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86.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几种较量

第一百七十四章 几种较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不自觉的把头抬起来的那一刹那有什么东西在姜暖的脑子里飞过;貌似古代有规矩见皇帝老子是不能直愣愣地看吧?

    不过既然已经抬头看了,她索性大大方方地看个清楚好了。

    这样清明的眼神,这样波澜不惊的表情非常平和的望向凤塌上的惠帝和他的皇后,与他们对视着。

    皇帝和皇后都穿着隆重奢华的朝服,光是明黄色龙袍上的金银丝线绣成的几条栩栩如生的盘龙就晃得姜暖眯起了眼睛,惠帝头上戴的皇冠并不是她在电视上常见的十二旒冕冠,而是式样相对简洁些的通天冠。一根玉簪将九寸高冠固定在皇帝的发髻上,耳边各垂下一支金色的丝绦系在他的颌下,不怒自威的白净面庞上姜暖竟看不出这个岑相思的皇兄和他的长相有什么相像的地方。而且这个皇帝岁数看着也不小了,倒像是比宸太妃还要年长一些。

    好像听那个妖精说过,当朝的皇帝是他的二哥,如今光从外表来说,叫二大爷还差不多,叫哥哥有些违和的感觉了。两个人分明就是属于两代人么。

    皇后穿的凤袍也不是大红色,而是深青色翟衣,金丝满绣各种造型的翟纹,广袖的敞口和衣襟处是正红色缘口,而缘口上面饰以金丝云龙图案,腰上是蓝色织锦缀着美玉的玉革带,两侧垂着玉佩、小绶、大绶,罗里吧嗦的一堆饰物。头上戴着皁罗额子及凤冠;脸施珠翠面花,耳挂珠排环;而且浓妆艳彩红嘟嘟地一张小嘴儿配在一起很让姜暖惊诧!这样美么?

    这妆容也太……对脸蛋上一边贴着一个翡翠面花的装扮姜暖真是欣赏不了,这让她感觉皇后坐在哪里很是滑稽!马上就想起了创造了宇宙的某国古代不是也照搬我国某一朝代的服饰么?那她们女人出嫁时脸上画的那一边一块的大红点可是找到范本了,面前的皇后娘娘的两颊上就都用翡翠片粘成的花形作为妆饰……

    这夫妇二人的礼服太过繁琐花哨,里三层外三层看得姜暖眼花缭乱,尤其是皇后娘娘脑袋上戴着着的那顶九龙四风的点翠凤冠,上面的堆砌的大珠,翡翠,珠花,排凤,蕊头等等数不清的珠宝,以及左右各三的博鬓,真心让她心疼起这个女人来了!当个皇帝的妻子真是太不容易,天天就是啥也不干,光顶着这顶十几斤重的半个倒扣的大西瓜似的凤冠就够累。再一想到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顶着这东西坚持了一夜,姜暖就恨不得立马辞行,让她好能赶紧休息一会儿。

    姜暖看着惠帝与皇后,而他们二人则是对视了一眼后,用同样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姜暖,这头上连只钗环首饰也没有的娇小女子真是太特别了,一双大眼咕咕噜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竟没有一丝惧怕的神情,这倒是很新鲜的事。惠帝自认满朝文武也没有一个敢这么直视着自己的。这真是太有趣了!每日陷在繁文缛节各种规矩中的他精神一震,有意思……没想到老太傅的孙女是个这样人物。他不动声色的抬了一下眉,并没有动怒。

    皇帝没有开口呵斥,皇后自然会从善如流不会多嘴说什么煞风景的话。

    于是三个人六只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如鉴宝似的瞅得仔细……

    “垂首!”倒是皇帝身侧的执礼太监拉长了公鸭嗓对着姜暖喊道,手中的拂尘扬起往空中一甩,抽出‘啪’的一声脆响,很有几分气势。

    这是警告。

    长春宫殿里坐着的几个人心里都哆嗦了一下,岑相思眼睛紧盯着惠帝,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时刻准备着只要他一变脸自己就要赶紧冲出去给这个不知道害怕的女人解围。

    姜暖没有听话的垂首,而是用一双秀目盯着那个执礼太监看,直到把他盯得有些手足无措的低下头去,她才移了目光脆生生地说道:“回陛下,皇后娘娘,臣女今年十七了。”

    “十七?”惠帝凝视着姜暖似是在想着什么,然后转向皇后说道:“比咱们十一还小上一岁吧?”

