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94.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救治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救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至于有些偏方是不是能治病,姜暖不敢断言。毕竟她不是学医的。但用这个腐烂的蚯蚓和臭豆腐煮了汤药给娇娇这个已经得了痢疾的孩子服用,她却觉得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

    孩子的消化系统已经被病菌感染,再服用这么不卫生的东西,别说能治好病,那是肯定要加重病情的。有病乱投医也是能要了病患命的啊!

    姜暖在脑力斟字酌句的想着要怎么和娇娇娘说说还是不要给孩子吃这个东西了。娇娇娘见她只是一味的沉思并不接话,以为是对娇娇的病情并不上心。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当下也是嗔怪起自己着急乱了分寸,没事儿和个外人说这些做啥。

    心里想明白了,理智自然也就回来了些。娇娇娘用手摸摸自己的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声音冷淡的说道:“看我,只顾得说些闲话,还不知道您来是?”

    脑子里想着还是要劝娇娇娘放弃这个听着就恶心的方子赶紧带着孩子去看病,可娇娇娘突然改了话题这么一问,姜暖也就脱口而出:“就是为了修路的事。”

    这话一出娇娇娘的脸就沉了下去,姜暖也知道是说错话了。

    她抬起头来望向娇娇娘:“我原本来您这里就是为了和您商量一下修路的事。您问,我就随口答了。现在咱先放下这个不说,我还是想多句嘴,您赶紧带娇娇去看看大夫吧,我瞅着您说的这个方子并不对症,别给孩子耽误了。”

    “哼!”娇娇娘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冷哼一声:“娇娇是我的闺女,我会不心疼吗?您这耽误一词听着可是刺耳。至于您说的修路一事,姑娘您是大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想修就去修呗,与我这等没有见识的人说了也是耽搁您的时辰。”

    说着她站了起来,扭着盈盈一握的腰肢径直的撩了帘子出去,‘吱扭’一声,外面传来院门开启的声音:“您去忙您的吧,妞妞病着,我也没心思陪您闲聊,失礼了!”

    姜暖被很没面子的从人家里被轰了出去。临关上院门的时候,娇娇娘还对她十分客气的说了一句:“若是想打我家那些土地的主意,您就死了这份心思吧!”

    修路占地的事姜暖估摸着一次两次的谈话也是说不成的,因此也就没有啥可失望的,倒是娇娇的病让她揪心。刚才她往里屋望了一眼,正看到睡在床榻上的小女孩张着紫色的小嘴倒气,拉风箱地的呼吸声便是她坐在外屋也听得清清楚楚,这孩子已经紫绀,再这么在家耗着,怕是要不好……

    可是自己的话那个女人分明是听不进的,必须得找人去劝劝她才是。姜暖走的并不快,脑子却是一刻不得闲。

    “东家,你这是想啥呢?咋不看着路呢。”正站在作坊门口拿着围裙抽打着身上面粉的青山娘一把拉住了仰着脑袋走路的还差点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姜暖:“您咋从那边来?”她声音小了些。

    ‘那边’的方向就是娇娇娘家,青山娘看着就碍眼,想起来就堵心。

    “刚从她家出来。”姜暖看见是青山娘拦住了自己,也不瞒着:“本来想去和她说说修道的事儿……”

    谁知姜暖一开口,青山娘就撇着嘴说道:“您去找她?若说这块地在庄子任何人家的手里我和孩儿他爹都能舍了老脸帮着您去求,毕竟是大家伙出入方便都得利的事儿。惟独这是个娘们!那就是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东西,扣儿的啊,擦个屁股都得舔舔手指头!我劝您还是省省力气,不如从右边下手。”

    这形容?再加上脑子里不断浮现的那个偏方,姜暖又觉得一阵恶心。就这几句话就能听出青山娘是多么的瞧不上娇娇娘。她赶紧摆摆手止住了青山娘的话头,低声说道:“我看娇娇病着,挺厉害,娇娇娘说是拉肚子几天了。”

    “啊?难怪这几天没见那小丫头出来玩儿。”青山娘也是做娘的人,说到小姑娘她到并不刻薄,话语里带着些许的同情:“小娃娃没过十岁就不算成人,就怕拉肚子。闹厉害了老天能收了那孩子去。”

    “我还不太懂这些,就是看着娇娇的嘴唇都是紫的,而且,只见往外出气,不进气啊。”姜暖小声的说道:“她给孩子吃的是什么偏方,我瞅着不是个正经方子。劝了她几句,可是她不听。婶子,咱庄子上谁和她走的近便,还是赶紧出头去再劝劝吧。娇娇那小丫头多机灵啊,见人嘴也甜。咱不看她娘的面子也得看着孩子的面子啊。”

    姜暖一边说青山娘一边听着,眉头也跟着拧成了个大疙瘩。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没人能说的上话,那个女人脾气太各色。谁瞧得上她!”

