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13.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彻底服软

第二百零一章 彻底服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辕门外当值站岗的兵士显然是认识姜暖的。舒悫鹉琻因此姜暖才一开口那人就转身跑进了营里。

    过了好久之后,那人才慢悠悠地走了回来:“我们石把总现在不在营里。夫人也不在营里。方才我已经在问过了,把总说夫人被恶人欺负,心中郁闷,生了重病,已经回娘家养病去了。”

    姜暖眯着眼睛听他把话说完,然后回头对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锦衣侍卫说道:“听见了么?这都开始不说人话了。”

    那兵士被姜暖说得发蒙,想了想也没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啊,于是他接着说道:“夫人这病可是挺严重的,光看病就花了二十两银子了……”

    “行了,你别说了,不就是提点我懂事儿点么?”姜暖不耐放的挥了挥手扭头朝着马车走去:“我这就去跑马镇上看看你家夫人去。”

    “上车。”姜暖先跳上了帮着几个人马车,然后对着还愣在那里的大胡子说道:“没听说他家夫人病挺重的么,咱们得快点,怎么也得见她最后一面儿啊!”

    “嗳。”大胡子茫然地坐到了驭夫的旁边,他不知道姜小姐什么时候跟金玉茹关系那么好了,还要特意去看看她?

    “那车上的人不给石守才留下了?”马车掉头的功夫大胡子又问了一句。

    “不留了,都带着。”姜暖在车厢里同情地看了看捆得结实嘴巴也堵得严实的三个人,“听说金玉茹她家是开棺材铺的,咱一下给她带去三个主顾,她一定得乐疯了。”

    “呜呜!呜呜!”三个人倒在车厢里的男子听了姜暖的话只吓得如虫子般的使劲蠕动着自己的身子,但苦于不能张嘴说话,他们只好用力地呜咽着。这女人说话怎么听着那么慎人呢!

    “走吧。”坐在后面车厢里的姜暖大声说道:“跑马镇上的棺材铺就一家,好找。”

    眼瞅着一辆马车和两匹骏马绝尘而去,站在辕门另一边的兵士才对刚才那个跑进去通报的兵士说道:“你和把总大人说了,那个女子身边还跟着两个六品官爷?”

    “能不说么。”这边的兵士说道:“我就是眼睛再瞎,那二位的衣服也是认识的,进去就和咱把总大人说了。可大人说:谁知道是那个女人花了多少银子请来的,不用怕……”

    “哦。”那边的兵士点点头。要是花钱请来的人,大概也就撑撑场子,谁会把你的事儿真当回事呢?

    看着姜暖她们那么好说话的就朝着跑马镇的方向跑去,报信的兵士羡慕的说道:“看着吧,这是去找把总夫人赔罪去了。我看这事儿没有五十两的银子,咱夫人是不会饶了这个女子的。”

    跑马镇不大,棺材铺又是一家,果然很好找。

    等过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有接到一点消息,才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头的石守才带着五六个人赶着马车急匆匆地赶到老丈人家里的时候,姜暖正在拿着一根钉子认真的研究着。

    “来了。”她只抬头望了一眼长得人模狗样的石把总就又低下头去研究那颗大钉子去了。

    石守才站在非常安静的铺子门口,看着屋里的六七口摆放整齐的做好的价位不等的棺材中间站着这么一个纤瘦美丽的蓝衣少女,总觉的这样的画面有些违和。

    “您早来了?”石守才也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一句话,两个人之间的态度友好得倒像是老朋友聚在一起等着喝酒聊天一般。

    姜暖手里的钉子是根半尺来长的钉棺材用的钉子,她看了半天了,在记忆里似乎从未见过钉子有这种模样的。

    “石守才。”姜暖叫道。

    “嗳。”石把总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快读答应了一声。可答应完了,他又觉得别扭,有多少年没人这么连名带姓的叫他了,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你说这个钉棺材的钉子为什么是方的的啊?”姜暖把右手里的大钉子举了起来给他看。

    石守才为了留在帝都寻求发展的机会,才违心的入赘到了金玉茹家,早几年可是没少在她家里住着,耳濡目染地学了几年,他做起棺材来也是一把好手呢!

    “这个钉子是有讲究的,不仅要用方的,钉棺材的时候还要沾上水,鬼怕水,钉子沾了水,不诈尸,而且等生了铁锈这棺材还会锈死在木头里,结实。”石守才自己很纳闷,我没事儿和她说这个干吗?

    可他弄不清姜暖到底想要干吗,只好继续站在门口看着。

    “哦,这样啊。”姜暖点头:“真是长了学问了。”

    她把左手的钉子对准了摆在屋子正中的棺材盖上的榫口,费力的举起了右手。石守才这才发现她的右手里还攥着一柄大铁锤!

