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44.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冷战

第二百三十二章 冷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岑相思的话明显是太过得意而随口说了的。

    他自从第一次吃到姜暖以后,又过了好多日,如今终于所愿得偿,他的快活已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了。

    所以他随口就说了那么一句话安慰累得讨饶的女子。

    于是姜暖一下从漫天花雨的眩晕里落到了刺骨地冰天雪地里。

    脸色绯红着情潮未退,神色中是痛苦的清明。

    “你说什么……”她气若游丝地从唇间飘出几个字。

    “怕了?”岑相思停下动作,伸出如玉的手指拂去她眼角间不经意滑出的泪水,然后他俯下身去,轻吻着她:“别怕,你还是我的暖暖,一切有我……”

    姜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觉得冷。想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可手才伸出就已经被他擒住,他更紧密地与她纠缠在一起。

    “别不要我……”他如同一个溺水的孩子一样手脚都与她纠缠在一起,不许她退缩。

    “我不怕……”姜暖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我是厌恶,厌恶皇宫里的生活!”

    “我以为是怕我失败了,连累你和我一起死。”岑相思依旧不以为然的轻笑。

    姜暖摇摇头,夜色中,她的眼神尤其的明亮。她与岑相思对视,试图从他眼中看出那些话的真假。

    “我不怕死。我也知道死亡的滋味。”她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真的不愿意过宫里那些女人的日子,那是生不如死的!”

    她想说,你看看你母亲,那不就是一个皇宫里出来的魔鬼。

    “不会……我不会让你过那样的日子的。”岑相思说话还是轻飘飘的,他似乎不想再和她谈话,于是试探着动了动,马上就被姜暖制止了。

    “我们谈谈。”姜暖身子僵硬,眼中是不容拒绝的神色。

    “你啊……”岑相思叹了口气,知道这一场久违的情事已经结束。而自己若不能解开暖暖对于皇宫那个大笼子恐惧的心结,下一次的欢好绝对是遥遥而无期的。

    他不敢太过表现出自己的失落情绪,生怕把躺在旁边的这个小刺猬给惹毛了,岑相思起身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的从那堆散乱在旁边的衣衫里挑着自己的,然后很斯文优雅地穿戴起来。

    姜暖也坐了起来,岑相思不说话的时候,便有些阴沉,让她觉得有些压迫的感觉,于是她裹着被子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把窗扇支了。

    清冷的空气马上从外面冲了进来,将屋内的混乱的带着温度的气氛瞬间给冷却了个干净。

    这份清冷让姜暖痛快了一些,她痴痴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对于岑相思一直在暗暗地谋取帝位这件事,她是早有察觉的。

    不管从宸太妃的言谈里,还是偶尔从他身上闻到的血腥里,她知道,他一直是背着她在做着什么事。

    而这事是见不得光的,一旦到它可以见天日的时候,必定石破天惊!

    自古皇权与黄泉便是一步之遥,这一步之遥的路上枯骨堆积如山。姜暖从未站在权利的顶峰上过,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她对于权力也从未有过**,因此更多的,她只想过平淡安稳的日子,不想去触碰那可能使人疯狂的东西。

    也不愿意为这个而丢失性命。

    她死过,孤苦过。所以没人比她更珍惜现在所有的温暖亲情与爱情。

    “我父亲是被宸太妃害死的。”感觉到岑相思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姜暖忽然开了口。

    岑相思听着她说话,没什么感觉。

    他小心地拥着裹着棉被但肩头还裸露在外的姜暖回到铺的褥子上,从已经整理好的她的衣衫里,拿起水蓝色的的亵衣,又把她从被窝卷中掏了出来,放在自己的膝上,把亵衣给她套在脖子上,又把两根细长的带子从她的腋下拉倒她纤细的后腰上,灵巧的系了一个结。

    姜暖不好意思的想要自己来做,但岑相思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亲自小心地伺候着她。

    人都是要死的,不管你活多少年,最后终究要死。所以岑相思不关心死人。哪怕那个死人是他心爱之人的父亲,他依旧没有什么感觉。

    弱肉强食。自己没有本事就会被欺负。如今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死于自己的母亲之手,只能说他没有本事。岑相思一点都不同情这么窝囊死去的岳父大人。

    他更关心自己的小娘子不要被十一皇子谋了去,不要被老谋深算的皇兄利用,还有就是……不要让她冻到了……

    他细心地一件一件把方才被他脱去的衣衫又都给她穿好,然后才把这个脸红着害臊的女人放到褥子上,把那床棉被又给她围在身上。

    “说吧。”他笑眯眯的看着那一小堆娘子,怎么看都觉得顺眼。只顾着看她,口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说……什么?”姜暖不习惯在他面前裸露身体,所以现在即便已经穿戴整齐,她依旧是心跳如鼓,脸如火烧。

