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37.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中秋月圆
    他背着灯光席地而坐,整个人都罩在光影里,虚虚实实地让姜暖看不清。舒悫鹉琻

    这样的感觉让姜暖觉得自己是做梦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在梦里。

    于是她悻悻地躺了下去,眼睛空洞的望着房顶低声又叫了他:“相思……”

    “我在。”他轻轻的应了,然后就是食物被吞下的声音。

    “我想你了,昨天夜里就开始想了。”因为是在梦中,姜暖觉得哪怕是说点肉麻的话也无所谓吧,所以她很诚实地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旁边是一阵悉悉索索的轻响,岑相思原本拿着丝帕擦拭嘴唇的动作停了下来,怔怔地望着躺在旁边,神态梦游似的女子。

    姜暖对他的温柔好似与他想象的和看到的别的女子的温柔不太一样。

    在两个人相处的过程中,哪怕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姜暖也极少缠着他。书中那些小鸟依人,之类的词汇是从来与她联系不上的。

    一到春耕或是秋收的时候她就会变黑一些,可作为一个应该把容貌看得无比重要的女子,她又是其中的异类,她不在乎这些,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她。

    她像个男人一样的进进出出,忙的事情也是繁杂劳累,劳心劳肺。她都是默默的去做,从不抱怨叫苦。

    她的好处岑相思都是藏在心里的,自私地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这样特别而美好的姜暖。

    对于他来说,姜暖的温柔就是每日留给他的可口的饭菜,是冷时房间里铺得厚厚的被褥,热时镇在水井里的一只西瓜……她是他心灵最深处的皈依!

    于日日月月中,丝丝缕缕的情感牵绊里,岑相思知道自己离不开敬暖。

    所以,他缠着她。用尽手段和心思保护着她。只要她能过的太平。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都让他去抵挡就好。

    可现在,她那么温柔的唤他的名字,说她想他了……只一日未见,她便破天荒地告诉他:我想你了,昨天夜里就开始想了。

    这样近似于缠绵的温柔,让岑相思愣住了。

    然后他小心地移到姜暖的身边,伸出一只手臂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连着棉被一起拥在自己的怀中,摇晃着她,很轻很轻地说道:“我在。”

    这温暖的怀抱,宠溺的摇晃,都让姜暖感到舒适。

    她惬意地闭上了眼睛,从被子中伸出自己的双臂环着岑相思的脖子,稍一用力,让他俯身靠向自己,自己则把嘴唇凑了过去,如羽毛般在他的唇瓣上轻扫了一下。

    岑相思觉得那轻吻已经落到了自己的心尖儿上,甜得他整个人都要化掉了,唇上苏苏麻麻……

    “再来……”姜暖也觉得这样的味道真是不错,她又把唇敷了上去,想加深这个吻。

    可岑相思却慌乱地躲开了,他把姜暖又放回到褥子上,自己‘噌’地站起,拉开门就匆忙地跑了出去……

    “什么啊,一点都浪漫……”躺在枕头上的姜暖又猫一样地蜷进了被子,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就要昏昏睡去。

    手忙脚乱地跑到了外面的岑相思此时已经忙得人仰马翻,还把他的房间翻了个兵荒马乱。

    他从姜暖的房间兔子一样的窜出去后,先奔了后院的净房,仔细的漱了口,接着他觉得还该沐浴一番,于是又窜回了自己的房间,从柜子里扒出一套里衣,抱着衣服再窜回净房后才发现浴桶里没有热水。

    狠狠心,打了两桶井水,这家伙龇牙咧嘴地洗了个透心凉后,哆哆嗦嗦地穿好衣衫,又心急火燎地窜进了姜暖的房间,回身,做贼似的关好门窗,这才双手颤抖着把姜暖又从褥子上捞了起来,然后气喘吁吁地说道:“暖暖,现在……亲……亲亲吧……我……洗漱干净了……”

    “嗯?”睡得迷糊的姜暖费力地睁开惺忪的眼睛,然后就看见了两眼冒光的岑相思。

    “相思……”姜暖伸出双臂又环在他的脖子上:“我是做梦还是醒着?怎么老看见你……”

    “一定是太想你了……”姜暖说着松开了手,把头往岑相思怀里一扎,准备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

    心里如有火烧的岑相思看到这般迷糊的姜暖真是欲哭无泪,他折腾了半天,原来这个女人都没有清醒过,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暖暖,不要睡了……亲一下,一下就好……”岑相思用了些力气摇着她,哆嗦着把发紫地唇瓣送到了姜暖的唇边。

    他倒不是害怕,而是太冷了!已经是秋天了,他刚才还洗了个冷水澡,心里又热的难受,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干什么你!”再次被从梦中摇醒的姜暖语气中带了一丝不快,才一睁眼就看见了贴在自己面前的一张大脸,她条件反射般地使劲向后躲去。

    “暖暖……你说的……”岑相思看到她行了居然是这个反应,觉得无比受伤。手臂向上一抬,将姜暖的头又托了回来。

    “嗯?我说什么了?”这时才算有点的清醒的姜暖终于明白这不是梦境了,她开心地用手摸着他的脸颊说道:“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就先睡了……咦?你怎么这么凉?”

