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02.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商议

第一百九十章 商议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进了城姜暖就与她们几个分了手,自行雇了一辆马车在皇城里转开了,走走停停的就是半天,心里也有了几个心仪的地方。开点心铺子选址很重要。古代的交通并不算发达,因此人们大多在自己家的附近活动,不会走的太远。所以姜暖在选择新店地址的时候首选民居较多的地方。

    原本她也是想逍遥王府附近选一处的,但是宸太妃还住在府里,最然明知道她是不可能轻易出来的,姜暖仍是小心的回避了。甚至自己雇的这辆马车从王府门前路过的时候,她连车厢上的帘子都放了下来,就怕撞到枪口上去。

    依照目前两家甜点心的销量,稳妥的计算一下,她的点心作坊若是在人工够的情况下每天做出各类点心支撑五家铺子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姜暖准备在京城开五家分店。再多,她的作坊现有的空间和人手都会不够用。

    这两天最让她挠心的就是还没有想到能妥善解决吕淑仪那块田地的法子,于是姜暖咬了咬牙,决定改变原来的计划,来点阴的。

    下午回了尚武庄后,她就把青山父子和葛老实都请到了自己家,关起门来嘀嘀咕咕了一个多时辰后,大家都被她分配了新的工作,葛老实才一出姜暖家的院子,回头看见东家还在和青山兄弟两商量着什么,他赶紧拉住背着手就要回家的青山爹说道:“东家这招狠啊,这不是逼着那几个人的地都得荒了么。”

    “呵呵。”青山爹四下看了一眼,然后才贼贼地说道:“我觉得咱东家这招挺好。他们的地不想荒也行啊,卖给咱东家就是了,到时候咱们种,还能让那么好的地废了?”

    葛老实没有说话,他觉得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已经不少了,真没想到想到东家居然提出了这么个想法来,这可是一下子要得罪四个地主呢!在他的眼里,地主都是有钱人,而有钱人是不能得罪的。

    “咱别管那么多,就把东家吩咐的事儿干好就是。其余的有她呢。”青山爹安慰着葛老实:“你还怕以后银子多了没地方放啊?”

    葛老实抬头瞪了他一眼:“谁会嫌钱多?我就是怕咱东家得罪人。不过你放心,东家交代的事儿我是一定会好好干的。走,咱老哥俩也合计合计去,看看先从谁家下手。”

    姜暖行事先是会细细考量,把可能出现的问题尽量的考虑到。然后一旦决定便会雷厉风行的去做。而且她也是和青山他们这么说的:机会往往只有一次,若不抓住,稍纵即逝。

    岑相思被宸太妃给拴到了家里,每日只能无奈地让巧心给姜暖传个信,而姜暖倒是觉得这厮如果不天天来骚扰自己也是不错的,自己正好腾出时间来谋划很多事。

    腊月二十六,跑了几趟军营,通过赵把总的关系,姜暖一举把尚武庄上所有的空宅都买了下来,一共花了也没有一百五十两银子。封了个十两银子的红包给赵把总,他是死活不要,连说姜暖没有把他当朋友看。直到姜暖又说,过几日还要求着他派几个兄弟过去帮着收拾,这些钱只是给大家买酒喝的,赵把总才痛快的收了。两下里约定了到尚武庄的时间,只等着到时候开工。

    就在姜暖在兵营里与赵把总商量着把买到的那些破房子都扒了的时候,一队长长的车队正缓慢的从尚武庄前驶过,在依仗和护卫车队的中间是一辆带着皇家标志的奢华的马车。车厢里坐的正是眉头深锁脸上还带着薄怒的宸太妃。

    方才离开逍遥王府的时候,她不经意地撩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行了礼才起身的岑相思脸上的那抹笑意深深的刺激了她,若不是同车的周嬷嬷拦着,她真想叫停了马车好好呵斥他几句!身为人子,每日不懂得到她这母亲面前来请安行孝,只会往那个贱人生的女儿那里跑,这真是让她不能忍受!

    “到哪里了?”越想越发燥,宸太妃随口问道。

    坐在边上的周嬷嬷赶紧伸手撩起车窗上的帘子来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也就是走了四五十里的样子,这里都没几户人家呢。”

    宸太妃倾了身子也往外看了看,窗外远处一条细细的小道尽头,正是散落着没几户人家的尚武庄。

    “这荒山野地的,本宫也看不出是到了哪里了。快把帘子放下吧,那冷风吹的本宫不舒服。”宸太妃不耐烦的挥手。又要回到凤凰山的栖梧寺了,那里简直就是一座监狱,一想到自己又要被关在监狱里十个月才能再出来,她就恨不得把那个死了的老皇帝挖出来戳上几刀子!

