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5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自得其乐

第二百四十七章 自得其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不要脸!”姜暖看见杨玉环自动下了马车给毕月乌和窦崖腾地方,就一直透过小窗子朝外面看着,怕她没地方去。

    进而听到白黎那一番大言不惭的言论,她心里的无名火又冒了出来,真是什么主子什么奴才,白黎虽然没有那个妖精的黑心黑肝可说话这个自以为是的劲头已经很有其主子的风采了。

    姜暖觉得手痒脚痒连牙也痒痒……很想运动运动。

    “嗯?”正在和毕月卿说话的毕月乌蹙眉望向姜暖,不明所以。

    而毕月卿和窦崖却是都听见了车外两个人的对话,不由同时低头一乐。

    “对不住!”姜暖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车里还坐着一个皇帝呢,“我这不是在夸小白么……”

    “阿暖夸人的方式还真特别!”窦崖大大咧咧地毕月乌身上一靠:“听着和骂人似的。”

    “这个……”姜暖凝神,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态度:“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夸人的最高境界便是我这样了……要不要我也夸夸您二位呢?”

    自从知道这两个懒鬼不想自己辛苦出来跑路,一起使坏心眼儿把毕月卿忽悠出来之后,姜暖还真想好好‘夸夸’他们呢!

    “咳咳!”毕月乌扭过脸不去看对面的那个大眼贼一眼的女子,只觉得岑相思脑袋有问题,看上的人如此出人意料,尤其是姜暖作为一个女子来说,言谈有时实在是粗鄙!

    一看毕月乌的眼神,姜暖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这家伙可以说是自己的宿敌,在大梁的时候可是一直插在自己和岑相思中间,妄想充当不光彩的‘男小三’角色,只可惜岑相思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他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而自己看他虽然没有到肉中刺的地步,可瞅着他每天总是阴沉着一张脸,尤其毕月乌又只穿黑衣,姜暖便自动把他归结为同样使人讨厌又一身黑色羽毛的乌鸦鸟人之列。

    如今毕月乌和窦崖两个人‘新婚’也才一年的光景,正是彼此都熟悉了而还很甜蜜的阶段,自然会不自觉的带出许多亲密的举动来。

    车厢里的毕月卿看不见,他们在他面前可以说是无所顾忌。

    而此时……他们两个人真很不要形象的紧紧贴在一起,聚精会神的向毕月卿打听着一路在大梁的所见所闻,以及看得见的兵马调动。忘了旁边还有一个喘气儿的姜暖。

    姜暖就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看,心道:真是贱人啊!原来在大梁的帝都,这厮和妖精好的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现在倒好,才勾搭上窦崖就开始算计妖精的江山了!原来也是两面三刀的东西……

    不过想着想着,姜暖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而且越想越愉快啊,最后简直都快要笑出声来了。

    比如现在她看着那对儿夫夫就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古时女子嫁人都要在自己的姓前面冠上夫家的姓氏。

    只是不知道这二位到底谁是夫谁才是妻呢?姜暖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明白,这事儿又不是张口就能问的,所以她只好猜了。

    她先是觉得窦崖身份地位比毕月乌差了很多,估计应该是下面的一个,那在他的窦姓前面加上毕姓就是‘毕窦氏’。

    毕窦氏?怎么听着这么难听啊?姜暖口中念道着摇了摇头,她决定还是把毕月乌放在下面,于是效果产生了……窦毕氏!

    哈哈!窦毕氏,逗逼氏……姜暖坐在那里突然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只觉得这个名字真是太适合毕月乌了!

    车里的三个男人都住了嘴,连毕月卿都觉出姜暖这笑声真是太诡异了……

    “马车里太热,朕还是去骑马。”毕月乌说着暗暗一拉窦崖,不等马车停下就纵身跳了出去。

    “是……是有点热……”窦崖不好意思地对着姜暖笑笑,亦是飞身跳下马车。

    “哎?”姜暖止住了笑,“跑什么啊,你们聊你们的,我不听……”

    “暖暖。”毕月卿听着车外的马蹄声跑远了,才一探身子靠近她小声问道:“你刚才是在心里‘夸’陛下了吧……”

    “嘘!”姜暖赶紧止住了他的话头,那个毕月乌可是个小心眼儿的,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心中所想那还来了得!

    远处马背上坐着的毕月乌也正在和窦崖商量:“我看姜暖是受了刺激,有些精神恍惚,回了宫还要让御医给她开个安神的方子。”

    “阿暖现在有孕在身,哪里能胡乱吃药?再说,国师大人的医术也很不错,有他在,应该不会出问题的。”窦崖反对。

    毕月乌一勒缰绳,让自己的黑马与窦崖的黑马成了一个并驾齐驱地状态,然后板着一张脸问道:“要说朕这一年也是没少耕作,为何不见你的肚子里有动静?”

    窦崖神色一僵,赶紧左右都看了看,见到一众侍卫都离着他们不远不近估计是没有听到皇帝说了什么混话,才恼羞成怒的低声说道:“所以还是请陛下多多保重龙体,以后只要臣来耕种即可。保证让您次次有动静!”

