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6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无意中的发现

第二百四十八章 无意中的发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姜暖怀着身孕,不能太久点了她的穴道,那样经脉不通,对孩子会有影响。所以一行人悄无声息的进了芮都的皇宫之后,毕月卿就赶紧解了她的穴。

    姜暖并不知道自己是站着从大梁的皇都出来躺着进的渭国的皇都。

    莫名其妙的睡着,又莫名其妙的转醒,她瞪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四下打量着。

    “我是死了吗,而且还给我埋了?”入眼的一片暗色,大多是黑红的色彩,对比强烈,很有张力。可这样的色彩显然给人的压力也是不小,姜暖觉得这样的画面只能出现的地下的坟墓里。

    “姑娘,不要胡说!”

    寻着声音,姜暖就看了站在远处一张桌子前的杨玉环,正在倒腾着一碗什么东西。

    “是渭国皇帝陛下让御医给您开的方子,我才煮了,您看是在塌上服用还是到这边坐着服用……”

    原来又是药!姜暖觉得口中一阵犯苦。

    “还不都是一样的,难道换了地方喝就能变成酸梅汤吗。”她口中嘀咕着就要起身,才把身上的薄被掀开就皱起了眉头:“御医?这里是哪儿?咱们都进了渭国的皇城了?”

    她马上凝思苦想,好像就记得自己是抱着一棵树呕吐,当时好似离着芮都还有百十里路呢,怎么自己没觉得咋样,就躺在这里了呢?

    难不成是失忆了?

    “您当时吐得起不了身,是国师大人给您抱回车里的,后来您就昏睡过去,这不是才醒吗。”杨玉环放下手中的两只碗,觉着那杯汤药的温度已经是可以下咽了,于是走近姜暖,一手扶着她的胳膊,一手托着她的肩,把浑身发软的她架着坐了起来。

    “我让膳房给您准备了一些饭食,咱先把药服了,就吃饭好不好?”这段日子基本都是她和毕月卿在照顾姜暖,不自觉的,她说话也学了毕月卿的语气,像哄孩子。

    姜暖弯腰想要把绣鞋先穿上,杨玉环已经先蹲下身子拿了谢给她套在脚上。

    “谢谢!”来到古代几年了,姜暖仍是保留了一些现代人的习惯。比如现在,她受了帮助的时候,必定会说句感谢的话。

    “慢些。”开头的时候杨玉环听见她说这些话还会客气几句,也很不习惯,如今听得多了,她也不觉得奇怪。就认为跟着姜暖这样的主子贴心,比宸太妃那样的人,有人情味多了。

    扶着姜暖慢悠悠地走向桌子,姜暖边走边看,感觉现在这屋子大的有点没了边,而且还有一种死气沉沉地味道。

    “咱这是在哪儿?阿温呢?”走到桌边,姜暖坐都没坐,一闭眼,端起那碗药一扬脖,‘咕咚咕咚’和往嗓子眼里倒一样,全灌了下去。

    “哎呀,慢些!”她这举动可是把杨玉环又给吓得不轻,赶紧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端起一盏白水送到她的唇边:“漱口,漱口……”

    怀孕怀得要死要活,姜暖已经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她发现越是谨慎小心的吃东西喝药,越是会大吐而特吐,反正抬头一刀低头也是一刀,她现在就是伸腿闭眼玩命灌!

    喝下去没事,那就是抄上了,若是不行,就只好对不住了……白瞎了那么多好东西!

    一口白水才喝进去,姜暖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接着连肠子也跟着跳起了舞,她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捂着嘴朝大门口跑去。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门口,她用手扶着门框,眼前黑乎乎地一片人影晃动,但是她已经顾不上了,才吞下去的一碗药以更蓬勃的方式又窜了出来,姜暖一点都控制不了自己。

    窦崖带着初来乍到的阿温在皇宫里粗粗地转了一圈,阿温就催着窦崖赶紧回去:“我们快点回去吧,阿姊醒了若是见不到我会着急的。”

    于是两个人分花拂柳的快步行来,才走进

    瑶华宫的宫门就看见姜暖从大殿里踉踉跄跄地冲到门口,张口就吐,而且褐色的不明物体不止是从她的口中,还从她的鼻中一起喷了出来,而她看起来就像个喷泉!

    “阿姊!”

    “天!这可如何是好!”

