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935452.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玲珑骰子安红豆(一)

玲珑骰子安红豆(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岑相思坐在桌子边愁眉苦脸地对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鸡汤面发愁。偷眼瞅了瞅坐在院子里大槐树下的吃着凉西瓜还喊热的暖暖叹了口气。

    “怎么?是臣妾做的饭食不和陛下的胃口么?”姜暖耳朵一直竖着听着屋里的动静,就等着那混蛋吐个槽啥的她好接口。

    岑相思起身,拿着筷子伸着手,示意巧心把他的外袍脱去,于是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四平八稳地坐了下去:“出去给娘娘掌扇吧。”

    三伏天,坐着不动身上都汗津津的,他坐着马车从宫里回到尚武庄,进门就被正宫娘娘请吃一大碗刚出锅的鸡汤面,岑相思与她成婚这么多年了,焉能不知此时娘子心里不爽了?

    再想想日子,他越发的美了起来!娘子心里有火就随着她吧,自己的女人必须得自己宠着,她有火对别人发,他还不乐意呢……

    岑相思挑起一筷子面条吹了几口,咬牙闭眼的吞了一下,觉着一块火炭从嘴里顺着嗓子就落到了肚子里,紧接着后背上的汗就兹兹地冒了出来,拦都拦不住……

    娘子是真下得去手啊!他在心里哀嚎一声。

    “我不热。”姜暖康哧咬了一大口井里镇着的西瓜,凉丝丝地,从口中到胃里都是那么舒服,她嚼了两口,然后连西瓜籽一起咽了……

    “巧心,来,你也来吃西瓜。”姜暖说着,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推到石桌边上:“不算很凉,你吃一小块没事的。”

    “谢娘娘!”巧心先对着闷头哭吃的皇后娘娘行了个礼,然后在那盘子西瓜中挑了一块最小的吃了起来。

    屋子里岑相思此时正挑着一筷子冒着热气的面条发狠:“等过了这几个月再说的……哼!”

    巧心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细高挑的青年。因为伤了身子的缘故,他现在虽然早就痊愈,但仍是不能一顿饭吃很多。

    姜暖一直把他当做孩子似的心疼着。不管做什么好吃的都会留一份给他。把只能留在宫里的巧言嫉妒地天天见了他就墨迹,想和他换换差使:“媳……媳妇啊,咱俩……就换一个月!我……我……说话算话!我就想吃咱娘娘做的那个酱爆鸡丁,你就和……和……和我换个差使,让我跟着万岁……万岁……万岁爷身边伺候呗。”

    “巧言。”四周无人,虽然与巧言‘成亲’很多年了,也被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叫过自己无数次‘媳妇’,巧心还是很不习惯他这样叫自己。

    “嗯?”巧言凑近他。

    他们两个都是从小就做了太监的,便是躺在一个被窝里也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巧心的感觉。

    他嘴笨结巴,巧心话少,就算是现在他们从王府里搬进了宫里,每个人都有一间很大的屋子住着,巧言也是想法设法地去爬巧心的床榻,只要能挨着他就好,哪怕就是两个人挤在一个被窝里睡觉也是温暖的……一个人真是太寂寞了。

    更何况,他这样做也不算过分啊,巧心就是皇后娘娘给自己指婚‘媳妇’!

    “你现在怎么说也是御马监的总管了,你瞅瞅这宫里,只有你还和我没大没小,说话没个分寸。”巧心白了他一眼,伸手把他袍子的前摆拽了拽:“多大个人了?还没个样儿……”

    “我……我……我这不是一直看着呢吗。”等着巧心直起身子,巧言早就张开双臂等着,只等着他自己来投怀送抱了:“你……现在是……是……大主管了,在外……外人面前……我……我……哪次不给……不给……不给你……”

    不给了半天,巧言说的上气不接下气,最后愣是把沉着脸的巧心给说的乐了,他才把一句话说完:“在外人面前我哪次不给你留面子?”

    看见怀里的主管大人脸上有了笑模样,巧言马上讪脸,二话不说,用手把他的头按向自己,直接就吮到了巧心的粉唇上,好一会儿后才放开了他。

    “你怎么又疯!”巧心一把推开他,心虚地左看右看。

    “没……没……没人!”巧言坏笑着看着脸色红的好看的‘媳妇’怎么看怎么美,“我早就给打发到前面去了。”

    “这你怎么不结巴了?”巧心横了他一眼。

    “嘿嘿!”巧言又靠近他,“就……就……一个月!”

