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11638098.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十八章骗子,都是骗子

正文 第二十八章骗子,都是骗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二十八骗,一群骗!

    “骗,一群骗,他们不但骗我的钱,还想骗我的国家,骗我的民……”

    参加完晚宴之后,铁心源刚刚回城主府就对铁一,铁二怒吼。

    铁一握紧了刀柄,铁二飞快的在沙盘上写道:“要不要全部杀掉?”

    铁心源沉吟片刻,摇头道:“不行!”

    “那就驱逐他们?”

    “也不行!”

    听铁心源这样,铁一和铁二都有些奇怪,既然确定这些人都是骗,为什么不能杀掉,更不能驱逐出哈密。

    铁心源长叹一口气,全身的筋骨像是被人抽掉一般烂泥一般的躺在软榻上。

    这时候,他非常的不愿意话,却不得不,铁一和铁二如果不能从铁心源这里得明确的解释,很可能会帮他做出决定。

    对于一个上位者来,遇这种难以抉择的情况,一定要尽快做出选择,差的抉择也比没有抉择要得。

    铁一和铁二的选择很可能会学西域的那些哈里发,直接一刀两断来个彻底干脆。

    “我之所以这些人是骗,是恼怒他们来哈密的目的,这些人根就不是仰慕我哈密的名声来建设哈密的,而是抱着拿哈密当试验田来试验自己治国想法这个目的来的。

    这样一来,我在集市上表演的那一幕礼贤下士的作派就成了一个笑话。

    因此,我这些人是骗。”

    铁一在沙盘上写道:“难道,您知道了他们的目的,还要使用他们吗?”

    铁心源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躺了下来对铁一道:“哈密的体制,身就是凌乱的,这里面有我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还有照搬大宋的一些体制内容,更有西域自发形成的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和习惯在里面。

    总的来,哈密体制就是一锅大杂烩,能不能成,能走什么地步,没人知道,我自然也不知道,大家不过是蒙着头在黑夜里摸索罢了。

    王安石的《万言》我知道,里面的内容其实也没什么鲜的。

    他大宋天下的财力一天比一天困难穷乏,社会风俗一天比一天衰落败坏,四方有志之士经常忧惧天下不能长治久安。

    还现在大宋朝廷法制严格,无所不有,但在他来却是没什么法度,就是因为现在的各项法度,大不合乎古代贤明君王的政治之道。

    王安石还提出了自己议论的核心——论人才问题的严重性和迫切性。

    他以为朝廷每下一令,意虽,但在位者仍不能推行,使之泽被百姓,而那些不法官吏借机作奸犯科,侵扰百姓,流毒无穷。”

    铁二眼前一亮,连忙在沙盘上写道:“我哈密的人才更少,我们人才匮乏的程度比大宋严重的太了,如果有借鉴意义,不妨让他们在我们的监视下去做,一旦出了问题,也可以直接叫停。”

    铁心源摇摇头道:“阿二,你不知道这些人的野心有大,他们的人才推举方法,涵盖的层面太了,王安石总结了历代经验,指出。

    培养国家所急需的人才,要靠建立一整套合理的制度,使教之、养之、取之、任之等各个环皆有其道。

    想要完成这个目标,必须要投入无数的钱粮,更要有水磨石的功夫,后才有完成的渺茫希望。

    你这些人,一个个都七老八十了,哪里有时间沉下心来慢慢做事?

    即便是有,他们太老了,也不后的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急功近利就成了必然的选择,就算后有了成果,那也是一颗被催熟的毒果,会给哈密留下无穷的后患。”

    铁二笑着在沙盘上写道:“让他们先开展来,然后我们摘果。”

    铁心源笑道:“是个主意,可是我们马上就要打仗了,没人监督他们,你和阿一都做不,你们对大宋的国情知道的太少了。”

    “那就找一些明白的人,比如黄延寿他们……”

    铁心源笑着点点头,算是接受了铁一的建议。

    迎宾馆里的霍贤,潘凤,冯喆一群人也没有歇息,围坐在烛光下面,继续讨论今日见铁心源的得失。

    “哈密王比老夫预料的要聪明。能在老夫三两句试探的话语中准确的找我们来哈密的原因,堪称一代人杰。”

    潘凤没了白日里嬉笑怒骂的浮滑之态,一张老脸绷得很紧。

    霍贤皱眉道:“铁心源原就是东京城声名鹊的神童,即便在太学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能赤手空拳在西域开创如此大的局面有区区急智不足为奇。

