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999519.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玲珑骰子安红豆(三)
    喝避子汤都能喝怀孕了,姜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宝宝既然来了,她这个做娘亲的就会把他好好的养在肚子里,至于堕胎什么的,在她的脑袋里是从不装的,压根就没有这些想法。

    她的孩子都是她的心肝宝贝,哪个都是她的命根子。

    “明儿我和你一起回宫吧。”姜暖把手中竹签递给岑相思,一挑眉,示意他自己吃西瓜。

    “这里入了夏就要点上苦蒿,味道确实重了些。”岑相思把口中的西瓜咽下,才开口说道。

    “不是为这个。”姜暖身子一歪,靠在他的身上,岑相思马上就把手中的竹签子放回盘中,伸臂搂住了她,让她靠的舒服。

    “我要把肉肉和蛋蛋都接回来,看不见他们我这一天就和丢了魂似的难受!”

    听到这两个称呼岑相思就皱起了眉,暗暗磨牙。

    暖暖把给孩子们起名字的事情甩给了他,而她自己则是张嘴闭嘴的胡叫!

    大皇子因为出生的时候重七斤七两,她便唤他‘七七’。

    二皇子生下来比较巨大,有八斤多重,岑相思以为暖暖会直接叫他‘八八’。

    谁知听他这么一说,姜暖直接瞪了他一眼:“有抱着自己的儿子叫八八的么?”

    八八,爸爸……

    姜暖自然不能管自己的儿子叫了爹,而二儿子又生的白胖胖的可爱,她就叫了他‘肉肉’!

    三皇子出生的时候,夫妻俩都想要个女儿,没想到生出来一看又是个带把的,姜暖把儿子抱在胸前还是喜欢的不行:“蛋蛋,蛋蛋,你是娘亲的小蛋蛋……”

    岑相思抚额:娘子若长了蛋蛋我可如何是好……

    他最听不得暖暖张嘴闭嘴的逮着什么就叫儿子什么,什么小宝贝儿,小心肝儿之类的牙碜名字真是层出不穷,源源不绝!这让他心里可是别扭了好久。

    在岑相思的心里,暖暖口中的心肝宝贝肉肉蛋蛋只能是他,如今那两个小混蛋分明就是来和他抢娘子的!

    前几日二皇子拜了顾凌云为帝师,已经开蒙,正式开始上学。而小三打小就和二皇子一起玩耍。哥俩个一刻也分不开,二皇子进宫学习,那个小的也就跟了去。

    岑相思顺水推舟,把两个碍眼的东西都给留在了宫里。让杨玉环带了她家的孩子一起照顾着。

    他觉得,暖暖的被窝里有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因此孩子们在宫里哭闹着要回家的事也被他隐瞒了下来,好不容易他和暖暖才清净两天,过起了久违的二人世界,他还没有美够呢,他家娘子就要把人给接回来,立时他心中就郁闷起来。

    每次看到那两个家伙腻在暖暖身上,岑相思就想把他们扒下来,然后顺手扔出墙外去!

    尤其是他家老三,明明都已经快三岁的大孩子了,还时不时地扑在他娘子身上要奶吃,真是太不知长进了……

    “暖暖啊。”岑相思轻唤一声。

    “嗯。”半晌过后,姜暖才懒洋洋地回了。

    岑相思低头一看,怀中的女子已是快要睡着的样子。

    几年时光,暖暖已经从一个青涩的少女长成了一个如蜜桃般成熟的少妇。而她身上依旧是他们初见时的那种气质,与帝都里那些名门望族中的贵妇完全不同,安安静静地不事张扬。

    她现在是天下身份最尊贵的女人。可她依旧洗手调羹,为他和孩子们操劳,并乐在其中。

    她过起日子来精打细算,可绝不奸贪吝啬。

    姜氏农庄现在名义上的庄主的是少年老成的姜温,连青山都已经做了帝都商行的会首,姜暖不再抛头露面。

    岑相思却看得明白,暖暖虽然对农庄的事并不事必躬亲,但她的脑子中是有一本帐的。按部就班的设计着,步步谨慎,如今的姜氏农庄名扬天下,客来八方,正是她在背后做着谋划。

    作为他的妻子,暖暖对于政事从不妄言干涉,她恪守本分,绝不让他为难。

    但她却巧妙的用着自己现在皇后的这个身份,为他分担了不少棘手的事情……

    “看着我做什么,怎么不说话?”姜暖懒懒地躺在岑相思的怀中,闻着他身上才沐浴过后的清爽味道,心神安宁。

    几年夫妻,他们已经是一个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姜暖闭着眼睛就可以知道那个妖精在看自己。

    “看你很疲倦的样子,不如起来,我去铺床,你躺下好好睡。”岑相思伸手把她额上的发丝撩开,手还没有收回,就看见姜暖在闭着眼睛笑。

    “有什么开心事了,笑成这样?”岑相思唇角扬起,不由自主地跟着姜暖笑了起来。

    只要看见她开心,他便会莫名其妙的高兴,有时岑相思自己都觉得自己魔怔了。

    “我可不敢劳动陛下您的大驾给我铺床叠被的……”姜暖睁开眼望着他,眼里都是笑,“说吧,你方才的话还未说完呢。”