    阿温和窦崖都一起提步快速地到了她的身边,可也只能干着急,既不敢碰她,又不知如何是好。

    “宝宝你一点都不乖!”阿温看着姐姐这么受罪,实在是忍不了了,他叉着腰在大殿门口走来走去:“现在舅舅先不理你,等你出来的咱再说!”

    “呵呵!”呕吐终于又告一段落,姜暖有力无气的接过杨玉环递来的布巾擦拭着口鼻,她哼哼唧唧地说道:“俗语说外甥照舅,这小东西说不定就像你小时候那。”

    阿温停止了动作,抬头看着檐下挂着的匾额思忖了片刻才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宝宝,舅舅现在就改了,不再淘气,你也要学好!”

    “呵呵!”姜暖捂着嘴揉着胃,不敢放肆的笑出声。怕自己再吐出什么来。

    那种几乎要把自己从里到外翻个个儿的滋味真是太难受了……

    “阿暖,这药还是没有效果么?”在窦崖的心里早就把姜暖看做了妹妹,这一路眼瞅着她这么辛苦的熬着,窦崖很心疼。

    “怎么样?”姜暖惨白着一张脸笑着对窦崖说道:“看我新练得绝技如何?都能从鼻子里往外喷了,是不是很壮观?”

    “……”窦崖拧着眉看她,只觉得她这门‘呕吐神功’听着就恶心了,要是不小心看见了,那真是更恶心!

    招手让门口的立着的小太监赶紧过来收拾,杨玉环也扶着姜暖进了内殿换了一套新的衣裙,并洗漱了才又走了出来。

    “没事儿。”姜暖挥着小细胳膊说道:“这不是什么大事儿,过一段就能好了。”

    身边的人都在关心自己,姜暖是很领情的。可唯独自己这个身体,她控制不了,只能说些让他们宽心的话了。

    “你这个样子不行啊,等下我去和他说说,再给你找个好点的大夫,他宫里的御医我看治妇人的病也是不行。这宫里也是多少年没有女人住了。”窦崖还是不死心,要再给她找个大夫。

    “算啦,别折腾了。”姜暖这回是两只手都摇了起来,“快拉倒吧!我这一路折腾的还少啊,吃的药还有偏方也试了多少了?哪里有效果?大家都省省力气,熬到这孩子出生,怎么我也不会再吐了吧……”

    “可你这样,哪里还能坚持到孩子出生?你都不照照镜子,你看看你现在瘦的!”窦崖说着,声音里已经带了颤音。

    “话说,我不是和月卿都说好了么,给我寻个独门独院安静的所在就行,怎么把我弄到宫里了?”姜暖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干脆就绕开了话题。

    “是朕的主意,朕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的相思会来找我拼命。”毕月乌穿戴者一身黑色的华服,身上的图文很像图腾,姜暖只看出了他着的下裳上面绣的是一只鸟的图案,怎么看都是乌鸦!

    “帅哦!”姜暖双眼发亮的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皇帝,从心里赞叹,这小子穿上这身衣服还真挺气派的。

    “帅?”毕月乌站在大殿的门口,屋里的人都站了起来行礼,宫门外太监宫女跪了一片。

    “我阿姊是说陛下您的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使人仰视,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是少见的好看呢!”跟在他后面的阿温神情严肃的解释道。

    “哦。”毕月乌点头,不禁一脸得色地瞟了瞟窦崖:“原来这就是‘帅’……”

    “呵呵!”姜暖亦是点头,心道,简夫子教的不错,我家阿温这一本正经的马屁功夫可是大见长进!

    “这里是瑶华宫,离着御花园最近,景色也好,原本修了是想让……”感觉对窦崖的两道目光像刀子一样的砍了过来,毕月乌不由自主地笑了。

    然后发现一屋子的人都还看着他,于是他继续说道:“呵呵,你就在这里安心住着吧,缺什么就和朕说。”

    姜暖先是站起来谢了恩,然后非常客气地说道:“陛下修葺这里,想必是早有了主人,姜暖何必鸠占鹊巢”说到这里她还郑重地对着窦崖点点头。

    窦崖立时就红了脸,坐也不是立也不是,如芒在背。

    “你的意思是?”毕月乌从大殿的门口缓步而来,姜暖话说道一半,不经意间抬头望了他。然后就住了口。

    “嗯?”毕月乌也觉得她的目光古怪,而且是很认真地盯着自己的脑袋在看,这么失仪的行为,若是有内侍跟着,应该早就会呵斥于她了。

    “这么看着朕作甚?”毕月乌总觉得姜暖古古怪怪地,甚至觉得自己看见她就会觉得头疼。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

