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47.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乱天下

第二百三十五章 乱天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天越来越冷,一般的农户已经开始准备过冬的粮食蔬菜,到了农闲的时候。

    尚武庄的农户们也开始了猫冬,但他们是没有农闲的。

    今年的冬天都守在一起女人削番薯皮,男人守着石磨和大锅做番薯粉条,依旧是干得热火朝天,聊得山呼海哨的没了边儿。

    帝都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朝廷里在闹着肃清结党营私的那些官员。而受牵连的官员和地理刨出的番薯一般,从土里一拽就是一串儿,人人自危。

    所以大场院里的话题从‘东家长西家短姜暖家的耗子三只眼’,又变成了这些人根本不认识的官老爷们。

    不过,别以为这些面朝换土背朝天的农户们是毫无见识的,现在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女人就在议论:“不是说十一皇子是病殁么?怎么还牵连出谋害的人犯了?而且这个人犯还是五皇子?是不是这哥两个为了抢他爹的位子互相掐架啊……”

    姜暖把账册送到青山屋里,出门正好听了一耳朵。她笑着和这些人点了头,又悄无声息的除了大场院。

    对于十一皇子的死她一直是有疑问的。

    她见过他,知道这个年轻的皇子身体看着不错,而且从面相来看也不像个短命的。如今不明不白的死了,她心里也不免嘀咕一番。

    她就是怕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和岑相思扯上关系。

    不过姜暖也就是在心里捣鼓捣鼓,是不会当着岑相思的面去问的。

    她不想听瞎话。

    姜暖甩了甩脑袋,把这些危险的念头甩了出去,她又朝着点心作坊走去。想看看那里出了多少成品了,要是今儿做的糕点差不多了,就抽出几个人手来和她一起渍酸菜。

    大白菜收成很好,姜暖卖掉了绝大部分,还剩了足够一庄子人过冬吃喝的。

    现在这些菜水气太重,都在屋顶墙头上晾晒着,等着天一上冻,就要收了藏进地窖了。

    前几日为了过冬的事特意把大伙叫到一起询问了下大家的意见,这回大家意见很是统一,都要吃大锅饭,连最后的两家自己吃小灶的人家也不好意的表示想入伙。

    究其原因,自己家做饭又是买柴又是买食材,还要自己费力去做,折腾了半天,钱没省下,倒是比吃大锅饭还费!

    无形之中又多了四五个人吃饭,姜暖琢磨着还得买两口大缸去,去年她们姐弟被宸太妃扣在了逍遥王府,她做了两缸酸菜倒是没有糟践,都被石榴几个给吃了。

    今年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吃大锅饭,那么还得早作准备,姜暖站在点心作坊的门口歪着脑袋想出了神,想这几天就去赵把总那里先定下两头猪,过年的时候也不能给大家伙吃白菜帮子啊。

    “呦,东家,您咋站在这里不进去啊?”如意娘从远处走来,早就看见了立在门口的姜暖。她紧走进步到了姜暖的身边。

    姜暖脑子还在猪肉酸菜上,只不经意的对着她一点头:“正算咱们一庄子人一冬得存多少粮食蔬菜呢。”

    谁知竟看见如意娘脸上红通通的眉开眼笑着。

    “婶子遇到啥喜事儿了,看把您乐的!”姜暖伸手要推院门。

    “东家。”如意娘伸手拉住了她,凑到她面前说道:“我家秋慧有了!”

    葛秋慧刚成亲的时候落了胎,这事儿虽然是只有她家的人知道,不过如意娘一直是提醒吊胆的。

    就怕自己的闺女以后再也怀不上了。一个成了亲的女人不会生孩子,那可是让娘家抬不起头来的事。

    上个月葛秋慧就没有来月事,为了确定这个好消息,娘两个强忍了一个月,终于现在有过了日子,如意娘是终于把悬着的心收回了肚子,踏实了。

    “秋慧有什么了?”姜暖觉着如意娘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

    “嗐!”如意娘一拍巴掌,觉着自己也是得意地忘了形。东家再懂得多,她也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家家的,自己和她说这些老娘们的事儿,她可不是听的明湖么。

    “是有了……身子了。”如意娘这回声音更小了些,还怕姜暖看不明白,特意用手比划了个大肚子的样子,一张胖了不少的脸上更加红了。

    “好事啊,咱庄子里多少年没添人丁了,这可是大喜事儿!”姜暖给如意娘道了喜,心里也替葛秋慧高兴。随即又想到,又该去金铺子了……

    ……

    晚上用膳的时候,阿温似乎很兴奋,叽叽喳喳和姜暖学舌。

    说简夫子的一位同年到访,说了很多在帝都听不到的新鲜事,这位同年的家乡风土人情又与帝都很是不同,听得阿温都直了眼。

    他从出生到现在,见到的听到的也就是眼前这点事。哪里能想到天大地大,外面的世界更是大的他想象不到。所以听见那位先生邀请简夫子一同去游历,阿温就很是向往。

    第二日,那位同年居然没有走,继续来简夫子府上拜访。二位故人依旧聊得投机。山南海北的不亦乐乎。

    阿温仰着小脸听得入迷,真恨不得那位先生不要走,再把家乡的趣闻说几件听听。

    那客人知道阿温是简夫子的学生,因此也存了好感,临出门前特意把随身带着的一个小挂件给了他,并笑着说道:“若是家人允许,可以跟着你家夫子一起到伯伯家里住几天……”

