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6140741.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十章黑夜里的那一束光

正文 第八十章黑夜里的那一束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八十黑夜中的那一束光

    “当年李塑雪夜下蔡州已成绝唱,后来人虽有建树,却总不及李塑擒杀吴元济那一站来的坚决。

    在我大宋如今有了狄帅黑夜拿下昆仑关,少可以与前贤媲美一下了。

    金城县男,既然狄帅立下不世奇功,你不妨吟诗赞颂一下狄帅,让我等听听可有“林暗草惊风”的气势!”

    话的恶人就是大宋枢密使夏竦,他一句紧似一句,竟然是一定要逼迫铁心源当场赋诗一首,还必须是夸赞狄青的,重要的是诗歌的气度不能低于《塞下曲》。

    包拯了夏竦一眼,有些不满,他提议铁心源作诗可不是要为难他,是要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现一下才华,有了才华做铺垫,他才为铁心源继续功。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铁心源交出的琉璃方是何等的金贵,能把金城县男这个封号去掉也算是回赠了铁心源的一片苦心。

    没想夏竦竟然一下把难度拔高了倍。

    夏竦见别的公卿都在他,呵呵一笑道:“你们太此了,当年老夫想要收他为弟,都被他给拒绝了。

    既然连老夫的这点微末的学问都不上眼,那就是一定有大胸怀,大才华,区区一首诗,难不住他的。”

    赵祯似笑非笑的铁心源道:“既然夏卿已经出了题目,铁心源,剩下的就你的了,反正朕一定要奖赏大将军的,如果你的这首诗做得,朕就把这首诗赐予狄将军。奖励他为国放马血战一场。”

    王渐听皇帝这样,不由得拍拍脑袋,知道皇帝对铁心源的考验已经开始了。

    铁心源从桌上拿来一个酒壶。嘴对嘴的猛灌一气。

    夏竦笑道:“少喝些,你还要作诗呢。想要醉遁可不是什么主意。”

    铁心源笑着拱手道:“大军干戈燎天,是雄浑不过,不饮酒,学生养不出那种气势。”

    夏竦哈哈大笑道:“酒壮英雄胆,老夫洗耳恭听。”

    铁心源不明白夏竦今天是怎么回事,对自己步步紧逼,似乎不自己倒霉他就不舒服。

    在只是赋诗一首,这种事还难不倒他。

    略一沉吟就张嘴道:“山高路远坑深。大军驰骋纵横,谁敢横刀跃马,唯我狄大将军!”

    包拯首先大笑道:“还真是有当年曹建七步成诗的风范,一首六言诗道尽了狄将军在战阵上的恣意风流。

    不错,不错!”

    铁心源发现鼓掌叫的只有包拯一个,至于旁人都皱着眉头在皇帝的脸色。

    赵祯拍手笑道:“短短时间里能作出这样的一首诗,难得。

    来人,将这四句诗写在黄绢上,用大宝,令急脚驿递送狄青手中。”

    喜不自胜的王渐连忙走出来。找出一张簇的黄绢,当场秘监写了下来,皇帝用了玉玺之后。就捧着那张不似诏,胜似诏的黄绢就匆匆下去了。

    同一时间,铁心源也趁机施礼退了出去,眼睛瞟了一眼对面朝自己竖大拇指的赵婉,轻笑一声,就去追王渐了。

    王渐把黄绢塞进一个牛皮筒心的用火漆封,然后着铁心源道:“那些人不喜欢狄青,夏竦是逼着你去给狄青功。

    你做的诗陛下接受了,这明陛下还是偏向狄将军的。

    夏竦的所有目的都达了。他自己半点损失都没有。

    至于你就要倒霉了,除了老包之外没人愿意帮你一句话。”

    “你的意思是逼我上去。其实是失败的?”铁心源像一点都不在乎。

    王渐摇头道:“不算失败,你只有十四岁。站在庙堂上自然只有被人家利用的份,这不奇怪。

    陛下对你还是喜欢的,所以后还是把你的诗送给了狄将军,就是警告今日在场的文臣们,不得因为这首诗就攻击你,既然把诗送给了狄将军,那么,这首诗就是陛下的御笔,现在明白了?”

    铁心源笑道:“您这样抽丝剥茧的给我讲,如果再不明白那就真是不可救药了。”

    王渐皱着眉头问道:“你听明白了什么?”

    铁心源嘿嘿笑道:“文臣和武臣的争斗现在恐怕已经了严重的时候了吧?”

