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4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驴的日子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驴的日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岑相思被姜暖掐着脖子笑的喘不上气,浑身软的像面条一样。舒悫鹉琻就觉得自己娘子说话活泼有趣,就是有些粗鄙。不过夫妻两个人之间开玩笑,怎么说都是不为过的。

    拴着小毛驴儿,他们这辆加长‘宝马’又在跑马镇上转了一小圈,姜暖采买了不少东西,岑相思欣喜地跟在她的身边,提着那个大竹篮,看着她一样东西一样东西地把那个篮子装满,而他则无比自豪地伸出手去付银子!

    溜溜达达就过了半天,姜暖已经觉得很累。于是二人又高高兴兴地回了庄子。

    马车到了路边,岑相思提着一篮子东西先‘潜伏’回了家,而姜暖则牵着两头小毛驴,心惊胆战地往庄子里走。

    她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回头看着,唯恐这俩东西看自己不顺眼,一蹄子给自己踢田里去。

    小毛驴很温顺,并没有因为姜暖是个新主子而欺负她,顺顺当当地跟着她来到了青山家门口。

    “陈叔!”这会儿正是晌午歇着的时候,地里忙活的众人都会了家里吃饭。所致姜暖直接到家里找人。

    “是东家吧?”青山娘在院子里就喊开了:“他爹,东家找你。”

    说着话,院门应声而开,青山娘伸头往门外一看就大声说道:“呦!驴啊!”

    “婶子!”姜暖哭笑不得的叫了她一声。

    “你这是咋说话呢?”才吃了午饭进屋里歇着的青山爹跟了过来,看见姜暖手里牵着的两条缰绳,心里就是一喜!

    东家早就和他们核计过要添几头牲口犁地,他们还觉得如今马上求收都快完了,估摸着要明年开春才能买,谁知道做事总是出人意表的东家竟不声不响地就把驴给牵了回来。

    这下,过几天翻地种秋白菜的时候可是省了大力气了!

    青山爹从他媳妇身边挤了出去,伸手爱惜地抚摸着小毛驴背脊上的鬃毛,喜滋滋地说道:“还真是驴……”

    “……”姜暖望天,不知说什么好。

    把手里的两条缰绳交到青山爹手里。姜暖说道:“陈叔,这个就交给您管着里。看看是不是还要添上什么东西才能犁地,您都去找青山那里支了银子去添置吧。我不懂这些。”

    “让我管着?”青山爹一双满是老茧的粗大的手掌紧紧地攥着那两条缰绳,眼睛瞪着站在身前的两头毛驴,他又重复了一遍姜暖的话,“要不让葛老实管着也行……”

    现在姜暖手里的地完全交给了青山爹带着人耕种,而东家挣回来的所有的银子,又都是他家青山管着。

    只这两样事儿放在外人眼里,就都瞅着眼红。如今牲口才买回来,庄子都没进呢,东家就把它们就给自己照看,青山爹心里是高兴的。

    但他高兴归高兴,还没有到了得意忘形的地步。

    东家既然看重自己一家,把身家交给他们,青山爹觉得自己更应该给东家做脸,不能让东家为难。

    “就交给您管着。咱不是早就分了工了,地里的事儿就是您管着,这两头驴都是耕地用的,可不是要交给您么。”姜暖知道青山爹是怕自己不好安排,让葛老实闹了小气。所以她索性接着说道:“老实叔也是个稳重的,兵营里拦的那摊子活儿,他在那里盯着,我放心。”

    “那成。”见东家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青山爹也不墨迹,痛快地牵着两头驴往姜暖后买的那个盖了马棚地大场院走去,“我这就找青山支银子置办拉套的犁去……”

    “嗳,你是急什么啊,青山才过去吃饭!”青山娘笑着对着青山爹的背影喊了一句。

    兴冲冲的青山爹只抬了抬手,并未回话。连头都没有回,很有一家之长的气势。

    “这老头子,可真是!”青山娘自顾自地叨叨了两句,然后就问姜暖:“东家,咱今年的中秋咋过啊?还凑一顿么?”

    姜暖想了想,才淡笑着说道:“现在是求收的时候,大家都累。我看就各家过各家的。等会儿我和煮饭的嫂子说说,今晚上加两个菜。给那些回不去家的改善一下。”

    “您是不知道啊,”青山娘不好意思的看着姜暖:“大伙儿都憋着想吃您做的炒菜呢,有好几家都买了烧酒,就等着您发话呢。”

    “这样啊……”姜暖侧着头停了会功夫才说道:“那就和大家说,咱们今儿晚上都到大场院去聚。让各家自己搬桌子凳子,把藏得酒啊菜啊也带上,晚上咱热闹一下!”

