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11.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如此文武全才

第一百九十九章 如此文武全才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看来这是讹上我们了!”金玉茹这话说的轻飘飘的,好似听到了笑话一般。舒悫鹉琻

    姜暖没有说话,还是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着她。

    “既然姜姑娘认定了是我们做下的,还特意跑过来‘命令’一番,我怎么也得嘱咐这些兄弟几句,以后……”金玉茹又开始东拉西扯女人磨嘴皮子的功夫。

    “什么什么捡完?”姜暖显然是没耐心听她胡扯,直接把问题又问了回来。

    “哎呀……”金玉茹抬头看了看天,很为难的说道:“瞅着马上就是晌午吃饭的时候了,下午还有好多活儿没做完呢……”

    “明天一早,我不希望看到我那边的田里还有一棵你们扔过去的杂草!”姜暖冷冷地丢下一句扭头就走,留下金玉茹自己在那里继续嘚吧。

    “哎~你什么意思啊?怎么话没说完就走了?”金玉茹对着姜暖的背影喊道。

    “夫人,咱真去把那些草都给捡了啊?”见姜暖过来说了话就走,多一会儿都不耽搁,金玉茹身后的兵士开始嘀咕起来。

    “没扔几把,正好我带的筐子里都装满了,就随手给扔那边儿了。”一个正在喝水的兵士放下海碗,伸手一指:“秃子,你不是把你背篓里的都倒人家地里了,我都看见了!”

    “行了,别自己兜自己的底子了!”金玉茹抬手抚了抚抹了不少桂花油的发髻接着说道:“这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往年两边儿架还少打了?哪一次我们吃过亏?”说到这里她得意的四下环视了一遍。

    见大伙儿都没有异议后,她才得意的继续说道:“那草就算是咱么扔的也不能她说了几句咱就乖乖地去捡,要是那样儿还不得被那个娘们儿骑在咱们头上去?”

    “那女子不是说让咱明天一早必须捡干净么?”

    “哎呦,我说秃子,我说了半天你都没听见,那个女人才说了几句,你倒是记到心里了啊?”金玉茹阴阳怪气的瞅着一个头发稀疏的男子说道。

    “哈哈!秃子你是看上那个小娘子了吧?”众兵士一起开始起哄。

    “我可告诉你们,谁要是敢闲的过去把那个草给我捡回来,老娘一定打折他的狗腿!”金玉茹发着狠的说道。

    她就是看不惯姜暖那份云淡风轻居高临下的样子,上次因为抢道的事还被姜家的那个小崽子给摆了一道,这口恶气到今天她也没有咽下去。所以她现在是弊足了劲想与姜暖大吵一顿呢!

    “明天咱们再早点儿。”金玉茹扭着腰肢朝着驴车走去:“不是要给苞米浇水么。把水渠给我堵上!堵它三天,我等着那个小娘们儿来求我……”

    这边大胡子等人看到姜暖不言不语地又走了回来,没事人似的,自动地都围了上来。

    “姜小姐,那边怎么说?”

    “没注意听那个女人说了什么。”姜暖抬手搭个凉棚看了看太阳:“咱们也收了吧,回去吃饭。”

    “那这地里呢?”大胡子不依不饶地问道。

    “我让他们明早必须给捡干净。”姜暖提步朝着地头走去。

    “那要是人家不捡怎么办?”

    姜暖听了脚步扭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大胡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众人互相瞪着眼睛都是一片茫然,谁也猜不透她说的这话到底是个啥意思。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姜暖还是不早不晚的到了校场点名,发现今天的兵士到得都格外的齐整,居然没有一个迟到的!

    “不点了。”姜暖把手里的花名册丢给石台下的葛老实:“大家不是想早点下地么,走吧。”说着她步履轻盈地第一个朝外走去。

    来到田边,不用姜暖说,大家便都先挤到了和石把总那块地接壤的地方,然后就发现原来对面的那些人来的更早,那边的田已经浇了大半,往他们这边引水的水渠也给堵了个瓷实,最主要的是地上的那些杂草已经成了干草,还是原封不动的散落在田间!

    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全部盯着姜暖看。

    姜暖默默地走到了前面在两块田之间的水渠里看了看,然后把葛老实身后背的荆条筐要了过来,倒扣在地头上,她弯腰坐了上去,用手一指那水渠:“挖开。”

    “没听见还是等我亲自动手呢?”她一边挽着衣袖一边说道。

    “姜小姐,这样一来怕是又得打架了。”大胡子感觉到了姜暖戾气,连忙走近她说道:“为这事儿几乎年年打,双方都有挂了花的,谁也没占便宜,要不,您在和那个那个娘们说说?”

    “说个屁!”姜暖已经把两只袖子都挽了起来,看着很是利落:“什么没占便宜啊,你们是不是都被人家欺负成习惯了?”

    “挖!”姜暖再次说道:“待会儿他们要是敢动手,大家都给我往死里打!若真是打死了,咱们就地埋了正好当肥料!”

