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52.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章 猜疑

第二百四十章 猜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马车!”姜暖脑中灵光一闪,她们住在客栈里,外面的柜台是有人十二个时辰看着的。生人进到里面都会被问询。而且劫匪也是不愿意自己的样貌被人记住。

    “姑娘,还未梳妆啊!”杨玉环死拉活拽地把就要到后院去去看看的姜暖拖回了房间。

    不管怎么说,姜暖作为一个大家闺秀,妆容不整是十分失仪的。

    把木梳沾清水,杨玉环把姜暖按在凳子上把她头发撒开,小心地木梳拢着,她十指灵活,把姜暖的分成几缕后,很快就梳成了一个简单利落的式样。

    “您就在这里等着,我到后院去看看。”在杨玉环的心里还是把姜暖当成了主子小姐来看,后院的大车店乱糟糟的什么人都有,姜暖是不应该去的。

    “出门在外不讲究这些。”姜暖摆摆手,“等下我们一起去。”

    两个人把自己收拾利落,杨玉环又像模像样地抱着她那个小包袱,一前一后的下了楼。

    三江客栈不大,后院不小。楼上楼下两层。楼上是客房,楼下是饭馆。

    姜暖和杨玉环刚从楼梯上下来,站在门口的伙计就对着柜台那边一使眼色:“客人下来了……”他高声喊了一句。

    “您二位也赶着进皇城啊?”柜台里站着的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汉子一脸笑意的问道。

    “不去。”姜暖往一楼的饭馆里扫了一眼。

    挺大的一间屋子,摆了十几张桌子。做了两三桌客人,这些人旁边的椅子上和地上都摆着大包小包的。一看就是要吃了早饭就赶路的。

    “咱们也在这里用饭。我看那包子蒸的挺好。”姜暖对着杨玉环说道。

    掌柜的听说还有生意做,脸上的笑意便更浓了。马上对着门口的伙计喊道:“还不赶紧招呼客人坐下……”

    “好嘞!”伙计对着姜暖和杨玉环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走到一张靠墙的桌边站好,眼巴巴地等着她们过去做。

    “你去这里坐着吧,我去后院看看。”姜暖示意杨玉环先过去等着。

    杨玉环觉得没有自己坐在这里等着吃的道理,非要跟着去。

    两个人正腻腻歪歪地时候,白黎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东家。”他把信双手递给姜暖,顺势四周扫了一眼。

    “成了,都坐吧。”姜暖径直走了过去,“正说上后院叫你过来吃早饭呢。”

    三个人围在桌子边坐了,姜暖对着伙计说道:“三碗白粥,六屉包子,去吧。”

    伙计犹豫了一下没走:“姑娘,咱店里的吃食不坑人。一般饭量的一屉包子就吃的饱饱的。”

    姜暖就是想赶紧把这个伙计打发走好看信,没想到他还是个好心肠的。所以她也只好笑眯眯的一指白黎:“他能吃,这还未准够呢。”

    “哦。”伙计狐疑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大个子白黎,点了点头道:“那,您几位稍等。”

    白黎腰杆笔直的坐在凳子上,目不斜视。一张端正的脸上已是红的发烧。

    杨玉环也低着头捂着嘴,强忍着没笑出来。

    “信里写的什么?”白黎忽然提醒了一句。登时谁都没有说笑的心情了。

    “这信怎么在你那里?”姜暖一边拆信一边问道。

    “早晨起来套车的时候,这封信就在马车后面挂着的槽子里。”白黎说道。

    “娘的!”打开信的姜暖只看了一眼就骂出了声,引得另外两桌的客人直往他们这边张望。

    姜暖没有说话,把信纸摊在桌上往对面推去。

    杨玉环和白黎一起伸过脑袋来看着上面的字迹:“承天郡?是不是咱们太祖皇帝起兵的地方?”杨玉环问道。

    “鬼知道哪里!”姜暖心里有火,总觉得那些劫匪太过狡猾,一直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就是那里。”白黎又把信纸推给姜暖:“这地方不近,咱们从这里走,得走一天。”

    “吃饭吧。”看着伙计端了一大托盘的吃食上来,姜暖从桌子上筷筒中拿出三双筷子,一人面前递了一双。

    六屉包子肯定是吃不完的,杨玉环把剩下的包子都用油纸包了准备带着路上吃。

    姜暖退了房子,几个人又开始赶路。

    “姑娘,累了?”车厢里姜暖一直靠着车厢闭目养神,一言不发。杨玉环也看够了路上一成不变的光秃秃的风景,试着和她说话。

    “在想事。”姜暖的声音很轻,“总觉着,这事儿有些蹊跷。我还没想通呢。”

    “您是不舒服吧?”杨玉环靠近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脸色看着不好。”

