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55.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些话不用多说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些话不用多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姜暖不矫情,她心里明白毕月卿对自己的好。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她这一生早就与那个妖精拴在一起了。

    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是长了一身爱人肉的小白花,任谁见了都会爱的死去活来。她可没有这种盲目的自信。

    会有那么一天的,毕月卿这么好的人也会遇到一个知冷知热的人疼他爱他,与他牵手一生,不在乎他的眼睛看不见的好女人……

    看不上她的女人都是是瞎了狗眼了!姜暖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当然了,她不认为自己是瞎了狗眼的,因为她这么有品位的人自然是能欣赏毕月卿的美好的,可是内什么,她不是已经有了妖精了吗,所以她绝对不能再贪心的朝三暮四了。

    想到这一点以后,姜暖又在心里狠狠地佩服了自己一把:在毕月卿这样的美人面前依旧能保持着一颗忠贞不二的心,只死心塌地的爱岑相思那个骗子,自己真是太有节操了!

    瞬间,姜暖觉得自己很高尚……

    两个人在屋里又说了会儿话,现在已经是肯定了一点,他们是一起被几个人坑了。

    一壶茶就让两个人喝的见了底儿,檀香也早就燃尽,而且现在天色也黑了下来,姜暖就趴在案几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毕月卿说着话。

    毕月卿的身影在灰暗的光影中几乎要被隐了进去。他侧身而坐,腰肢笔挺,面上的神色柔和。

    “哎~”姜暖的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她觉得自己太累了,可又不想这么睡着,便侧着脑袋眯着眼睛看着案几对面的毕月卿,越看越觉得他生的俊秀。

    “嗯。”毕月卿知道她在明目张胆的看着自己,所以唇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那是一抹温柔的笑意。

    “咱俩算是哥们吧?”姜暖喝醉了酒似的轻声问道。

    “嗯。”毕月卿似乎是很认真的想了想,才应了一声。

    “有合适的女子就找一个吧,别太挑了。”姜暖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的这句话说得发自肺腑并且语重心长,甚至有了一分老气横秋的味道。

    “有合适的,你没看上我。”毕月卿扭过头来正视着一滩烂泥似的姜暖,灰色的瞳仁里有光闪过。

    “哎呀!”没想到他忽然这么直接的说了出来,姜暖昏昏欲睡的感觉忽然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砰砰’地心跳和小小的得意,继而就是酸酸地心疼。

    她坐直了身子,也让自己面对着他:“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很不错了,又聪明,又漂亮,又通情达理,又会挣钱,又会做饭……”

    这么信口开河的说了几句之后,姜暖住了口,然后挠着自己的头发很不要脸地说道:“我还真不赖啊!”

    “是啊。”毕月卿一本正经的点头,对姜暖的话表示赞同。

    然后两个人就一起笑了起来,是发自内心的笑。有些事藏着掖着不如说开,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总比心里装着小暧昧坦荡。

    他们都是坦荡的人。又都很聪明,很多话只要一开口,剩下的便都是多余。

    毕月卿对她的爱意发乎情止乎礼,绝不会僭越。

    姜暖知道这回他们是真的成了哥们闺蜜了。

    “得,那我也别像个媒婆子似的碎嘴唠叨了。”姜暖用双手支着案几站了起来,“你饿不饿?”

    “饿。”毕月卿把手放在小腹上:“简夫子家的厨娘煮的饭食很难吃,简直是无法下咽。”

    “那你还忍着,干嘛不到外面的饭馆去吃?”姜暖瞪了他一眼,觉着他有时候也挺傻。

    “我怕你来的时候我不在……”毕月卿低声说道。

    “……”姜暖本已朝着门口走去的脚步停了下来,她默默地回头,再次走到案几前把还坐在那里的毕月卿拉了起来:“带我去厨房,我给你**蛋面吃。”

    “好。”毕月卿高兴地起身,跟在姜暖身后二人先后出了房间。

    门口不大的一块地方摆着一张石桌,上面横平竖直地刻了很多直线,姜暖走过去一看竟是把围棋盘给刻到了上面。

    万皇贵妃在这里能与谁对弈呢……她的脑子里很八卦的想到了这个狗血的问题。

    “阿姊,你可算是出来了!”才从后院转了出来,姜暖就看见阿温一下子扑了过来,像个小猴子似的挂在自己身上:“我饿啦……”

    “该!”姜暖作势要打他的屁股,实际上是又把他抱得稳当了些,阿温现在长胳膊长腿,早就没了小宝宝的模样,姜暖就是勉强抱起他来,也很有些吃力了。“让你没事往外跑,现在知道家里好了吧?”