    “我丑话说在这儿,要是谁敢当逃兵不出手,回去老子绝对打折他两条腿!听见没有!”姜暖一声清喝。

    葛老实听得一个哆嗦。

    “听到了!”这帮兵士知道姜暖身边是一直跟着人的,人家一个小女子都不怕,他们就更没哈顾忌的了!

    往年是看石守才的老婆是个女人,每次打起来都是撒泼打滚的一通闹腾,让他们一帮老爷们不好下手。于是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慢慢地助长了那边的气焰,他们早就憋着一口气呢。

    如今既然姜小姐发了话,那就挖!

    大胡子往两只手上吐了口吐沫,拿起锄头就往干涸的水渠走去:“弟兄们,动手!”

    水渠不深,几锄头下去,就把堆起的土刨出一个沟来,清凉凉的水就顺着流了过来,看着都凉爽。

    “看看从哪里截合适,把这水渠给堵上,只让它往咱们这边流。”姜暖伸着脑袋左看右看着。

    “好嘞!”大胡子应了一声,带着几个人就往远处跑去。眼看着这火是快拱起来了,他倒要看看姜暖怎么收场。

    这边才把水渠堵上没有多大会儿功夫,那边一直躲在暗处瞄着姜暖动静的人就沉不住气了。金玉茹带着几个人气呼呼地直奔坐在荆条筐上的姜暖而来。

    “姓姜的,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妈?”人还未走到跟前,金玉茹已经开口叫上了阵。

    姜暖不语,双手放在膝上安静地看着她。

    “你说话啊,你这个是找打架么?”金玉茹快步走到姜暖身前,伸手指着她的鼻子说道。

    姜暖这时才站起身子,随手抓起地上扣着的荆条筐搂头盖脸地就朝着金玉茹的脑袋上扣了下去:“你他娘的说对了!老子就是想揍你呢!”

    快三尺高的一个筐子口大底小,姜暖又是直接动手,正好把金玉茹扣了个严实,整个身子只剩了两条腿和嘴还能动弹,两条胳膊给箍在筐子里,她顿时失去了重心,像个棍子似的东摇西晃,姜暖凑过去抬腿就是一脚,于是石把总的这位走路都横着的美貌夫人就滚落到了不宽的水渠里——湿身了!

    两边的领头人物上了手,顿时就把战火点燃了。

    在石把总的手下还在愣神的功夫,大胡子已经领着兄弟饿虎扑食一般地冲了上去,拦住了想要过来解救金玉茹的几个人,于是双方开始了一场混战!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双方虽然人数差不多,战斗力不相上下,但是耐不住姜暖只用了一脚就把金玉茹踹到了水渠里,趁着两边穿着同样衣服的兵士打成一团的时候,她却拿了把铁锹,一铲子一铲子地往水沟里填土。

    “不是愿意堵水渠么,老子帮帮你,不用谢!”她一边往金玉茹身上拍土一边狞笑着说道:“今年春天我在水沟里种下一个老娘们儿,等秋天的时候能长出好多好多的老娘们吗……”

    擒贼擒王,所以姜暖这一脚就奠定了胜利的基础,大胡子等人越战越勇,多年的积怨都化成了拳头,雨点般地朝着对方身上砸去,不一刻功夫对方便都躺在地上。

    “头儿……”大胡子摸着头上的汗水,对着姜暖说道:“都撂倒了,您说该怎么办?”

    “你说该怎么办啊?”姜暖柔声对着使劲抬着头才能不喝水的金玉茹问道,还不忘又铲了一铁锹土下去。

    “您说这么办就怎么办!”这种情况下,识时务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金玉茹马上就服了软。

    “我昨天就说了该怎么办,可你

    们办了么?”姜暖抬脚把她身上的土用力踩了踩,觉得瓷实了,又来了一铁锹。

    “捡!我们马上就捡干净!”金玉茹嘶声叫道:“你们都是死人啊,快点过来把草捡干净……”

    那些躺在地上装死的兵士听了这话,连滚带爬地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捡起草来。

    “长记性啊……”姜暖抬腿踹了那只套在她半截身子上筐子一脚,只吓得里面的女人惊叫出声。

    “我没那多废话和你们咧咧!若是被老子发现你再使什么下作的手段,今天这就是个样子,不怕死的你就尽管折腾!”姜暖说着把手里的铁锹扔到葛老实手里,拍拍手说道:“大伙儿先到哪边休息会儿,让他们把田里收拾好了咱在过来。”

    才走了几步她又停了步,指着被她铲得乱七八糟的水渠说道:“那个,也得给弄好,这一个一个的大坑,真难看!”

    “……”众人皆无语,如同看着怪物一样地望着姜暖施施然地往地头走去。

    走到她平时常坐的那棵大树下,姜暖龇牙咧嘴的靠着大树坐了下去,她平日不怎么大幅度的运动,今日这几下子,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强体力劳动了。

    “没想到老子还真么能打!”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姜暖又得意起来,她抬头说道:“影,你说我是不是文武全才?”

    “嗤!”虚空里出来一声冷笑,很轻很轻……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