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96.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缓解

第一百八十四章 缓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姜暖伸手把躬身给自己施礼的吕淑仪扶了起来:“好好照顾娇娇吧。我虽然不是当娘的,可我也有个弟弟,他若是有个头疼脑热的我都会难受的不行,恨不得替他得病去,更何况你这当娘的心情呢。”

    吕淑仪抬眼望着姜暖,似乎有话要说。

    “我看差不多了,丸药都化开了。”如意娘把手中的茶杯举到青山眼前。

    青山拿起汤匙来往茶杯里仔细地看了看,又把汤匙翻过来看看背面有没有沾着药,最后点头道:“喂吧。”

    “我来吧。娇娇一直身子弱,小时候吃的汤药可是比饭还要多。”娇娇娘走过去从如意娘手中接过了茶杯边朝内室走去,边凑在鼻尖闻了闻,所喜这个三金丸非但没有难闻的气息,还隐着淡淡的甜香。

    太医院里秘制的丸药一般只有皇亲国戚才能用到。制作的手法比寻常的工艺不知繁琐了多少。三金丸之所以没有方子流传在民间,实在是因为这个药最主要的三位药材萃取起来太过麻烦。便是一般的大户也未必吃的起。只这三粒已经价值千金了。它的作用说的简单些就是类似于现代人用的消炎药。

    这种东西在古代可不是太珍贵了么。

    如意娘也跟了过去,侧坐在床边,把躺在床上没有知觉的小姑娘轻手轻脚地抱了起来,让孩子的头枕在自己的臂弯里,稍稍抬高了些,便于喂药。

    娇娇娘把那一点药汁都倒到汤匙里,然后把勺柄送到娇娇起着白皮的唇边,一只手捏着她的两腮让她的小嘴微微张开,另一只手已经把勺柄送到她的口中,估摸着快到嗓子了,她才一抬手,把药汁都灌了下去。

    看着汤匙里没有剩下一点药,大家都跟着松了一口气。从看着她给娇娇喂药开始,姜暖几个就都屏住了呼吸,就怕这药喂不进去。如今这么一看,娇娇娘果然是照顾孩子很有经验的,一勺三金丸药汁,点滴不剩的都给孩子送了进去。

    如意娘的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娇娇薄薄的后背,帮着她把药再顺下去些:“唉,这孩子瘦的,哪还有肉啊。”说着,她的眼就红了,毕竟是当娘的人,也是看不得孩子受罪。

    “有苗不愁长。”看着如意娘也要落泪,赶紧打圆场:“过几天等娇娇好了,让她娘给好好补补,用不了多久就又是那个水水灵灵的小姑娘了。”

    “可说是呢。”如意娘赶紧顺着姜暖的话茬说了下去:“小孩子得了病好养,精心伺候着,多花些心思,就像那地里的庄稼一样,就看咱怎么侍弄了。”

    “我想起来了!”姜暖看着如意娘又把娇娇放到了床上,脑子里一个念头快速的闪过:“这个病好似是要传染的。娇娇娘不是说娇娇已经拖拖拉拉的反复了几次?估计就是和这个有关系。”

    “是的。”青山也跟着说道:“刚才那个方子是太医院的大夫给抄出来的,说依照我写的那些症状判断娇娇是得了‘肠辟’,这个病确实会散播。最后特意叮嘱了要把患儿的粪便秽物要用石灰掩埋,孩子的手足衣服也要清洗,接触的人也要多加注意。”

    “哎呦!这么厉害啊?”如意娘才抱了娇娇一会儿,听青山这么一说‘蹭’地站了起来:“那我还不抱如意了。”

    “真是给大伙儿添了麻烦了!”娇娇娘再一次对着大家施礼,“这次若不是女东家您心热,我们娘两个就是一起等死的结果。若是没了娇娇,我还怎么活?”她说着从袖笼里拿出一条绣着海棠花的帕子来擦着脸上滑落的泪水。

    站在外屋的青水看着哭的梨花带雨般柔弱的女人一阵心疼。

    “没那么吓人。只要我们回去都注意些就是了。主要是勤洗手,要用皂粉细细地洗,可别过过水就得。”古代的卫生条件也就这样了,姜暖再次想起了记忆中的现代,自己离那种生活是越来越远了……

    “您家如意还要抱着?”姜暖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脸上轻抚羞着如意娘:“到底是谁抱着谁啊,我看如意比您都沉,您抱得动他?再说了,他也不小了,还抱着?羞羞!”