    “是……七七要来了。”岑相思说道。

    “真的!”姜暖‘噌’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动作快得令岑相思心惊肉跳,“慢些,慢些……这才怀上,小公主正是娇贵的时候。”

    姜暖早就忘了肚子里的这个,只想着已经有许久未见的七七。她伸手抓着他的手臂问道:“信呢?你是不是又扣了月卿给我的书信?他若带七七来大梁,定会先通知我的。”

    “哼!月卿……月卿……叫的倒是亲热。”岑相思沉了脸,翻脸还是比翻书都快。

    “人家名字就叫做月卿,我不叫这个叫什么?”就要见到大儿子了,姜暖的心里竟有些紧张。

    七七两岁的时候就被她颠簸千里送到了渭国,给毕月卿当儿子。

    不曾想这个孩子一下子便多出了三个爹!

    毕月乌与窦崖就算天天播种也是生不出儿子来的,因此七七虽然归毕月卿抚养,他们二位却很不要脸的同时插进一脚来。

    渭国是毕月乌的地盘,因此他当仁不让的抢了岑相思的称呼,让七七叫他父皇。

    管窦崖叫父亲。

    而毕月卿则成了爹爹!

    难为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竟是最先体会了父亲这个词的几种叫法,

    当初岑相思答应将自己的长子过继给毕月乌的时候可没想到这个,若是早知道有这个结果,估计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将孩子送出去的。

    他家难道还怕多一个孩子养不了么?

    七七没有入岑姓的族谱,所以岑相思并不叫他的名字渭岑,而是跟着暖暖一起喊他的乳名七七。

    “国师是有事要去漠北,因此便改道先带着七七来我梁国帝都。这是毕月乌与我在书信中谈到的。我推算着日子,想着他们应该快要到了,因此先告诉你这个消息,也好做些准备。”

    “为夫哪有那么不堪,何时扣过你的信件?”岑相思板起脸来,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等着姜暖来哄。

    “嗤~”姜暖撇嘴:“你扣得还少吗?早几年,连我的信鸽都给扣没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岑相思歪着脑袋沉思片刻,决定不在此事上过多纠缠。

    若是翻起旧账来,自己劣迹斑斑,做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太多,暖暖没有真跟自己玩命已经算是大度了,所以他赶紧摆正态度,转移了话题。

    “七七呢就算了,这个乳名听着尚可,别的孩儿如今已然长大,暖暖就不要乱叫他们了!”岑相思想起自己另外两个儿子的名字就牙疼,而且她又和毕月卿熟络,若是当着他的面儿叫这些名字肉啊,蛋了的,可就……

    “知道了,我会喊他们的名字,墨儿,渲儿。”姜暖心不在焉地答道。

    二皇子满周岁的时候已经被立了太子,叫做岑墨。

    三皇子叫做岑渲。

    名字都是岑相思取的。

    “既然月卿和七七要来了,肉肉和蛋蛋还是先不要接回庄子,这里地方太小,我怕安排不下太多的人。”

    岑相思无奈的点了点头,才说的要称呼孩子们的名字的,转瞬她就又忘了。估计自己又白说了。

    ……

    两日后。

    “阿姊。”阿温趴在二楼的窗户上和坐在大槐树下剥莲子的姜暖聊天。

    “你不要吃那个东西了。”看着姜暖剥了一桌子的绿皮,阿温纵身从窗子直接跳在地上:“莲子入药有活血的功效,恐有堕胎的敝处。”

    桌子上的两个莲蓬是姜暖早晨出去买菜的时候。卖莲藕的婶子送给她的。说是姜暖总是照顾她家的生意,并未要钱。

    姜暖看着新鲜,回来坐下就开始剥,只是现在时日尚早,还不到莲子成熟的时节,她把两只莲蓬都掰碎了,弄了一桌子的绿剥开里面一颗颗嫩嫩的莲子,每个都是一泡水,没法吃。

    不过她现在是犯了强迫症,非得把桌子上的莲子都剥开心里才舒服。

    “没熟,不能吃。”姜暖头都不抬:“你还能不能学点好了?咱家有一个进院子不走门的,你怎么下楼也不走正道了?”

    “这不是省事么。”阿温笑吟吟的走过来,坐在姜暖身边的石墩子上:“七七要来了?”

    “是要来了,听你姐夫说大概就是最近几日能到。”姜暖终于停了手,转头看着阿温小心地问道:“阿温,你说……七七会不会不认识我了……”

    “毕竟几年未见,大概会生疏些。”几年的时光,阿温已经长成了如玉少年,越来越像画中的姜孝之。

    有时连岑相思见到他都会酸溜溜地说道:“坊间很多人称赞姜家小公子才貌双绝,我看他也是生的不错,大概有朕一半漂亮了……”

    ------题外话------

    hwzf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亿万随喜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王春梅大哥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申吗0216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亿万随喜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8557952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钱财新文《匪后风华》已经开坑,求收!

    草稿。

    这个文番外马上完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