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58.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他乡遇故知

第二百四十六章 他乡遇故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马匹被蒙上眼睛准备往搭着几块木板的摆渡上赶,他们这些人一共是两辆马车,白黎又充当了驭夫。

    杨玉环扶着姜暖走到马车边上的时候,他若有所思的望了她们一眼。神情不明。

    杨玉环狠狠地瞪了他。

    昨天他私下偷偷地找过杨玉环,希望杨玉环能好好劝劝姜姑娘不要去渭国,就安心在盈江郡等着陛下过来。如今看来,是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慢些。”毕月卿伸手扶着姜暖上了马车。

    因为是渡口,来往的人很多,车下就没有放置脚蹬,姜暖上着有些费力。

    “这位相公。”坐在凉棚里才检验了他们马车的一位大梁的兵士好心地说道:“我看你娘子也是有身子的人了,这钱啊,可以少挣些,别让她这么奔波了。还是回家吧,把老婆孩子都放在家里,多踏实。”

    姜暖知道他是乱配了鸳鸯,又怕毕月卿难堪,只好小声说道:“赶紧走吧,别听他胡说。”

    谁知毕月卿居然在扶着姜暖坐好后,又挑着帘子笑眯眯地对那个兵士说道:“这位老兄说的极是,我这就带着她回家去。”

    “呃!”姜暖看着瞪大了眼的杨玉环摆摆手,心道:“这人可真是……爱演啊……”

    车帘放下,马车晃动了一下,缓慢地驶上了摆渡。

    姜暖的心也跟着猛的跳动了下。

    这就要离开大梁了,以后就是山长水远天各一方了。

    刚才,她站在渡口看了很久,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地地方仿佛一切都是安静如常的。没有受到朝廷动荡的影响。甚至没有人提起一点关于帝都的消息,没人关心那些。大家更关心的是粮食多少钱一斤,鸡蛋几文钱一个……

    “别担心。”毕月卿柔声说道:“先安心地养好身子,什么事都等到孩子生下来再说。”

    “我没有担心。”姜暖止住了自己的想法轻声回道:“只是,这下真要麻烦你太多事了。”

    “不要说这样见外的话。”毕月卿打断了姜暖想要感谢的话语。

    姜暖不再多说。原本她心意沉沉也不愿意说话。现在是更加的沉默。

    既然大梁安好,那,他也是安好的吧……

    坐在马车里,摆渡下江水滔滔,姜暖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可惦记的了。

    一江之隔,摆渡从这边划到对岸,就到了渭国的国境。

    马车直接驶上了河岸,又上了官道,走的愈发的平稳。

    白黎驾驶着这辆马车,跟在前面的马车后面,不时地四面张望着,盈江郡他来过几次,但渭国也是头一次来。因此他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周围的景物。

    这边不比在大梁,姜姑娘若是真出了危险,他还是能调动一些军队去保护她的。可现在……似乎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白黎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很有些压力。于是他把视线移到了左近的书剑屋顶,已经自己身后的车顶上,想知道影有没有成功地跟着一起过来。

    而此时的影正神不知鬼不觉地躺在前面那辆马车车厢底下挂着的马食槽子里,身上盖满了干草……

    “这里离渭国的都城还很远吧?”姜暖收了心思,看见坐在身边的几个人都不说话,只紧张的盯着自己看,她只好没话找话。

    “渭国比大梁小很多。”毕月卿眼睛虽然看不见,但他仿佛永远希望自己的身边是明亮的。

    这时,他一边说着话,一边随手打开了身后窗子上的帘子,让阳光和清风一起洒进了车厢。

    “用不了几天我们能到芮都。到时候,陛下要是知道暖暖你来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姜暖这一路和岑相思斗气,一直采取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的态度。而毕月卿自被朝里那无良的二位骗出来之后,也故意不将自己的行踪禀告给毕月乌。

    他就是想自私的,好好珍惜这路上的时光,不被外人所打扰,让他能够全心全意地陪伴这姜暖。

    因为,是路就终有到头的一天。暖暖的心中只要放不下岑相思,那他便与她终有分别的一天。

    所以,他珍惜每一刻暖暖在自己身边的时光,倾尽全力地去照顾她,呵护她……

    然,毕月卿想的没错,他的好日子中有到头的一天。而且结束的很突然。

    两辆并不惹人注目的马车优哉游哉地走在宽敞平坦地大道上,此时正是阳春三月的好时候。

    舒适的清风不时的卷进车厢,像只多情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里面所有的人……让姜暖又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

    她才把头枕在身侧的杨玉环肩上,马车就缓缓地停了下来。

    “大人!”前面马车上的驭夫跑了过来,边跑边叫。

    “怎么了?”睡意全消,姜暖坐好身子,她看见坐在侧凳上的毕月卿听见喊声以后,不由自主地苦笑了一下。

    “有人,怕咱们寂寞,这是赶到这里来接咱们了。”他挑着眉说道,一脸的不情不愿。

    “月卿,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朕?”外面一声熟悉的沉稳的声音悠地想起,听着怎么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姜暖也挑了下眉,继而就头疼的皱起了眉头。

    然后她对着毕月卿使了个眼色,挤眉弄眼完才想起对面的那人根本看不见。

    于是她噌地起身,把伸手想要打开车帘的毕月卿挤到了一边,自己挑着帘子说道:“哎呀。今儿是什么好日子啊,竟在这里遇见贵人了!”