    “是。”周嬷嬷马上松了手,并细细地把帘子系好,不让一点冷风吹进来。

    车队越走越远,尚武庄的人压根就不知道有什么大人物刚从官道上路过。而车里的‘大人物’自然更不会注意那么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

    几日的忙碌奔波让姜暖有些疲惫。晚饭做得有些晚,才摆上桌子阿温和巧心就从外面走了进来:“阿姊,我回来了!”小家伙进门就喊了一嗓子。

    姜暖解了围裙放在椅子背上迎了出来:“正好才做好饭,你们都先去洗手,有热水呢。”

    “嗳。”阿温把身上背的装书用的布袋子交给姜暖:“明日夫子出去访友,给我放了假。”

    “放假?太好了!老子明天终于不用早起了,嘿嘿!咱明天都不吃早饭了吧?我们都多睡会……”姜暖立时高兴起来,简直比她放假还兴奋。

    “姜小姐。”巧心走过来规规矩矩地的行礼。

    “行了,你也赶紧去洗手,我知道你家王爷要伺候太妃娘娘,来不了了……”这几天每日巧心回来第一句话就这个,姜暖觉得耳朵都快出膙子了。

    “暖暖,你都不想我么?”门口的红衣妖精款款地朝着她走来,眼中眼神幽怨:“都好几天没见啦……”

    “哈哈!”姜暖一看到他年纪一大把还这么爱撒娇就觉得好笑,不过这些表情和动作放在他身上到并不让人觉得有违和感,相反倒看着别有一番风韵:“来吧小宝宝,让姐姐抱抱!”姜暖调侃着对着他拍拍手,敞开了怀抱。

    “……”巧心面无表情的低着头默默地去了后院,顺便拉着小公子在后面多待会儿,省的被他见到这些,也跟着他不着调的姐姐学坏了。

    “今儿换了衣服啊?”前几天姜暖发现他都是穿着官袍过来的,而今天很意外的穿了便服。

    “好看吗?”在离着姜暖几步远的地方他伸臂转了个圈,红色的纱织罩衫扬起又轻轻地落下,美得像月下的仙子。

    “好看。”姜暖猛的点了几下头,顺便把口水咽了下去,“你提着个大包袱干嘛?”

    “这个都是我平时换洗的衣物,你要给我收好了。”岑相思就喜欢她看到自己流口水的样子,如今正得意的自顾自地上了台阶径直朝着姜暖的房间走去。

    “等一下!”姜暖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你……拿衣服来我这儿,莫不是要住在这里?”

    她又咽了一下口水,这回是吓的。

    脑补了一下那次他对自己说过的话:暖暖,你给我个日子,我不想再等了……

    “自然。”岑相思对姜暖的态度又不满意了:“我每天这样跑来跑去的很辛苦呢,暖暖,你都不行心疼我么?”

    “心疼啊……我怎么会不心疼呢?”一个没拽住,对方已经堂而皇之的进了自己的屋子,姜暖只好也跟了进去,十分狗腿的接了包袱,又往外走去:“其实,那个……你可以休沐的时候来啊。”

    绝对不能心软!一心软这家伙就能蹬鼻子上脸!姜暖在心里提醒自己道。

    “暖暖!”眼前红云飘过,房门已经被关严,姜暖一头撞到了岑相思的怀里,自动投怀送抱。

    岑相思毫不客气地抱住了撞进怀里的女人,然后把她手里的包袱抢过来扔到地上,非常非常委屈的说道:“我都说了,要等你给我个日子了,又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你就不要赶我走了吧?人家每天这么跑来跑去的真是太辛苦了。我都不怕你对我做什么呢,难道你还怕我不成?”

    “怕!”姜暖再一次点头,毫不犹豫,“这个没商量。”

    “暖暖……”岑相思比姜暖高出不少,现在他的头就靠在她的肩上,身子自然而然地就弯了下来,“你的心真狠……”

    岑相思已经想好了,对姜暖这么不自觉的女人就得软磨硬泡的贴着,要不她永远不会自动地靠近自己,粗枝大叶的,太不解风情。翩翩还爱招些烂桃花回来!

    脑子里划过皇兄说的十一皇子想娶姜暖做侧妃的话语,岑相思目中狠戾的眸光一凝,更加用力的把姜暖搂紧。

    任何人都是不能靠的,我的幸福只能握在我自己的手中!皇兄……母妃……还有那个十一……哼!

    “哎呀对了。”姜暖握着拳在他后背上捶了几下:“我确实有事找你商量呢。你先把我放开。”

    “哦?”岑相思慢慢地放松了手臂,拉着姜暖就要坐。

    “等我一下。”知道隔壁还有两个孩子饿着呢,姜暖赶紧开门走了出去,把食物又给分了开来,嘱咐阿温和巧心乖乖吃饭以后,她端着自己和岑相思的一份去了出去。

    “阿姊总是把我当小孩子。”阿温先把一块炖的软软的山药放在巧心的碗中,一边不满的说道。

    阿姊说巧心是为了维护她才受的伤,所以我们有责任照顾他。现在阿姊不在,阿温就自动的担起了这个责任。

    巧心低头看着自己碗里堆得满满的东西,又看看吃饭狼吞虎咽的阿温,不禁一笑,心里想到:我要好好的调养身体,只有我好了,姜小姐和姜公子心里才会好受些……

    “什么事?”伸手先把姜暖手里的托盘接了,又扶着她坐在自己的身侧,岑相思安静的看着她。

    “是这样,我不是想修路么……”姜暖就把自己想修路的计划以及吕淑仪跟自己将的那些事都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法子把那块地的手续变得合法了,那样我们再去官府申请修路是不是就容易了?”

    ------题外话------

    963333任懒儿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