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18.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六章 姜氏农庄

第二百零六章 姜氏农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忙碌而充实。舒悫鹉琻

    姜暖给毕月卿写的十二页的信纸的一封长信,再加上她又做的一篮子杏干肉全部托那两个青年给带了回去,顺带着把做法也详细的写了下来,夹到了信纸中。

    直到人家骑着马上了官道儿,姜暖才后悔信里写的内容还是落下了一些,比如窦夫人说的,窦崖的妻妾都已经有孕了消息。还有那个杏干肉做的也少了些,忘了给窦崖也捎上一份。

    不过,既然他在那边有毕月乌护着疼着,总不会亏了嘴的,这点姜暖倒是放心。不像毕月卿,人家可是一个人呢。

    这么一想,姜暖又安了心,不再为自己厚此薄彼而纠结。

    好汉闹腾了一阵之后也恢复了正常,不在对着姜暖种在院墙边上的一岔小葱较劲,但乱咬东西的毛病却是更厉害了、晚上她和阿温准备休息的时候就会把它的链子解开,让它在院子里自由活动,正好看家。

    好汉利用这夜间的便利条件,已经不声不响地咬坏了三只鞋了!

    没有办法,现在姜暖和阿温睡觉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鞋子放在窗台上,以逃避好汉的利齿!

    岑相思这段日子来的更勤了,几乎就是在姜暖家常住。

    好在又盖了一座小楼,虽说面积不大,好歹他们几个人是可以住开了。

    阿温与岑相思经过一番殊死搏斗后终于如愿以偿地抢到了新房子,高高兴兴地搬了进去。把他的旧房间丢给了岑相思住。

    然而,这场胜利也就让他高兴了两三天,便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家里的茅厕盖在后院,阿温去一趟还要上下楼的跑,尤其是夜里起夜的时候,每次都是肚子憋得鼓鼓的,不得不去的时候他才匆匆地跑下楼,于是从房间到后院茅厕的距离便愈显遥远,他觉得太不方便了!

    所以在过了几天新鲜劲后,他就后悔了。想和岑相思再把房间换回来。而此时正靠着檐柱与阿姊聊天的他,说什么也不肯换。

    此时岑相思斜睨着来找自己谈判的阿温淡淡地说道:“笔生花阁的净房也在楼下,我怎会不知道这上楼下楼麻烦?等天冷了,你从暖和的被子里跑出来的时候才难受呢!”口气中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在我家里你还这么嚣张?”阿温也斜着眼睛瞪他:“阿姊,这个人就是个喂不活的白眼狼,以后准备饭食不要再给他预备了。你看看他,吃着我们的,喝着我们的,现在还算计我们!”

    姜暖点头,笑嘻嘻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斗法,完全一副旁观者的态度,其乐融融。

    苞米吐穗后又过了二十多天,姜暖挑着饱满的苞米棒掰了一个,看得青山爹心里一疼:“东家啊,这个再长长才熟呢,您这个时候就给掰了……”这不生不熟的,不是糟践粮食么……他疼在心里,可是不敢明说。

    ‘咔吧’!青山爹的话没有说话,姜暖就又掰下一个苞米棒来。

    “东家?”青山爹往前走了一步,诧异地看着又对着一个苞米棒伸出了‘魔爪’,硬着头皮又开了口。

    “陈叔啊,您别怕,我没祸害粮食。”姜暖知道庄户人早晚都忙在地里,对粮食的珍惜那是法子内心的。

    “那您这是?”青山爹指着她手里攥着的两个苞米棒子问道。

    “这个现在就可以吃了。我先掰几个,等会儿回去煮了,大家都尝尝。”姜暖耐心地给青山爹解释道:“等它长老了搓了苞米粒和现在的味道有很大不同。香甜的很,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现在的这个鲜苞米棒的。”

    青山爹从姜暖手中接过一个,用手撕开几层外皮,然后用指甲掐了一下,马上,他的指甲就掐进了整齐饱满的黄橙橙的苞米粒里。

    “这么嫩,煮了还有东西?”青山爹皱着眉,他想不出这东西能有什么吃头。

    这个时候苞米刚传入大梁也就几年的事儿,朝虽然一直在大力的推广种植这种比较高产的作物,但是它的使用方法还是少的可怜。

    大多数人还是等苞米长老了,搓了粒,然后用磨碾了吃的。所以想姜暖说的现代很普遍的使用方法,那个时候几乎还没有人试过。

    三个新掰的苞米还带着一层苞米皮就被扔进了大柴锅。姜暖把剥下的苞米叶子洗干净也一起扔进锅里煮着。不一会儿,新鲜的苞米香味就从厨房里飘了出来,让坐在院子里等结果的人们心中一喜!

    只闻着味道就这么诱人,令人食指大动,这东西想来吃起来也错不了。

    苞米出锅,姜暖用筷子夹着放到了案板上,用刀将一根苞米切成几段,然后放到盘子里端了出去。

    十几块苞米段被一抢而光,大家都学着姜暖的样子啃了起来。

    “嗯~”支持了一口的姜暖满足的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香?与熟透的苞米不太一样?”

