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6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上)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的出世是母后及她的家族盼望已久的事情。

    当宫人将我出生的消息告诉我早就等得不耐烦的父皇的时候,他只是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然后就摆驾去了未央宫傅贵妃那里。

    “梓潼好好将养身子,朕过一段时日再来看你……”这是他离开长春宫的时候留给我母后的话语。

    此后的十几年,他的足迹甚少踏入这座禁城中级别最高的皇后的宫殿,仿佛我的出生是他与母后之间,或者说是他与母后的家族之间的一个协议。他让母后怀孕,直至生出男孩儿。

    那便是他必须而且只能册立的唯一储君——太子!

    不错,我生下来才过了百日,便被顺理成章地立为了太子。

    我的名字叫做岑弘。

    而母后在生完我后居然说的是:“终于可以不像畜生一样被人骑着干那等腌臜事了……”

    看,我的到来竟同时让两个人得到了解脱。

    这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父皇,一个是我的母后。他们是大梁地位最最尊贵的一对夫妻!只是他们好像并不相爱,而且他们都不喜欢我这个儿子。

    当然,这些发生在我出生时候的事情,都是后来嫣儿告诉我的。除了我的父皇母后不喜欢我这件事,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母后产下我之后,便把全部的心思用在了后宫的那些女人身上,为和那些各地,以及各个大士族送进宫的美人明争暗斗,她几乎耗尽了全部自己的聪明才智。我真不知道她这样心狠手辣地一个又一个的杀死那些女人及她们的孩子是为了什么。

    我曾经怀疑过她忘记了还有我这样一个儿子。她的凤辇经常会在我的祥瑞宫前经过。有时我听见太监甩出的开路的鞭声会兴冲冲地跑出宫门,想与我的母亲亲近

    生下我的第二天,我便被送进了祥瑞宫。在那里,我和我的奶娘以及贴身宫婢内侍们一直住到我十四岁登基。

    嫣儿那个时候还是母后身边的一个二等小宫女。因为做做事细心听话,被安排做了我的贴身宫婢。那一年她才十二岁。是伺候我的人中最小的一个。

    她叫万嫣儿,而我一直叫她嫣儿,她则是非常恭顺地喊我‘殿下’。

    她每天脸上都带着温柔的笑意,抱着我,和我说话,哄我安睡,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我。

    在我很小的时候甚至求过她做我的母亲,像别的皇子那样有母亲牵着手在御花园玩耍……而我,自从会走路开始就不记得母后和父皇的样貌,即便是偶尔跑去御花园玩,后面也永远跟着一大堆太监宫女,他们口中也只会惊慌失措地喊着:“太子殿下,这里不能去……太子殿下,哪里也不能去……”真是无趣级了!

    只是,一向对我的话都唯命是从的她那一次听到我的请求竟吓得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然后跪着趴到我的脚边说道:“殿下,您想让奴婢死吗!这话求您以后千万不要再说了……因为我只是个奴才啊……”

    “哼!胆小鬼,真是无用!”我以为她只是不愿意罢了,所以很生气的踹了她一脚,然后自己跑掉了:“你就在那里跪着不许吃饭……”

    后来我便忘了自己说过的话,自己无趣地过了一天,直到晚上沐浴的时候,才发现伺候的宫人换了两个平时并不近身的新人。

    “本宫不用你们!笨手笨脚的,连桶中放的花瓣都不对,嫣儿呢?怎么不来伺候!”

    我衣衫散乱赤着足跑出了净房:“嫣儿,嫣儿,你在哪里?快点伺候本宫沐浴。她们两个笨女人竟在桶中放了春日的桃花瓣……她们是要害死本宫!”

    祥瑞宫幽深的回廊里我‘啪啪’地脚步声回音听着很是急促,直到此时我才忽然记起,似乎已经有半日没有见过她了。

    “嫣儿嫣儿……”从回廊跑到前面,我一眼就看见跪在月色中的她,正扶着地艰难地想要爬起来。

    我终于记起自己早晨说过的气话,原来,她竟在这里已经跪了差不多一天。

    “殿下,不要跑了!仔细脚下有石子。”她不顾自己的膝盖跪得麻木,连痛感都没有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猛地站了起来,踉跄这迎面奔向我,伸手就把我从地上抱在了她的怀中:“你们平日当差不知道用心看着么?殿下最怕桃花杏花的味道。每年三月,桃树杏树开花的时候,殿下连宫门都不能出。闻到那些花香就会喘不过气,难道你们的教导嬷嬷没有和你们说过这些?!”

    嫣儿十七啦,抱着快五岁的我并不吃力,就是她的腿一瘸一拐着,走路有些不稳。我知道那是跪久了的结果。

    把头枕在她的肩上,听着她轻声呵斥着做错了事的宫人,我好似并不生气了。闭着眼睛假装睡着。好让她有机会放走那两个笨蛋!

