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6027955.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十六章倾其所有的铁心源

正文 第七十六章倾其所有的铁心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七十六倾其所有的铁心源

    可能是因为经历的关系,不论是王柔花还是铁心源这两人都是标准的悲观主义者。

    在一个事物的出现之后,母二人一般都会报以怀疑的态度一切。

    就像是两只刚刚出洞的土拨鼠,总要清除一切怀疑之后,才会出洞去觅食。

    这样活着自然是比较累的,不过,母二人统一认为,哪怕是这样活着比较蠢一点,也要顾及自己的安全。

    可能是因为不用再去汤饼店工作,整日里游山玩水拜佛的缘故,王柔花现在对于东京那座繁华的都市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感。

    仅仅是每天叫早的头陀敲响的梆声就让她感极度的厌烦。

    因为头陀的梆声响过之后,立刻就会有卖热水的人摇晃着自己的大铁铃铛在每一家门口不住的摇晃,直摇出一声粗鲁的叫骂声,或者摇出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出来买水的主妇才算完。

    在东京懒人是没有活着的必要的,人三更时分才卖完自家的签菜,五更的时候又要来继续卖自己的早餐。

    王柔花就是这样过来的,所以东京对她来不过是一个可以赚钱的地方而已。

    她出身大家,以前的时候被生活硬生生的从养尊处优变成了一个勤勉的妇人,现在,又要变成养尊处优的男爵母亲,这让她觉得自己的一切改变和奋斗都是余的。

    王柔花知道成为男爵母亲之后该过什么样的生活,比如,自己再也不能去经营自己心爱的汤饼店了。

    勤劳习惯的人突然变得无所事事,这是王柔花不能容忍的。

    所以她以为儿可以出门去求学,比如去嵩山院。还是去应天府院都是极的地方。

    至于岳麓院和白鹿洞院则是不的一个选择,那里太偏僻了。

    不论去那里学上两三年,家里的事情都应该会安稳下来。不论是王家,还是自己家的金城县男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态势了。

    那个时候。不论儿去接受金城县男还是去继承王家,都不失为一个很的选择。

    铁心源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以为只要带着母亲一走,即便是跑去山里当山大王都没有什么关系。

    经过这么年的当历练,要命的事情也经历过几件,他觉得依仗自己的事让母亲吃饱饭不算什么。

    既然如此,剩下的就是如何能够活的开心,就是自己所要追求的唯一要务了。

    既然母亲和自己都有些厌烦东京这座大都市了。不如一出去走走,这会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暂时离开漩涡的中心,暂时离开恐惧的阴影。

    成为勋贵大的处就是你可以自由的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甚至去契丹和西夏。

    王柔花和铁心挤在一铁心源手上的地图,两人一边笑,一边讨论。

    这样的行为让王柔花感觉非常的鲜,她发现自己真的只要想去哪里,就能够去那里,儿的想法实在是有些奇怪,那里有求学的时候顺便带上母亲的……这让她非常的自豪。甚至有些骄傲。

    在和母亲开之后,铁心源忽然发现锁在自己身上的那道无形的枷锁不见了,难怪先哲总一个人要拿得放得下才成。

    争论了很久之后。铁心源自己和母亲商量的结果,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娘,我们去这里,连河南府都没有出。”

    王柔花满意的靠在被上得意的道:“儿啊,已经很远了,路上要走半个月呢。”

    铁心源郁闷的道:“三百里路,怎么可能要走那么久?”

    王柔花笑道:“你就没出过远门,哪里知道路上的艰辛,日出三竿上路。日落山头投宿,就这。你还要防备黑店,蟊贼。流民,不心点怎么成?一旦靠近嵩山,那里就全部是山路,山贼都可能有。

    你想要快,就不能带娘去,娘可没有你们会骑马的事,坐马车一天能走三十里地不错了。”

    话这里,王柔花忽然就像猫一样的无声无息的站来,掀帐篷帘朝外,然后把脑袋缩回来声道:“儿,你要是走了,公主怎么办?”

    铁心源摇摇头道:“我们没可能的,金城县男的爵位都下来了,你们怎么还认为公主有嫁给我的可能性?”

    王柔花儿疑惑的道:“没有可能你就不要赵婉了?”

