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95.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药

第一百八十三章 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个,其实我也是急了才跪的,要不这个影宁的很,他是不会轻易答应的。”姜暖赶紧解释,怕大家误会自己要天天对着影跪拜。

    “东家!”站在里屋门口的如意娘一直四下踅摸着,恐怕哪里再冒出一声来,她牙齿打着颤说道:“您还会捉鬼?咋还带着小鬼在身边?太吓人了!”

    “……”姜暖从青山,青水,如意娘脸上挨个望了过去,见到大家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了。最后简练成一句话:“他是保护我安全的侍卫,不是鬼。”

    众人的表情还是很奇怪的看着她,想不明白她带着个行动起来和鬼一样的侍卫干嘛。

    “我回去做午膳,从这里到皇城来回要不少时辰,就算药能拿来也要下午。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姜暖不准备把话题纠结在影卫上,她提步朝门外走去,出门的时候对着青山使了个眼色。

    “葛婶子,您心细又会带孩子。就在这里帮着娇娇娘照看一下吧,我多做些饭,等会招呼小如意和老实叔到我院子里去用饭,您不用担心饿着他们。”

    “好。”如意娘点头。家里那几个馋鬼天天吵吵着自己煮的饭没有滋味,这回正好到东家家里去蹭顿好吃的。

    “青水,过半个时辰就到我那边去端饭。我给你们都预备下。”

    都嘱咐好了,姜暖撩了帘子出去,好似看到娇娇娘回头朝着自己的方向望了一眼。

    “那孩子能扛过这半天么?”姜暖对跟着自己走了出来的青山问道。

    “我问了一下她,说昨天夜里就开始高热不退了。娇娇打过完年就这么拖拖拉拉的时好时坏,她也带着去镇子上看了几次大夫了。可就是不去根。前几天才寻了这个偏方,因为地龙一直没有沤好,今天才煮了给孩子喝。被你一说她也没了主意,煮好的汤药还在锅里呢。看那孩子的造化吧,耗到灯枯油尽也就……”

    “阿弥陀佛!”姜暖双手合十在胸前念了句佛号。

    “阿暖,还是我帮你烧火吧。”许是看到了她身边还跟着个这么武功高强的侍卫,青山也觉得好像让她一个人待着不太安全了。

    “嗯?”姜暖扭头看着行为举止很是奇怪的青山,然后恍然大悟似的说道:“行,反正也是做,连你和陈叔陈婶子的饭也一起做出来吧。”

    一句话,让青山护花使者的壮举变成了不堪的蹭吃蹭喝……

    一个灶台上放了笼屉,姜暖淘了米加好水。连盆子一起放在屉上做蒸米饭。

    又把冻在外面的鸡肉拿了进来,用水洗了,都堆在案板上:“就这点了,今天吃饭的人多,也不知道够不够。”七十八只大公鸡,连吃带送人姜暖就剩下十来只,她把这些鸡给分解出来,骨头熬汤,肉炒菜,昨天晚上吃的就是这个,现在剩下的鸡胸肉鸡腿肉也就是六七只了。

    “这个就是一顿饭,每人分一些,拌着饭吃,多少菜都一样的。饿的时候没有菜啃馒头不是也挺香?”青山看着她掰着手指头算吃饭的人数,不禁觉得好笑。

    “也是!待会我在切两刀白菜炒进去,怎么也能凑合一顿。”姜暖拿了菜刀切起鸡肉来。

    她切菜的姿势非常的专业,只看着她麻利的动作都是种享受,坐在小凳子上的青山一边烧火,一边偷偷的看她。心里想着,姜家那样的门户,也是没落了,要不她这样的小姐怎么可能去亲手煮饭调羹呢……只这样想着,他就轻轻地叹了口气。

    “咋了?有话说?”姜暖没有回身,随口问道。

    “阿暖,你这么帮娇娇娘是为了修路的事么?”在青山眼里姜暖从来都不是烂好心的人,她一旦明确了目标,就会一往无前的去做,做事做少有些功利性。

    就拿现在她想法设法的要修路,最大的受益者也是她自己。现在点心作坊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天光是早晨送蛋糕晚上收托盘都要最少跑两趟,如果能修了路,那时候姬老头和车把式就能赶着车直接进庄子了。

    “我去她家的时候的确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后来看见娇娇那个模样就没想这个了。怎么说也是人命更重要。”姜暖财迷,她从不藏着掖着。只要是能挣钱的法子她都想试试。

    若说过去她在老宅子的时候还只是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挣几个钱够花就行,现在她不这么想了。青山娘一家子,如意娘一家子,还有庄子里的好几户人家现在都是‘投奔’了她,她就不能懒了。当了这么多人的家长,就凭大家对她的这份信任,她也是有责任领着大伙往好了过的。

    至于想安安生生地过日子那是要有实力的。这个实力是什么?对老百姓来说就是有饭吃,有钱花。

    “我爹说你想做得更大了,可暖暖多大才算大呢。”青山轻声问道。

    “没想过。”姜暖把用刀把案板上的鸡肉丁都撮到了盆子里,伸手扒拉扒拉,又抓起一点点盐丢了进去:“我做事都是只想那件该做那件不该做,决定了就去理出轻重缓急的顺序,去做就是了,天天想着结果多累啊。”又在盆子里加了几个鸡蛋芡粉,姜暖伸手把鸡肉上好桨。