    姜暖说着挣扎着从他的怀里爬了出来,把被子铺好后说道:“你睡这个,我都捂热了。我再去铺一床被褥……”

    像大虫子一样爬向柜子的姜暖被岑相思果断坚决地拦腰抱了回来,他一撩被子,把两个人都包在了里面。

    被子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鼻息间是彼此的呼出的热气和姜暖身上的味道,岑相思躁乱的心绪越加纷乱,他把自己的身子紧贴在姜暖的身上,仿佛贴着母亲汲取温暖的婴孩。

    “你这是干什么去了啊,身上这么冷。”从他一靠近姜暖就觉出了他体温的不同,马上把他怜惜地抱住:“好了,就这么睡吧,我给你暖暖。你可不要病了才好……”

    “亲亲我。”岑相思执拗地逼向姜暖:“你说的,你想我了……”

    “嗯?”两个都蒙在被子里,姜暖已经无处可躲,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粗粗思考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说了这样的话。

    不过姜暖还是笑着在他的唇上吧唧了一下,接着她一把掀开了被子,嘻嘻哈哈地说道:“小宝贝儿,不要闹了,乖乖在姐姐这里睡觉觉哈。”

    外面的空气比被子里清凉了许多,姜暖把枕头往岑相思的方向挪了挪:“睡吧,明儿一早你还要早朝呢。”

    “哼!”岑相思的满腔热情被她搅得七零八落,只觉得自己的是遇到了一个木头疙瘩了,他猛的坐起,背着姜暖说道:“暖暖,你都不想我嘛?”

    “想啊……”姜暖也坐了起来,不明白他好好地怎么又发脾气。她抓着脑袋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就为这个生气?”

    “哼!”岑相思扭了脑袋,依旧背对着姜暖,摆出不想理她的样子。

    姜暖翻了个白眼,只觉得身边的妖精比女人还麻烦,小脾气说翻就翻,又有自己的一套歪理,她对此也是无可奈何。谁让自己喜欢他呢……

    爬起来,吹熄了亮着的油灯,整个房间都拢在黑夜里。是一份静怡的朦胧的夜色。

    窗外的月光明亮,看着与平日很是不同。姜暖支起了窗子,往外抬头看了一眼:“呀,真好看!我都忘了明天中秋呢……”

    岑相思紧绷的身子柔和了下来,他转向姜暖:“昨日听到去了凤凰山,我便一路追了去,半道又……”半路上他怕被惠帝看破姜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而利用她伤害她,临时去了更远处的青坝马场,可话到嘴边他又说不下去了,终是不忍暖暖为他担心。

    “我知道的。”姜暖从窗边缓缓地走向他,坐在他的身后拥住了他:“万姑姑说你要来的,临时有事改去了他处。”

    岑相思的身材高挑纤细,姜暖从后背抱着他,也觉得他太瘦了,心里不禁又心疼起他来。

    “我……”岑相思想告诉姜暖,他担心她的安慰,怕她受到母亲的伤害,想说没有了她,他的生活便没了意义……这些几乎冲口而出的话,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就让她这样肆意任性吧,我宠着她就好……

    一股幽怨就这样化为乌有,岑相思叹了口气,转了身子对着姜暖:“你也累了,早睡吧。”

    “嗯!”姜暖见他神色平静,知道这阵变天是过去了,心里也明白他在外面真是不易,又累又饿的跑了一天,早出晚归的。

    于是她赶紧又把枕头被子都摆好

    ,然后对着岑相思说道:“睡觉。”。

    两个人躺在一处,肩膀挨着肩膀,脑袋挨着脑袋,一起对着屋顶发呆。经过刚才的一番闹腾,似乎此时都没了睡意。

    “我真没想到你师父生的那般好看。”睡不着就聊天吧。姜暖开了口。

    “嗯。”岑相思闭上了眼睛,他不爱听姜暖说别人好。尤其师父还是个……

    “哎,我真没想到哦,万姑姑居然是……”姜暖扭了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男人。”

    “她告诉你的?!”岑相思猛的正眼扭头,诧异地盯着姜暖。他想不明白,一直把这个秘密藏到死的师父怎么会和她说这些?

    两个就就这么近距离的对视着,岑相思眼神清明,亮的像一对黑宝石,而他的粉唇,就那么肉嘟嘟地摆在自己面前这么近的地方,不吃豆腐岂不是太亏了?

