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671.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下)

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母后?听她这么说我先是有几分不信,继而一脚踢开了挡在我面前的碍眼的东西,急冲冲地朝外走去,是了,我身边的人,尤其是嫣儿,除了母后,谁还敢轻易动她?

    我得去找母后问清楚,她不是一向也很信任嫣儿吗?怎么会好好地就将嫣儿赶出宫了?

    “陛下,陛下!”身后追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人。他们只会高一声低一声的追着我喊这两个字了。

    “都滚回去!”我忽然在宫门口站定了身子,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老太监没想到我会突然停住,他还在蹒跚地往前跑,险些撞在我的身上。

    “老废物!”我一脚踢了过去,正踹在他的肚子上,他只哼了一声就趴在了地上不动了。随即追着我的那些宫人亲侍全部跪在地上,同时没了声音。

    只是这样我仍旧看他们碍眼,真相上去一人补上一脚才好。但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些奴才身上,我得赶紧去母后那里把我的嫣儿找回来。

    我们是一个人,我没了影子怎么行?

    “等朕回来再收拾你们,都在这里给我跪着!”我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就想赶紧离开。

    “陛下?”嫣儿缓步从宫门外走了进来,看见院子里的情形她顿了一下脚步,然后对守着宫门的两个小太监吩咐道:“把乾清宫的宫门关上!不要让外人看见我们这里这个样子。”

    “是!”现在我宫里的人几乎都是嫣儿亲手调教的,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陛下!”嫣儿从从门口的台阶上走了下来,同那些奴才一起跪下给我行礼。

    “嫣儿,母后……”

    “陛下,太后娘娘凤体康健,好得很,您就放心吧。”不等我说完她就接了口,并抬起头对我眨眨眼。

    “哦……那朕就不过去了。明早再去给太后请安。”晓得她是提醒我不要在外人的面前多说,我按捺住心里的疑问,尽量装作平静的说道:“进来伺候朕更衣。”

    “是。”嫣儿如往常一样轻声应了,起身,随着我进了寝宫。

    “滚出去!”一迈进寝宫的大门我就看见方才被我呵斥的两个宫女还匍匐在地上,不禁又想起她们说的话,心里一阵的堵。

    那两个宫女就跪在地上又给我行了礼,连滚带爬地出了寝宫。

    “陛下为何动怒?”嫣儿一边回身将寝殿的大门关起,一边轻声问道。

    “嫣儿,母后叫你做什么?”我站在地中央紧张地望着她,就怕从她口中确认那个消息。

    “我好久未见到太后娘娘了,方才是总管公公叫我去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此时我才注意到她手中还提着一个看着很有些分量的包裹。

    “是宫里发的遣散银子。”嫣儿面色平静的走向我,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我身边的桌子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像是一堆石头落了地,听了刺耳!

    “多少银子?看着不少。”我对银子没有概念,从出生到现在我出宫的次数有限,几乎没有直接花过钱。

    “快二百两了。”她笑了笑,伸手来解我身上的玉带。

    我心中的火一下子冒了上来,她居然在笑?方才为了她我就要冲到母后的宫中去讨人,而她此时居然还笑的出?

    “然后呢?”我冷声问道,并狠狠地推开她的双手。

    “陛下?”对我的态度她有些意外,但还是毕恭毕敬的回道:“这些钱要是算计着用,想必能花一阵子。奴婢还没有细想。因为实在是没有想到还有被打发出宫的一天。”

    我在她平淡无波的话语中绝对听出了喜悦!

    我们原本是一个人,我怎么会听不出她的语气呢。

    胸中的怒火几乎在瞬间燃烧,我不能接受她用这样的口气来说她就要离开我这件事!听到她要离开我是多么的心焦,而她怎么能这么平静?她难道明白么,只要她迈出这皇宫一步,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相见的一天了。

    让我和我的影子分开?一个人,活生生的人,没了影子会变成什么?那是鬼!

    “你可以找个人嫁了,把这些银子当陪嫁。”看她又伸过手来解我的玉带,这回我没有躲,只用眼冷冷地看着她。

    我身上的袍服一件一件地被她脱了下去,她不厌其烦的把那些东西都展开挂在内室的衣架上,然后拿了一件舒适的常服出来,展开示意我抬手:“唉,奴婢这么大的年纪便是出去也很难再找个合适的人家,这事儿,还得等和母亲商议过再说了。不过……”

    “不过你没有机会出去了!”我欺身靠着她,一把打开她手里拿的衣衫,然后双手紧紧地抓住她的双肩:“万嫣儿,朕不许你出宫!”

