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48.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阿温失踪

第二百三十六章 阿温失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老百姓大多是胆小怕事的,他们不关心这天下是谁来坐,只要能让他们过上吃喝不愁的安生日子,大多数人都会本本分分的过一辈子。舒悫鹉琻

    所以渭国的那个新皇帝几乎马上就可以点燃战火的主张,马上引起了大梁国朝廷以及百姓们的愤怒。

    于是心里愤怒嘴上没有把门的百姓们在坊间传起了毕月乌的闲话。

    这些闲话还传的漫无边际,毫无根据,已经完全把毕月乌妖魔化,而且还是个忘恩负义,翻脸无情的小人!

    毕月乌一登基就给了惠帝岑植如此响亮的一个耳光,那真是打的他灰头土脸丢了大面子!

    再加上最近朝廷上下被他自己整得乌烟瘴气,十一皇子的死一下让惠帝和皇后都觉得没了希望。

    皇后因为只有这么一个独子,所以直接万念俱灰,对一切都失了兴趣。再不关心皇帝每天去哪里,忙了什么,歇在哪位妃嫔的宫里……这个女人变成了活死人。

    惠帝虽然还有不少儿子,可哪一个也没有十一皇子那么让他看着顺眼,他虽然对皇后谈不上喜爱,可对这个面貌像极了自己年轻时样貌的儿子他是很喜爱的。一直暗暗地当太子培养着。

    如今苦心培养的继承者没了,惠帝看身边每一个向他是好卖乖的儿子都像贼!觊觎他皇位的窃贼!

    昨天他亲自下旨杀了五皇子,毫不怜惜的杀了自己的一个儿子,他竟然觉得很痛快!一直拥堵的心情似乎有了一些舒缓,他心里蠢蠢欲动,觉得杀人才是最好的排解自己的方式。

    所以他想把渭国人都杀光!即便是杀不光,也要把毕月乌那个狼崽子碎尸万段!

    朝堂上一整天都在商议出兵渭国的问题,有主张先派使节过去谈判的,也有主张即刻就派大军压境的……乱糟糟的就吵得天都黑了。

    岑相思自然也不能离开,等到晚上散朝的时候他又被惠帝单独留下。

    大梁已经有年头没有对外派兵了,现在总算是有了出兵的理由,可惠帝在发过怒后才猛然记起——自己没有兵符!

    没有兵符如何派兵?!

    自己那个死了多年的父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薨逝的时候竟把印信兵符分别交给不同的儿子掌管。

    景帝在位时,执行政令一般常用的印玺有二十五方,分别用在不同的场合和不同的臣工。这些代表了皇权的印玺被称作二十五宝。

    一般情况下,皇帝薨逝后会把这些包括传国玉玺一起留给即位的那个儿子。

    景帝自从他最爱的万皇贵妃去世后,脑子就有了极端想法,钻了牛角尖儿!对于当时的皇后太子及这一类人采取了‘打不过你我就恶心死你’的策略,真是给现在的惠帝找足了麻烦!

    因为他的父皇只给了他二十一宝。余下的四宝竟被景帝在活着的时候不知道赐予谁了!

    这是秘密,天大的秘密!

    惠帝即位后也没敢张扬,给他父皇出殡了之后就开始抽丝剥茧似的寻找蛛丝马迹,他必须要把那四宝找回来,这些东西一日在外,一日他便不能安生。

    况且他如今年岁也大了,已经有了体力不支的感觉。有很多事情他必须做完,不能再把后患留给自己的儿子。

    岑相思手里倒是没有这些个印玺,他手里的东西更让惠帝担忧,因为景帝把能调动全国兵力的虎符赏给了他!

    但即便是惠帝知道兵符现在在岑相思手里,他也没有把握能要出来,因为他没有证据!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不许所有的活着的亲王离京半步,更是逼着不阴不阳的岑相思入了朝,被自己像条狗一样的死死拴在眼前。只有这样,他才能稍微踏实一点儿。

    前段日子在金殿上诛杀恪王,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惠帝探明他持有一方印玺!最后在恪王死后抄家的时候,被恪王的长子献了出来以求保命!

