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5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终于有消息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 终于有消息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岑相思匆匆来匆匆去,连口饭都没有吃。舒悫鹉琻姜暖想留他好歹吃口东西又惦记着阿温的安慰,觉得自己都心疼不过来了。

    当着杨玉环的面她虽然没有多说废话,如今屋里只剩了自己的时候,她也暗暗的埋怨不该这么轻易的放了阿温出去。

    越是年节的时候市面上越乱。总有好逸恶劳的人想要不劳而获。坏人可不只是现代社会才有的。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姜暖自己就叫了停。

    她不能把自己逼疯了。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马后炮的事儿还是算了吧。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铺了被褥,姜暖摆好两个枕头,这才又想起岑相思今夜里不会回来了。

    姜暖在屋里待不住,总觉得阿温会随时回家似的。

    她轻手轻脚地拉开门走了出去,就看见杨玉环也不声不响地坐在小楼前面,侧着身子,面朝着门口。

    “玉环,别再外面坐着了,今儿王爷不回来,咱们都早点睡。”尽量用平和安静的语气和她说着话,姜暖穿了鞋走到狗窝边把好汉脖子上的铁链放开:“这个时候就看你的了,院门外面有了动静使劲叫!最好把庄子上的人都吵起来才好。只要能逮住那个送信的,你出嫁的时候,我给你多陪送几十斤大骨头,不!我给你陪送一头猪!”

    “姑娘您也早点安置,有人叫门我去开门,您别出来进去的不拿自己的身子骨当回事。一庄子的人可都指着您呢。”杨玉环轻声劝着姜暖。

    “嗯。”为了不让杨玉环再唠叨,姜暖很自觉的回了屋子,不过为了怕关上门后自己听不见院门外的动静,她特意给门留了很大的一条缝。

    慢吞吞地坐在了褥子上,后背贴着墙靠好,姜暖没有一点睡意。她支愣着耳朵分辨着每一声细小的声音。疑神疑鬼的,总觉得外面有人走动。

    疑神疑鬼的熬到天亮,姜暖想要起来去做早饭。可转眼一想家里就她和玉环两个人,锅里剩的就够吃了,她又躺了下去,看着窗外的阳光越来越盛,她才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院门开合的声音,姜暖全身的神经似乎同时醒了,她马上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还是穿戴整齐的。

    她马上站了起来,一把打开房门,就看见是杨玉环抱了一抱玉米秸走了进来。

    玉米秸子高粱杆子,都是烧火做饭时引火用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都枝枝楞楞地占地方,而且干了以后又特别爱着火,所以收了庄稼后很多农户都是把它们堆放在地里,而不是堆在家里。

    见只是玉环出去抱了柴火,姜暖又没了精神。她费力地对着吭哧吭哧干活儿的杨玉环一笑:“早晨咱就吃剩面条吧,别忙着做新的,咱俩吃不了多少。”

    “嗳。”杨玉环应了,“您再睡会儿吧,我见您屋里的灯亮了一夜。”

    “那你不是也没有睡?”姜暖抬眼看着杨玉环,见她脸色还好,才放了点心:“反正就咱们两个,家里也没啥紧要的活儿。吃了早饭我们都歇着,啥也不干。”

    “嗳。”杨玉环又应了一声,抱着那堆比她还高的玉米秸去了后院。

    说了几句话,姜暖是彻底没有了睡意。收起了被褥,洗漱过后,她和杨玉环一人吃了一碗面糊糊似的剩面条汤。吃得两个人的脑子也晕乎乎的和糨子一样。

    “您那汤面是怎么做的?我看原先您做的放一宿之后再热也不会散啊。”杨玉环对自己做的饭食也是越来越不满意,所以向姜暖请教起来。

    等着话一出口,她才觉得现在说这个好似也不是时候。小公子还情况不明,自己就开始说上吃喝了,这不是太没心没肺了么。

    “和面的时候加个鸡蛋,再捏一点盐就行。”姜暖没想那么多,杨玉环问了,她就随口答了。

    “中午的饭还是我来做吧。”她也觉得这两顿饭确实是吃的没饥没饱的,肚子里还挺不舒服。“玉环,给我收拾个包袱,不要带太多衣物,能够换洗的就行。”