    “啊?”嫣儿愣住了,我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几乎从不对她发火,今天这样的我,让她非常的陌生。

    “陛下,我不是现在就走的。”她试图像过去一样的安慰我:“我会把乾清宫里的事情交代清楚,再把您的一些习惯细细地讲给他们听……”

    “你没听明白朕说的话么?”心中的怒火喷薄而出,她看来是铁了心要离开我了,而且对我竟不留恋!

    我十四岁了,从我当上皇帝的那天开始,我就认为自己以及成人。

    于是我决定用一个男人的身份去留住她。

    “陛下!您这是做什么!”对于我扯开她衣襟的手,她是不敢推开的,只是倒退着向宫门方向退去:“快停手吧,陛下,奴婢求您了……我二十六岁了……如果这次再不出宫,以后会老死在这里的……”

    她哭了。

    我停了手,伸手轻轻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

    这时我才发现嫣儿是那么的美,美得惊心动魄,美得让我想把她吞进我的肚子……

    “嫣儿,不管你多大年纪,我都不会放你离去的。我不能想象你离开我后再与别的男人亲近!我甚至不能想这样画面!”

    我盯着她低语,然后又开始了我的动作,不顾她的哭喊,不顾她的求情,不顾她的反抗。

    “做我的女人……”我用行动让她成为了我的女人。我的第一个女人。

    她在一声惨叫后便停止了所有的挣扎,而我,此时正欢快地像一只想要飞翔的鸟儿……那是使我忘乎所以的极致的快活。

    乾清宫的外面跪着的一众奴才都是这一刻的见证。

    我就是要让宫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嫣儿是我的女人了。

    这件事情之后,果然没人在提出让她离开皇宫这件事。母后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开始往我的宫里不断的派一些美貌的宫人。

    这些宫人每天眼前花似地环绕在我的身边,身上香气缭绕,熏得我作呕!

    在我用宝剑砍下一双偷偷摸在我身体上的宫女的手后,她们才有所收敛,但是,还是有人不怕死的用各种方式勾引我甚至爬上我的龙床。

    我知道这些人都是母后特意送给我享乐的。

    她以为我对嫣儿这个比我大了十二岁的女人动情,不过是没有经过女人,所以新鲜,甚至是饥不择食的。

    而我也懒得和母后解释,其实直到此时我也是只对嫣儿感兴趣。而不是女人。

    不管怎么说,嫣儿留了下来。

    不过因为我的行为,她的身份从乾清宫的掌事姑姑变成了万选侍。

    选侍,是皇帝的妃嫔等级位份非常低微的。

    她好似并不在乎这个,依旧每天细心的照顾着我的起居,甚至帮我安排着那些勾引我的宫女接近我的机会。

    我说了几次,告诉她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我明白地告诉她:“欢好这等事,我只愿意和嫣儿你做。”

    她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没有多久,母后就通知我,说已经给我订了一门婚事,她已经在一众适婚的名门闺秀中选中了健威将军的嫡长女做我的妻子,也就是未来的皇后。

    同时还在那些女子中选了四个为我充盈后宫。

    健威将军是我的亲舅舅,当时的军权便是他把持着。我要迎娶的是我的亲表姐。母后说这叫亲上加亲。

    大婚之前我被母后叫到了她的宫里,她明确地告诉我:“陛下,您有责任为大梁岑氏延续尊贵的血脉,所以,您必须想让皇后产下您的皇长子,此后别的妃嫔才能怀孕。”

    我拒绝了母后的要求。因为这样的要求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尊严,像是一头种猪!

    “哀家不是在和陛下商量,哀家只是在告诉陛下应该做什么。从明儿起到你大婚后让皇后有孕,万选侍就到哀家的宫里来学规矩吧。”母后一边吃着血燕的炖品,一边眼都不抬的说着话。

    “朕让那个女人怀孕。嫣儿还留在乾清宫。我保证大婚后夜夜宿在皇后宫里。”我不用多想只能妥协。

    在宫里生长的我自然是知道学规矩意味着什么。

    “成了,就这么着吧。”母后依然自顾自的吃着东西,神态轻松以及,仿佛早就知道这笔交易能成功似的。

    回宫以后,我把这些春头丧气的告诉了嫣儿,希望她不要因为我的变节生气。我曾经在很多次欢好后都说过这句话:“嫣儿,我只和你这样……”

    我要食言了,这一次是为了保护嫣儿。我得出卖自己的身体了。

    她听了这些话,面色雪白。忽然跪在我面前说道:“陛下,你要快点让将来的皇后娘娘怀孕啊……”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说,总觉得那时她隐藏了一些话没有说出来。

