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4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等待

第二百三十七章 等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山嘱咐了姜暖几句匆匆离去。舒悫鹉琻

    杨玉环关了院门,手足无措地望着,知道现在她也没有办法。所以只好含着眼泪一个人在院子里走溜。

    开始的时候,好汉还开心地追着杨玉环身后跟着一起转悠,一个多时辰后,好汉早就懒洋洋地趴回了窝里。而心里没着没落的杨玉环则走得身上都见了汗,可手脚依旧冰凉。

    天擦黑的时候,不时打开房门站到门口张望一番的杨玉环,经过半天的来回走动,终于自己把心中的这份躁动不安走的下去了不少。

    眼看这院子的景物都拢在了灰色的光影里,杨玉环叹了口气。

    正房内的光线比屋外更加的暗淡,姜暖像个虚幻的影子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杨玉环看不到她的表情。

    迈着两条走得酸痛的腿,她安静的进了正房,点燃了桌上的油灯。

    “把门口的灯笼也点上,和平时一样。”眼睛还望着门口的姜暖突然开了口,嗓子哑的不行。

    “是。”杨玉环偷眼看她,似乎只有几个时辰的功夫,姜暖就瘦了一圈。人瘦小笔直的坐在那里,看得她心疼。

    提了风灯点燃挂在门口,这是姜家的习惯。

    像姜暖过日子这么算计的人也是从不算计这两盏风灯挂在外面,一晚要费多少蜡烛,必定要等阿温还有岑相思回来之后才会熄了。

    站在院子里,杨玉环自顾自的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厨房煮饭。这个时候,她得照顾好姜姑娘。

    从石桌上拿起围裙一边系着一边朝后院走去,杨玉环脑子里乱糟糟地想着做些什么好,眼睛的余光随意地往正屋一撇,就看见了姜暖裙摆下露出的一双白生生的脚丫!

    “姑娘。”杨玉环几步走上了台阶进了屋子,蹲下身子就捂住了她的小脚,掌心一片冰冷:“小公子已经出事了,您的自己好好的啊!”

    说着话,她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吧嗒吧嗒’地掉在地上。

    “快起来!”脚上突然出来的温暖似乎让姜暖回了神,她赶紧弯腰拉起了玉环,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一着急就什么都忘了,你若是不说,我都不觉得冷。”

    “都冻僵了……”杨玉环抽泣着说道。

    “没事,你去煮饭吧,晚上咱就吃热汤面,暖和。”姜暖赶紧转移了话题。

    “嗯,我再多放些胡椒粉,给您去去寒气。”杨玉环听见她说要吃饭,心里也觉得宽慰不少,抬手把眼泪都摸到了自己袖子上,她快步走了出去。

    姜暖也站了起来,做了半天,猛一起身,两条腿有些不听使唤。

    把劫匪的信件又收回信封,姜暖拖着两条僵直的腿慢慢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把信扔到窗前的案几上,她摸着黑走到柜子前,拿出一双足衣,就地坐了,用手在两只脚底随便胡噜了几下,把足衣套在脚上穿好。

    脚上温暖了身子也会觉得温暖,姜暖终于觉得自己又有了几分人气儿。

    手脚并用地爬到案几边,点燃了油灯,她把才收进信封的信件又抽了出来,反过来调过去的看了几遍,还是没有看出任何东西。

    她甚至把那个粗糙的信封也举到灯光下照了照,确定里面没有写字之后才死了心。

    姜暖在心里计算这阿温离开家的日子,再根据马车的行驶速度判断,劫匪离着应该不算太远。

    而且阿温和简夫子是朝着南方走的……这么一想,姜暖又站了起来,到书架边上抽出那本她翻了无数次的《大梁要术》来,往记录风土人情的那一部分细细地翻看起来。

    片刻功夫后,出了帝都一直往南的官道附近的郡县已经被姜暖记住了好几个。

    越看这些心里越烦!

    大梁那么大,南方又是一个模糊的大概。姜暖实在不能给劫匪的藏身地点猜出个大概了。她这么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赌气一样的把书籍丢在地板上,姜暖直直地后仰,‘咚’地一声躺倒。她的头发洗澡后还乱七八糟的披散在身后,如今虽然干了也未梳起。所以她这么躺在地板上,也没有觉出头磕疼了。

    后面已经隐隐地传来葱花炝锅和锅铲翻动的声音,热火朝天的让姜暖心里更添烦乱。

    她不饿,也不想吃饭。

    侧了头望向门外,天色又沉了不少。往日这个时候,正是阿温和岑相思一前一后回家的时间。

    今天阿温是肯定不会回来了,所以姜暖就急切的盼望着岑相思的出现。

    不知自己在地板上躺了多久,姜暖听见了杨玉环请她到正堂吃饭的声音。

    爬了起来,应付差事似的吃了一碗食不知味的热汤面,姜暖把碗一推,又回了自己的屋子。

    岑相思说阿温不在家的时候每天都会回来陪自己。

    可现在晚膳都用过了,他还是没有出现。

    姜暖在屋里已经成了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心里没着没落的,就怕岑相思也不回来。

    ‘啪啪’几声轻响,姜暖马上扑到了门口,心里先是一喜,人后又是一沉。

    这么敲门的一定不会是岑相思的。

    他回家的时候很少敲门,要么是尾随在阿温和巧心的身后,不言不语的出现。

    要么就是翻墙而出,来去自由。

    姜暖站在自己的屋子门口,看着杨玉环冲到了门口连问都不问,直接打开了院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脸倦容的青山。

