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35.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无可奈何
    “丫头。舒悫鹉琻”万姑姑极小声的问道:“你……以后会觉得我是个怪物么?”

    偷偷的瞄了瞄僵直得如棍子般的姜暖,万姑姑不敢去对上她的眼睛,头微垂着,说话的声音有些受伤和委屈。

    姜暖被她一问,很认真的想了想,终于摇头道:“不会,猛一听到您居然是个男人,我确实很吃惊……”

    “呸!你胡说什么,你才是男人呢!”万姑姑急赤白脸地反驳,只是话一出口,她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不好意思地看着姜暖笑了起来。

    “我是爹娘年纪很大岁数的时候才生的,那个时候姐姐已经入了宫做了宫婢,家里得了一点银子,父母做起了小生意。所以我小的时候,虽然生在小门小户里,爹娘老来得子,可是极娇惯的呢。”

    “所以,从小我娘就把我当个小姑娘一样的养着,梳抓髻头,穿八幅裙……反正,从我记事起,我就认为自己就是个女人,倒是后来知道自己不是,不是女人的时候伤心的要死……不过,我姐姐对我说,你喜欢这样,我就当多了个妹妹吧……”

    “就因为这一句话,我爹娘再不为难我。因为啊,我姐姐那个时候已经是贵妃娘娘了,他们不敢不听她的话……”

    “所以您后来就以这样的身份进了宫,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福王殿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报答您的姐姐?”姜暖终于明白为什么她这样一个人能够安于在宫中那么多年了,在一个只有一个男人的地方,她才能不受那么多世俗的眼光的审视。

    “嗯。”万姑姑老实地点头,“而且,先帝还答应也封我做贵妃,只有女人才能做贵妃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中是孩子的起的骄傲。

    “姑姑……”姜暖从来都是一个感性的人。看到她竟然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女人’居然委身宫闱那么多年,不禁心疼地张开双臂,把面前这个看着年轻实则已是垂垂老矣的可怜人拥进自己单薄的怀中:“你就是我的姑姑,而且你的美丽是独一无二的。”

    姜暖抚着她的背,轻声说道。

    因为身高的关系,被姜暖抱住的万姑姑比她还要高出一头,姜暖看不到她面上的表情。只能清晰地听到身后传来滴答一声。

    那是泪水悄然自万姑姑地眼中滑落到地上的声音……

    ‘咕噜……’姜暖的肚子就在这种不合时宜的情况下,非常不给面子的又叫了起来。而且因为两个人靠的很近,万姑姑都感到了她腹部肠鸣时的震动。

    姜暖只觉得自己的脸火烧火燎的热。接着就感觉到了怀中这个老妖精轻微的颤抖。

    “姑姑,做人要厚道!我昨天的晚饭还没有吃呐,眼瞅着都该吃早饭了,我再怎么扛着,也管不住肚子饿的叫啊!您还笑成这样……”

    “走吧,那小子已经通知了我,临时改去他处,我们不等他了。这就下山。”万姑姑见姜暖对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错愕了片刻,并没嫌弃自己的意思,顿时心花怒放,整个人都轻松起来,闷头笑了一阵姜暖咕噜叫个不停的肚子,她终于假装正经地说道。

    “等一下。”姜暖伸手拉住强忍着笑意往外要走的她问道:“姑姑知道我父母的事情么?我想知道我母亲和宸太妃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难道只是因为我父亲?”

    “他们之间的事大多细节我并知晓。那个时候我几乎把全部心思都放到了相思身上。”万姑姑脚步只是顿了一下,依旧拉着姜暖出了接引殿的大门。

    杨玉环靠着最边上的一根柱子双手抱臂瑟瑟发抖,听见动静她惊恐的抬起了头,四下张望,直到看见是姜暖走了过来,她才如惊弓之鸟般地蹒跚着跑了过去:“姜小姐,我在这里!”

