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11889872.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十五章无可奈何的集权制

正文 第八十五章无可奈何的集权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八十五只能集权了。

    在原始社会,能捉兔的人就是人才,能用网捕鱼的是级人才,后来随着工具不断地改进,方法不断地积累,能捉住黄羊的人就是人才,发明了弓箭的家伙才是级人才。

    了奴隶社会,因为社会环境变了,人们的要求相对提高了,于是,会耕种,纺织,驾车,射箭的人就成了人才。至于读人,一般都是高级的人才。

    封建社会这时候已经开始一千年了,哈密国中的人才依旧处在奴隶社会时期,这让铁心源很想大哭三声。

    如今的哈密国,铁心源以为国王是一流的国王,宰相是一流的宰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知府是借来的,知县是借来的,胥吏也是借来的,一旦哈密国干了什么让大宋不满意的事情,人家只要抽走借来的官员,哈密立刻就会陷入瘫痪状态。

    铁心源曾经和霍贤两人无数次的悲叹过这件事,却没有什么的办法解决。

    铁心源能无中生有的变出钱来,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弄来百姓,唯独没有办法用快的法催生出该有的人才来。

    许东升无可奈何的摊摊手道:“你又不肯将就,像我儿那样的人在大宋你可以招募很。”

    “你儿那样的家伙,一旦当了官,就是百姓的大不幸,我的滔天灾难。哈密底薄,经不他们折腾。”

    许东升忽然嘿嘿笑道:“您现在一天批阅的文有两百斤了吧?”

    铁心源点点头道:“可能还不止,怎么了?”

    “我听宰相府一天要处理的文足足有五百斤,可是真的?”

    铁心源稍微思索一下点点头道:“可能也不止,我只处理需要我处理的文,大部分文还是霍贤,刘他们在处理,如果算上相府六房官吏们处理的文,一千斤都不止。如果胥吏们处理的各种文算来,那个数量就更加的惊人了。怎么了?”

    许东升笑道:“我父亲以前是中条山的大盗这一点我以前对你过吧?”

    铁心源点头道:“你家是强盗世家,我知道,你想什么?”

    许东升摸摸自己的胡须笑道:“我接手我父亲的生意的时候,中条山已经有盗匪不下一千四百人。

    这些人里面,只有两个掳来的读人充任文帐房,其余的都是只知道砍砍杀杀的莽汉。

    但是,我接手之后,却没有发生任何骚乱,在我接手之前,我父亲已经把有事的人全部干掉了。

    他让我重培育自己的心腹,还告诉我,心腹之人不用有才,只需要忠心就够了。但凡是有才的人一般都不会随便给人家当心腹。“

    铁心源皱着眉头着许东升道:“所以你找了一群笨蛋当心腹,然后继续扩大你的山寨?”

    许东升苦涩的道:“结果不,虽然我的部下都非常的忠心,可惜,我后还是不得不退出中条山,去京兆府做了一个坐地分赃的大盗。“

    “你底要什么?”

    “我是,我儿这样的人你必须要用,只是要敲打着用,敲打着,敲打着不就成人才了吗?

    不仅仅是我儿,孟元直家的两个儿,再加上泽玛那个傻了吧唧的哥哥,你都要用。

    这些人才能可能不怎么样,可是一有点能保证的是,他们忠心啊。

    至于尉迟文和嘎嘎,你更要放开手脚的使用,这俩个贼,只要打磨几年,嘿嘿,不比霍贤和孟元直差少……“

    “你刚才还你只用忠心的,结果被人家从中条山给撵回京兆府了。”

    “不一样,不一样,你已经打下了很厚实的底,我和孟元直再加上李巧,阿大,阿二,尉迟雷,铁三百,拉赫曼泽玛,以及铁家六兄弟掌握要害,霍贤,刘统御全局,你掌控方向,我们自己的官府架就已经搭建来了。

    更何况,我正在派人取黄元寿等人的家眷,等他们的家眷了清香城,这些人就绝对没有背叛的道理。

    王后去了东京城,总会有所作用,我还听,太后这一次去王家,就是准备把王家的弟向哈密国吸引……

    剩下的就交给时间,我们慢慢地熬,总能把这困难的一段时间熬过去。”

    铁心源笑着摇摇头道:“王家……”

    许东升连忙瞪大了眼睛道:“你千万别是这副样,王家要是派人来哈密,我们一定要热情款待,只要他家的弟有才能,我们就要用。

    至于以前他们的态度……我建议你干脆忘记掉,如果心里实在是过不去,那就等我们哈密人才都扎堆了,你再一个个的收拾也不迟。”

    铁心源叹口气道:“那就等老孟,李巧他们都有机会回清香城之后,我们再细细的讨论,老许,你为了你儿真是煞费苦心啊。”

    许东升干笑道:“不光是为我儿,还有老孟的儿,没见老孟在战事激烈的时候把儿差遣来清香城了吗?”