    法乃是治国良策,老夫相信以铁心源的眼光不会不其中的处。

    尤其是我们用哈密缺少的人才来开局,他很难抵制这个诱惑。

    事实上,有一个英明的君主支持法,要胜过无数庸人支持。”

    冯喆皱眉道:“我们的法,对哈密国是有益的,而哈密国现在根就没有一套切实可行的国策,一张白纸上作画,能有更的选择。

    老夫不担心铁心源会拒绝,却担心欧阳修从中作梗,朝中,司马君实已经对王介甫的《万言》有了警觉,以欧阳修在哈密国的威望,他有左右铁心源心思的能力。”

    方平敲着桌道:“老夫更担心铁心源的消息来源,一部《陋室铭》足矣让我等警觉。”

    霍贤沉声道:“老夫年以来,一直在苦思救国良策,王介甫的《万言》让老夫眼前豁然开朗。

    既然旧有的规矩,已经成为了大宋这头病牛的桎梏,打破旧的枷锁,给病牛治病,让它重现活力,堪称良策。

    只可惜官家并未接受王介甫的主张,这让法的施行成了无源之水无之木,我等只有在哈密国这片国土上以法为蓝,做出切实的功绩,才有继续大宋全国推行发的根,因此,哈密变革迫在眉睫。”

    潘凤取过一张地图铺在桌上,指着地图上标注出来的哈密全境道:“这是一个方圆三百里的国度,与大宋一州之地相当,霍兄游历哈密札记所言,这个国家已经比大宋的边远州郡富裕一些。

    人力,财力雄厚,各地官府已经具备一定的统御能力,这已经把我们施行法的风险降低了很。

    哈密国内的回鹘人素来野蛮而无知,再加之人人感念哈密王的恩惠,老夫以为不难驱使。

    倒是国内的宋人,汉人,他们对旧有的国策奉行年,欧阳修又在哈密全盘照端大宋的体制,旧有的国策在哈密刚刚开始施行,那些宋人,汉人是切实的得利者,想要他们改变目前的状态,很难!”

    冯喆又补充道:“宋人,汉人,都是哈密国能得上话的族群,他们如果反对,万事皆休。”

    霍贤沉吟片刻道:“根源还在铁心源!哈密国内的宋人,汉人自诩王族,只要铁心源同意,法就能实施!

    老夫明日就与平东兄赶去哈密,争取在两个月内与欧阳修完成国相大权的交割。

    一旦完成权力交割,欧阳修即便是对法心怀不满,也徒呼奈何。

    由绍兄,敬涟兄不妨去拜访哈密太后,如果能获得太后的肯允,哈密王那里就一定会有所松动。

    至于方平,褚亮两位,可以去找阉人王渐,争取通过王渐来影响哈密王后,争取获得长公主的支持。

    管齐下,一定要在短的时间里争取施行法的权力。

    大宋南征胜利,又拿下了河湟,正是难得的喘息之机,如果错过这个大的良机,想要在找机会,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时不我待,诸君努力!”

    霍贤的一番话让潘凤等人只觉得热血上涌,一个个挺胸抬头离开房间,就连明亮的天山明月都似乎变得比往日明亮许。

    夜色已深铁喜依旧不肯睡觉,哇哇的哭个不停,铁心源抱着儿在屋里走着颠步,转了七八圈之后,才把这个祖宗哄。

    熟练地给儿换尿布之后,回头瞅着还在研究礼单的赵婉道:“送礼而已,反正是大水漫灌人人有份,你研究那么仔细做什么?”

    赵婉叹口气合上礼单接过铁心源怀里的儿道:“送礼是一门学问,谁,谁少,这里面有很大的干系。

    夫君,您确定要给夏悚送一具楼兰干尸?”

    铁心源了赵婉一眼坐在床前纠正道:“是一具楼兰女干尸,样貌,教养都很不错。”

    “那也是干尸,夏悚问您讨要美貌的胡姬,就有修之意,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夏悚毕竟是大宋平事。”

    “马上就不是了,文彦博要接管,他这些年得罪的人太,能否全身而退都有问题。破鼓万人捶,我这个夏悚的切实受害者为何不能捶上一锤?”

    “吧,妾身也讨厌这个人,那就送她一具干尸恶心恶心他。

    可是,给包龙图送一颗一百斤重的金球这也太荒唐了,您明知包龙图是一位清官,不收礼物的。”

    铁心源似笑非笑的道:“他是一个清官,更是一个穷鬼,当大官当得家无长物,这是给谁呢?

    老送他一枚大金球,他还舍不舍得把这个金球拿出来在庐州老家办学堂!“(未完待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