    好在阿温也知道自己不是个小孩子了,自觉地从姜暖的身上滑了下来:“阿姊,刚才玉环姑姑要去做饭,我给拦住了,我想吃你做的饭菜呢。”

    “以后别叫她玉环姑姑了。”阿温这个称呼是从王府里一直叫出来的,后来玉环到了尚武庄也没有改过。

    如今姜暖只称呼她的名字,况且杨玉环也只有二十出头,就算是不把她当下人看,也要随着姜暖称呼才是。

    “叫她名字,或是叫她玉环姐姐。”姜家原本是诗书传家,家人之间的称呼是很有规矩的,比如阿温从小就叫姜暖阿姊就是因为姜暖是家中的长女,姊,女兄也……

    对同辈的女性倒是直接叫姐姐或者妹妹就好。

    “知道了……”阿温从身后推着姜暖进了一间小屋:“夫子走了?”

    “走了。”姜暖心里知道阿温定然是还不知道自己上了当,因此也不说破,她环视着小厨房里的摆设,见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倒是什么都有:“我看看还有什么菜……”

    “夫子家的厨娘是在这里临时找的,煮饭很难吃。”阿温贴在姜暖身后寸步不离。她就是转个身,身后都要甩一下尾巴。

    不过姜暖喜欢阿温这么粘着他,也就随着他撒娇。

    这么多人吃放,厨房里剩的菜不多,盆盆碗碗里倒是有不少做好的剩菜,端着挨个闻了闻,姜暖把这些猪食似的饭食一股脑都给扔了,“玉环,来给我打下手。”

    两个人做饭很快,姜暖先把厨房里挂着的半片鸭煮了汤,然后再和面擀面条,杨玉环洗碗洗菜,一个时辰之后一大锅鸭汤面就做好了。

    每人一大海碗,浓白的鸭汤里是淡黄色的面条,汤里除了盐以外调了少许的胡椒粉,面上是翠绿的小葱花还浮着几滴麻油,颜色好看香味浓郁,杨玉环用托盘端了往正屋送去,阿温像只小馋猫一样伸着小鼻子闻着:“这个才是人吃的呢……”

    坐在旁边的毕月卿不禁一笑,不知道前几天这小家伙都吃的什么。

    厨房比姜暖家的小了太多,又只有一口灶,她只好把面都盛在碗里以后,又把铁锅刷了,做了满满的一锅水,想要吃了晚饭后好能洗个澡。

    又往灶台里添了几根木柴,看着能把这锅水烧开了,姜暖才放下衣袖也进了正屋。

    几个人都在里面等着她,谁也没有先吃。

    “阿姊,快点啊,就等你了……”阿温拍着身边的椅子让姜暖赶紧过来坐。

    “玉环,小白,都别站着,没有外人,不讲虚礼,都坐。”姜暖坐下后又招呼还钉子一样站着的一男一女。

    毕月卿的身份虽然是渭国的国师,不过他平时都是一副温润的君子之风,所以杀伤力自然就比岑相思小了太多,所以姜暖一招呼,他又点了头,杨玉环和白黎也就坐了下来,没有再推诿,因为他们也饿了。

    坐下之后大家都低了头安心吃面,杨玉环才悄悄地把自己的凳子往姜暖身边挪了挪……

    白黎把脸扎在大海碗里,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她一眼。

    一碗面条吃的毕月卿柔肠千转,怎么吃都觉得符合自己的胃口,只暗暗的琢磨,是不是就此拐了某人的老婆和小舅子,让他一边儿着急去吧。

    还有朝里的那对儿奸夫淫夫,把那么多的政务都推到了自己头上,而他们二人则抓紧机会你扑到我我扑到你……

    毕月卿喝了碗中的最后一口鸭汤,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吃的好饱啊!”姜暖很没形象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站了起来:“下面我们分配一下房间吧。”