    铁心源笑道:“不是不允许你们的弟充任官员,是必须要压缩咱们弟出任官员的规模,从下上必须有一个流动才,这样一来国家才有活力。

    只是目前,哈密百姓民智未开,需要我们引导,一旦完成引导,我们自己的弟担任重要官员的比例是一定要压缩的。

    如果我们的弟一个个没有什么事,却一个个窃居高位,哈密也就完蛋了。

    除非你们肯下得了狠心去打磨他们。

    以后唯才是举是一定的,没什么颜面讲。”

    和许东升这些人,铁心源以为没有什么话是不能的,现在清楚了,将来就不用费口舌,也免得以后在心里留下什么纠葛。

    铁心源知道许东升的儿许良近的日过的很苦,春耕开始了,他这个清香城的仓曹,要负责分发种粮,要负责核算哈密国的农田面积,然后按照种类给各地准备各种各样的种。

    这个工作听来简单,实际上极为繁琐,想要有条不紊的把这个工作干,没有三五年的磨勘是做不的。

    ,以前的仓曹升官了,直接去了巴里坤湖建设城市去了,同时也带走了很跟他对脾气的属下当帮手,仓曹里面就剩下一群胥吏。

    许良上任之后手足无措,面对千头万绪的公务,根就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干了几天之后不但让那些胥吏们笑话,就连仓曹里面的挑夫都非常的不满。

    这就为难许东升了,老家伙不得不把自己所有的闲暇时间全部用来调教儿,还把京兆府老家的大掌柜调来帮儿干活,许东升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计,非常的辛苦。

    铁心源见许东升绝口不提穆辛的行踪,就知道这事目前应该还没有什么进展。

    他还是张嘴问道:“穆辛的踪迹找了没有?”

    许东升摇头道:“我亲自带人去了我们当年扎营的地方,围绕营地寻访了三遍,依旧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我在想,是什么人能在沙漠里修筑那样一条暗道。

    我老许也算是家大业大,在京兆府老家修建了一条两里长的暗道,就足足耗费了三年时间……“

    铁心源笑道:“或者是坎儿井!”

    “我想过了,坎儿井总要从高山向平原过度,沙漠里全部都是沙丘,没有高点,坎儿井如何自流?

    所以,我就派人去了砂岩城查那条暗河的河道,穆辛消失的地点距离砂岩城不远,我总觉得古怪就出在那条河道里。

    砂岩城的旧河道已经被炸毁了,河水从地下涌上地面了,形成了现在的胡杨河,胡杨河在地上流淌了两年之后,现在已然汇聚进了菖蒲海,那条河道应该不可利用了。

    我还是想派人去打探一下。心无大错。”

    尉迟灼灼出现在花园门口,许东升身告辞,这是王渐给城主府制定的宵禁规矩,尉迟灼灼一直恪守着。

    送走了许东升,尉迟灼灼就下令落锁,二十几条獒犬立刻放出笼,随着城主府守卫的脚步,在城主府里乱窜。

    铁狐狸这个时候一般是不离开铁心源的,听院里的狗吠之后,就立刻爬上铁心源的大床,习惯性的把脑袋缩在大尾巴里面又不动弹了。

    铁心源一手拿着一手抓着铁狐狸的顶瓜皮,这只老狐狸现在就这点爱了。

    它已经啃不动喜爱的鸡腿了,只能吃一些肉糜和汤水,在身体依旧健康。

    狐狸勐地抬头,见尉迟灼灼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就重把脑袋塞在铁心源的手下面,希望他继续。

    铁心源见尉迟灼灼穿的很整齐,就叹了口气,这女人没打算睡在这里。

    “夜深了,就不要,有时候真不明白,你为何喜欢躺在床上,这个习惯可不。”

    铁心源一口喝完茶盅里装的那点汤没气的道:“我们以后敦伦的时候我也。”

    尉迟灼灼掩着嘴巴轻笑一声道:“都随您,等王后回来之后想怎么样都随您,现在不用发火。”

    完就拿走了铁心源丢在床上的,吹熄了蜡烛,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黑暗中,铁心源瞅着狐狸那对绿莹莹的眼珠道:“商量一下,你以后能不能睡自己的睡篮?”

    狐狸嘤咛一声非常不满的把脑袋重缩进大尾巴里。(未完待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