    几句话说得如意娘自己也笑了:“我天天抱着他,倒是没觉得他有多重。让东家这一说,俺家如意可是比小公子还大一些呢。”

    “都去外屋坐着说会儿话吧。若是不嫌弃我这里腌臜,我就去沏壶茶。”娇娇娘先趴在娇娇身边静静地听了听孩子的呼吸,感觉好似是平稳了很多,于是她直起身子轻声招呼着屋里的众人。

    “我是不坐了。”姜暖一指自己的脑袋:“您看看我这幅模样等娇娇醒了再吓到孩子。”

    “这个药隔两个时辰要服用一次。还有这个方子……”青山拿着那张纸看了看,走到桌边又工整地炒了一份递给娇娇娘:“明日就要改服这个,看看让谁去抓药吧。镇子上的药铺就行。”

    说完他把原来的那张方子小心的折好,藏入自己的怀中。

    这就归他了?姜暖抬头看着青山一脸纯良的模样抿着嘴笑了,以后再说我贪财我就拿这个堵他!太医院的方子有时便是你有钱也买不到的呢。

    “我去吧。你哪里离得开。”青水伸手从娇娇娘手里拿了方子,就要出门。“等一下!”娇娇娘叫住他,转身进了里屋,不一刻就拿了一个小银锞子出来塞到青水手中。青水看也没看直接连方子带钱直接揣进怀里,挑了帘子出去。

    如意娘对着姜暖撇撇嘴,臊得娇娇娘苍白的脸色立时通红。

    “知道了。我这个样子确实见不得人。”姜暖也冲如意娘撇撇嘴,然后对着娇娇娘点头:“我们先走了,有事就吱声。街里街坊的别那么生分。”说着拉着如意娘一起出了屋子。

    青山没有说话直接挑了帘子跟了出去。

    “她这个人真是不错。”送了几个人出去,娇娇娘又把院门关好。口中轻声说道。

    “呜呜……娘……娘……”

    屋里传出的轻微的孩子的哭喊声,让才撩起门帘的娇娇娘呆立在门口。这孩子已经昏迷了两日,除了抽搐时牙齿‘叩叩’地摩擦声,就再没有发出过别的声音来。现在这小小的声音骤一传出,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娘……”嘶哑的声音有气无力。

    眼泪立时涌出,娇娇娘已经模糊了视线。她磕磕绊绊地往内室跑去,口中忙不迭的说着:“娘在!娘在!”

    ……

    回到家里,方才洗头的水已经冷掉,姜暖只好又烧了一锅。

    “东家,您说青水他娘能同意这个事儿啊?”没回点心作坊,如意娘跟着姜暖来到了她家,现在正蹲在厨房门口仔仔细细地洗着手。

    肠辟,这个病可不是小病。万一染上了他们可没地方找那个‘三金丸’去。所以如意娘洗的格外认真。

    姜暖没有说话。这些人家家里八卦的事儿她不爱接口。虽然早就知道青山娘是不会同意的。

    “我觉得他陈婶子指定不同意。”对于姜暖的沉默如意娘并不在意,仍旧自顾自地说着:“如今咱这日子是越过越好,她家犯不上娶那个丧门星的寡妇。放着谁家愿意弄这么个人进门?”

    “婶子。”姜暖转过婶子笑眯眯地对着如意娘说道:“我们女人谁嫁人不想寻门好亲家,又有那个愿意自己年纪轻轻地做寡妇?这话若是那些男人们说的,咱们只能说他们混账。咋咱自己也这么说女人呢?”

    女人,最会为难女人,宸太妃那样的女子不就是个这样的典范么。

    “就是咱们这里拉拉家常。”如意娘心里突突乱跳,她不怕姜暖面无表情的说话,就怕她这样笑眯眯的,和她相处了这么久,她怎会不知道姜暖的一些习性呢。真要生气的时候没准儿反而是对你更友好,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您不是刚才也在场么?我估摸着娇娇这个孩子……”姜暖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只是从娇娇娘的只言片语里捕捉到的一点信息,她不能过于放大。

    谁知这话倒是引起了如意娘的兴趣:“是啊,我也听到了,那个吕寡妇……”

    瞅了姜暖一眼,见她没有黑脸如意娘才继续说道:“娇娇娘说要是娇娇那个孩子没了是对不起她家阿姊?我听着也是蹊跷,自己家的孩子没了和她大姨娘有啥关系?莫不是?”如意娘说着把两只手都捂在了嘴上:“她搬到这个庄子的时候,那个小丫头还吃着奶,我记得还跟着个奶妈子呢。咱们庄户人生了娃儿哪个女人不是自己奶,偏她那么金贵?所以只这个就让咱庄子里的女人都瞧不上她。现在看来……”

    如意娘的分析只是在姜暖的耳朵里过了一下,这个要是真的,只能说这个女人太不容易了,为了这个孩子,她默默地忍受了很多。

    晚饭才做好的时候,阿温就拉着巧心的手进了院子。他家的好汉说来也是通了人事儿似的,并不对新来的巧心凶,而是像对自己家人似的讨好的摇着尾巴,这让姜暖看得直笑:“傻狗,就知道讨好巧心,见了他主子你倒是没个好脸。”

    好汉记仇,见了岑相思虽然不敢过去挑衅,呲个大狗牙对着他的事儿倒是常有。

    “说,我今天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要怎么谢我?”姜暖才打发阿温和巧心到后院去洗手,就被拖进了自己的房间,还来不及惊叫,房门已经关上,她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咦?暖暖,你为什么不害怕了?”没有听到预想的惊叫声岑相思很是失望,他最喜欢姜暖吓了一跳后猛往自己怀里撞的感觉。

    “切~”姜暖撇撇嘴,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咱还能有点新鲜的么?昨天才夸了你知道走门了,今天可好,又开始爬墙了!”

    ------题外话------

    q98765432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520301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草稿,写了就贴了~先做饭,等会捉虫!

    看到了错字的美妞自行捂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