    “可说是呢,十一今年十八了,年岁虽然比她大上一岁,胆子可没这个姑娘大。”皇后娘娘笑颜如花,很温柔的应道。

    姜暖看着她颧骨上贴着的两个面饰,心里嘀咕着:这到底用什么沾的?怎么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皮肤这么运动也不见掉下来呢?

    岑相思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十一皇子是皇后娘娘所生的孩子,是嫡出,身份比别的皇子不知高出了多少,而且他性子温顺谦和稳重是诸多皇嗣中惠帝最喜欢的一个。如今皇兄和皇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这个年岁的问题这是什么意思?

    十八岁的皇子与十七岁的女子联系起来,而且两个人都是没有成亲的,能让人想到的问题只有一个,因此殿中坐着的各色人等眼睛都亮了起来,热切的投到姜暖身上,有的甚至开始偷偷地衡量着这个女子有没有成为下一代皇后的可能性。

    岑相思心里也开始计算起自己与姜暖的岁数差距来:暖暖十七了,而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我都二十一岁了?!居然比暖暖大了四岁?!

    他更加紧张起来,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都成了‘老男人’了,而帝都里如花似玉的‘小男人’还很多很多,皇兄自己就有五个儿子正是适婚年龄!这些管自己叫王叔的‘小男人’此时都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岑相思为自己刚才甩掉暖暖独自前行的过火行为感到了失策。自己这个老男人难道就不会让着暖暖一些么?非要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伤害她?

    不行!回去一定要好好哄哄暖暖,最好哄到自己的床榻上去……这么一想,岑相思又开始为自己昨天在温泉小屋与她独处的时候失去了那么好的一次机会而后悔莫及!如今暖暖连说话都不愿与我说,要想贴近她又不知要费多少功夫呢……岑相思把目光也移到了那个娇小挺拔的身影上,不断地患得患失着。好想弄个口袋把她套上啊,这样就谁也看不见了……

    “你写的文章朕在皇后这里见过了。”惠帝的两只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身子有些前倾,他也在看着姜暖面上的表情,一般人在等着自己评论的时候都会显露出紧张来。

    而姜暖没有。仿佛皇帝说的文章与她没有一点关系。不过她确实认为不管惠帝说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因为那几篇文章确实与她没有一毛钱关系,那都是别人的作品。惠帝若是说那些文章不好,也只能说他品位有问题,或者是瞪着眼说瞎话,故意诋毁她罢了。

    “朕也觉得简玉推荐的不错,你的文章很好。”见她还是那样从容不迫的看着自己,并未有太多的表情变化,惠帝觉得更加好玩了,他居然把身子又往前倾了倾:“简玉说他不如你!”

    “嗡!”长春宫里一下子沸腾了,大家不由自主的跟着惊呼出声,任他们谁也不曾想到,皇帝停了半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女子真的要一步登天了么?

    岑相思觉得此时就是把简玉活埋了也不解恨!这混蛋太可恶了,估计又是为了推脱什么事情,所以把暖暖的文章给献出去而自己躲清闲吧?

    皇后娘娘只微微地侧头看了皇帝一眼,就又温和地说道:“本宫想让简先生做十一皇子的老师,求了几次他都给推脱了。直到前几日本宫再差人去求的时候,简夫子就呈上这两篇文章来说:有才德的人才能担当起教授皇子的重任,他简玉的德行都不如你。”

    哦,原来是这样。姜暖心下了然,看来自己是被那个简夫子当了挡箭牌了。不过看在他已经收下阿温的份上,姜暖决定这个挡箭牌她还是老实的做了吧。

    “简夫子说的对也不对。”姜暖缓缓地低下头。皇帝和皇后的尊容自己都瞅过了,自己就别在直勾勾地看着人家了。虽然皇后娘娘脸上胭脂水粉花饰的东西太多看不出原本的容貌来,但听声音也应该是个端庄稳重的样貌吧。

    “哦?”皇后和皇帝一起挑眉,还是皇后接口问道:“这是怎么说的?”