    像只唯恐被主人丢下的小狗儿。

    “如今觉得怎样?”姜暖先是朝她的脸上望去,但见平日所见的蜡黄已经褪去,如今的脸色是一片灰白,瞅着也不好看。

    “姑姑?玉环的毒真的解了?”姜暖对这些东西是完全不懂,只好再问一遍。

    “放心吧,刚才我出来的时候,已经嘱咐了她,以后回去调养几日就会完全好起来。”万姑姑负手立在她们不远的地方,并不走近。

    “她现在脸色不好看,多半是冻的。待会儿一直走到山下,身子热了,出点汗就行。”

    出了殿门姜暖才发现,原来万姑姑说话的时候总是离得她们有一段距离并不靠近。细一想,估计她已经成了习惯,怕离人太近露了破绽吧。

    “那就好。”来这一趟,如闯龙潭虎穴似的,姜暖想在想想都后怕,除了必须要面对的时候,她是真不想再见到宸太妃了。

    “你们等我一下。”万姑姑撂下一句话后,提上一口气,足不占地的像后院飘去,只一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周嬷嬷呢?”姜暖望着把周嬷嬷吓昏的地方,发现躺在那里的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早就醒了,就是一直不敢过来,后来看见太妃娘娘出来,似乎身子有些不适,就扶着娘娘回去了。”杨玉环一直站在大殿外面,看那样子是冻透了的。说话都带着颤音儿。

    姜暖缓步走出了檐下,回头望了望灯火通明的大殿,心里也说不上是个啥滋味。

    听万姑姑讲了这么多,姜暖倒是觉得每个人活着都是不易,细琢磨起来,还是她这样的百姓更自在些。

    一辈子,几十年稍纵即逝。现在万姑姑口中的那些风云人物,还不是一个个都变成了枯骨游魂?

    所以,姜暖忽然觉得现在的日子很幸福。最起码,她知道自己拥有很多真挚的东西……

    这个,怕是那个老皇帝到死也没有遇见过多少吧。

    随手将自己身上的衣裙整理了一番,姜暖信步往山门外走去。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杨玉环。

    “咱们这就下山去么,不等贵妃娘娘了?”杨玉环问道。

    “我就在前面转转。”姜暖说着已经迈步出了山门。

    “我滴神啊!”才走出山门,姜暖吓得腿软脚软的坐在了地上,使劲逼着眼睛不敢往下看。

    一条修得整齐规矩的青石台阶坡度有些陡,从高高的山门处往下一看,竟是一阶一阶地望不到头,姜暖晕高,所以看着这么陡峭的台阶就吓得没了魂儿:“玉环,我们昨天是从这里走上来的?我怎么瞅着不对劲啊!”

    她把头扭向里面,不敢再往山下看一眼,这才扶着山门一侧的门框七扭八歪的站了起来,一仰头,正看到头上那块金字镌的匾额,写的正是‘敕建栖梧寺’五个柔美的大字,也不知道是出自谁的手笔。

    “呵呵!”万姑姑捂着嘴轻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用手一点姜暖的额头:“看你对付那个老妖婆还是有模有样的,怎么一出门就变成这副怂样儿了?合着你就这么点本事啊?”

    “姑姑你快不要闹了!”姜暖站在高处已经如惊弓之鸟般的胆小,唯恐万姑姑那一手指头就把自己戳到山下去。

    她死命地抱住宽宽的门框,一条腿跟不听使唤了似的又迈回了院子里,然后才脸色煞白地说道:“老子要是知道这么高,昨天说什么也是不会上来的……”

    “原来你是怕高啊。”万姑姑看着吓得变了一个人似的姜暖只觉有趣,她围着姜暖转了一个圈后,忽然高兴地说道:“我要告诉那小子去!你要是不听话就让他把你放到房上去。那样,你岂不是一直都会乖乖的?”

    “姑姑!”姜暖气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这样一点都不可爱了!”