    “我想摸摸你帽子。”姜暖忽然开了口。

    “阿暖,不要胡闹!”窦崖赶紧出言提醒:“陛下带的是龙冠,其实能随便摸得。”

    “不对。”姜暖不理窦崖的提醒,依旧盯着毕月乌头上的金冠看得仔细:“陛下,您带着这帽子,哦,龙冠,可有不适的感觉?”

    毕月乌的龙冠为黄金打造,但与大梁皇帝戴的龙冠有很大不同,他的龙冠造型古拙,上面的装饰很少,只用一根上面镌刻着龙纹的金簪固定在发髻之上,而这金冠最吸引姜暖眼球的就是它正中镶嵌的一大块黑色的宝石,像幽灵的眼睛一样,散发着皑皑荧光!

    “嗯?”姜暖的话让毕月乌也严肃起来,他又看了看窦崖,然后对着姜暖一使眼色,稳稳当当地走到桌边坐了下去。

    “玉环,你带着阿温到外面去玩一会。”姜暖会意,这大殿里都是她的人,自然要轰也是要她自己轰。

    “是。”杨玉环走过来对着屋内的众人行了礼,然后牵着阿温的手走到门口,回身关严了殿门。

    大殿内就剩了他们三个人,这回不等姜暖开口,毕月乌就抬手把头上的金冠取了下来,小心谨慎地放在桌上:“你摸吧,这是我渭国历代郡主都戴过的王冠,朕虽然称帝,但很多礼器法典以及冠冕都还没有一一修改完成,所以暂时也是戴着此冠临朝。”

    姜暖对金冠旁边的金簪是看都不看,只一门心思地盯着金冠上的宝石不错眼珠,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试探着伸出手去,只在那块宝石上停了片刻,就移开了手。

    她如避蛇蝎似的对着窦崖说道:“把这玩意拿远点!”

    “为什么?”窦崖不解的看着她。

    “哎呀!一言两语说不明白。”姜暖着急地一推桌子,对着窦崖吼道:“快点拿走,我还怀着宝宝呢!”

    “?”窦崖与毕月乌对视一眼,还是同时起身,两人把桌子一起抬到了大殿的墙边。

    “嘿嘿!”姜暖坐在椅子上,笑嘻嘻地看着二位‘搬运工’说道:“从小没干过活吧?一看就不是不干活的样子。”

    “说吧。”毕月乌这回倒是没有说什么,直接坐到她对面的椅子上,随即窦崖也坐了下来,三个人开起了‘现场会’。

    姜暖作为现场会的主讲者很得瑟的看了看身边的两位听众,很想找到自己在班里当班干部时的感觉。

    不过,那两位听众似乎不买账,她才摆出一副得瑟的神情,那二位就摆出了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姜暖现在肚子里组织了一下语音才开了口,脸上也收去了调笑。

    “我认为陛下您戴的那顶金冠有问题。”姜暖直奔主题:“确切的说是那块宝石有问题。”

    “所以我问您戴着它时可有不适的感觉。”

    “有些宝石虽然稀少名贵,但却是能杀人于无形。”

    “为什么?”窦崖转头看着远远桌子上的皇冠,仍旧不解的问道:“它有没有毒,怎么能够杀人呢?”

    “它确实没有毒,但是它在形成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对我们人体有害的物质混在了里面。我们看不到摸不着,但就是这种物质能无时不刻不散发出一些东西,让人接触长了就会出问题。”

    姜暖说的这些,在现代社会叫做辐射。很多大理石,岩石以及不知名的宝石都有辐射。也有人因为用没有经过检测的大理石装饰房间而死于非命。

    “姜暖,你说的那些身体出的问题都是那些呢?”毕月乌不回答姜暖的问话,反而又问了她一个问题。

    “这方面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大概就是头痛,掉头发,有些人会子嗣少甚至没有子嗣。严重的会很快死去,也有慢一些的,但是也会短命早夭……”

    ------题外话------

    hwzf感谢您投出的三张月票!鞠躬!

    草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