    “你不是说岳父大人是被我母亲害死的么,然后呢?”岑相思还是笑模笑样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她,并且轻声提醒。

    “你怎么这样啊?”姜暖觉得心里不舒服了。

    她看着他这幅没心没肺薄情寡义的笑脸有些碍眼了。蹭蹭地往上冒火,可坐在对面的他又是一副好脾气,自己又不能翻脸,姜暖开始挠墙,别扭到自己都要跟自己怄气了,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愤怒。

    “你不觉得你母亲太过分了么?”她的声音已经在不自觉间拔高了不少,“就因为她的贪婪自私,害的我父母终生郁郁寡欢,最后我父亲病死,而母亲也因为父亲的原因早早的离开了人世。”

    岑相思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把窗子又放了下来。

    姜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过大,俗话说隔墙有耳,她现在的说的话可以说就是大逆不道的。

    虽然她家是独门独院,隔墙也没有人能听见,可就是让睡在小楼里的杨玉环和阿温听到也是不太好的。

    看着他又盘膝坐在自己面前,姜暖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就是爱拐弯抹角的,有话也不直说!关窗户干嘛?嫌我大嗓门啊?”

    “深秋了,为夫怕冻到娘子。”岑相思把腿上的红色袍服抻的平整,然后伸手过来把她的手腕从被子里掏出,装模作样的号脉:“内火虚浮过剩,五心烦热、躁动不安、脉细数,这是气虚火旺的症状……为夫看必得阴阳经常调和才好……”

    “你!”姜暖气得一把就把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攥成小拳头就给了他两下子:“你怎么这样啊?真是气死我了!”

    说完,大概也觉得自己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很是搞笑,心里又堵得难受,又不想在他面前笑出来,只好转了身子,面壁。

    “傻娘子!”岑相思轻叹了一声,把姜暖从被子里又抱了出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你是不是觉得我该对岳父大人和我母妃之间的事情申明自己的态度?”岑相思声音平和的问道。

    姜暖横了他一眼,没有吱声。

    那态度分明就是在说:这还用问么?

    点点头,岑相思又叹了口,然后望着她说道:“那我说了,你可不要再生气。”

    感觉到怀中的身体不再僵直,岑相思知道现在姜暖的火气应该是小了些了。

    “首先我要说,不管怎样暖暖都不应该把我母亲做的事情嗔怪到我头上来,那样不公平。”

    姜暖抬头,欲言又止。

    “暖暖是不是认为你们姐弟的遭遇也都是我母妃害的?”

    “难道不是么?”姜暖反问。

    “如果换成我是当时的岳父大人,结果就会不一样。”岑相思说话的语气严肃起来。

    “我会辞官不做。这样没有了官场上这顶乌纱帽的牵制,那个女人在想伤害我就会困难很多。毕竟她在宫中,万事都要依仗她的家族,可我现在不是官了,就如同现在简夫子,他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没了官职,便不用听从公文调动,跑到边境那样的苦寒之地受罪,白白地毁了身子……”

    “只在家里守着妻儿,又有老太傅的那些名声和门生护着,谁会轻易的明目张胆地来欺侮我呢?”

    对着他的问话,姜暖张了两次嘴都没有回答。

    她细细地想着,试着把自己作为一个局外人来看这件事,她觉得岑相思说的是对的。

    “岳父大人太过书生之气,遇事不知变通,白白地在边境空耗了那些年华,以为自己的隐忍能换来家人的安稳。”岑相思边说边轻轻地摇头。

    “一个丈夫,连自己的性命都保护不了,如何能保护自己的妻儿?”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母妃那样做就是对的了?”姜暖不服气的回了一句,不过声音已经小了很多。

    “呵呵。”岑相思轻笑,声音里没有任何温度:“暖暖,很多事情根本就不能用简单的对错来分别。”

    “而是看什么人在做!”这句话说出的时候,岑相思的声音彻底冷了,姜暖竟从他的身上觉察到了戾气!

    她望着他,似乎有些明白他要说什么了。

    只有弱小的人才会需要别人来分别对错,法典,权利都是掌握在上位者的手中,他们做出的事情就是对的,谁敢说错?

    所以,岑相思要做一个上位者。

    他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相思。”姜暖不想和他怄气了,她把自己身体的全部的重量都依靠在他的胸口:“你也辞官吧,我们一家人守在一起过安稳日子不好么?”

    岑相思伸臂把她小心的揽在怀中,如同珍宝。

    “暖暖,我不是岳父大人,而我要面对的也不是我母妃这样的无脑妇人。”过了半晌,他才平静地开了口。

    “此时,如果我一味的退避,最后便是一条死路。”

    “你能保证一定能坐到那个位子上去么!”姜暖见他并不松口,心中气苦,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你若死了,我怎么办?”