    “哈哈!”万姑姑哈哈大笑着,用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转身对杨玉环说道:“你就从这里下去吧,到客栈准备一下,等我把这个丫头送过去,你们就启程回去。”

    杨玉环马上望向姜暖,直到看见她点了头后,才对她们二人行了礼,快步下山而去。

    “我可不从这里走下去!”姜暖看见万姑姑对着自己招手,马上又往院子里跑了几步。

    “你若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便给你直接从这里送下去了。”万姑姑看着她那胆小的样子,摇了摇头,“不是让你从这里下去。这寺后是有大路的,要不明年太妃的车驾如何上来?”

    “只是那路就要绕远很多了。”

    “不怕。”只要不走这个梯子一样竖起来直上直下的台阶,绕再远的路,姜暖也是不在乎的,她马上跟着万姑姑朝后院走去。

    走进后院的大门,姜暖才发现这里原来是别有洞天的。

    房屋院落层层叠叠,建的甚是气派规

    矩,青砖碧瓦间掩映着一株株高大的梧桐树,尽显皇家的气派。栖梧寺的名字估计也是因这里众多的梧桐树儿得名的。

    只是现在天才蒙蒙亮,虽然从几处房间内透了灯光出来,四处除了梧桐树那蒲扇大的快要掉落的树叶发出的沙沙轻响,再无别的动静。

    “她们不是都住在后院么,怎么这么安静?”姜暖一边东张西望着,一边问道。

    “我才解了她们的穴道,等到血脉畅通也要等上片刻的。现在都还躺在榻上吧。”万姑姑自顾自地往前走去,东拐西拐的,显然对这里的路径十分熟悉。

    “这里可真不小!”姜暖紧走了几步,追上了行在前面的红衣女子,与她并肩而行。

    姜暖侧头看了若有所地的万姑姑一眼,只觉得她怎么看都是女人,行住坐卧更是风流以极,她委实不能把她与男人联系到一起。

    “怎么?”注意到她不时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万姑姑侧头对着姜暖展颜一笑。

    姜暖觉得那笑容如同月下盛开的洁白的莲花,美极了!

    “给我说说我父母的事情吧,我想知道。”姜暖也对着她一笑。

    “我想想啊,我和你母亲委实不是很熟悉,只记得她那时也是帝都有名的才女。”万姑姑伸手拉了姜暖一下,示意她躲避腿边不时伸出的灌木花枝。

    “我听先帝说,周妙嫦没有入宫前就心仪你的父亲。只是她也并没有拒绝她的家族将她送进宫的决定。”

    一面是自己幻想的爱情,一面是自己梦想的权利。很明显,宸太妃是选择了后者。

    “周妙嫦是宸妃的闺名。”怕姜暖听不明白,万姑姑特意给她解释了一句。

    “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艳名远播的人物呢。还是什么第一美人?”说到这里,万姑姑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要我看不过是徒有其表的庸脂俗粉罢了……也不知道那些臭男人都是什么眼光!”

    “……”姜暖偷偷地往她身上又瞄了一样眼。

    “看什么!你要是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到房上去?!”万姑姑羞红了一张脸,有点恼羞成怒的对姜暖说道。

    “信!”好汉不吃眼前亏,皇家的人都是蛇精病,姜暖决定好女不和她一个不男不女的人斗了……

    “扑哧!”万姑姑看着姜暖那一副贼眉鼠眼,明显心里还有想法的样子自己也笑了:“以后我家那小子可是不能省心了,怎么就栽倒你手里了呢?”