    惠帝收了印玺,依旧诛杀了恪王满门。在他看来,那方印玺本来就是皇帝的,这么多年,如果自己不查出来,他们是不会自己乖乖的交出的,这样的乱臣贼子必须死!

    现在该轮到岑相思了……今晚惠帝准备与自己这位长得跟自己一点不像的兄弟好好谈谈。

    ……

    倚着大场院的一面院墙一溜摆了九只大缸。

    这几天姜暖带着几个人天天忙着渍酸菜,总算是把这些快一人高的大缸都给填满了。

    捶着有些酸疼的腰肢,姜暖招呼几个壮劳力帮着把大石头挨个儿压在缸口的木头盖子上,然后仰头看了看天色,想抽时间再去趟跑马镇买些东西。

    “累了就歇歇,别什么都自己干。”青山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过来递给她,看着她最近又有些清减,不禁很是心疼。

    “我这渍酸菜的法子和别家的不同,既不用米汤也不用曲酒,全凭温度发酵,火候的掌握特别重要,所以我特意带着几位婶子一起做。等她们都会了明年就轮不到我上手了。”

    姜暖接了茶一扬脖喝干,不见外的又把杯子递到青山手中:“最近边境不太平,很多人都传着说要打仗,青山你要多说着大伙些,别跟着瞎咧咧,要知道,祸从口出!”

    姜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故意用了很大的声音,就是想让在场的人都听见。

    “嗯。”青山郑重的点头。

    在人前,不管姜暖说什么,青山都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另外,”姜暖靠近他一些,低声说道:“最近粮食的价格变得厉害,几乎几天就涨一次。咱们虽然存了不少,可万一真打起来,那物价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

    “所以手一定要紧些,吃不怕,千万不能浪费。”

    “嗯,你放心吧。家里有我。”青山也低了声音应了。

    到现在为止,不管是姜暖还是青山都只注意了粮食和物价,因为那关系着这么多人生存的问题。

    至于战乱,虽然他们口中也说,也谈论,但并没有人会真的害怕在乎。

    在太平年景里生活久了,这些人早就忘了战争的残酷。

    和青山说了几句话后,姜暖离了大场院匆匆朝着家里走去,她决定赶紧回去洗个澡,因为自己都闻见身上带着一股大白菜的菜帮子味。

    “您又倒腾白菜去了吧。”杨云环一开院门就乐了,因为姜暖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带着浓郁的青菜味道,再加上她今天穿的又是一袭淡绿的衣裙,整个人就像一颗行走的白菜!

    “赶紧帮我烧锅水去吧,我也觉得有股子味道。”姜暖说着话进了屋子,从柜子中翻出一套新的衣裙拿着去了净房。

    洗了澡。换过衣裙,身上终于没了菜味,她擦着湿漉漉的长发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身子很是疲惫,姜暖有些不想动了。

    “姑娘,正房里有您一封信。”杨玉环正在后院里洗衣服,声音自后面传了过来。

    “哦?谁来的?”姜暖狐疑的站了起来就往外走。

    杨玉环没有回答,想是没有听见她的问话。

    伺候宸太妃那样的人久了,杨玉环是很会察言观色的。在王府的时候她就觉察出姜暖姐弟与一般大户人家的小姐少爷不同。都是不喜外人贴身照顾的。

    所以杨玉环平时若是没有姜暖的允许,是不会私自进入她和阿温的房间的。

    因此那封信被她放在了正屋的方桌上。

    姜暖从自己的房间出来,连鞋子都没有穿,就赤着脚‘咚咚’地跑到了正屋,屋子正中的桌子上果然摆着一个信封。

    “谁来的?”姜暖好奇的拿起信来,前后都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只有正面写着两个字,正是自己的名字。

    字体是陌生的。

    姜暖没来由的心里一阵不安。

    她慢慢坐在桌旁的椅子上,一下就把信撕开了。

    信封内只有一页纸,纸很粗糙,也比姜暖平时用的纸张厚一些,一看就不是本地常见的。

    打开信纸,纸上的字数不多,她一口气读完,然后光着脚就往后院跑去:“这信是谁送来的?”