    “您是要?”杨玉环才升起了对自己做饭手艺太差劲的惭愧心,就又被姜暖的话说愣了。

    “也许用不上呢。怕那些人捎信让咱们到远处去接阿温。”姜暖拍拍衣服站了起来:“我去大场院那边转一圈,走走过场……”

    做个当家人也累。心里再怎么样闹腾,面子上也得装着风平浪静,所以姜暖还得像每天一样到庄子里走走看看,亮亮相。

    “你在家把门关好了。警醒些。”临出门前,她又对着玉环加了一句。

    和每天的路程一样,姜暖面上若无其事的在四处巡视了一番后,还在青山屋里嘀咕了半晌才面上挂着淡笑走了出来。

    一切太平。青山的嘴严,到现在阿温出事了消息也没被散出去。

    离了大场院,她没有再逛,直接回了家,就怕自己出门久了,错过什么消息。

    等到两个人午饭都吃完了,姜暖可算等来了岑相思的消息:简夫子家也收到了信件,文字和姜暖看到的那封一样。可见是出自一人手笔。

    而且岑相思昨晚知道这些后,又一路查下去,不动声色地问询了很多人,而起都是与简玉相熟的人,终于把阿温口中的‘夫子的同年’给扒了出来。

    这个人的家乡离着帝都不远不近的,坐马车也要走二十来天。正是在帝都南面的江上郡。

    姜暖从未出过帝都,连江上郡这个地名也听着耳生。搬着《大梁要术》找了片刻,查明了一点,这地方确实要往南走……

    坐实了阿温和简夫子确实是落到劫匪手里了,姜暖是真着了急,半天工夫,一边的唇角就起了个黄豆粒大小的火泡,摸起来都是热的,一剜一剜地疼。

    “沏壶茶,多放点茶叶。”姜暖对着又在院子里来回来去走个不停的杨玉环说道。

    “是。”杨玉环就怕闲着,现在听说有了事做,她转身就去了厨房烧水。

    姜暖靠在雨檐下的柱子上闭着眼晒太阳。

    现在只能等着劫匪的消息了。别的一点办法没有。

    青山问过她,要不要到衙门里去告状。

    姜暖觉得即便是告了也没用。岑相思已经在查,他可比衙门里那些废物点心强多了。

    “姑娘,喝吧。这个去火。”不大会儿功夫杨玉环就走了回来,把手里的托盘放下,她拿起茶壶给姜暖倒了一杯茶。

    滚烫的热气卷着青涩的茶香,姜暖低头一看:“嗬!这颜色,都成了可乐了!”

    茶杯里的差是沉沉的棕色,药汤子一样的。让她想起了前世的饮料。

    “可……乐……?”杨玉环不明白了。她不懂一杯茶水有啥可乐的?

    “那个,我说我自己呢。”姜暖端起水来浅浅的抿了一口,先是烫的一吐舌头,接着又苦的一伸脖子。

    “你看看我,面子上装着啥事没有。可心里却藏不住,这大火泡一起,谁不知道我着急上火呐。”

    “唉,姑娘就够不容易的了。”杨玉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捧着,也坐在了雨檐下:“从我一来投奔您,就给您找事儿……”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姜暖侧头看着她说道:“没根没据的不要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扣。如今咱也算是一家人,在王府里不是就对你说嘛,等你出了宫就来找我。总不能你来了,遇到事了,我只看着不管啊。”

    “遇事咱得往好处想。”看见杨玉环蔫头耷脑的样子,姜暖倒是反过来安慰她:“平日里你也见了,阿温哪是省油的灯?他遇事有分寸。定会没事的!”