    “唉!说的是啊,您说我有多倒霉吧!居然遇到他了。”姜暖马上换了愁眉苦脸痛心疾首的样子。

    “你的父母若是如你一般这样的性子,定不会那么短命了。”万姑姑走到一处宽阔的院门处,伸手打开,二人快步走了出去。

    ‘咣当’!才走出没有几步,大门就在身后自己合上,姜暖转身朝后望去,原来院子里一直都是有人在活动的。

    “王爷安排的人……连这里的主持都是王爷安排的。”万姑姑头也不回的说道。

    初秋的薄雾在就要天亮的山路上缓慢的,飘动着。四周都是灰蒙蒙地,连呼吸进的空气,都带着潮湿阴冷的感觉。

    走在晨雾中万姑姑在姜暖的眼中带着少许地不真实。她走动的身姿摇曳,好似飞花入梦。

    “又偷看我。”许是觉得姜暖眼中毫无恶意,万姑姑这回倒是说得平静,没有了方才的羞恼。

    “姑姑看着好看嘛!”姜暖喜欢美人,就是觉得不管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只要是美人,那就要多看几眼。

    而且是毫不嫉妒的欣赏,看了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我们这一派的内功心法叫做花颜。是开派祖师赏花时开悟,自创的一套心法。却有驻颜之奇效。以后相思也会如我一般,年纪越大,功力越强,容颜也会比常人年轻甚多……”

    “不是吧?他都生的像个妖孽了,再美得成了什么样子啊?”姜暖不淡定了。

    马上就脑补了一下,自己五六十岁,人老珠黄,行将就木的时候,家里的那只还依旧是红衣飘飘貌美如花!然后不断的招蜂惹蝶……“这日子也太悲催了啊!”

    &nbs

    p;姜暖不禁哀嚎了一声。

    “你父亲当年的容貌可是不输给他的。”万姑姑叹了口气才说道:“就是因为他的容貌太过出色,当年惦记他的人可是真是不少。”

    “后院住着的那位就是其中的最最疯狂的一个。”说着,她回手指了指身后已经远了的栖梧寺方向。

    “我就听说,她自从知道你父亲与你母亲订婚后,气得砸了她宫里所有的陈设。”

    “不过,后来赶上你祖父姜承病逝,你父亲要守孝三年,也没能与你母亲当时就成了亲,她才消停了些。”

    她,说的就是那时的宸妃,如今的宸太妃。

    “可就是守孝也有个头儿啊,终于,三年后,你父亲还是迎娶了你的母亲。”

    “小姜大人迎娶帝都才女谢贞,那也是一桩大事了,即便是后宫那些女人也为这件事谈论了很久呢。”

    “后来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才新婚的小姜大人就被派去了边境,而且好像是直到他快病死的时候,才被允许调回帝都的。”

    “当年经手这个事儿的,就是周妙嫦的长兄。而先帝后来和我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小九儿还小,需要一个名义上的母亲,也需要一个强大的家族去保护他。但,朕绝对不会允许朕的任何女人与别人有染的……”

    “后来你的父亲就去了边塞这等苦寒之地,想他一介书生,如何能长年累月过这样风采露宿的日子?自然身子每况愈下……被掏空只是早晚时间的问题了。”

    断断续续的故事,支离破碎的情节,一点点的串起。那怕不是亲耳听父母说起,姜暖也能猜到这个残酷悲剧的全部。

    “他们都不是人!”猛地停下脚步,姜暖回身对着大路尽头栖梧寺的方向大声喊道:“你们这些混蛋!枉披了人皮,做的都是杀人不见血事!”

    姜暖愤怒,悲哀,无奈……

    再不喊几声,她觉得自己是要爆炸的。

    可喊了又能怎么样呢?

    看着宸太妃害人的混蛋皇帝早就死的不能再死!

    而害了她父母的那个女人虽然活着,她却是自己心爱之人的母亲!

    无可奈何……

    ------题外话------

    6sjyh耿直浩月晓闲妻梁母wh520301浩月晓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

    5986340688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后台是新的作者登陆系统,我不是很会用。所以总是出错。

    感谢大家的包容。

    这几章往事,其实是很悲哀的故事。总有一些人,自己不幸福,也见不得别人幸福。

    活在当下,看文的你们一定要幸福啊~

    草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