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8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各种纠结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各种纠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面具下的如玉容颜使人惊艳,那人温润的气质又使人想去不自觉地亲近,所以在姜暖掀开那个面具的时候,暖房里的惊呼就再一次响起,当然,这一次大多是女子的惊呼声。舒悫鹉琻

    天下四国梁国,渭国,北漠,番疆,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四国的第一美人是大梁的逍遥王,凡是见过他的人都会惊为天人!

    但渭国国师的容颜同样美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如果把岑相思比作四季中凛冽清高的冬,那毕月卿就是和风徐徐的春。

    如果把岑相思比作雪中的梅,那毕月乌就是水上的莲。

    他们的美截然不同,但同样他们的姿容都不是能用言语来形容的,那不是凡尘俗世里该有的……

    “你怎么姓毕呢?”姜暖定定地看着他,眼神迷离,身子轻晃,她已经在很努力的去看了,可是还是觉得视线有些模糊。

    “呵呵。”摘了姜暖扣在自己脸上的面具,毕月乌带着笑意望着这个醉猫一样聪慧好玩的女子,心里也有了一丝喜欢。对能唱出这么豁达超脱歌曲的女子他也是再恨不起来,“我们同族,他是我伯父的儿子,自然也姓毕了。”

    “嗯?”姜暖撅着小嘴‘忽’地扭头望向毕月乌,身子前后晃悠着看了毕月乌好一阵好似才认出他来,她伸手把桌上的银色面具又拿来起来重重地扣在毕月乌的脸上,有些舌头发长地说道:“你心眼儿太坏……就不要说话了……”

    面具下毕月乌的一张俊脸立时黑的像室外的夜色。还好姜暖又给他扣上了面具,大家都看不见他脸色的变化。

    刚想称赞姜暖几句的十一皇子堪堪才一张嘴声音还没有发出来就自觉地地闭上了。自己怕是在这位看着微醺可心里还是无比清明的姜姑娘口中心眼儿也好不了哪儿去,还是不要自己给她送话头了,否则她装着喝醉了到时候什么都说出来,他的颜面上可是挂不住的。

    看着毕月乌与身边十一皇子的僵直身子岑相思就能想象的到他们此时是有多么的窘迫。暖暖就是这样的,你很难猜到她那张小嘴里会冒出什么话来,说不定下一句就能把你噎死!毕月乌也是活该!于是他很不厚道的低头又勾起红唇笑了。

    “是啊,我也是姓毕呢。”毕月卿学着姜暖的语气,略带遗憾的说道。

    “嗯。这个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姜暖重重地点了两下头,很仗义的拍拍毕月卿单薄的肩膀:“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生的好漂亮呢?”

    “嘶!”在一阵倒吸冷气的惊叹中,暖房里的宾客已经挂上了各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真是不知羞耻!”甚至有些女子已经气愤地骂了出来。

    岑相思的脸色也阴沉下来,黑的比毕月乌还要彻底。

    “有的。”毕月卿微微点头,表情越发的温柔。

    “有眼光!”姜暖又用手拍了拍他的肩,似乎很时用力,离着老远都可以听见‘啪啪’的声音:“我是说那个夸你漂亮的人很有眼光!”

    “暖暖,你忘了么?那个说我漂亮的人就是你啊。”毕月卿白皙的脸上似乎红了,但他还是保持着眼睛对着她的方向。

    “是我啊?”姜暖回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因为只有一只手在支着案几,所以她东摇西晃的身子随时都会跌倒一般:“我真有眼光!嘿嘿!”她一边说一边点着头,似乎对自己的判断很满意。

    “可惜我看不见,不过暖暖你蕙质兰心,也一定很美……”毕月乌一直是坐在案几后面的,因此他需要微微仰起头来才能正对着身前的姜暖。

    “呀!”这次暖房里的惊呼声中满是惋惜之情,而很多怀着热切眼光望着他的女子也都遗憾地摇了摇头。

    “嗤~”对于众人这人的反应姜暖似乎很是不以为然,她回头也不知是在看着谁,只用不耐烦的声音呵斥道:“贤者自贤,愚者自愚,天下有眼无珠者比比皆是!你们凭什么发出这种惋惜的声音?眼睛不盲的人心却瞎了,只看得见浮华。”

    “痛快!”一直闷头喝酒不发一言的简玉忽然拍案而起:“姜暖姑娘这话说的痛快淋漓,便是简某也是不敢如此,就这一番话当饮一杯!”他举起酒杯冲着姜暖一敬,自己仰头一饮而尽。

    “呵呵。”拿起毕月卿身前的酒杯,这还是方才那个舞娘用舞绸送过来的那杯,他并没有碰过。姜暖对着简玉遥遥地一举,也是一饮而尽:“夫子是丈夫,行走世间难免有所累。我是小女子,自然可以胡言乱语,谁会和我一般见识?”