    “好吃!”青山爹点了点头:“东家您要是不说,我们真是想不起这东西还能这么吃呢。”

    “嘿嘿!”姜暖把手里的那段苞米啃干净,才说道:“那就掰吧。”

    “这样的吃法比较新鲜,我们又是抢先上市,又能卖一手好价钱了。”葛老实也跟着说道。

    “老实叔,明天您回去也带着营里的弟兄们收一拨。”姜暖转身看着他:“只留出明年的种子就行,剩下的,只要熟了以后就天天掰吧。”

    “嗳。”葛老实点头应了。然后他又问道:“这个时候苞米就收了,那地可是要空不少日子了,有点可惜。现在就种秋白菜也太早了啊。”

    “不种秋白菜,您收了苞米就把那杆子砍了吧,平了地下了肥,咱们种番薯!”姜暖宣布道。

    “种番薯?”葛老实和青山爹对视了一眼,为什么的东家的安排总是这么出人意料呢。

    “咱们这边的番薯还没有成熟,今早我才扒了土看,才鸡蛋那么大啊,难道也刨了?”青山爹开口问道。

    “是插番薯秧吧?”上次的番薯育苗都是葛老实做的,所以他大概猜到了姜暖的用意。

    “是啊,咱那两亩多地的番薯能剪下来不少秧苗呢。”姜暖点头应道:“等这个番薯插了秧,出了苗,那边的苞米也就差不多都收完了,正好在剩下的地里种秋白菜,他们一百多个人,有几亩地就够吃了。”

    “不存粮食?”葛老实又准问了一句。

    “不存。剩下的几十亩地收的苞米正好交皇粮和留种子。其余的苞米都掰了鲜苞米棒。每天掰一批。早早地送进皇城和跑马镇上去。价格和我们庄子上的一样。”

    一招鲜吃遍天,姜暖不会种田,但她有着现代的灵魂和记忆,所以她也就有了很多常人没有能力。

    姜暖庄子里出的第一拨鲜苞米棒在皇城上了市。

    同时在她的的两个点心铺子里每天买三斤糕点以上的客人都会额外得到一个鲜苞米。秀儿她们还会把食用鲜苞米的方法告诉大家。

    几天的功夫,当尚武庄和军营田里的苞米大量上市的功夫,帝都的百姓们已经迅速地接受了这一种新鲜的吃法,而且姜暖今年的地里出产的东西都是打着姜氏农庄的牌号,连带军营里的那些苞米也是用了这个名头。

    春耕到夏收,几个月的功夫,姜氏农庄的名声已经在帝都是响当当的了。它所代表的含义除了新鲜质优外,还是一种生活的变革。

    饮食习惯能够改变很多东西,而改变了人们固有的一些饮食习惯和口味,其实就是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姜暖一直在默默地做着这些。

    她一点点地把现代一些成功的东西融入到了古代,虽然把人们接受这些新鲜事物的年头提前了很多,但是并不突兀。

    当她的姜氏农庄在帝都的商业圈子里以一种异军突起的姿态横空出世的时候,那些惊异的商场老油条们却发现,这个女子的经营方法完全是独树一帜的。

    她销售东西的模式几乎无法复制。那就是绝对的垄断。

    谁要是看到她挣了大把的银子而感到眼红的时候,想要学着去分一杯羹,却发现原来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比如这个现在帝都非常时兴的鲜苞米棒吧,它的最佳采摘期就是在苞米穗子半干的时候,时间过了,那就老了……

    几十亩的苞米砍到后,地已经平整了下了肥,葛老实在带着那些兵士们插番薯秧。

    姜暖站在大树下远远地看着,眼睛直直地,也

    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姜小姐,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听到姜暖过来地里查看,最近也是赚了大把银子的赵把总小跑着迎了过来。

    “番薯这东西我们这边还没有种植的,所以我过来看看,也没什么大事。”姜暖边说边给赵把总行了礼。

    “苞米棒子咱们可是赚了不少,您的那一份银子我都包好了,您看……”赵把总靠近姜暖低声说道。

    “等会我回庄子的时候再去您那里取吧。”又有银子收了,姜暖听了心里也是美美的。谁跟钱有仇啊。

    “明年咱还真么种!没想到这鲜苞米棒子卖的这么好!”赵把总说到这个,嘴都合不上了。

    “明年不能这么种了。”姜暖扭头看着他说道:“我们四周种苞米的农户并不少,这几年朝廷也是大力的推广种植,今年我们这么做,大家都看到了,明年肯定会很多人学的。所以等他们的鲜苞米都掰下来的时候,那到了秋上苞米粒一定就少了……”

    “我明白了!”赵把总两只大手一拍:“所以明年我们一个鲜苞米棒子都不掰了,等着收苞米粒!”

    “呵呵!”姜暖笑着摇头,“我们今年从苞米上挣了银子,大家看着都会眼红,所以明年除了交皇粮的那些,咱们地里多一棵苞米也不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