    ……

    接下来一路同行,毕月乌和窦崖才亲眼见到了姜暖的辛苦,见她吐得如此厉害,有时躺在车上只侧着身子一声不吭,出气进气都没了声音如死人一般,也知道了这女人当个娘是多么的不容易。

    不过,只要她稍微有点精神,必定能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语来,听了让人心惊肉跳。

    “窦公子……”车厢的帘子敞开着,此时姜暖正拿着一个半红半绿的硬邦邦的李子‘康哧康哧’地啃着,凡是看见她这样吃法的人无一例外地都酸倒了牙。

    “阿暖有事?”窦崖不想看她,看见她就控制不住的流口水,从嘴里一直酸到了脚底板。

    姜暖对着他勾了勾手指:“有两个秘密。”

    “哦?”窦崖硬着头皮策马凑近了马车,而走在前面的毕月乌则竖起了耳朵,生怕漏掉一个字。

    “我告诉你啊,”姜暖探过身子:“我离开帝都的时候,遇到过窦伯母。”

    听她说到自己的母亲,窦崖心中一沉,眼睛也看向了别处。

    为了自己的幸福,他义无返顾地追随了毕月乌。可,作为人子,他是不孝的,终究对不起自己的父母。而他出走的理由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又不是那么高尚。这是压在他心里永远的愧疚。

    “窦伯母告诉我,你当爹了,你有儿子了。”姜暖说话的声音只有她和窦崖能听得见。她可不想自己的这番话被毕月乌听见,然后打翻了醋缸,给窦崖找麻烦。

    “真的!”窦崖眼睛一亮,声音是不由自主的高亢起来,随即他不好意思的偷望了毕月乌一下,又低下头来,:“阿暖你有去看过我儿子么?长得像不像我?有多大?好不好带?”

    他一口气问了一堆问题,姜暖就简单地点点头,又咬了一口没熟的李子:“我还送了礼呢。不过那小东西太小,看不出来像谁……”

    一股子酸气让窦崖后背发凉,他真不知道姜暖这么大口大口地吃这个东西是怎么咽下去的,不过他现在心里很高兴,所以即便是面对着姜暖酸气冲天,他也能忍受。

    自顾自地想象了一下儿子的小模样,窦崖‘嘿嘿’地笑了,虽然和那两个女人在一起胡天胡地的滋味使他生不如死,可看到姜暖怀孕这么辛苦,他还是有点感激那个给他生了孩子的女子。

    “不是有两个秘密吗,另一个是什么?”窦崖又凑过来问道。并且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另一个啊,”姜暖把口中食物咽了下去,并不打算卖关子:“是你另一个老婆也生了,是个女儿。恭喜你儿女双全啊!”

    “真的?!”窦崖曾经以为自己会断子绝孙的。他对于孩子也不是特别喜欢,可是听到姜暖说的这个消息以后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嘴,觉着总算是干了件男人该做的事,也算是为家族尽了力。

    想到自己已经为窦家延续了后代香烟,他出了口气,胸口一直隐隐压着的负罪感也轻了许多……

    他抬头先看了看天,觉着春风正好,天空蔚蓝,真好!

    一转头,正对上毕月乌探寻的眼神,他展颜一笑,双腿用力一夹马腹,让马儿紧跑了几步追上了毕月乌,然后探身在他的耳边说道:“晚上就让你有动静。”

    ……

    又走了几日,就在姜暖以为自己会死在路上的时候,她们终于到了渭国的都城芮都。

    进城的时候姜暖是睡着的。她那天好似身子特别的不适,连马车都坐不了,走着又是腿脚酸软,最后毕月卿趁她不备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在马车里昏睡。

    然后让马车加了速度疾行,总算是把已经什么都不知道的姜暖送进了皇宫。

    原本姜暖与毕月卿是说好的,到了芮都请他帮着寻一个院子。

    她这种身份,住在皇宫亦或是毕月卿的家里都不太好。

    可她肚子里的孩子闹腾的太厉害了,近几日连毕月卿都害了怕。

    妇人怀孩子害口的事常有,可如她这般持久的却并不多。

    毕月卿也觉着以目前的症状,她还是先到宫里让太医院的太医调理一下更好。

    于是几个人一商量,毕月乌一挥手:“都先和朕回宫。过几日她身子好些了,如果还想搬出去住也由着她。现在她要是出了事,相思会一直从漠北杀到我渭国的!”

    ------题外话------

    轩辕玫瑰轩辕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oli123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这是草稿,是我昨天夜里码出来,还没有校对,有错误明早再改了~

    今天到现在也没有写多少,俺一直犯困。索性睡觉,明早早起来写。

    渭国,古时候是有这个国家的,国姓也是姓毕,不过俺把这个国家从北方挪到了南方。

    俺写故事,会尽量的把一些真实的东西揉在里面,大家看到似是而非的东西时,笑笑就得,别当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