    “简夫子其实是想让大家伙知道,能写出好文章的人未必就能为人师表。他是怕您以为他谦虚,所以特意把臣女给推了出来,让您看看这人的文章虽然也写的马马虎虎可委实是个没有规矩的。方才那个公公不是还呵斥臣女来的。所以文章的好坏并不代表什么,如同一个很博学的人未必能做一个好老师一样。”

    简玉不敢说的话姜暖轻轻松松地就说了出来,而且还很淡定的承认自己是个‘没有规矩的’,这样的行事作风可真是有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哪有女子会如此坦诚的承认自己是个不懂规矩不受束缚的人呢?

    “皇后。”惠帝饶有兴味地指着姜暖说道:“我看她不错,不如你留下在宫里调教调教,收收性子。”

    “不可!”惠帝的话音未落岑相思已经站了起来。

    “嗯?”惠帝蹙眉,凝视着突然插嘴的岑相思问道:“老九,为何不可?”

    “哼!”坐在大殿右侧上首位置的宸太妃轻哼一声,绝色的容颜上带着一抹淡笑,她在等着看自己儿子的笑话,更想看姜到暖在皇宫这个大鸟笼子里被捆住了手脚拔了舌头后的无聊之极的活着:“本宫听着皇帝这个话说的好。姜家这丫头小聪明是有的,就是性子太野,她自己也认了是个没有规矩的。皇后娘娘调教起来怕是要费些功夫呢。”一张口竟是一点不给岑相思面子。

    “不可不可……”姜暖口中重复着岑相思的话,笑眯眯地看着宸太妃说道:“太妃娘娘是太知道姜暖的性子了,您是不想再调教臣女了么?”直看到宸太妃与自己怒目而视后,她才敛衣往前走了几步继续说道:“王爷说的事。臣女这个性子委实是不可放进宫里来,要不皇后娘娘您身边好好的人都得被我给带坏了,所以为了不让臣女祸害别人,还是放臣女在民间的好。”

    “放在民间就不祸害人了么?你到哪里都是鸡飞狗跳。”宸太妃看准了姜暖不会在皇帝面前扫她的脸,因此说话也是格外的刻薄。

    姜暖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越来越讨厌的宸太妃却不说话。

    “你这样看着本宫作甚?”宸太妃傲慢的扬起头来,暼着她。

    摇了摇头,姜暖偷偷地看了看立在一旁的岑相思,才用受气小媳妇的口吻非常恭敬地说道:“不能说。臣女进宫的时候王爷已经嘱咐了几次,说,不管太妃娘娘您说什么都不许我顶撞还嘴的……”

    这?这样的答复?

    宸太妃目色一凝,姜暖已经以退为进表面上低了头,她倒也不能再说什么。

    大殿里的众人又安静了下去,原来是逍遥王的女人啊……那她可是永远成不了皇后的人了,可惜,可惜了。

    “呵呵。”皇后娘娘听了姜暖的话已是用手拈了袖子掩住嘴巴笑出了声:“万岁爷,您看看,这姜姑娘可是被管的很有规矩了。臣妾倒是不用再多事了。”她说着眼睛已经瞟到了岑相思身上,任是傻子也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姜暖已经是逍遥王的人了,她不值得我在用心去调教。

    这番话让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替姜暖惋惜起来,当然,幸灾乐祸的也有。反正呢大家是明白了:这个女子已经白白地失了一次进宫的机会。

    压下心里的欣喜,岑相思亦是装作被皇后说得很不好意思似的低下了头,躬身坐了下去不再言语。

    姜暖终是为了保全他的面子,默认了自己是逍遥王女人的身份,这让岑相思很是惊喜。

    “坐下吧。”惠帝对着姜暖挥了挥手。这个女人的所问所答都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能屈能伸,又能装疯卖膳。用最简单的不失体面的方式软软地拒绝了让她进宫的提议,没有一点应不知所措的慌乱,确实是个能经事的。也难怪自己用了很多方法想把老九拴在身前都不能如愿,而今他却愿意为了娶这个她而自愿被我拴缚……惠帝的视线随着姜暖的身影移动着,这个女人在他心中已经慢慢地有了分量。

    “十一呢?他不是也吵吵着要见见这个写了锦绣文章的才女么?如今她就在这里,赶紧把十一叫过来。”惠帝侧身对着皇后说道。

    ------题外话------

    je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