    “我不会让自己死去的。”岑相思俯下头亲吻着她:“我还没有娶你,也没有看到我的儿子和女儿出世,怎么舍得去死……”

    “可……”

    可谋朝篡位成功了才能活着,要是不幸失败了呢?皇帝怎么能允许你活着?

    这么残酷的丧气的话姜暖终是没有说出口。她怕自己一语成谶!

    谈话到此而至,二人不欢而散。姜暖开始与岑相思冷战。

    而岑相思依旧对她小心的追逐着纠缠着,保护着。

    有太多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了。姜暖不知道才会安全。

    岑相思自己吞掉了很多解释的话语。他不会和姜暖去说这些的。作为男子汉大丈夫,他必须保护她。

    哪怕是这些会引起她的误会甚至不快,他都会做下去。

    从他父皇把兵符交给他的时候,岑相思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他只是没有想到在这条路上,会遇到姜暖。

    于是一切都不同了。

    他要披荆斩棘为暖暖还有他们将来的孩子们谋求一个未来……

    ……

    姜暖劝不动岑相思,这让她烦躁不已。于是她为了让自己能够不总是想着那些可怕的事,疯狂的忙碌了起来。

    除了累得实在睁不开眼的时候,她都是在忙。

    番薯收获以后,点心作坊那边除了继续经营原有的品种,还加上了只有甜点心铺子里才有的卖的煮五香花生。

    这种季节性的东西,去年就买过一阵,几乎是它一上市便得到了老百姓的认可,今年的销量比去年还好。

    甚至都有好几拨人跟着把式叔的骡车追到了尚武庄,要从姜暖的手里买落花生的种子,开出的价钱高的惊人,但全被一脸笑意的姜暖拒绝了。

    她不谈这一份两份的种子钱,只要保护的好,只靠这个落花生她就能养活一庄子的人。

    现在只是卖了一个最简单的五香煮花生,将来还可以卖炒花生,炸花生米,乃至榨花生油。

    姜暖不急。趁着大伙喜欢五香花生的味道,就先卖这单一的品种吧。她现在正集中所有的精力在试做番薯粉条。

    没有出成品的时候,只有她和杨玉环在家里的厨房里做。

    她一遍一遍的反复实验,终于在她脑子中那模糊的大概的制作工艺中被他摸索出了一个门道来。

    番薯粉条的原材料就是番薯粉。所以她必须要从番薯中分离出番薯粉来。

    她先把番薯洗净去皮,切成稍小些的块,然后把切成小块的番薯放在石磨上加适量的水碾碎成浆。

    再用细纱布把番薯浆接住控干水分,然后再加水冲洗,直到最后控出的水变成了清水,那留在细纱布中的就是湿的番薯粉子了。

    有了这个就可以制作粉条了。

    姜暖记得奶奶管做番薯粉叫做‘漏粉子’。

    就是把兑了水的番薯粉浆先在滚开的水锅中打成软硬适中的浆糊,然后再把这个浆糊放在笊篱里面,让它从笊篱的空洞中自然地漏到另一个开水锅中,等这些变成粉条状的番薯粉再从开水锅中飘到水面上的时候,就可以捞出过冷水了。

    最后把这些冷却后的湿粉条整理成把,放在干净的地方挂在杆子上晾晒干燥,就可以做出粉条了。

    古代的笊篱和现代的不太一样,是竹条编成的,不能用来漏粉条。为此姜暖还特意到镇子上把一面铜锣打了一堆空洞,成了个筛子。

    姜暖用这个铜筛漏了几次粉子,不断地调整这加水的比例,却发现不管水多水少,几乎都能露出粉条来,可这些粉条的口感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劲道,几乎是一下到锅里,煮一会就烂!

    “不对啊……”看着又一次在锅里变成了糊糊地番薯粉,姜暖托着下巴开始反思,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回忆着制作的过程,寻找着可能纰漏……

    “这个东西看着和做粉丝有点像……”一直跟在姜暖身边打下手的杨玉环看着姜暖试探着说道:“我家乡做植豆粉丝的时候是要加一些白矾的。”

    “植豆?”姜暖眼睛悠地一亮,扭头望向她。

    “就是绿色的,一粒粒的豆子。”杨玉环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

    “明白了,就会咱们这里说的绿豆对吧?”