    于是姜暖想也没想凑上去就‘吧唧’了一口,然后才说道:“没有,不是万姑姑告诉我的。是她自己说漏嘴,被我听出来的。”

    “嗯。”岑相思瞪了一眼姜暖,眼神又望上屋顶,心里说道:这个女人真是……像个木头一样,还总要占人家的便宜……

    “不对!”姜暖似乎想起了什么,诈尸一样的弹了起来。

    “怎么了?”岑相思又扭头看向她,等着她继续。

    “你师父生的那般好看,居然是个男人,你也生的像个狐狸精!你要给我摸摸,看看到底是不是个女人!”

    姜暖说完就趁着爪子朝岑相思的胸口抓去,她觉得这可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万一自己真和一个女子谈起了恋爱那可是太狗血了!

    “不要!”岑相思立马双手抓住衣襟,很羞愤地说道:“哪有你这样的女子啊!色胚!”

    眼前的妖精仿佛变成了贞洁烈女,姜暖觉得哪怕自己就是变成流氓也得摸一摸了,这样踏实。

    “就一下!”她束起一根手指很郑重的承诺道:“我就摸一下,绝对不多摸!”

    “半下也不可以!”岑相思一副誓死抵抗的姿态。

    “哈哈!小娘子,那就不要怪大爷我辣手摧花……”姜暖说完就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

    岑相思左扭右扭的躲避着她的爪子,两个人就在地上嘻嘻哈哈地扭打起来。

    只是岑相思一身功夫,若真的抵抗,姜暖哪里会是对手?而且他还要故意放水,唯恐自己出手重了会伤到她。只是这样让她自己贴在身上来,白给自己吃了豆腐,也是挺有趣的事,所以岑相思并不想这么快结束游戏。

    他由着姜暖嬉闹,自得其乐。

    这时一直把岑相思压在身下的姜暖突然收了一只手,朝他的腹部偷袭过去:“不让大爷摸,那我就抓……”

    这次岑相思没有由着她胡来,他一把就捉住了姜暖的小手,然后两眼幽幽地直直地望着她,连眨都不眨一下眼睛。

    嬉闹的房间顿时安静下来,能听见的只是两个人的心跳声。

    姜暖试着把手往外抽了一下,可仍被岑相思攥得死死的。

    “我……”姜暖咽了下口水,不敢看他,“我不摸了……”

    岑相思不说话,慢慢的坐了起来坐起了身子,姜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两个人的位置已经彻底交换,她被压倒了下面。

    “相思……相思……”岑相思的眼神让姜暖害怕。她讨饶道:“真的不闹啦,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信你是个男人了……”

    “我本来就是男人。”岑相思直视着她,毫不犹豫的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不要!”姜暖只觉得自己是发自内心的恐惧起来,她没有见过这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样做,只会摇着头重复一句话:“不行……不行……”

    “你还是不要我……”岑相思垂下了浓密的睫毛,挡住了自己如火的视线,语气中是说不尽的忧伤失落。

    “没有,我要……”他这受伤的神态让姜暖忘了一切的心疼,只觉得身上的那个人像一片树叶似的轻,仿佛此刻她不好好的抱住,他就会被风吹走一般。

    bsp;什么都不想了……只把自己交给他……让两个从此融为一体……

    姜暖轻轻地阖上了自己双眼,如上祭坛。

    岑相思如蝶翼般的睫毛扬起,眼中盈着泪光,如膜拜般地颤抖着双手伸向那女子的衣襟……

    羞涩,恐惧,期待,各种纷杂的情绪交织在她的头脑中,已经搅成了一团浆糊,她完全不能思考了,只会断断续续地叫着他的名字:“相思……相思……”

    身上那个绝美的少年,一样的紧张无措,他头一次这样面对着她,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陌生。但他依旧用最温柔的语调安慰着她:“暖暖,我在……我在……”

    终于,她隐忍着轻泣出声……

    他俯下身,轻轻吻住了她,吞掉了她的痛楚,把自己的白皙如玉的手指与她的手指交叉在一起,然后伏在她的耳边呢喃:“暖暖啊,我们在一起了……”

    “嗯。”她觉得自己是应了他的。

    而岑相思却是只听到了一声令他心动地轻吟。

    一滴泪水还是自姜暖紧闭的双眼中悄然滑落,她觉得那是幸福。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

    ------题外话------

    洛凝儿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轩辕玫瑰轩辕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ying1970感谢您投出的五张宝贵月票!鞠躬!

    耿直 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淡若清荷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老鼠的猫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龙聆海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kcat2004感谢您投出的两张宝贵月票!鞠躬!

    心闲梦轻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520301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审核大大求放过啊~俺都改了好几次了啊~嗷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