    “原来是这样做的。”青山伸着脖子仔细地看着:“我就说我娘煮的肉没有阿暖你弄得好吃,原是差了道手续。”

    “偷师啊你?”姜暖撇着嘴故意摆出一副很小气的样子来:“这个可是我的独家秘笈,外人可是不会的,再说你个大老爷们咋还学着做饭啊。”

    青山低了头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一定是学了做给你将来的娘子吃的!”姜暖调侃道。

    青山笑的有些尴尬,可依旧慢悠悠地往灶台里添着柴火。

    这玩笑开的,你还能再二点么?姜暖在心里懊恼的骂着自己,不知不觉间,沾着一手鸡蛋和芡粉的手又不自觉地挠上了头顶……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在厨房里响了起来……

    吃过午饭,姜暖是干净了厨房洗了碗筷,摸摸油腻腻的脑袋,还是决定先洗洗。

    才把脑袋扎进盆里,姜暖就听见身后跟拉风箱似的喘气声:“姜小姐,您食言了!”那声音是气愤的。

    “影?”此时这个声音无异于天籁之音,姜暖把湿漉漉的头发用手拧了一把拿了布巾包了,马上往身后望去,窗台上一个锦囊安静的躺着,哪里还有影的身影。

    不过如是细听一下,姜暖还是可以听到不远处有细小的急促的呼吸声传来,帝都到尚武庄,来回这么远,他居然只有了一个多时辰就走了个来回,那是什么速度!也难怪这人要喘成这样了。

    打开锦囊,里面是三个药丸和一张纸,药丸上的蜡封上烫着两个小小的红字:三金!正是青山说的那味救命的灵丹。

    “影。”姜暖用手死死地攥住那几丸不大的蜡丸,恭恭敬敬地给他行了一个礼:“谢谢!”

    “您说话不算话。”气息已经稳了很多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呃!真是的,和你主子一样,小心眼儿……”姜暖直起身子,把好汉放了出来看家,她门都没锁一路狂奔着朝着娇娇娘家跑去。

    “青山。”姜暖把手里的一堆东西都交到了青山手里,喘着粗气说道:“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刚才青水又把青山叫到了娇娇娘家,说娇娇又抽上了。青山才给这孩子施了针。正琢磨着要不要把娇娇的情况如实地讲给这个可怜的女人听,打扮地奇形怪状地姜暖就冲了进来。

    “我看看。”姜暖手中的东西都是湿乎乎的,再一看她的包着布巾的脑袋,青山也猜到她是在洗头发了。俊脸一红,他连忙转了身子把那些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

    “是这个药么?!”屋里的娇娇娘也步履踉跄着奔了出来。拿起一丸药翻来覆去的看着。

    青山则是先拿起药丸来看了看上面烫着的字迹,然后小心的把那张皱巴巴的纸张一点一点的摊开铺在桌子上,细细地看了一遍,终于点头说道:“是这个药。而且御医还给抄了一份方子出来,是服了三金丸以后调理的方子。”

    “谢天谢地!老天爷啊,妞妞可算是有救了!”娇娇娘苍白的脸上忽然染上了一种不健康的红色,她嘴唇哆嗦着喃喃自语。

    “快别愣着耽误时间,青山,快说说这个怎么吃啊,你看娇娇都昏迷着呢!”姜暖提醒道。

    “那个茶杯,用温水把这个丸药泻了,用勺给妞妞送下去。”青山说着把手中的蜡丸捏开,从中取出一粒黄豆大小的金色药丸来。

    “哦,我去拿。”娇娇娘快步走向门口,挑了帘子就走了出去,小腰再也扭不起来。

    “这么小?”姜暖凑近一看,嘀咕道:“这么小,才三粒,够么?”

    “这是小儿的用量。七岁之前都是这般小的丸药,便于孩子吞服。”青山拿着那药丸闻了闻,似是在分辨里面药材的成分,然后摇了摇头,很遗憾的说道:“辨不出到底放了什么。”

    “管它放了什么呢,能救命就行了。就是三粒太少了,不行再找他要些。”姜暖看着妞妞已经病倒气若游丝,总觉得就这么几粒要是不够吃的。

    “这上面说。”青山停了一下,往身后看了看,才低声说道:“三粒‘三金丸’服下去能缓解症状就换这个方子上的药调理,要是没有好转,那就是神仙也救不回了。”

    “啊?”姜暖捂住嘴吃惊的望着青山。原来,这三粒药就是妞妞最后的机会了。

    “怎么了?”端着热水和茶杯匆匆进来的娇娇娘一进门就看见姜暖这幅表情,身子不禁一晃,竟是走不过来了。

    “快别站着,”姜暖明白她是无助到了极点,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会让她反应巨大,她赶紧对如意娘说道:“葛婶子?”

    如意娘走了过去把娇娇娘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和青山两个人开始鼓捣起药来。

    而此时娇娇娘还是定定地看着姜暖等着她说话。

    “我是拿了药就往你这边跑。在家的时候才洗了头,还没有打理。包着布巾就出门了,方才青山就是提醒我呢。我这不是才叫了一声。太失体统了!”姜暖只好这样解释。

    娇娇娘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一些,走近姜暖施礼道:“大恩不言谢,等娇娇好起来,我们娘儿两个一起过去给您磕头!”

    ------题外话------

    ng5qun感谢您打赏的钻石,鞠躬!

    任懒儿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任懒儿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下班晚,写了这些先贴,一会儿再捉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