    等阿温又把这人的话兴奋的转给姜暖的时候,姜暖并未在意。心里以为不过是大人应付小孩子随口说说的。也没往心里去。

    谁知没过几天,阿温竟带回了简夫子亲笔的写的一封信,内容就是想带阿温到外乡去游历一个月,此处离帝都并不太远而且是南方,气候比帝都还要温暖。春节前就会返回,不耽误阿温过年与家人团聚。

    读了这封信后,姜暖就犯了难。

    依照她的本意,是不放心阿温这么小就离开自己到外面乱跑的。

    她不放心。

    只要一想到,小小的那么一个人儿以后要和自己分开一个多月,姜暖就受不了!

    所以她没有立时就给阿温答复,只说明早再给夫子回信。

    阿温满怀希翼的眼神瞬间就有些暗淡。

    姜暖赶紧别过脸去,全当没有看见。

    “不行!”已经躺下的姜暖忽然又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把只穿着里衣的岑相思直挺挺的晾在枕头上。

    “怎么又起来了?”几乎都快睡着的岑相思被第无数次的折腾醒了,他好笑的说道:“你若不愿意那小鬼独自出门,直接找个理由拒绝了简玉就是,何苦这么……”

    “也不行!”姜暖瞪了他一眼,然后把被子给他盖严:“我若是直接拒绝了夫子,阿温会伤心的。你是没见刚才阿温那个小眼神……我可不想他伤心……”

    “偏心!”岑相思也坐了起来,眼神无比幽怨:“那小鬼在你这里半点委屈都吃不得,可我呐?”

    “别闹!”姜暖推了他一把:“你赶紧睡觉。没看我正闹心么?”

    “你看看!你就是这样,一点也不把我放在心上……”岑相思心里开始泛酸,不停地算计着再过几年就把那个小鬼轰回姜府老宅子去住。

    “要是好男儿就应该是志在四方的……”姜暖自顾自的开解自己。

    岑相思一听,这是有门能过两个人的小日子了,于是他赶紧点头。

    “可阿温才八岁,还是男孩儿呢,他也不算好男儿呢啊……”姜暖又给了一个新的解释。

    岑相思这回是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拧着眉头给姜暖相面。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样才能长见识……”姜暖似乎狠下了决心。

    岑相思的眼睛亮了。

    “可现在这会儿出去,寒冬腊月的,要是冻坏了怎么办?”姜暖想到这里,自己又担心起来。

    岑相思不管了,把被子摊开,一下就把这个神神叨叨的小媳妇给包了进去:“睡觉!”

    再这样任她折腾下去,两人一夜都不用合眼了……

    第二天一早还是岑相思代笔,刷刷点点给简夫子回了信:同意阿温跟着夫子出去历练历练,并请夫子多多费心。

    阿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连早饭都没有吃,就鸟一样的飞出了院子,急着见到夫子,好吧这个消息告诉他。

    扶着门框,看着阿温欢快的上了马车,催着驭夫赶紧走,姜暖的鼻子直泛酸:“小白眼狼!心都野了!”

    “暖暖。”岑相思从她身后摸了过来,讨好道:“你不用那么担心,我会多派几个人跟着他一起去。还有,巧心心细,让他也跟着。”

    姜暖沉默,情绪低落地往回走去。

    觉得他什么都不懂。巧心再细心又能怎样,还不是不是姐姐!他又不会给阿温做好吃的饭食,也不会像自己这么爱他……

    “暖暖,”岑相思不死心,也跟了回来:“你不要难过了,一个月很快就过去,过年的时候他就回来。”

    看着姜暖还不说话,他凑上去用身体蹭蹭她:“家里不是还有我嘛……我会和阿温一样陪着你的。”

    这回呆坐在案几前的姜暖终于有了反应,她抬起头来,目光烁烁地望着岑相思:“那你先叫我声阿姊听听!”

    “……”岑相思。

    两日之后,姜暖把阿温送上了南去的马车,看着他兴高采烈的对着自己挥舞着小手,她觉得心都快被掏空了。

    虽然即便是阿温在家的时候,也只是晚上下学才会回来。姜暖白天几乎都是一个人在家。她并未觉得怎么样。因为她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不能时时刻刻地想着阿温。

    如今阿温一走,家里还多了一个杨玉环陪着她。姜暖依旧觉得度日如年,开始每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并且咬牙切齿的说道:“以后再也不许他出去这么久了!”

    惹得杨玉环低了头抿着嘴偷笑。

    好在不管阿温在不在家,姜暖都有很多事情要忙。十几日后,她终于认命的开始适应起小东西不在家的日子,也觉得不那么难熬了。

    可就在姜暖刚刚心里平静了一些的时候,一个重大的消息震惊了大梁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南方的小国渭国新任国主毕月乌宣布以后不再依附于大梁,并且不再向大梁纳贡。改国主称号为皇帝,他改年号为‘长平’,自称为成皇帝!

    ------题外话------

    520301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草稿,没有修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