    铁心源抬头母亲道:“这不是儿单方面的事情,更的要赵婉自己的决定,如果赵婉一心想要自己掌控自己的婚姻,那么,没什么的,儿就算算是豁出命去也要办。

    如果赵婉自己都不坚决,儿费那么大的力气把她带出来了,后赵婉一旦后悔了,我做的一切都会没有意思。”

    王柔花皱眉道:“五十岁以上的人才会这么想问题,你比你三舅公还要老成。”

    铁心源怵然一惊,然后很快笑道:“夜深了,娘安寝吧,孩儿回去睡觉了。”

    王柔花笑道:“了,你是老头还不愿意了,娘总觉得你和别的孩不一样,连祸都不敢闯的孩叫什么孩?

    娘甚至不记得你闯过什么祸……“

    听着母亲的絮叨,铁心源笑着离开了,刚才坐在那里就像是坐在针毡一样。

    母亲一句话出来自己大的问题,那就是没有少年的朝气。

    至于不闯祸是个乖孩的话当做耳旁风听听也就是了,至少包拯知道这个从不闯祸的铁心源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抬头因为月亮落山而显得星光璀璨的星空,铁心源衷心的祝福杨怀玉能够胜利归来,衷心的祝福那个去龟兹学习音乐的女孩可以回来,更祝福那个随着一个妖媚的美女去了青塘为自己父母报仇的巧哥能够回来。

    而自己不打算在东京等待他们了。

    两个月之后,房建成了。

    站在紫宸观的门口就能宫殿的所有模样。

    一座丹青色的精巧楼阁就在山腰中间,铁心源指指那座楼阁对赵婉道:“去,喜不喜欢。”

    赵婉给了铁心源一个大大的笑脸之后,就提着裙带着宫女像鹿一样的奔下石头台阶。

    在这里生活了快五个月,晚秋冰冷的空气再也没有伤害过她,活的健康而愉快。

    半个月前长公主就回京城去邀皇帝来这里过冬,她已经过这座的宫室了,认为这就是天堂的模样。

    王渐走了之后又回来了,当众人都跑去宫殿,台阶上只剩下他和铁心源。

    王渐还是像以前一样拍着铁心源的肩膀道:“猴,咱家以前总是觉得你毛躁的厉害,现在,你确实是一个有事的人。”

    铁心源拿手敲敲王渐满身挂满的玻璃片道:“这东西真的不值钱,那种窑变的事我们已经掌握了,这东西以后会成筐成筐的出现,你挂这么,也不嫌寒颤?”

    王渐怒道:“这些东西怎么就不值钱了?都是老用身上的上玉佩换的,你明知不值钱,干嘛还要把老搜刮的一干二净?这些话你怎么不在交换之前?”

    话这里,王渐忽然不生气了,疑惑的着铁心源道:“这东西的价值有高,对国朝有重要你应该是清楚的。

    你想跟陛下交换什么?”

    王渐发现铁心源的眼睛至始至终都在着朝山下奔跑的赵婉,脸上的严肃神情逐渐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洋洋的喜气。

    再次拍拍铁心源的肩膀道:“来你确实是喜欢公主的,不过啊,冯贤妃那一关并不过。”

    如果上一次王渐来的时候没有注意铁心源封爵的奇怪之处,那么,再回皇宫之后,他想不发现都难。

    这一次他之所以会提前过来,就想警告铁心源一声,莫要逆了圣意,免得失了圣眷,更不要给自己招祸。

    他万万没想铁心源竟然把自己发家致富的绝密手段拿出来增加自己娶赵婉的可能,这让他一时非常的唏嘘。

    一想皇家办事的手段,王渐就有些发愁,皇家或许会为契丹,或者西夏来改变一下自己的办事方式。

    可是啊,想要皇家为自己的民来改变自己的行事准则,这难如登天。

    铁心源淡淡的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转圜的,主要是一个人话底有没有人听。

    琉璃不够,我再增加,既然我想要陛下的一位女儿,那就再还陛下一个女儿,或者一个儿?”

    王渐听了铁心源的话瞳孔不断地放大,又不断地缩,短短片刻,全身就被汗水湿透了。

    艰难的转过脑袋问道:“有几成把握?”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不该是我们人去预测的事情。

    而是上天给不给陛下,我们能做的就是为陛下选一出福地,调理陛下的饮食,剩下的自然要天给不给了。”

    王渐警惕的道:“金石药丸,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在陛下的菜单上。”

    铁心源笑道:“牛乳,每日必须喝大量的牛乳,至于吃别的什么,我不管。”(未完待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