    青山进了皇城,连走几家大的银庄,终于兑换了五万两银票。

    因为不知道劫匪到底是哪里的,也不知道到底有那家铺子的银票才能在当地流通。青山只好捡着有名的铺子一家接着一家的跑……

    “幸苦了!”姜暖先对青山道了谢。

    青山赶紧回手,把手中一个不大的包袱放到桌上,扭头看了一眼杨玉环。

    “我去沏茶。”玉环立马有眼色的回避了。

    “一千两的,一百两的都有。用着方便。通共五万两。这些银子就是不在账上也不影响咱们的生意。”青山言简意赅地说道。

    “嗯。”姜暖把包袱拉过来用手摸了一下银票的厚度,并未打开检查。青山是她绝对信得过的人。

    “有阿温的消息么?”青山现在也是最关心这个。

    “没有。”姜暖轻声回道:“我一直守在家里等着,什么消息也没有。”

    听她这么说,青山也没了话。

    现在说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多余。

    只有看到阿温平安归来,这些悬着心的才能放下。因此青山也不多废话。

    “那我先回大场院。”青山用双手在脸上用力搓了几下,“今天番薯粉出了多少还没有入账,等下秀儿她们也该回来报账交银子了。”

    “回去先吃饭。别的不忙。”姜暖说道。

    点点头,青山不在多话,径自开了院门走了出去。

    才一开门就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姜暖家的门口,穿着官袍的岑相思正从马车上跳下,两个男人就这么照了面,彼此都是一愣。

    青山知道姜暖和岑相思的关系庄子的人没有几个知晓的,于是他只对着岑相思行了礼,然后转身离去。

    岑相思皱着眉凝视了半晌青山的背影,才白着一张俏脸无声无息的进了院子。

    站在院子中间,他先习惯性地望了一眼亮着灯的正堂,里面空空如也。然后他直接迈步上了台阶,脱了靴子进了姜暖的房间。

    姜暖一听见门口悉悉索索的声音就紧盯着屋门,直到看见进来的是岑相思,她才如见到救命稻草一般的扑了上去:“你可回来了!”然后用双臂紧紧地抱住了他纤细的腰肢。

    “暖暖?”她的热情让岑相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被她这么一扑,他甚至忘了在门口见到青山的不快,心里只剩了诧异。

    “这么想我?”他俯下身试图去追逐她的唇。

    “不要!不要!”姜暖的小脑袋左摇右摆,又开始用手

    使劲的推开他:“快点救命啊!”她慌不择言的叫道。

    “救命?”此时,岑相思也看出了姜暖的异样,她此时见到自己的反应不是热情欣喜,而是慌乱无措!

    “怎么了?”岑相思扶着她,让她正视自己:“暖暖,慢慢说。”

    “你看。”姜暖心中有千言无语,此时已经成了一团乱麻。头一次她觉得自己如此没用,竟不知要如何说起。

    于是姜暖拉着岑相思走到案几旁边,她把上面的信纸抓起来塞到他的手中:“你看,就是这个。”

    岑相思接过信纸,看了一眼,然后马上又抬头看向姜暖:“什么人送来的?什么时间收到的?”

    “大概是午膳的时候有人从门缝里塞进来的,没有看见送信的人。是玉环把信捡回来给我的。”姜暖把自己知道的情况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岑相思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把桌上的信封也拿了起来,然后也对着灯光照了一下。略一沉思,他把信装进信封走了出去。

    “马上查,本王要知道这种纸张是哪里出的。”门外传来他冷静的声音。

    “是。”有人沉声应了。

    再进门的时候,岑相思的手中已经空了。

    “先等一下。等消息明确一些我们再行动。”岑相思扶着眼巴巴望向自己的姜暖坐下。

    “这些劫匪非一般的人。恐怕是有些背景的。所以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他说道。

    “嗯?你怎么知道的?”姜暖不解地问道。

    “先不说阿温目前的功夫已经不是一般的人能对付的了的。单是我拍在他们身边跟着的两名护卫和巧心,也都是以一敌三的。”岑相思盯着姜暖说道:“简玉这人虽然好酒,但行事可是极为谨慎的。他出门身边跟的家丁也不会少。这样的一些人凑在一起,还能把阿温劫持了?”

    “你的意思是,其中有诈?”姜暖心念一动:是啊,现在并不能证明阿温就真的被人劫持了啊,没准儿还是什么混蛋知道简夫子出游的消息,故意写了这么一封信来讹钱的呢。

    这么一想,她又有了几分希望,拉着岑相思才想说话,岑相思已经站了起来,又匆匆走了出去。

    “趁着没关城门我要回去一趟,到简玉府上问问就是了。”他坐在雨檐下一边穿着靴子一边扭头看向姜暖:“城门一关,今晚我定是赶不回来,你不要等。明早我就让人给你送消息。”

    “嗯。”见他刚来就又要回去,姜暖心里很是不舍。只觉得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心里似乎才更踏实。可又不能留他……

    “老老实实地在家等我的消息,不要慌乱盲动。”岑相思静静的望着她,柔声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