    那时候我还没有完全长成大人,把她的话当成了是不舍。

    以为她的意思就是让我快点做完该做的事,好能快些来陪她。

    所以我沾沾自喜了,嫣儿终究还是离不开我的,就像我离不开她。

    大婚时候的我像一只被操纵的木偶,完全被母后宫里的人所控制,被指挥着这样那样……我累极了!那是非常忙乱的一天。皇帝大婚的礼仪繁复得啰嗦,而我只能按部就班地去做。

    当我毫无兴趣的揭开我的皇后,也就是我的亲表姐头上顶着的龙凤喜帕的时候,完全吓蒙了!

    坐在喜床上那个威严的女人,分明就是我的母后年轻了几岁的样子!

    这太让我恐怖了!对着这样的一张面孔,我除了想叫‘母后’以外怎会升起别的心思?

    入夜,我的皇后沐浴后洗去妆容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几乎绝望了,因为此时的她看起来更像母后了!……

    管事嬷嬷看到这个情景端了一碗汤药给我:“万岁,这是石榴饮,是特意为您大婚预备的。”

    石榴,多籽之物,我为了自己对嫣儿做出的承诺,只能饮了药,与皇后行敦伦之礼。

    只是哪怕是灭了灯烛我依旧不能面对那张与我母后如此相像的面容,我冷着脸,把那个女人翻了过来,让她像只狗一样的趴在那里背对着我……

    这一刻,我终于有一丝理解我父皇的苦衷了。

    皇后怀孕的消息很快的传遍了皇宫。几乎每个人都出了一口气。

    我欢天喜地的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谁知还有四个女人同样等着我宠幸!

    这样绝望的日子,我坚持了半年,终于把该做的都做了,这时我才见到了我的嫣儿。

    那时的嫣儿大着肚子,形销骨立,瘦得让我几乎认不出!

    “陛下,要怎么样才能让我们的孩子晚出生一个月呢?”她躲在暗处不敢见人,好在乾清宫里所有的宫人内侍都是她调教出来的,而她平时又待人极好,这些人拼了命没有一个多嘴说出什么去。

    我高兴坏了!这是嫣儿送给我的惊喜啊!我的孩子,我的第一个孩子居然在她的肚子里那么久了,我都不知道。

    我要给她一个尊贵的名份。在心里我下了决心。

    “母后,嫣儿有孕了。就快临产,我不能再让她只做一个卑微的选侍,我要册封她!”我是皇帝,此刻用不容置疑的口吻与母后宣布着我的决定。

    “不许。”母后的脸色极为难看,让我分不清是病容还是怒容。“宫中位份已定,一位皇后四个妃子。哪有那个贱婢的位置!”

    “她不是贱婢!她是朕的的嫣儿,她救过我几次!”我愤怒了,为母后这么说嫣儿而愤怒。

    “笑话,一个奴才婢子,命都是主子的,让陛下一说,好似她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母后停了一下,我这次看出她有些气息不稳,确实是身体有恙的症状。

    “哀家还没有追就她惑乱皇帝的罪过呢!”

    “嫣儿没有惑乱过朕,一直都是朕喜欢她而已。”我顾不得别的了,如果不能给嫣儿争到一个名份,那我们的孩子也会保不住的。

    “把那个孩子打掉,御医有的是法子……”母后体力不支,说着话几乎都要分成几段。

    “陛下先请回吧,哀家会派人去处理这些。”她疲惫的挥了挥手,就被两个工人架着回了寝宫。

    我被晾在了大殿里。

    不敢久待,我赶快登上步辇回了宫。

    母后的为人我很清楚,她心狠手辣,说到做到。既然她生了灭掉我和嫣儿孩子的心思,那这个孩子便会凶多吉少。所以我半步都不能再离开嫣儿了。

    我是她的男人,我要保护好她们母子。

    为了妥善起见,我把方才母后的话告诉了嫣儿。并且告诉她,寸步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嫣儿不说话了,呆呆地坐在角落里,脸上带着垂死的灰白。

    我搬了椅子与她面对面的坐着。觉得自己很没用。

    “陛下,奴婢若是死了,您就把我烧了吧……”她的话才一开口,就被我堵住了嘴。

    我不要听这么丧气的话!我不要嫣儿死,还有我们的孩儿,我要她们都活着……

    可我没有办法,这时的我对付起母后来简直是毫无还手之力。

    “嫣儿,若是一定要死,我会陪着你的……”

    这回,是我一开口,她便捂住了我的嘴:“陛下,不要乱说话!”