    姜暖是说,简夫子是做大事的人,行事自然要注意分寸,而她只是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小女人,谁要是和她一般见识,那就是连女人都不如了……

    “惭愧!”简玉摆摆手又坐了下去。

    “冷了。”砸吧砸吧嘴,姜暖把酒杯丢在案几上:“这个桃花酿还是温的好喝。”说着她转身似乎想要离去。

    “暖暖。”毕月卿看不到别人脸上的表情,可此时此刻他好想看到这个女子。

    他生下来便是个瞎子,可他从不觉得自己比旁人少了什么,正如同他从不需要怜悯一样。这话,姜暖替他说了,一字一句都说到了他的心里。

    他试探性的伸出了手去,只是这手只是伸了一半便僵在那里。他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的伸出手去拉着她,那样是会影响到她的。

    又要这样任凭她在自己眼前消失么?

    毕月卿伸出的手被姜暖温热的小手握住,牵着抚向自己的脸颊:“你看看我的样子吧。”姜暖闭上眼,引导着他的手抚向自己的额头,眉毛,脸颊……她没有感觉到,当毕月卿的手抚上她的唇时,是微微停顿了一下的。“我知道你可以用手去‘看’的,毕月卿,现在你‘看’到的就是姜暖。”睁开眼,她微笑着说道。

    满室的目瞪口呆!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红影一闪,毕月卿只觉得寒气森森从身边扫过,耳中清晰地听到一声冷哼,手中的暖暖就失去了踪影。拧身一动他想也不想的就要追出,衣袖已是被毕月乌牵住:“别给她找麻烦。”

    只是眨眼间的事情,主位上的逍遥王和站在那里的姜暖便都失了踪影,宾客们面面相觑的看着,不知如何是好。

    “姜小姐不胜酒力,我王叔才给她送回去休息,我们接着喝,一年一度的上元夜,总不能辜负了!”十一皇子从容不迫地举起杯来,反客为主地对着暖房里的众人举起了酒杯。

    一路风驰电掣,岑相思已经是暴怒到了极点!怀中紧紧地抱着姜暖轻薄的身子,他直接回了笔生花阁。

    “端一盆水进来!”门口坐着打瞌睡的小太监似乎是听见了王爷冰冷的声音,才一睁眼那个红色的身影已经没了踪影。

    忙不迭的打了一盆温水送了上去,只放到了外室的案子上,那个太监就不敢在往里面走了:“王爷。”他小心的叫道。

    “出去!”室内传来一声冷冷的呵斥。

    “是!”小太监哆嗦着脚底磕磕绊绊的朝楼下跑去。王爷的口气是从未听过的慎人的味道,他怕跑慢了会丢了性命。

    笔生花阁是岑相思的书房。在内室是有一张床榻的。原本他的起居是在宝文堂,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慢慢地移到了这里。

    床榻上的姜暖已经睡着。她虽然没有什么酒量,酒品还是不错的,稍稍发点酒疯就会睡觉。岑相思是见过她撒酒疯时的样子的,所以在府里,尽管姜暖和他说了几次,他都是不许她饮酒。今日才喝了一壶就公然地在他的眼皮底下抓着男人的手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了……

    双手攥拳,岑相思的手指间发出‘咯嘣咯嘣’的骨骼摩擦的声音,他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一刻,不管是谁敢在他面前触怒他,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杀了那个人的!

    在自己的理智还保留着一分的时候,他抱着姜暖离开了暖房。

    端了水进来,岑相思把盆子里的布巾拧干了,他一步一步地走到沉睡的姜暖面前,冷冷地看着她。

    姜暖睡得并不安稳,身下的床榻上铺的褥子有些薄,她拧了几次身子都没有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动了动,还是认命的侧身躺了,蜷起腿来缩成了一小团。

    喝了酒,身体里是热的,所以更觉得外面冰冷。岑相思应为气极,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给她盖上斗篷,就这样抱着她从暖房跑回了笔生花阁,一路冷风飕飕,姜暖才好的身子自然是禁不得的。

    终于,他的翻滚的如油煎似的情绪好了些。看着床榻上缩成一团的她心中也是软了下来。

    默默地坐到床边,他先是用布巾把她的两只小手都认真的擦了擦,然后又把布巾投了,拧干

    。他在给姜暖擦脸,开始的时候是很轻的擦,擦着擦着他的眼前不断的闪过她牵着毕月卿的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抚摸的画面,才安静了一点的心情又气愤起来。手下的力道越来越重,姜暖脸颊上的皮肤眼看这红了起来,而本来就睡得不实的姜暖也难过的皱起眉头,左右晃动着脑袋躲避着他的手。

    把手中的布巾又狠狠地丢在水里,岑相思投了几把,接着不管不顾地姜暖的脸上又擦了起来:“暖暖,你怎么总是记不住,你只能是我的,你是我岑相思的女人……”

    他一边擦一边低声重复着这几句话,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她是我的女人……她是我的……”

    可擦了几遍岑相思还是觉得布巾并不能擦去毕月卿在姜暖脸上留下的痕迹。于是他干脆丢了布巾,俯下身去,将自己的唇落到了她的额上,眉上,脸颊上,唇上……在姜暖的脸上每一处都细细地吻过,口中轻轻呢喃着:“这里是我的……这里是我的……这里也是我的……”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