    她心地很好,与别的宫女和掌事姑姑有很大不同。

    最主要的一点,便是她绝少惩罚那些宫娥和内侍。这个时候她已经被母后提点做了祥瑞宫的掌事宫人。十七岁的年纪就有人管她叫掌事姑姑了!

    每次看见她一本正经的答应,我就会偷着乐,觉得她没有别的宫里的掌事姑姑神气。

    果然,走到净房门口的时候,她先小心地叫了我:“太子殿下,奴婢这就伺候您沐浴吧?”

    我没有出声,装睡的时候是不能轻易开口说话的,那样就没法继续装下去了。

    她以为我睡着了,我听见她轻轻地叹了口气,用更小的声音说道:“当奴才的不用心伺候主子,就是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太子爷的命关系着大梁的社稷安危,他若除了一点点小的差错,就是把我们整个祥瑞宫的人一起陪葬,也是不抵其万一的!”

    “姑姑,我们知道错了。确实没有嬷嬷教导过这些,还请姑姑您处罚。”两个新来的宫女‘扑通’一声都跪在了回廊上,低着头轻声啜泣。

    “先起来。”她心软的毛病又犯了,我就知道她会这样的。

    别的宫里经常会少了人,

    这不稀奇。

    做错了事的奴才被掌事宫女或者是主子罚了打死那是最常见的事了。

    别看我只有五岁,我也见过很多半数的面孔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过这是别的宫里的事,我的祥瑞宫里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先去把浴桶里的水和花瓣都倒掉,然后用鬃刷里里外外地把桶都刷了,再把这净房的门窗都开了散散味道。”她一样一样的用心吩咐着。

    “是!”两名宫人齐声应了,才起身要去收拾,又被她叫住了:“拿只没有挨着花瓣的盆子调好水,送到殿下寝宫去,把这里照我说的做好,再去通知你们的教导嬷嬷,在这里等着我。”

    “是。”那两个笨的要死的宫女只会‘是是是’,都不知道帮本宫把靴子拿来穿上,夜晚还真有些凉了。

    嫣儿不再和她们啰嗦,抱着我直接回了寝宫。

    她把我轻轻地放在床榻上,才笑着说道:“好了太子殿下,她们还没有过来,您就不用装了……”

    “不好玩!”我从床榻上翻身而起,搂着她的脖子说道:“嫣儿,为什么我每次装睡都会被你识破?你要告诉我原因,以后我一定装一次你不能识破的!”

    “呵呵!”嫣儿被我吊在脖子上,整个身体都弓着,看着很不舒服。可我不想放开她。这样近地靠近她是我最愿意做的事,她身上有股甜甜的香味,我很喜欢闻。

    “这是什么香?”我把鼻子凑近她的颈窝,甜甜的。

    “哎呦!”她惊呼了一声,赶紧把我的手拿开:“瞅瞅奴婢这个记性!”

    她快步走到寝宫的门口,迎面接了宫女送来的木盆:“下去吧,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今儿值夜的差我来顶,内侍就留在偏殿听吩咐,不要吵了太子殿下。”她板着脸对门外的宫女吩咐。

    “是。”宫女唯唯诺诺地应了。

    嫣儿看着她离去,然后把手里的木盆往地上一放,抬手就把寝宫的宫门关了,然后回头快步向我走来:“早晨在膳房就看见师傅们用今年的新桂花酿的糖做了桂花糕,奴婢藏了几块,竟给忘了……”说着她从一进里小心的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包来打开,浓浓的添香味道立时就扑了过来,我的眼睛亮了:“快给我!”

    白白软软的糕点上点点露出几处金黄,那是糖渍的桂花。只是这精致的糕点被嫣儿在怀中揣得久了,都被压得扁扁的,看着没有了模样。

    几乎是抢过那包点心,我大口大口的嚼着,嘴里已经满的说不清话:“好甜,好香……”

    嫣儿慢慢地站了起来,转身的时候我看到她用衣袖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她走到桌边,倒了杯白水给我:“慢一点吃,都是殿下的。”

    我一手拿着点心一手拍着床榻示意她坐到我的身边。

    没有外人的时候,她是会陪着我偷偷地坐一会儿的。这次也不例外。

    一般,只要我提出的要求不是很过分,嫣儿都会乖顺的听我的话。

    看她做了下来,我爬上了她的膝盖,我想坐到她的怀里去。

    ‘嘶……’她吸了口气。

    “哎呀,我忘了!”想起她在外面跪了一天,腿上必定有伤,我赶紧又坐到了床榻上:“嫣儿,你是傻了么?明知道我是气话啊,怎么还真就跪了那么久?”

    我心疼的用手掌拍着她的腿,结果引来她又一阵的吸气声。没轻没重的我,心里虽然疼也是不会照顾人的,又弄疼了她。

    “您是殿下,将来是要掌管天下的人,您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我自然是要听的。”嫣儿正色道。

    “那我要是说了气话让你去死呢!”我又生气了,觉得她在和我怄气。

    “那我就去死。”嫣儿伸手把我唇边的一点桂花糕屑拈了下来,很温和的说道。

    ------题外话------

    先传,这是草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