    “有些累。”姜暖依旧闭着眼睛。

    杨玉环也不再说话,从阿温被劫走到现在,姜暖就没有睡过一夜整觉。现在能在路上歇歇也好。

    中午在路边的茶水摊子里坐了,好歹吃了点早晨买的包子,没敢多耽搁时间,几个人在天黑前终于到了承天郡。

    承天郡是出了帝都以后最近的一个郡。是大梁的开国皇帝起兵发迹的地方,后来太祖皇帝登基后,就给这里起了这个气派的名字。

    又因为这里是帝都的最后一道屏障,因此这里是镇守着重兵的。

    姜暖的马车才进了承天郡的城门,就有兵士在城楼上跑了下来,城门是两扇,平时只开一扇。这时兵士跑过去把关着的一扇城门也打开了,然后就有一队全副武装身披铠甲的骑兵,从姜暖的马车边冲了出去……

    被揽在路边停住的马车终于被放了行。脸色很是难看的姜暖此时的眉头是深锁的。

    “我们找个靠近城门的地方投宿,谁知道那些混蛋又要我们去哪里呢。”姜暖撩开帘子,对着外面的白黎说道。

    “是。”白黎沉声应了。

    “这里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兵丁?”趴在车窗上看个不停的杨玉环小声说道。

    姜暖往帝都的方向望了一眼,高高的城墙早就挡住了她的视线,连天边的最后一缕光线都隐了下去。只留下了一片暗红的云,黑沉沉的,看着像血!

    她又坐回了车厢里。若有所思。

    马车在一家客栈门口停了下来,姜暖并没有下车。她只对着外面的白黎轻声说道:“换一家。”

    “啊?”已经从辕座上跳下来的白黎没料到姜暖会突然这么吩咐,不禁有些愣神。

    “没听见?”姜暖的声音再次传来:“不住这家,换一家!”

    “是。”白黎应了。先往四周张望了一下,他并没有再上马车,而是用手牵着马匹朝着不远处的另一家客栈走去。

    “姑娘?”此时姜暖的态度让杨玉环觉得奇怪,她大约感觉到姜暖是在生气。而起气得不轻。

    马车没走几步就有停了下来,这回没用人说,姜暖就自己下了车,只随意的看了一眼客栈的门口,连招牌都未看清就走了进去。

    “两间单间。”姜暖进去就开口说道:“再给我送壶茶。”

    “就您二位么?”从柜台里迎出的是个高高瘦瘦的妇人,头发用一方蓝布巾包着,身上也穿着同色的蓝花衣裙,瞅着很是麻利。

    “不是,还有一个人呢。”杨玉环赶紧接了口。她不知道白黎怎么得罪了姜姑娘,但总不能把白黎晾在外面啊。

    “哦,是那个车夫吧?”妇人朝着门口看了看,“我们后院也是停车马的,您就放心吧,我给您安排。”

    “先带我们去客房。”姜暖说道。

    “好好。”妇人连声应了,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朝着右边走去:“这边的两间屋子是挨着的,您请过来吧。”

    这人说话语速有些缓慢,听着让人不甚舒服,姜暖抬头望向她。

    那妇人这时已经转了身子,从姜暖身边走了过去。

    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姜暖在心里暗暗地想到。不禁又盯着那妇人的背影仔细地看了看,又觉得自己认识的人里没有这么高的女子。

    进了房,姜暖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把对着那妇人吩咐道:“给我送壶热茶来,走了一天的路,口渴的很。”

    “是。”妇人应了,转身离去。

    此时的姜暖面沉如水,周身都透着寒气,杨玉环虽然心中有话,这是也全都憋在了心里,一句不敢问了。

    盯着那妇人送了茶来,杨玉环亲自去接了,正待打发她出去,那妇人倒先开了腔:“您几位是在店里用膳么?要是用膳的话我好和厨房说了,早些准备。”

    “去准备吧。做几个清淡的小菜。不要大鱼大肉。”姜暖还是觉得听她说话也有种耳熟的感觉,于是又朝着那妇人望去。

    “那我就去准备了。”妇人看来了生意,声音也高了起来:“这店是小妇人自己开的,好歹都是女客,您二位要是有事就吩咐。”

    姜暖客气的点了点头,她仔细看了那位老板娘,确定自己确实是不认识人家。

    老板娘脸上带着笑意离去,不大一会儿,姜暖就听见好似隔壁的屋子里传来洗菜切菜的声音,期间还不时的夹杂这几声闲聊的语句。

    “这房子真够差的,墙皮这么薄。”杨玉环看见屋里的盆架上水,连忙投了一块布巾给姜暖擦手,她自己也在盆子里洗了手,这才提起茶壶给姜暖倒了一杯热茶。

    “姑娘,喝吧。”走近姜暖,她双手捧着茶送了过去。

    姜暖伸手接了,才往口边一送,就闻见茶杯上一股油烟的味道,心里一阵恶心。想着估计是这个老板娘干活邋遢,茶杯没有洗净。

    “不喝了。这茶杯太脏。”姜暖把杯子放在桌上,又闭了口。

    “您是怎么了?”杨玉环因为离着她很近,说话的声音又小,也不怕墙那边的人听见:“白黎惹您生气了?”

    一直垂着头的姜暖忽然抬头直视着杨玉环:“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杨玉环一脸满然。

    “唉……”姜暖叹了口气,拉着她坐了下来:“不知道更好,但愿是我想多了……”

    ------题外话------

    老虎1166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520301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hwzf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草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