    “对,就是那个东西。”杨玉环点头。

    白矾!杨玉环的话让姜暖豁然开朗,她扑过去抱着杨玉环,竟把她抱得离了地:“玉环,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抱着杨玉环在地上转了个圈后,姜暖才发现厨房的门口站着阿温巧心,和那个已经几日不见了妖精。

    几个人都皱着眉头盯着疯魔一样的姜暖,不知道她在兴奋什么。

    “姑娘,姑娘,您快我把放下!”满脸通红的杨玉环不安地扭动这身体。

    “哦。”姜暖看见岑相思本来是欢喜的,但一看到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便什么心情也没了。

    于是她也面无表情地把杨玉环放到了地上,回身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做晚饭。

    一遍又一遍的试着漏粉子,她和玉环都忘了时间,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黑了。

    难怪方才她看着锅里滚动的开水,看不清飘起来的粉条……

    杨玉环点燃了厨房里的油灯,宽敞的厨房明亮了起来。

    “阿姊,这锅里煮的什么?”外出了一天,回家肚子就饿的阿温跑进厨房,用勺子在锅里搅合着。

    “这是阿姊试做的东西,还没有成功。”姜暖兴致缺缺地说道,眼睛的余光依旧扫着门口,她已经几天没有和他说话了。

    门口是一片昏沉的黑暗,早就没了那抹绯红的影子。

    “唉!”姜暖身不由己地轻叹一声。

    阿温看到阿姊的情绪有些低落,以为是试做的东西没有成功引起的,因此他贴心地安慰姐姐道:“没关系,阿姊可以把这个都给……”他又看了看那一锅糊糊,实在没有勇气说:都给阿温吃。

    而是改成了:“阿姊可以把这个都给好汉吃!”

    “呵呵!”姜暖笑了,想着要是把这一锅糨子都给门口的那条恶犬吃了,好汉非得气得绝食不可。

    好歹做好了一顿晚饭,姜暖胃口并不好。她让阿温到岑相思的房间去看看,阿温跑过去又跑了回来:“屋里没人。”

    “那你们先吃吧。”姜暖尽量保持着平静,神态如常地走回到自己黑着灯的房间。

    出人意料的,推门才迈进房间,姜暖就看见地上倒着的一团人影,她心头一跳!关上门就扑了过去。

    “相思,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姜暖先是伸手在他的额上试了试,感觉体温正常。

    然后又小心地撩起他的衣衫,检查着他的手脚……

    还好,手脚都在!

    姜暖虚脱般的坐在了地板上,然后才猛地想起现在已经入冬,地板上太凉。

    她又爬了起来,朝着柜子走去,想把铺盖拿出来铺上。

    “暖暖……”岑相思一跃而起,不管不顾地就抱住了她:“你别走……你都五天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了……”

    姜暖先是紧绷着身子,然后在他的话语中,又慢慢地放松了身体,无奈地说道:“我去拿被褥,你不要睡在地板上……”

    岑相思抱着她不动,身子显得有些沉,姜暖往后撤了一步才能支撑住他。

    只是她才往后退了一步,岑相思就受惊了似的紧贴了过来:“暖暖,你不要走……”

    他垂下头来,靠在她的肩上,身子弓着,好像极度疲惫。

    两个人离得很近,为了不使两个人摔倒,姜暖只好伸臂搂住了他的腰肢,然后她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相思,你站好,让我看看你到底是哪里受伤了?”心里一惊,姜暖有了不好的感觉。

    姜暖扶着他站在墙边,让他靠在了墙上,然后她几乎是手忙脚乱地走到柜子前抱出了被褥,胡乱地铺好,不敢点灯,她开始小心地脱去岑相思的衣衫。

    在阿温和杨玉环没有回屋去睡觉之前,岑相思是极少当着他们的面堂而皇之地进姜暖的房间的。

    现在里安置的时辰还有一段时间,他就悄无声息地到了姜暖的房里,所以姜暖知道,他一定有事!

    按住姜暖的手,岑相思疲惫的摇头,然后一头栽倒被褥间。

    姜暖不放心,仍是小心的托起他的身子,把他的外袍脱了下来,在黑暗中一寸寸地审视着他的里衣,就怕在上面看到血色。

    “我没有受伤。”岑相思再一次握住了她的手,然后他把头扎进姜暖的怀中,依偎着她:“十一死了。”他开口说道。

    “嗯?”姜暖的思绪一直都在他的身上,一时好没有转过弯子来:“十一……”

    “十一皇子!”想起元月诗会上那个神采飞扬的年轻皇子,姜暖诧异的低头看着怀里瘦削的男子:“是……你杀的?”

    “我四哥也死了……”岑相思仿佛没有听到姜暖的话语,依旧自顾自的说着:“我皇兄用剑在他身上刺了十九下!他的血在大殿上流的到处都是……”

    ------题外话------

    耿直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hwzf感谢您投出的三张宝贵月票!鞠躬!

    昨天夜里写了两千多字,加上今天下班回家写的,就是这么多。先贴了,省的赶不上审核。

    俺说要写个万更的,俺不食言,这章不算。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