    车厢外是几匹高头大马,骑着一匹黑马站在最前面的,正是一身黑色常服的渭国皇帝毕月乌!

    此时,他一双明亮的眼睛落到姜暖的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来:“姜暖?你是姜暖么?”

    车厢中探出头来的女子,已经瘦成了布偶的模样,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只吓人的瞪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脸色也苍白得可怕。

    “唉!”姜暖大大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扶着毕月卿的手小心的下了马车:“果然是贵人多忘事,一别也没有多少日子,竟不记得小女子了……”

    “阿暖!”落在毕月乌身后同样起着一匹黑马的窦崖纵身下马,几步走到她的身边,围着姜暖转了几圈,一只手伸出去收回来,试探了几次,也没敢碰她。

    她的身材原本纤细,现在看着更加的瘦弱。看起来就像个易碎的瓷娃娃。

    “阿暖……”窦崖又叫了一遍她的名字,只是眼前的这个女子的样貌与自己记忆中那个神采飞扬的女子委实相去太远,他心疼地湿了眼睛:“你这是怎么了?”

    “啊呀……”姜暖知道自己现在容颜有些惨淡,有点惨不忍睹的意思。不过她也一直没有把自己的容貌太当回事。

    于是她嬉皮笑脸的拉住泪眼朦胧的窦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怎么样,他对你好不好?现在你娘家人都来啦,咱可不怕他!”

    “哈哈!”这话一说出来,窦崖的一张俊脸就红成了猴屁股,而毕月乌自是洋洋的得意地笑出了声。

    娘家人?那意思不就是说窦崖是自己的小媳妇么?

    心里一痛快,毕月乌也忘了要找毕月卿麻烦的想法。他倒是下了马,很关切的问道:“姜暖你这是病了吗?怎么瘦的不像样子了?”

    “唉~”姜暖怪模怪样地叹了口气,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把手托在腹部说道:“苗条不了几天了,再过几个月我就会肥成球了。”

    毕月乌与窦崖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他开口说道:“你,是有孕了?”

    “是啊。”姜暖平静的望着他们,点了点头。

    这个朝代,一个没有成亲的女子大了肚子,那是一件任谁说起来都不好听的事,是伤风败俗……

    可姜暖从知道肚子里有了孩子以后,就从未想过不要他。并且她心里早就有了预感,从和岑相思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怀孕,只是早晚的事儿。

    她是姜暖,做了就认了!宝宝来了就来吧,不管怎样都有娘亲疼你爱你,绝不大会不要你……

    所以,她一直是坦然的面对别人的一切眼光。

    “相思……知道了么?”毕月乌走近她,环视了一下身边的人,才小声问道。

    “陛下,您看我大老远的走了几个月来到了你的地盘,可有什么好吃好喝的给我?”姜暖吧嗒吧嗒嘴巴:“我都瘦成了这样,怎么也该补补了。”

    “是要好好调理。等回了宫,我让太医给你开些补药调理身子,总得把身体养好。”见她顾左右而言其他,毕月乌明白,姜暖是不想提到岑相思。

    不过,他早就从岑相思那里得了消息,求他帮着自己好好照顾姜暖,并且要把她扣在渭国,不能让她再随意走动了……

    当时看到岑相思的这封密信,毕月乌还有几分奇怪,现在看到姜暖的样子,他也大概明白了:大梁的那位怕是已经知道自己当爹了。

    分开太久的朋友见了面总是会有很多话说,于是姜暖把阿温叫过来给毕月乌和窦崖见了礼之后,几个人索性都挤进了姜暖的马车。

    车厢里没了位置,杨玉环又不想去前面的马车,那里面坐的都是毕月卿的亲随,她有些犹豫的站在车下,不知该去那里。

    “来。”白黎从前面探出头来,拍拍自己身边的空地儿说道:“和我挤一挤吧,我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杨玉环听见他说话就觉得心烦意乱,觉得自己不爱听什么,他就会挑着说,所以,在听见他说的话后,她很不客气地小声回了他一句。

    “嫌弃也没有办法。”白黎自觉地下了把车,两手掐着杨玉环的肩膀直接把她‘端’上了辕座:“你就和我凑合着吧……”

    ------题外话------

    127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c999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姝姝小妹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闲妻梁母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天热,大家多注意防暑~

    草稿~还没有修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