    我们互相捂着对方的嘴,对视着,默默地流泪。

    “万选侍!”有人在宫门外喊道,听着声音有几分耳熟。

    “我在。”嫣儿摇晃着站了起来,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把才流出的泪水擦去。

    “快点!快点!”外面的那个声音急促的叫着,仿佛是忘了这里是乾清宫。

    “李嬷嬷?”嫣儿打开门一把把门口的女人拉了进来,我这才看清,是跟在母后身边的贴身随侍。

    “不得了了,太后娘娘血崩了!”她没有注意到隐在内室的我,所以见到嫣儿劈头就说:“太医的药才饮了半日,太后娘娘就血崩了!现在几位太医都在跟前,太后不许人走漏风声,我是去太医院拿药的……”

    说完她扭头就跑,步履匆忙。

    “母后是得了什么重病?”我随口问道,其实并不关心。倒是觉得她此时病的及时,没心情在和我们过不去了。

    嫣儿的眼睛忽然有了光,她关了宫门在我面前快步地走来走去,最后她忽然站住了:“陛下,快点!现在是我们的机会。我和孩子的性命都在你的手上了……”

    这一次嫣儿有一次用她的智慧救了我们一家人。

    我带着乾清宫里所有的内侍还有我的贴身护卫去了母后的宫里。封锁了而她和外面的联系,扣住了能为她同分报信的所有的人。

    那天晚上母后薨逝。

    对外说她是得了心血急症。实则她是死于堕胎血崩!

    那一天,是我权利的转机。

    我听了嫣儿的主意,从临死的母后手中夺回了所有属于我的印玺。并且利用母后的身份传出消息将我的舅舅诱骗至宫里,幽禁起来。

    直到我和嫣儿的孩子出生,我如愿的有了我的第一个儿子,并且得以册封嫣儿为皇贵妃,我才放了虎符被我收回的国丈大人。

    这个时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我除了上朝就是守着我的嫣儿和我们的儿子宝儿,不再去任何一个妃子以及皇后的宫里。

    这遭到了朝臣们的非议,这些闲言碎语大多是说的嫣儿,而且众口一词与我母后的说辞一样:乱君祸国!

    甚至还有言官以死相谏。

    我封锁了一切消息,不许任何人把这些话传到嫣儿耳中。

    我要我的女人活得尊贵逍遥快活。

    两个月后,皇后和那几个妃子的孩子先后出生,我的后宫也像父皇的后宫一样,到处刀光剑影。

    宝儿一出生就被我和嫣儿深深地爱着,我们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为他支起了一片天空。

    他是一个幸运的孩子,最少他的父皇和母妃都那么爱他。

    我没有立任何一个皇子为太子。这个位子是留给宝儿的。这个决定在他一出生的时候,我就做了。

    嫣儿不同意我的决定。

    她还是那么小心,那么卑微。

    尽管在宫中的女人当中,她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可她仍旧谨小慎微的活着。

    笑着对待所有的人。

    可她的温柔善良换不来她们母子的一世长安,那些人无时不刻不想让她们在这个世上消失。

    终于,她们逮到了一个机会。

    在我早朝的时候,有人在她的膳食中加入了无药可解的毒药。

    我下朝回来的时候,宫里没有一个人,只有嫣儿伏在桌前的地上,口鼻冒血。而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黑,手脚都是控制不住的在抽动!

    我想去叫御医,却被她拉住:“不要去……妾身的时间不多啦……陛下,你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儿子。不要让他做太子,只要给他一块封地,做个王爷就好……这样或可保住他一命……”

    她只要一张嘴就往外吐血,一口一口地~像是血流不尽似的……

    我说不出话,心疼的几乎想和她一起死去。

    “陛下,您不要死啊……您还要替妾身抚养我们的儿子长大啊……”我早就说过,我们是一个人,只要我有所想,她便知道的。

    “答应我……”她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声音已经断断续续。

    “我答应你。”我只有点头。

    “陛下,我是真的爱上您了……这一世,我还没有和您过够啊……”她抬起手,可是无力抚上我的面颊。我伸手握住了她的冰冷的手,贴在我的脸上。

    “我会在奈何桥边等着您的……下一世我们一起投胎做人……十八岁……就是十八岁吧……让我在最美的年纪遇到您……”

    这是她最后留给我的话。

    这是我们的约定!

    嫣儿死了。死在皇权的斗争中的女人,她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我的影子没有了,可我还得活着。为了我们的儿子,我得像鬼一样的活着!

