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3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岑相思的礼物

第二百二十七章 岑相思的礼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就这样出去么?”姜暖扯了一把他还带着潮气的秀发。舒悫鹉琻

    “到我的马车上在梳理……”岑相思拉了她就走,走路都好似跳跃一般,透着心情极好。

    “嘶!”被他拽着走了几步,姜暖觉得腿疼的都要从大腿根那里断掉了,因此她停了脚步,相等这不适的感觉过去。

    “都是为夫不好,学艺不精……害娘子受苦了。”岑相思回头看到她这幅模样便心下了然,看她行动不便走路都费劲,不禁心里更加的高兴,觉得自己真是太厉害了!

    不过,他面上可是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的。

    “滚!”姜暖看他今天一早如同变了一个似的,满嘴胡说八道,就会开她的玩笑,而且越说越不像话,弄得她哭笑不得,心里想笑,又觉得这么‘哈哈’大笑一番有些不对头。

    难不成她要笑着说:“哈哈!哈哈!你真有本事啊,你看看你把我折腾的,走路都想横着了……哈哈!哈哈!”这不是真的疯了么?

    姜暖赶紧甩了甩脑袋,把里面这些不正常的念头都甩了出去,然后看着岑相思坐在雨檐下穿好了靴子,才起身的功夫,她不声不响地就踹了他一脚!

    然后岑相思就一个踉跄直接从台阶上落到了院子里。

    不过就算他毫无准备地被姜暖从后面偷袭了一下,身子飞出事略显狼狈,但。他红的身影竟是在空中一连踢出两步,如登云梯似的,先是升高,最后才在半空中拧了身子慢慢落下。姿势妙曼之极,又把姜暖的眼睛看得直了去。

    “踢得好!”阿温还带着睡意的声音自楼上传来。

    岑相思抬头不阴不阳地望了上面一眼,接着就是‘砰’的一声,是窗户关闭的声音。

    “阿温,我去镇子上买菜,等会儿回来,你再睡一会,又不用去夫子那里。”姜暖也穿了鞋子,慢慢地走了下来。尽量保持正常的姿态,不让人觉出自己有异样来。

    “哦。”窗户又被推开,阿温穿着单薄的里衣站在窗前,头发乱七八糟地顶在脑袋上:“阿姊,我要吃粉蒸肉,都好久没有吃了。”说完他还吧嗒了一下嘴巴,小模样很是天真可爱!

    “好!有好的五花肉阿姊一定多买些,回来就做给阿温吃。”姜暖就觉得自己家的小正太美的像个天使,又乖又懂事,她是怎么疼都不够呢……

    “姜温,你在简玉那里都学了什么?怎么还和你阿姊要上吃食了?难道平时她还让你亏了嘴了?”岑相思负手立在姜暖身边,‘谆谆教导’着小屁孩儿。

    “以后暖暖做什么,我们就吃什么,不许挑食,听到没有?”说着他在姜暖看不见的方向,朝着楼上的小东西挥了挥拳头,脸上带着奸笑。

    “砰”!阿温直接关上窗户,不和他废话,心里琢磨着哪天再把他的皮靴子扔给好汉,让它磨牙去……

    “走吧。”岑相思转到姜暖身前,又换上了一副小鸟依人地规矩模样,他不红意思地伸出一只手去,等着姜暖来握住。

    “拿着。”姜暖把石桌上放着的大竹篮递到他的手中。然后自己开了院门先走了出去。

    “暖暖,你等等我……”岑相思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唇角抽了一下,在今天以前,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会有帮着女人提东西的时候。

    不过现在嘛……他甘之如饴……

    尾巴一样的黏在姜暖身后,等着她关好院门,岑相思赶紧把她的小手牵了起来,想着现在还早,四下无人,于是他快速地牵起她的手到唇边吻了一下,然后他就脸红着扭过了头去……

    姜暖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把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摇了摇,提步向庄外走去。

    岑相思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经常宿在这里,马车都是换了普通的,而且远远地停在官道上。

    “暖暖。”岑相思觉得自己特别的开心,只要和姜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觉得无比甜蜜,因此二人只默默地走了一会儿,他就又撒娇似的叫起了她的名字。

    “嗯。”姜暖一本正经地盯着前方。实则正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怕此时忽然冒出个熟人来,自己就太尴尬了。

    “我也想吃你做的粉蒸肉。”岑相思想着阿温说话的模样,只觉得那孩子太讨厌了,就会装着天真无邪迷糊他家娘子。

    “找没人的地方撕嘴去。”姜暖轻飘飘地说道。

    “……”岑相思立时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在暖暖心中的地位没有小屁孩高了,他立在道边,两眼悲愤地望着‘薄情寡性’的她,看那样子马上就要痛哭流涕呢。

    “怎么?自己下不去手?”姜暖似笑非笑地抬头,看着左右确实没有人在,突然就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咬你!让你馋……”

    “暖暖!”上一刻还期期艾艾像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岑相思,下一刻就欢快地伸出手去将她拦腰抱起,手里还提着那个大竹篮,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后,轻声说道:“娘子,我们去买菜……”

    于是他抱着姜暖,几个纵身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青山家虚掩的院门被缓缓推开,门口站着早起准备去地里看一看的青山,他面上的表情带着淡淡地悲哀……

