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70.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中)
    是我允许她不在我面前自称奴婢的。我喜欢这个笑起来那么温柔的女子。

    后来我明白了,小时候我的喜欢其实是对她的依赖,内心深处我渴望一个母亲,嫣儿正是符合了我对母亲形象的假设,因此我信赖她。

    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桂花糕,一边把她说的话想了想,我知道她这么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桂花糕吃完的时候,我忘了她膝上有伤这件事,自顾自地又爬进了她的怀里,蜷成一团,让我的身体尽量地都躲在她的怀抱里,这样的姿势,让我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我会觉得非常安全。

    打了个哈欠,我脸朝着她身体的一面只想睡觉:“嫣儿,你放心吧,本宫永远也不会去让你死的……”

    她似乎是轻笑了一下,我闭着眼睛没有看见她面上的表情。

    “殿下,吃了东西可是要漱口的,否则您的牙齿会痛的。”她温柔地说道。

    “本宫没有听见……应为我已经睡着了……”我依旧闭着眼睛不想动,她的怀抱和她的人一样,永远是温暖的。让我一刻也不想离开。

    “殿下既然安置了,那我就要把殿下请到塌上去了。”说着她作势想要托起我的身子。

    “嫣儿。”明知道她是在与我说笑,可我依旧伸出手臂去紧紧地环住了她的腰肢:“再抱一会儿吗。”我撒娇道。

    “哎呀,殿下这么快就醒了?那咱们先漱口好不好,您若是漱了口,我就抱着您安置。”她说话的时候定是垂着头望着我的,因为我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扑在我的脸颊上。

    “好!说话算话啊!”我马上就睁开了眼,自己滚到了塌上,“你去端青盐水吧。”实在是不喜青盐水入口的味道,淡淡的苦咸,能让嘴里半天都是苦涩的。

    她蹙了眉慢慢起身,估计我的动作又让她的腿疼了。

    都道这深宫大院金碧辉煌必定是锦衣玉食,其实,幼年我的记忆便是嫣儿的温暖与如影随形的饥饿感。

    太子的膳食是与皇帝的膳食在一起准备的。只是不知道哪位先帝爷留下的规矩,为了怕岑氏子孙好逸恶劳,吃的太好而懒惰政务,定下了一餐饭绝对不能多食的祖训!

    就是这条没人性的祖训让我吃尽了苦头,整个长身体的年头里从未想过政务,而把大部分的心思用到了偷吃偷喝上……

    嫣儿看我总是饿的没有精神,就省出了她的膳食分出一些来给我吃。可有时候她的膳食不好偷带回来,我依旧要挨饿。

    今天晚上的这几块桂花糕嫣儿为了给我留着,一定是费了心思,而我还罚了她跪。所以我心里有着小小的内疚。

    接下来乖乖地数了几遍口,还自己走到寝宫的门口想要洗脸。

    “殿下不要碰!”嫣儿几步就跑了过来,险些扔了手里的漱口盅

    祥瑞宫里包括我的两位奶娘在内,几乎能接触我份例的那些人都会偷。而宫里的所有摆设还有用的瓷器都是专门定制的成套的东西。在内务府都是登记在册的。若是打了碰了,都是各宫的主子自己拿钱补上。

    他们欺负我小,人小言轻拿他们没有办法。所以他们若是偷了或者打碎了我宫里的东西,都是用的银子补上。

    所以看见那只官窑的靛蓝玉瓷漱口盅在托盘上骨碌碌地打了几个转后居然没有摔倒地上,我和她都松了一口气!

    “殿下。”嫣儿把手里的东西都小心的放到了地上,先把我抱了起来快步走到了床榻旁边,然后把我放在床榻上,她快速地把两边的帷帐放了下来。

    “不用洗脸了吗?今晚本宫还未曾沐浴呢。”嫣儿是非常注重的我的仪表的,不管人前人后,都会把我打扮的干干净净,甚至连指甲都会为我修剪的如新月弯弯。

    她说我是太子,任何时候风仪都是顶重要的事。

    怎么今天她倒不让我洗脸洗足就安置呢?

    “殿下。”她让我站在床榻上,这样我们便能平视了。

    “以后不是奴婢亲自安排在您身边的人,您一个也不要相信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没有笑意,这样的表情让我紧张:“严嬷嬷也不行吗?”

    “不行。就是您的乳娘也不行。”嫣儿甚少这么严肃的和我说话,我想她今天这么说,一定是事情很严重。

    “好,我听嫣儿的。”

    “唉!”她叹了口气,延后搂住我,在我耳边说道:“殿下,您马上就六岁了,要快点长大啊……”

    “要是能每餐饭都允许本宫吃饱,我兴许能长得快点!”即便是到我老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小时候多吃点,后来我一定能生的更加高大。

    “今日之事绝非偶然。”她小声地,不过声音几位平静,仿佛这样的事情她见的多了。

    “您对桃花杏花的味道不喜,接触了就会喘不上气,这件事宫里有不少人是知道的。”

    “而今日殿下才罚了奴婢跪着,就有新人来侍候,按说新来的宫人必是要经过我的手才会派过来给您指使,可今日这两个宫女奴婢瞅着眼生的紧,不知是怎么混进来的。”

    “还有,没有管事的允许,殿下的寝宫这里外人定是进不来的……”

    “嫣儿,你说了这些是想告诉本宫,有人想害我么?”我终于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一些眉目。但是我不明白,我每日除了去上书房读书,就是在祥瑞宫里,见的人都极少,怎么会有人想害我呢?