    ‘啪啪!’姜暖的小细胳膊和锤子把几乎差不多粗细,所以钉起钉子来很是吃力。

    “哎?”石守才赶紧走了进来拦阻。

    “那个,你不是刚来吗,先门口歇着去吧,这个我自己来就行了。”姜暖很客气的说道。

    “这个棺材还没有睡人,不能钉啊!”这个也是规矩,棺材只有在死者马上入土的时候才能钉起,没人会买带了钉子眼的棺材,会被认为不吉利。所以石守才伸手就想去夺姜暖手中的锤子。

    他才往姜暖的身边一靠近,就有两个锦衣侍卫欺身迎了过来,逼的他马上就停了步,并且对着人家行了礼:“您二位这是执行公干?”

    “谁说没睡人啊?”姜暖仿佛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一般,自顾自地又拿起了一根钉子,“刚才您营里的人说了,尊夫人病重,我这不是赶紧就巴巴地赶了来么。就是为了送她一程……”

    ‘啪啪!’又一根钉子被她钉了下去。

    石把总只觉得那钉子瞬间就钉在了自己的心头上,这是他才发现,这棺材铺子里一个人没有,连在店里看生意的老丈人也没有见到。这,太不正常了!

    “你说玉茹在棺材里?!”他瞪大了眼睛惊呼:“她不是好好的么,你怎么给装到棺材里去了?”

    “马上就快死了,这里头好像没多少空气,一会儿尊夫人就过去了……”姜暖又从地上拿起一根钉子来,接着钉。

    “你自己也说了,你家夫人病重,我看她早晚都得躺进来,这不就帮帮她吗。”

    “你这哪里是在帮人,分明就是在杀人!”石守才急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金玉茹上个月才诊出又有了身孕,他正美滋滋地等着抱儿子呢,这下可好,儿子没生呢,孩儿她娘都快入土了!

    “我岳父呢?还有,我派来的几个人呢?”石守才已经顾不得挡在自己身前的两个长官了,疯了似的往前挤!

    “你急什么啊?你的人和你的老丈杆子都在呢!”姜暖没好气的瞪了他一样,望着他发红的眼睛说道:“这不是都在那几口棺材里了么,我早就钉好了。你还怕人跑出来啊?”

    “什么?!我派了十个人在这里守着,统共屋里才七口棺材,你到底把我的人都怎么样了!”石守才方寸已乱,他知道再耽搁下去,棺材里的人真会给憋死的!

    那里面是他的血肉至亲啊,他便是再没心没肺,也不敢用自己的妻儿的性命来和姜暖斗狠。

    “没错,是十个。”姜暖一边说一边一锤子一锤子地敲铁钉:“这不是这里的棺材少不够用么,我就让他们自由组合,感情不错的就二个人一组躺一口棺材里去了。”

    “……”石守才

    “不过尊夫人我可是优待了,那——”姜暖用脚一踢手下的这口棺材说道:“这个可就是她自己睡呢,放心吧,我瞅着挺宽敞。要不,您也进来?”

    看着姜暖那么笑眯眯的温柔的说话,石守才只觉得一阵阵地恶寒!

    “刚才我还捉了几个到我点心铺子里捣乱的混蛋!”姜暖把手里的锤子放到棺材板上,走近被锦衣侍卫架住的石守才,痛心疾首地说道:“最讨厌这样阴毒没底线的小人了。可我心慈手软啊,真杀不了人。所以我就把他们都活埋了。”

    “……”如果到这个时候石守才还不明白自己招了根本就惹不起的人,那他就白活了!于是他用力挣脱了锦衣侍卫的手臂,一下子就跪倒了姜暖的面前,“姜姑娘,是我错了!不该纵妻横行,也不该买凶行凶,还请您给玉茹留条活路!她还怀着孩子啊……”

    “真是夫妻情深地让我感动啊!哈哈!”姜暖仰头大笑起来。只是她现在站在几口棺材中间,这么哈哈一笑,愈加显得使人毛骨悚然。

    “白瞎了你的那些兄弟那么卖命的跟着你,居然在这种时候只惦记着自己的妻儿!”姜暖扫了扫站在门外被影点了穴道的几个兵士

    ,不忘挑拨离间。

    “这个……”石守才顿时脸色难堪起来。

    那个时候可是讲究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衫的时代,他这么做已经是典型的小人行径,里外不是人了。以后再在那些兵士面前耀武扬威的时候可是没了底气了……

    石守才觉得自己完了,好似还没有用尽全力出手,就已经被身前的这个女子毫不费力的踩在了脚下,此刻他便是一条能毒死人的毒蛇也是于事无补的。

    因为蛇的七寸被姜暖死死地攥在了指尖!

    “行了。长记性!”姜暖撂下的还是这句话。

    石守才看她才一离开那口棺材,就赶紧扑了上去,抬手就把只钉了两三颗钉子的棺材板掀了起来!

    只是,棺材里面是空的……

    “玉茹!人呢……”他又爬到旁边的几口棺材旁挨个掀开一看,非但里面是空的,而且钉都没有钉呢。

    “姜小姐!”他手脚并用的爬到门口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已经上了马车的姜暖。

    “都在后院的柴房里关着呢,老子才没有你那么下作!”姜暖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催着笑的和喇叭花一样看热闹的大胡子说道:“赶紧走!没看见这里都是棺材么?都快吓死我了……”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