    “嗯!”杨玉环赶紧点头。

    “东西收拾好了?”姜暖又往嘴里灌了口苦茶。

    “好了,咱两人都没多少东西,包袱不大。”杨玉环放下茶杯,用手比划着包袱的大小。

    “你就不要去了吧……”姜暖是想万一需要带着银子去赎人,自己和岑相思出面就好了。

    “那怎么行?”杨玉环马上不干了:“您和小公子都不在家,我自己待着还不得急死?我得跟着您,路上还能照顾您呢。”

    “再说我也有银子。”杨玉环从贴着衣襟的怀里掏出一个包的板板整整的小包来,递给姜暖:“这是一百五十两银票。”

    姜暖一瞪眼,马上把她的手推开:“你快收起来吧!就这点银子还是你在宫里待了十多年拿命换来的

    。我不能用。”

    “拿着!我知道您现在缺银子。”杨玉环固执的把手又伸到姜暖面前。

    “这钱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拿的。”姜暖再一次把她的手推开:“好好留着吧,等将来玉环嫁人了,这就是你的私房钱。我给你办嫁妆……”

    “我这样子还嫁什么人啊,宫里出来的……”说到这个,杨玉环的手默默地沉了下去,“只要您不嫌弃我,我就在您家里伺候您一辈子吧。”

    “我嫌弃你!”姜暖马上接口道:“你现在没病没灾的,不嫁人赖在家里做什么?”

    “宫里出来的怎么了?你又不是真的一直住在宫里,不清不楚的。从先帝也薨逝,你就跟着宸太妃出了宫到了凤凰山,怕什么?谁要是嫌弃你,那就是瞎了他的狗眼!我也绝对不会允许你嫁给这样的人。”

    姜暖气势汹汹地说道,完全忘了自己才说过的‘我嫌弃你’……

    杨玉环吃惊地望着她,脸上红红的,正想说些什么,一直卧在窝里装死狗的好汉突然钻了出来,立起耳朵,警惕的望向门口。

    杨玉环和姜暖对视了一眼,同时闭了嘴。

    两个人几乎同时起身,轻手轻脚地朝着院门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姜暖先把立到墙边的大扫把抄了起来,然后才对着双手已经伸到门闩上的杨玉环点点头。

    杨玉环会意,飞快地拉开门闩,把两扇门往两边摔去,而她自己则是往门后一跳。

    “旺!”一直没有叫的好汉,被她这个动作吓得也往后跳了一下,张嘴狂吠一声。

    气吞山河的一声狗叫,又把两个女人都惊出了一身白毛汗,两个同时回头看了好汉一眼,又不约而同地望向门外。

    大门外并没有人,姜暖举着扫把冲了过去,站在门口向两边张望,门外静悄悄的确实没有人经过。

    “呼……”姜暖靠着门框稳定一下自己乱跳的心脏,觉着自己已经开始草木皆兵了。

    “姑娘,有信!”杨玉环用手一推她,从门框与院墙的裂开的缝隙里拿下一个信封来,递给姜暖。

    “影!快看看四周有什么人经过了。”姜暖对着头顶喊道。

    头顶有风吹过,半晌没有回声。

    “吃饭去了?”没得到影的回答,姜暖自言自语了一句。

    “别管他了,您快看看信里写的是什么?”杨玉环催促道。

    把手里的扫把递给她,姜暖先转身回了院子,便走边拆信。

    然后她就在院子里站住了:“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啊?”杨玉环追到她的身边。

    “你赶紧把家里收拾一下,门窗都关好,把我让你收拾的包袱也拿出来准备好,在这等着我。”姜暖说着就往外走去。

    “您现在还干嘛去啊?”杨玉环到现在也不知道信里写的什么,心里着急的不行。

    “我去找青山。”说完,她自己就停了脚步,然后又朝自己的屋子走去:“不能找青山,一找他肯定就走不成了……”

    “姑娘,您先和我说说信里写的啥啊?您就急急火火地要出门?”

    “让我们带了银子赶去嘉兴关。今晚必须到!”

    ------题外话------

    a闲妻梁母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