    “咋了?!”杨玉环听到姜暖的声音都变了,脸色雪白,心也跟

    着紧张起来,“就是您回来前,有人从门缝里塞进来的。我听见狗叫声出来一看,没见到送信的人。”

    姜暖右手紧紧地攥着那张信纸,眼睛直直盯着后院的水井上,半天没有说话,身子僵直着颤抖着。

    “姑娘,您快说话啊!到底是咋了?”杨玉环把自己湿哒哒的手在衣服两侧蹭了蹭,站起身来焦急地望着姜暖,她看得出来,驶出了大事了!

    而且是让极少六神无主的姜暖没了主意的大事!

    “阿温,被人劫了。”姜暖气息微弱地说道。

    “小公子被劫了?”杨玉环的脸色也变了,顾不得尊卑,她伸手从姜暖的手中把那张纸扣了出来,上面没几个字:姜温在我们手里,准备银子吧。

    “这没头没尾的,小公子到底在谁手里,被劫到哪里去了啊?”杨玉环带着哭腔说道。

    姜暖摇了摇头。

    方才那一刻毫无头绪的慌乱过后,姜暖又很快的镇静下来。她决不能乱。在没有把阿温全须全影地找回来之前,自己要是乱了,阿温可怎么办?

    “小公子当时要是听姑娘的话就好了,姑娘您劝了他几天,可他还是要出去……”

    “玉环!”姜暖忽然扭头往回走去:“现在不要再说这些。你去大场院把青山请过来。”

    “嗳,是……”杨玉环慌慌张张地回答,然后慌慌张张地往外跑。

    “等一下。”走到檐下的姜暖叫住了明显带着异样神色的杨玉环:“把围裙解了。还有,让青山带上番薯粉条的收支账册。”

    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家里出事了。越是面对突发事件,姜暖就越是冷静。

    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轻举妄动。阿温已经落到贼人之手。庄子里可不能乱。

    杨玉环站在院门口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步履稳稳地走了出去,至少从背影是看不出异样的。

    姜暖扶着墙,一步一步地挪到了正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腿还在不受控制的哆嗦。

    她的脑子里迅速的分析者……

    现在贼人在暗处,她在明处,所以绝对不能胡乱行事,她得等岑相思回来,然后再与他商量出一个办法来。

    青山手里捧着一本账册,跟着杨玉环走进了院子。迎面就看见了面色雪白的姜暖目光直直地坐在椅子上。

    他先是顿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上台阶,进屋就轻声问道:“阿暖,出生么事了?”

    姜暖扭头看向他,然后把手里攥成一团的那张信纸放在了桌子上:“我能动用的银子,一共有多少?”她劈头问道。

    青山先走过来小心的把那一团纸在桌上铺平整,一眼看完那些字后,才沉声说道:“不算在外面流转的那些,直接就可以支取的,能凑个五万两。”

    “嗯。”姜暖点头,然后示意青山坐下:“这就去办吧。五万两数目不小。给我换成银票预备着。”

    “可我们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呢?”青山在姜暖的对面坐了下来。

    “不管是谁,劫匪劫人总有目的。”有些事姜暖已经想明白了,“若是想要阿温的性命,他们是不会多此一举写封信来的。”

    “所以对方现在既然指明了是要银子又没写别的,我们也只能等着。该准备的就先准备着。”

    “若他们只是贪银子我倒还放心些。只是这些事我们只能暗暗地去做,你可明白?”姜暖直视青山。

    “嗯。”青山现在是听懂姜暖的想法了。

    她现在就是先把银子准备好,玩意对方真的是想敲些钱财,她就会给他们,断不能到时候再东拼西凑耽误了时间,让阿温在劫匪手里担惊受怕。

    “这事儿,你和王爷说了么?”青山试探着问道。

    姜暖摇了摇头,“我刚看到信件的时候也差点进城去找他。后来我忍住了。对方既然只通知了阿温在他们手上,就必定还会再联系的。就算我急着去找了他,这没头没尾的一封信,让他能怎么办?”

    “而且我若是走了,有人再来送信可怎么办?”

     

    ;青山站了起来:“那我就先去准备了。五万两的银票也要进城去兑取。”

    “嗯。”姜暖心不在焉地应了。

    “阿暖。”站在门口的青山表情是少见的严肃:“你就在家里等着,哪里都不要去,千万不可独自应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