

    “是。”躬身应了,姜暖把身上的斗篷解了交给门前立着的宫女手中,提步进了这座天下女人都要仰视的宫殿。

    宽敞的殿内虽然看不见燃着火盆却暖意融融,大殿内满满地坐了很多人,姜暖来不及细看,只对着大殿正中的凤塌上坐着的两个人,行礼道:“臣女姜暖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金安千岁千岁千千岁!”说着盈盈跪倒,双手交叠伏地,用额头在手背上轻触了三下,意为三叩首。这是朝见天子和皇后的大礼。姜暖虽然抵触随便下跪这个动作,可是在高高在上的皇权面前,她依旧要屈膝下跪。

    “起来吧。”还是那个温柔的声音说道:“过来,让本宫和万岁爷瞅瞅,这个简先生都要佩服的才女是什么样子的。”

    “是。”姜暖慢慢地敛衣而且,又行了一礼后才垂首走向殿中的凤塌,步子不疾不徐,穿着绣鞋的纤足每一步都是恰到好处的迈出,只将淡粉

    色的裙角踢起一个小小弧度便落了下去,如小荷轻摇般姿态优雅清冷。

    “太单薄素净了些。”皇后娘娘在姜暖走到近前后,仔细地打量了她半晌后才开口说道。

    “今年几岁了?”这回是换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听着好像年岁不小。姜暖想也没想地就抬起头望了过去。

    岑相思的心‘忽’地提了起来,这么明目张胆的去看皇帝皇后可是失礼的!要是皇兄动怒,那可如何是好?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