    “婶子,我说了您别气。”姜暖拉着她的手说道:“咱这是救人命的事您先放她一马,我想找您家青水说说去,您看?”

    青山娘先是手上用力握了姜暖的手一下,瞪着眼就要说话,可一张嘴那到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松了姜暖的手,低头又进了作坊:“东家您快去吧,这会儿还能在道上拦住辆车。”

    “谢谢婶子,我替妞妞谢谢您!”姜暖心里一喜,提起裙摆就往庄子头上跑去。“东家,就说是您的意思,别说我同意了!”青山在她身后追了几步扯着嗓子说道。

    “知道了。”姜暖头也不回的应了。

    到了青山家,姜暖当着哥儿两个的面把自己刚才在娇娇娘家看到的事情一说,青水就穿上棉袍子往外走:“我过去看看。”他急急地说道。

    “青水。”姜暖叫住走到院门口的青水说道:“那个偏方你也得劝劝她,别给孩子用了。看病要是缺银子,我这里有,你可以到我家去拿。要紧劝她赶紧带着孩子去看大夫,别在耗着了。”

    青水欲言又止,还是点了头,推门快步离去。

    “什么偏方?”青山狐疑地问道。

    姜暖把自己的听到那个偏方给青山讲了一遍。又把自己看到的娇娇的样子也讲了。

    “真是胡闹!”青山低低地骂了一声,转身进了屋子,拿了一个小包走了出来,匆匆朝着院门走去:“我也过去看看,听着这症状,娇娇不太好啊!”

    姜暖这才想起青山在没有回家种地前一直是在跑马镇的药铺子里做学徒,跟着铺子里坐堂的大夫也学了段日子的医术呢。自己刚才有些心急,倒是把这个给忘记了。

    “那我回家去等消息了,她看见我烦不让我进她家。”听见青山肯过去帮着看看,姜暖立时觉得轻松了起来,若说靠谱,青山做事可比青水稳重太多了。

    走到家门口,姜暖摸了脖子上挂的钥匙出来,才要开门,想了想又往娇娇娘家走去。娇娇娘是个寡妇,如果被人家看到她家里一下子进去兄弟两个,那是会被说闲话的。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平日里她也是为了避嫌才大门紧闭不与街坊四邻往来的,饶是如此,还是因为她生就一副风流的体态,平白地招了不少闲话。

    姜暖要是在她的院子里那就好说多了。

    走到自家作坊的门口,姜暖对着里面喊道:“葛婶子,您家如意又跑官道上去了。”

    “这死孩子!现在没一会儿安生时候。”如意娘一边骂着无辜的小如意,一边急匆匆地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姜暖看见她赶紧连忙迎了过去,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如意娘点了点头,两个人不声不响的一起去了娇娇娘家。

    姜暖是个姑娘家,有如意娘伴着一起才是最提体面的。

    娇娇娘家一直紧闭的院门此时四敞大开着,连正屋的棉门帘子也挑了起来架在门上,无论是谁走过她家的门口,都是能对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的。

    这封建社会的陋习啊……姜暖摇了摇头。知道这个不是娇娇娘自己,就是后来的青山故意这么做的。毕竟人言可畏。

    姜暖毫不迟疑的迈进了院子,抬手把门帘又放了下来。这么四敞大开的,用不了多一会儿屋里的温度就会变冷,娇娇那小丫头会更受不了的。

    姜暖拉着东张西望的如意娘站在屋子的中间,她伸着脑袋往内室望去。

    “你们这是?”眼里含着泪水的娇娇娘捂着嘴从内室快步走了出来,看到屋里不请自来的两个人蹙眉。

    “给你就个伴,等青山给娇娇看好了,我们就走。”姜暖简单扼要地解释了几句。

    娇娇娘不在询问,她坐在桌边双手捂着脸‘嘤嘤’地哭了起来。

    姜暖心中一沉。侧头与如意娘对视了一眼,二人眼中都是同样的内容:难道这孩子已经没了?