    其实,在嫣儿死去之后,我得生命就已经停止了。剩下的岁月,不过是徒耗岁月而已。

    后来,我封了宝儿为福王。就是想告诉他们:我只想我的儿子能够平安长大,我已不做他想。

    我把嫣儿的弟弟,一个只想做女人的男人招进了宫,他一身功夫,纵横天下,说来可笑,他的梦想居然是——做个女人!所以他顶了嫣儿的妃位,我依旧封他做皇贵妃。

    这让害死嫣儿的那些人差点都疯了。

    不过我还是常对着他发呆,因为他长得和嫣儿太像了。很多时候,看打他我就会忘情的扑过去……为此,我没少挨了他的打,最重的一次,他打折了我根手指!这才让我想起他的身份。

    那些人始终不肯放过宝儿。所以我和然儿,就是嫣儿的弟弟,我们两个几乎总会有一个人守在他的身边,保护着他。

    终于在我认为宝儿已经长大,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他还是被皇后设计在一次狩猎中死去了。

    死在一个早就挖好的坑中,那个坑里都是毒箭,只等着他落下去。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从一个孤魂野鬼变成了一个魔鬼。

    我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也不珍惜别人的。

    杀光了那次陪着我和宝儿一起狩猎的所有的人,我带着他的骨灰回了宫里。

    从此,我活着只为了复仇!

    嫣儿,宝儿,我要你们看着,朕是如何惑乱江山!

    我立了皇后的儿子为太子,但是我又让皇后死于无形的蛊毒。

    我迫害所有想为朝廷出力的贤臣能士,只想让这个已经烂到根上的大梁早点倒掉。

    我选了大批的秀女入宫,生出了一大堆儿子女儿,可我不爱他们,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阻碍太子顺利的登上帝位。

    这其中有一个女人最是可笑!

    便是那个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周妙嫦。

    选她入宫的时候她才十九岁,而我比她爹的岁数还要大。

    那是,我已经阅人无数,一眼便看出她爱的只是那虚无权利。

    所以我封了她一个不上不下的宸妃。让她的心也那样不上不下着。

    后来我看出她是爱慕着姜承的儿子姜孝之的,所以便想杀了她。

    谁知那时她已经怀了我的骨肉。

    那个孩子生出来便于然儿有缘,他喜欢那个粉雕玉琢般的孩子,他想做母亲。

    然儿的要求就是嫣儿的要求,我都会满足。就把小九交给他抚养。

    为此,我没有杀死周妙嫦,小九需要一个名义上的母亲。不过为了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我给小九取名为相思——岑相思。

    那个太子,只要我不死,他就一直只是个太子。我看出来,他早就等得急不可耐了。

    可我这时偏不去死。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

    首先,我把皇帝常用的印信,随意的给了几个皇子。看着他们揣着那些无用的东西乐不可支的时候,我也只想笑:真是傻瓜啊!都不明白自己接过去的不过是一颗索命的东西,这些东西,早晚都会要了你们的身家性命的。

    最后,我把虎符给了小九,那一年,他六岁。

    在皇宫的屋顶上看到他的时候,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我,忽然就起了别样的心思。

    我给他指了一门婚事,就是宸妃心心念念忘不掉的姜孝之的女儿。

    我对他说:“你若不能在二十四岁前夺取你皇兄的皇位,就去娶一个你不爱的女人吧,但你不要怪父皇,这只能怪你自己没有本事!”

    因为他若有本事夺了他皇兄的江上,那他才有能里保护好他的女人,他也才配拥有幸福……

    至于为什么会定在他二十四岁那年成亲啊,其实那都是为了我和嫣儿的约定。

    我够老了,而且早就活够!

    惑乱江山的游戏也不在能提起我的兴趣,所以我决定去奈何桥边找我的嫣儿。

    我的死……是喝了与嫣儿去世时一样的毒药死去的。

    她活着的时候,我不能给她更多的幸福,至少让我体会一下她的痛苦吧。

    死,真的很痛……

    可那一刻我是幸福的,因为我就要与嫣儿和宝儿团聚了。

    十八年后,不管相思能不能夺过这个皇位,我都已不会再去在乎。

    因为那将是我与嫣儿相遇的时节。

    十八年后,嫣儿,我一定会在你最美的花季里找到你……

    你要记得我的名字,这一世我是景帝岑弘。景帝与万嫣儿番外完。

    ------题外话------

    92899910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闲妻梁母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草稿~

    这一章,我写的很压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