    “殿下,一直都有人意图对您不轨。奴婢早先未曾与您讲过。那是因为殿下的年龄还太小,我不想把这些见不得光的事都让您知道。”

    “您是不是以为奴婢脾气太过软弱?其实那也是没有办法的。皇后娘娘手段……狠决!在宫中树敌太多,而您又是储君,所以必是众矢之的。奴婢没有办法,只好装聋作哑装疯卖傻的处理一些事情,力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要护住您的安全就是了。”

    “若是奴婢表现的太过警醒,或是杀伐太过果断,必定会引来更难对付的对手和手段……那才是得不偿失呢。我这样说,殿下您能明白么?”她直起身子,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嫣儿的意思就是让我装糊涂,装作什么都看不出来,就像我装睡觉哄人一样对么?”我是用心想过了才这么回答她的。

    “殿下能想到这点已经很是不易!总之,我们就是要韬光养晦,保护好自己,保住性命!”嫣儿让我记住这些话。

    我是从那时才明白的,原来作为皇帝和皇后的儿子,不但要忍饥挨饿,还要想办法自己长大!

    那个时候我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老鹰捉小鸡,嫣儿永远是张开双臂站在我身前的那只老母鸡……

    后来,我再未见过那夜想要侍候我沐浴的两个小宫人,没过几日,祥瑞宫里的两个管事嬷嬷以及我的两个奶娘都被打发出了宫。

    她们的离开并未引起各宫的怀疑,因为正好那年宫里要放出一批年纪大的宫人出去,嫣儿就把她们的名字递了上去。

    我母后是很信任她的,毕竟嫣儿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所以二话不说,就准备那份名单。

    福瑞宫后来的管事宫女是嫣儿亲自挑选的,她足足冷眼观察了她们几个月,才把几个顶缺的宫人领回宫里。

    又使了不少银子,把这几个人家里的底细都摸了个清楚。最后她才告诉我,可以放心使用了……

    我就在这样的外面的人想不到的环境中战战兢兢地一天天成长起来。

    作为太子的我似乎生了就必须比别的皇子优秀才对,于是。五岁起我便卯入申出,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读书上。夜里,不管多晚,身边都会有嫣儿陪着我。

    我已经完全习惯了生活中必须处处有她的存在。她是我的影子,我们就应该是一个人。

    我十四岁的时候,父皇在未央宫傅贵妃的塌上中了风,在昏迷了十五日后龙驭宾天!

    这让与傅贵妃斗了半辈子的母后终于得到了一个决胜的机会。

    国不可一日无君,第二日在承天门颁布父皇的遗诏。

    我成了大梁的新帝,而傅贵妃以及宫中没有生育过的妃嫔都得到了一个殊荣:陪同先帝一起上路!

    这些女人,有的甚至一生都没有见过他们的丈夫几面,最后竟可笑的与这个陌生的男人死在了一起!

    傅贵妃是被活着钉进棺椁中的。在送父皇的棺椁入帝陵的时候,我甚至觉得盛放着傅贵妃的那个棺椁中一直发出‘砰砰’地声音。

    不过,那也学是我的错觉。因为我注意到随行在那具棺椁两边的人全部都垂着头,抄着手走路,没人表现出异样来。

    父皇的葬礼一结束,我的登基典礼便很快的进行了。

    接下来的生活是翻天覆地的混乱,我颁布签署了一系列的诏书。这些诏书在颁布前,我和天下人一样,是从未见过的。

    而我只是在那绣着飞龙的卷轴上用御笔蘸着混了朱砂的墨汁写上了准奏两个字,连盖上玉玺这等必须皇帝亲力亲为的事情也是母后替我做的。

    从此以后我将不能再称呼自己‘本宫’,而要称‘朕’!

    母后成了太后,她的族人,大多在此时得到了他们这一生最高的权利,当然,也大多因为这个最后在下一次皇权更迭的时候丢了性命。

    没办法啊,自古便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朝廷里的官员在走马灯似的升迁贬职,有人欢喜有人愁。我并不关心这个,因为朝政此时都把持在太后及我的那些舅舅们手中。

    我乐得过起了没人管束的逍遥日子。

    这个时候,我以为当皇帝真是太好了!

    我可以吃饱,我可以不用在早起去上书房念书,虽然我需要早朝,但什么都不需要我去操心,一切都有人在忙,只有我是清闲的。

    可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一日早朝下朝后,我如往常一样回了祥瑞宫,不过此时这里已经叫做乾清宫。

    “嫣儿,快来替朕更衣。”已经进了寝宫好一会儿了,仍不见嫣儿的身影,我很不习惯。

    “陛下,万姑姑今早被总管公公叫了去。说是这次出宫的名单中有她的名字。”一个宫女跪在我身前,禀告道。

    “什么!”我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惊,继而大怒:“这是哪个混账东西出的主意?”

    “回禀陛下……这……好像是太后娘娘的意思……”那个宫女趴在地上已经抖成了一滩烂泥。

    ------题外话------

    淡若清荷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草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