    ……

    这套院落只有前后两进,前面三间,后面两间屋子,姜暖一看就直接和杨玉环占了后院,然后又用木盆端着热水好歹把头发和身上都洗了洗就一头扎在屋里睡了个昏天黑地:“谁敢把我叫醒,我就咬死他!”这是姜暖睡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屋里的光线很暗,姜暖在床上翻了个身,等着意识回流……

    屋外有人说话,她凝神听了听,是毕月卿和阿温,再听见不时传来的噼啪轻响,姜暖听出来他们是在下棋。

    “这两个人可是真有精神,天不亮就开始下棋了。”自觉睡了个好觉的姜暖很心平气和的起床了,没有睡眠不足引起的起床气。

    穿戴好衣裙,随手把床上的被子叠好,杨玉环举着一盏油推门走了进来:“想着您也该起塌了。”

    “没法子啊,我是早起都成了习惯,昨晚睡下的时候原本是想睡到晌午的,谁知道还是这么早就醒。”姜暖开始在房间里翻腾,想找把梳子出来。

    杨玉环抿嘴笑了笑,没有接话茬,快步走了出去。

    “阿姊醒了?”屋外的阿温问道。

    “醒了。”杨玉环说着话手里拿着木梳又走了进来。

    “阿姊你可真能睡啊!”阿温丢下棋子就跑了进来:“肚子饿了吧?今天月卿哥哥带我到外面买了很多吃食呢。”

    “嗯?”才坐好身子等着杨玉环给她梳头的姜暖愣住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酉时一刻了吧?”杨玉环也抬头往外看了看,腊月天短,黑的早。

    “我睡了一天一夜!”姜暖有些吃惊。

    “可不是么,我们还买了好多菜回来等着阿姊做炒菜吃呢,可都怕被你咬死,谁也不敢过来叫醒你。”阿温调皮地说道。

    “……”姜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对呀,一般睡到晌午我就会饿醒的……”

    “呵呵!”一声轻笑从外面传来,毕月卿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这才知道,原来姜姑娘的时辰是用肚子来报时的。

    姜暖睡足了觉,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她带着杨玉环在厨房好一通忙活,开饭的时候,桌子上是丰盛的四菜一汤。

    “多吃点,昨天我是累了,就凑合了一顿,今天的炒菜可都是肉呢。”

    既然没有岑相思的消息,她也不再多问,只想在这里住着,安静的等着,等着他平安的来接自己回去的那一天。

    睡了一天,等别人都有睡下的时候,姜暖自然是没有一点睡意的,于是她从后院溜达到前院来遛食。

    “万姑姑可真会享受。”一路走来没有几步的路,房屋小路却是修饰的没有一处不精致秀雅,透着一股独特的味道,看得姜暖直咋舌。

    “暖暖。”檐下的毕月卿拿着一方布巾正在擦手,看那样子应该是才洗漱完毕。

    “怎么每次都是你一个人啊。”姜暖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布巾,蹲下在他脚边的木盆里投了一把,又递给他:“冷水?你没带着个人随身侍候?”

    “带了,这里太小了。”毕月卿接过布巾在脸上擦了几下:“我让他们住在别处了。”

    “哦。”这里人多了确实是住不下的,姜暖想了想说道:“那你需要什么就叫我们一声,谁都行啊。”

    “好。”毕月卿柔声应了。

    姜暖把木盆端了,在墙边泼了水,又把盆子送进了净房。“没事就早些休息。”她说道。

    “暖暖。”毕月卿叫住了她:“我还不困,不如我们说说话。”

    “好啊!”姜暖高兴的点头,现在她正没有一点睡意,回去也是躺着数小绵羊,有人陪着自己说话真是最好不过了。

    ------题外话------

    旺财旺旺旺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淡若清荷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木棉朵朵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987654321感谢您投出的两张宝贵月票!鞠躬!

    520301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俺还差一个万更的债没有还呢~明天坏债~

    感谢有你们陪着我~o(n_n)o~

    草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