    两个人功夫都不弱,如果真的比较起来,还是巧心更厉害些。所以巧言知道自己的‘媳妇’虽然面子薄,从不说一句逾矩掏心窝子的话,可他就是明白,对方的心思和自己是一样的。

    要不这么多年来,自己对他做了那么多不三不四的事,在就被他给打死了……

    “不行!”巧心对于自己的差事是绝对的尽心尽力的,容不得有一点瑕疵的。所以听到巧言不死心的话,马上就摇头道:“不行就是不行。若是往日,兴许我就同意了,可你知道最近咱们娘娘身子……她又进不得膳房了,你便是跟在万岁爷身边也是吃不上……”

    “酱爆鸡丁!”巧言赶紧接嘴。

    巧心抬头瞪了他一眼,他就发现这个家伙凡是自己想说的话一句都不结巴。平时结巴起来能把人急死。

    “娘娘是?”听完巧心的话巧言也不想酱爆鸡丁了,开始八婆附体,他贼兮兮地凑近巧心:“有……禀告……万岁爷么?”

    巧心摇头:“你不要乱说话,娘娘说过几日再请御医把脉,不让我和万岁爷说……她说,要和万岁爷算算账……”

    “啊?”皇后娘娘行事从来都是让人想不到的,而且作为下人的他们哪怕是在好奇,也不敢去打听皇后娘娘和万岁爷的事情,那不是嫌命太长了么?

    所以巧言只好奇了一下,就打断了自己的念头,然后低着头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看着霜打了似的巧言,巧心不禁想笑:“你怎么这么馋?就为吃不上一口吃食,都蔫头耷脑的了。”

    “不……是……”巧言头垂的更低。

    “每次……娘娘一有喜了……她……就不……回宫住了……陛下就会天天去……尚武庄……”巧言费了半天劲才说了这些,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巧心,欲言又止。

    巧言的眼神让巧心的心里咯噔一下,自觉自己就是一盘子酱爆鸡丁!

    他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巧心也是明白的。

    皇后有孕,自然是不能受一点颠簸,原本她就不爱在宫里多住,现在有了这个理由,更要堂而皇之的不回来了,那陛下肯定会巴巴地跟了去,而作为他贴身随侍的自己自然也要天天跟着陛下去尚武庄住……

    这样一来,最少要有七八个月不能回宫,那……巧言又成了一个人,冷冷清清的。

    他们这样的人,每天眼前都是人来人往的,他们不怕乱,可他们怕寂寞。

    太监,注定孤独一生,老了也无子女送终,因此,这无边的寂寞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可怕的。

    “今儿……陛下不回尚武庄。”似是安慰伤心的巧言,巧心把最不该透露的陛下的行踪说了出来。

    然后他自己心中一惊,脸色煞白。

    巧言默默的伸臂抱住了他:“不要……怕。你说的话,……我便是死了……也不会对旁人讲的。”

    “我这是做了错事了……”巧心喃喃说道。

    “你……不放心么?那……杀了我吧。”巧言轻声说道。

    “!”巧心猛然抬头望他,一脸怒容。

    “舍不得吧?”巧言得意的一笑:“你说过的……话,我……何时对……对……外人……外人……”

    “成了,我知道了,你嘴严。”被他结巴的受不了的巧心终于开口帮他把话说完了。

    “奖赏!”巧言马上耍赖,腻在巧心身上乱拱。

    他们虽然是太监,没了做男人的权利,但某些男人的心思还是没有完全断绝的。

    “去!”巧心一把就把身上的癞皮狗推开:“我去看看顾大人出来没有。”

    “晚上……给我……摸摸……”巧言拉着他的衣袖不放。

    巧心的脸已经红的像晚霞似的,此时他唯恐有人看见,只好用力的甩着自己袖子:“放开!”

    “答应我……就放!”巧言知道必须要逼着主管公公同意了才能放他走,要不自己是休想在轻易靠近他的。

    “嗯……”就怕被人看见的巧心终于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个字,声若蚊蚋。然后回头满脸春色的瞪着他:“还不放手!”

    ……

    岑相思一鼓作气地吃了一大碗热的烫嘴的鸡汤面,只觉得自己现在浑身的汗已经出透了,真是从里到外的热火朝天!

    好在巧心已经帮他预备好了澡水,他出了一身透透的汗,再洗了这么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衫,从净房里出来,站在院子里一吹风,倒是觉得十分的舒适。

    “舒服啊……”他走到石桌前,看见一桌子的西瓜皮丢在那里还没有收拾,竟是一块带瓤的都没了,“一块儿都没给我留?”

    “陛下现在不是神清气爽正是小人得意的时候,一定从里到外都舒服极了,还用吃西瓜败火?”赤着脚,站在门口木地板上的姜暖,依着门框,仰头望屋顶。

    “暖暖,你还没有睡啊。”岑相思回头看见姜暖,马上嬉皮笑脸的走了过去,没有走台阶,直接抬腿迈上雨檐下的走廊:“让为夫为你把把脉可好?”

    “你先给我说说,我这肚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就生三胎的!”姜暖抬手打开他伸过来的手掌:“而且我每天都在喝避子汤啊。”

    “这个……”岑相思故作沉思状:“兴许是太医院的人把药煮错了。”

    “呸!”姜暖撇嘴:“你这话自己信么?”

    ------题外话------

    127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yks123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je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是草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