    “咳咳……”屋里传来两声微弱是咳嗽声,是小孩子的声音。

    “娇娇?”娇娇娘起身就要冲进内室,却被堵在门口的青水伸臂给拦了下来:“淑仪,我哥不是让你在外面等一会么?你就别过去了,施针时候最怕扰乱心神。”

    淑仪?青水这么亲热的一叫,才让屋里的姜暖和如意娘记起这个娇娇娘也是有名字的,她的闺名叫做吕淑仪。

    如意娘皱着眉头看向青水,满脸的惋惜之情,那样子分明就是在说: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找什么样的姑娘不行,你怎么就看上个寡妇呢?

    “那个。”收了针,青山把银针又收回布包,小心地缠好。他起身到了外屋非常为难地说道:“镇子上的大夫是医不了这个病症的。我只是暂时调顺了娇娇的气息,使她不至于憋闷。如今她已经是内毒外侵,这么凶险的病症,一般的大夫都已经医不了了。”

    “通”地一声,娇娇娘直直地坐到了地上,眼神涣散,如着了魔似的低语:“阿姊,我没带好娇娇,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怎么会是对不起她的姐姐呢?难道?众人都四窥探了什么秘密一样吃惊的互相看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有没有法子?或者专门治疗拉肚子的药?”姜暖想了想,还是先解决这个问题吧,现在没时间八卦。

    “我只听药铺里坐堂的师父说过,宫里有种秘方丸药叫做‘三金丸’是专门治拉肚子的灵药。可这种药我们平民百姓到哪里去找?”青山迟疑地说道。

    娇娇娘在听了青山的话以后一双美目已经完全失去了光彩,黑窟窿一样的扣在脸上,看着有些吓人。

    她扶着凳子试了几次,最后还是在青水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幽魂似的往内室飘去:“你们都走吧。我陪着我的宝贝女儿……”

    众人随着她的身影都把目光移到了屋里呼吸微弱的娇娇身上,心里不禁都是一紧。

    不行,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姜暖拉着青山坐在桌子边,然后吩咐青水:“别愣着,现在是抢时间的时候了,你去找笔墨纸砚,快点!”

    “嗳!”青水听话的进了屋子,片刻果然是拿了这些东西。

    “磨墨!”姜暖继续下着命令:“青山,你把娇娇的病症都写下来,还有你说的那个药的名字都写上,快!”

    “好。”青山铺了纸在桌子上,拿了毛笔,稍一思索,就蘸着墨汁勾勾点点起来。

    “东家,我呢?我能做点啥?”如意娘拍着胸脯走近姜暖。

    “葛婶子就看着点娇娇娘吧。别孩子还没咋地,大人先扛不住了。”

    “好。”如意娘立时就走到内室的门口,非常负责的不错眼珠地盯着一句话不说只看着娇娇流泪的吕淑仪身上。

    “阿暖,写好了。”青山轻轻吹着纸张,让上面的墨迹干透:“我去送吧。”他知道阿暖要去求谁,现在是救命的时候,也顾不得这个了。

    “你不行,太慢。”姜暖结过那张纸,仔细折好,站在门口叫道:“影!”

    “我不能去。”影的声音是从屋里响起的。

    “这是救命啊,影!”姜暖抬头四处寻找着,而屋里的几个人,包括娇娇娘都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望着姜暖。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大家吓坏了。

    影没有了声音。他是负责保护姜暖安全的影卫,不能随意离开。这中间如果出了责任,他万死难辞其咎!他要保全的是姜暖的命,而不是那个小姑娘的。

    “通!”姜暖等了一会儿就心急起来,急急地往地上一跪:“影,我姜暖的命是命,娇娇的命也是命啊!求你伸把手,帮我把这个送个王爷,告诉他是姜暖求的,等着他救命呢!我保证就在这里,半步不会动的。你放心吧,这里这么多人呢。”

    姜暖的两只手高高举起,把那张纸捧在手心。她在等……

    一阵似有若无的清风划过,众人只听到纸张翻动的声音,再一看,姜暖的手中已经空了!

    “太好了!有影帮着我们,就能快很多了……”姜暖自己站了起来,拍打了一下膝盖上的尘土,回头看去,一屋子的人都子啊用看鬼似的眼神盯着她。

    ------题外话------

    g5qun感谢您打赏的鲜花!鞠躬!

    127oli123llyzhao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