    “成!”青山娘听了她的话,也赶紧回了院子,想收拾一下,就到各家去联系去。不过才进了厨房,她又有些后悔,揉着硬邦邦地肚子嘀咕道:“要知道东家能答应,说什么我也不吃六个饼子了……”

    姜暖有些头大的回了家。

    今天她身子不适,这两天又没得好好休息,早就累得人有些发飘了。想着晚上还少不得要做几个菜,她就觉得头大。

    可大伙儿这段日子也累啊,听青山娘的意思,大家都盼着八月十五聚聚,这要求并不高,姜暖也不好拂了大家的性质,往大家的头上泼冷水。

    回了家,到后院洗了洗手,姜暖看见灶上温着饭菜。是杨玉环做好留着她的。姜暖伸手摆了半个馒头,咬了一口,完全没有食欲,于是又把扔回了锅里。

    回到前院,想去杨玉环的房间里看看她去了蛊毒以后恢复的如何,却意外的扑了个空。连楼上的阿温也不在家。

    “这是去哪儿了?”杨玉环不怎么合群,不爱姜暖阿温以外的人亲近,所以她在这里这里也是没有朋友的。她不在家,这让姜暖觉得很奇怪。

    “娘子,你找了这个又找那个,为什么不找我嘛……”姜暖才从楼下下来,就被早就等在门口的岑相思拦住了。

    “找你做什么,又丢不了。”姜暖白了他一眼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要趁着这回儿功夫歇歇,晚上还有的忙呢。

    “阿温和玉环呢?”她边走边问。

    “去镇子上玩了。”岑相思一回来,就看见阿温留在姜暖房间里的字迹。知道他们两个人是一起出去的。

    “哦。”姜暖轻声应了,走回房间就去拉柜子,然后她就看见了那堆被岑相思割坏了的褥子,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和关门的声音,姜暖故作淡定地取了一套备用的被褥出来,自顾自地在地上铺着:“晚上庄子里的人说要聚一聚,我只去一个时辰就回来。”

    “不许!”岑相思不等她说完就表明了态度:“今儿是我们两个成亲的日子,你是我娘子,自然只能陪着我!还有,以后不要给他们煮饭,只给我煮就行了。”

    姜暖拖了枕头过来,直接地沟一样地躺了下去,然后她惬意地叹了一口气,觉着这么躺着真是太舒服了,她都不想起来了。

    “锅里有饭菜,还请相公将就着吃点儿……”说着,她就疲惫的喝上了双眼,有些昏昏沉沉。

    “你叫我相公了?!”岑相思激动地一下扑到姜暖的身侧,小狗一样的又是拱,又是笑,就是不肯安静。终于又把姜暖闹腾得张开了眼睛:“要么躺下陪我睡觉,要么你出去回你的房间!”

    两个人离得很近,岑相思这才注意到她的脸色确实有些难看,于是他收敛了性情,有些憋屈地躺在她的身边小声说道:“人家陪你睡就是了,你那么凶做什么……”

    伸手拽过被子把两个人盖好,岑相思听出姜暖的呼吸有些沉。伸手给她号了脉,倒是没有什么不妥,想是这几天她太过劳累,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

    他这才放下心来,不舍得再闹她,只从背后搂着她‘陪睡’。可是此时他兴奋的心情还没有平静,自然不能像姜暖一样马上就有睡意,因此他偷偷摸摸的把手滑进了她的衣襟,在抓住了一团柔软之后,他才害羞的说道:“暖暖叫我相公了呢。”

    八月十五昏天黑地的忙活了一场,大伙皆大欢喜地过了一个热热闹闹地中秋,姜暖在酒席上推辞不过,喝了几杯酒,趴了三天才起来。

    等她觉着身子各处关节和肌肉都恢复了正常的时候,岑相思在身边的抱怨声几乎要把她的耳朵磨出了膙子。

    “暖暖,你不能给我赶出去,我是你相公……”

    “暖暖,我一定要和你谁在一起,因为人家胆子小嘛。”

    “娘子,都三天了……有些事情是要常做才好,要不为夫也会忘记的……”

    ……

    总之这厮想要钻姜暖被窝的理由是五花八门毫不要脸,可无

    论他说什么做什么,这回姜暖都是不许他再碰自己,因为她确实觉得这事儿除了痛还是痛,实在让她心里恐惧。

    三天后,姜暖再次拉开院门走出家的时候,她看见自己买回来的那两头毛驴都配好了新梨,正被几个汉子眉开眼笑地围着,看它们犁地呢。

    小毛驴跑的很欢快,四个白蹄儿不停的倒腾,模样很神气。驴屁股后面的汉子们已经排好了队,好几个人追着驴跑,那队伍老鹰捉小鸡似的……

    “这是干嘛?”姜暖摸着下巴,看着这些大老爷们的举动很是莫名其妙。不明白他们干嘛跟着驴跑。

    “东家,看咱这地梨的多快!我们这都排着队等着推黎呢。您要不要过来试试?”青山爹用愉快的声音招呼着她。

    姜暖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拒绝加入这个奔跑的行列,给出的理由是——费鞋!

    “东家,”乐呵呵地从庄子里走出来的葛老实,正要去兵营,看见姜暖就走了过来:“赵把总说有事儿找您,问您啥时候过去。”

    “有事?”姜暖随口问道。眼睛还盯着那一大堆不着调的人马上,看着有趣。

    “好像是给您结银子吧。”葛老实凑近她低声说道。

    “哦。”姜暖点头应了,还是一副平和的模样,“他们地里的番薯也该收了吧?”

    “这一两天就开始收,都收完怕是得个三四天。”葛老实答道。

    “那就等着番薯收完了我再去。”

    ------题外话------

    草稿。先贴~

    有点累。我四十多天没有休假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