    马车上岑相思已经手指灵活地把自己的发髻梳理整齐,此时他正坐在姜暖的身后用一柄象牙书细细地梳理着她的秀发。

    “我想看你盘发的样子。”他把她的头发拢在一处,只拧了几下,就盘出一个好看的发髻来,只是他并不用簪子去固定,只痴痴地看着她后脑的样子。

    那是妇人发髻的式样,而姜暖现在还没有过门,在外人的眼中还是个姑娘,所以她不能梳这样的发髻。

    “娘子……对不起……”岑相思松开了手,从身后抱住了他,心中只觉得自己怎么做都委屈了她。

    “傻瓜!”昨夜哭了一场,姜暖心里明白了一件事,她喜欢他,才会心甘情愿地和他在一起。虽然在世俗的眼中,他们这样做是不合理法的,可有些事情发生了也就发生了,非要用这个来要求对方做一些事情,好像又矫情了。

    “我喜欢你,所以我愿意……”姜暖身子后倚靠在他的怀中:“不是二十四岁才能成亲么?我们一起等吧。”

    听了姜暖的话,岑相思收紧了手臂,把下巴靠在她的肩窝上好久都没有说话。

    “哎?”姜暖从案几上拿起那把象牙梳反手递给他:“感动成这样?”

    “还有两年多啊!”岑相思伸手接了梳子,突然气呼呼地在她身后冒出这么一句来,“这可怎么熬啊?”

    “哈哈!看把我家相思委屈的!”姜暖回头看见他的脸色就笑出了声儿“不过我可告诉你,就是难熬也要乖乖的,不许招蜂引蝶,不学勾三搭四,听到没有?”

    “嗯。”岑相思乖巧的点头,坐好了身子继续为姜暖打理头发,只是才梳了两下他就又停了手,扭过她的身子郑重说道:“你也要这样乖乖的!”

    “哈哈!”姜暖嘻嘻哈哈地笑着点了头,这态度让岑相思很不满意,又逼着她严肃地再说一遍,结果可怜的姜暖在身体有伤的情况下,又险些憋出内伤来来忍住了笑意……

    “这是?”一路上嘻嘻哈哈,两个人好的如蜜里调油,难舍难分,在马车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姜暖才发现竟到了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地方。

    “下来。”岑相思伸手扶着她下了马车,然后大大方方地牵着她的手就往一处简易地木门里走去:“这里是买卖牲口的地方。”

    才走了几步,姜暖就被里面浓浓地动物身上的骚臭味道熏得停了脚步:“不就做个粉蒸肉么,你不是想买头猪回去吧?”

    “谁说要买头猪的。”岑相思笑着瞪了她一眼,倒是觉得她现在比猪也聪明不了多少:“我要买匹马送给你,现在你的事情那么多,又要跑很多地方,是要添置一辆马车了。”

    “啊?!”一边被他拽着进了集市,一边胡思乱想着:“有钱人啊,真是土豪啊,居然一出手就是一辆宝马啊……”

    不过想了想,姜暖也觉得岑相思说的不错。现在生意越做越大,她经常要去城里,还有兵营里看看。光在雇车上就花了不少银子。

    最主要的还是尚武庄这个地方比较小,所以一般的马车骡车并不会特意停在官道边上等活儿,所以为了等马车,也耽误了不少时间。

    这么捉摸了一下,姜暖认可了他的提议,安心地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挑马。

    姜暖对于挑选牲口是一无所

    知的,所以她只看着并不搭茬。

    市场上卖的都是拉车和耕种用的大牲口。善于奔跑的军马这里是禁止买卖的。

    从进门后绕着集市走了几乎一圈,岑相思才看上两匹比较像样的。正要掏银子牵走,姜暖站了过来,指着那两匹马向马贩子问道:“这是公的还是母的?”

    岑相思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好在他容颜出众,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看个不停,所以,下了马车他就带了斗笠,并把帽檐压得低低的,让人只能勉强看到他的下巴。所以此时哪怕他脸红的像猴屁股,外人也是看不到的。

    “暖暖。”他用手扯了她一把,想把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女子拉到自己身后去。

    “这两匹都是雌马。”马贩子是个五十多岁粗壮的妇人,见姜暖问了,便大大咧咧地答道:“公马到时候会脾气暴躁不好伺候,这位公子眼光极好,选的这两匹牙口脚力都不赖,脾气又温顺,正适合府里用。”

    有时候会脾气暴躁?姜暖看着两匹马把那女人的话想了一遍,想来是说这公马在发情的时候吧。

    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当时她问这马匹是公是母的时候,只想着一定要买匹母马,她想当然的认为母马吃的比公马少……

    “那就买一匹吧。”姜暖点了头,“我就那么几个地方常去,买了两匹也没有地方养,还浪费草料……”

    “……”岑相思是不想这些的。不过既然是为了讨她的欢心,自然也不会在这些问题上多纠缠,所以便依了她。

    买了马,又在这里配置了一辆马车,不过姜暖要在车厢里加一些小的零碎,当日并不能取。

    约好了取车的日子,岑相思付了定金,又被姜暖兴致勃勃地在市集上转开了……

    回去的时候,岑相思低调奢华的马车后面,拴着姜暖新买的两头毛驴!

    姜暖跪在坐凳上掀着帘子。美滋滋地看着自己挑选的两头牲口,眼睛都快笑成了一条缝。

    突然,她身子一僵,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对着旁边的岑相思磨牙……

    “干什么?”岑相思不自觉的身子就向后躲去。

    姜暖不等他身子靠在车厢壁上,就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双手作势掐着他的脖子低声说道:“我说你干嘛要买匹马送给我呢,你心里就想骑着我呢对不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