    王渐笑着拍拍铁心源的肩膀道:“心里有数就,现在,你去玩吧,牛乳我会记得给陛下奉上。”

    铁心源懒洋洋的回自己的帐篷里,秋日的夜晚,少还是有些凉气。

    铁心源将帘放了下来,给炉里丢了两块木柴,很快,冰凉如水的帐篷就变得温暖如春。

    狐狸从床上跳下来,叼着自己的睡篮来路边上,伸了一个很长的懒腰,就跳进篮里继续睡觉,呼噜声比以往大了很。

    洗漱过后的铁心源躺在床上,一侧头就能见窗外那一*大的圆月。

    圆月挂在树梢上,上面那些有着优美传的黑斑都可以得清清楚楚。

    侍卫巡逻的粗重脚步声踏破了铁心源的宁静,其中一个侍卫还透过窗户恶狠狠的盯着铁心源了几眼,神情非常的凶恶。

    巡逻的侍卫走掉之后,这里就重变得安静下来。

    听着秋虫的鸣叫,铁心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倦意潮水般的涌来。

    狐狸猛地从自己的睡篮里面站来,直勾勾的盯着帐篷的帘,铁心源心头一凛,手已经摸了枕头下的短剑。

    狐狸并没有楞久,马上就欢快的跳了来,只见门帘被人掀开,一道人影闪进了帐篷。

    来人,铁心源松开手上的短剑,准备身问问这个傻姑娘是如何偷偷跑这里来的,全身上下除了一袭斗篷之外们就只剩下薄薄的亵衣。

    赵婉一言不发的钻进铁心源的杯里,铁心源能感觉她浑身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被冻的吗,还是因为紧张。

    钻进别人的被却一言不发的姑娘,铁心源还是第一次见。

    就用温和的口吻笑道:“怎么了?”

    赵婉伸出双手双腿,八爪鱼一样的缠在铁心源的身上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她的皮肤光滑的就像缎一般,凉凉的,滑滑的,这样挨着很舒服。

    既然公主不爱话,铁心源也就闭上了嘴巴,用一只胳膊轻轻地搂着她,手掌轻轻地拍着她的脊背,就像哄孩睡觉一般。

    把脑袋塞被里面,是长久不了的,赵婉如同溺水的人一般猛地从被里探出头来,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就重把头塞在铁心源的肋下。

    不一会,铁心源就觉得肋下湿了一大片,这个傻姑娘应该是在哭。

    掀开被,果然了泪流满面的赵婉,就用手指轻轻地挑她的下巴笑道:“怎么哭了?”

    赵婉停止了哭泣,过了一阵才一字一句的道:“别不理睬我!”

    低头着赵婉亵衣里面的那一道白皙,铁心源扭过脸笑道:“我怎么会不理睬你呢,我喜欢你的笑脸了。”

    赵婉捉过铁心源的手紧紧地抱在怀里道:“我母妃不准我再你了。”

    铁心源皱皱眉头道:“她都了些什么?怎么的?”

    赵婉的眼泪流的更了,把脸埋进铁心源的怀里道:“母妃我们没有任何的可能,张嬷嬷为你了两句话,母妃就杖责了张嬷嬷,打的很重。”

    “你去大厅里偷,其实是准备来我?”铁心源想大厅里赵婉的笑容,觉得很是奇怪。

    “我在大厅里不敢哭,怕影响了你的奏对,源哥,我们该怎么办?”

    铁心源着近似****的赵婉笑道:“是谁教你生米煮成熟饭这一招的?”

    赵婉的俏脸顿时就红的就像是熟透的苹果。

    铁心源低声笑了一阵才继续拍着赵婉的脊梁道:“别人什么都没有用处,只要你愿意,我总会有办法达我的目的的。”

    “即便是我父皇?”

    “玉皇大帝都不行。”

    也不知道赵婉从哪里来的信心,她竟然丝毫不怀疑铁心源能否做,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用力的把自己的胸围努力的往上拉一拉,把那一对已经有些规模的白兔遮盖的严严实实。

    见铁心源奇怪的着她,就无赖的把头重埋进他的肋下,娇声道:“就是让你。”

    铁心源忽然用尽全力抱紧了赵婉,咬牙切齿的道:“幸你今晚来了,否则,天知道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赵婉被铁心源用胳膊箍的很疼,却善解人意的一言不发,直铁心源慢慢松开臂膀才怜惜的道:“如果是糖糖,你就没有这么大的烦恼了。”

    铁心源长叹一口气道:“我就是喜欢走险峻的道路不成吗?”

    赵婉轻笑道:“不管么样,我就在宫里等你,不管怎样,我就在这天地间等你,等你骑着马来娶我,等你我的嫁衣。”

    帐篷外面传来一声低低的咳嗽声,赵婉抱着铁心源的脖在他额头亲吻了一下,然后就从床上跳来,迅速的披上斗篷就要离去。

    铁心源一把拉住公主的手一字一句的道:“还记得我对你过的话吗?”

    赵婉笑道:“记得,你我如果找不合适的人可嫁,你就娶我。”

    铁心源松开手笑着点点头,赵婉指指自己的心口道:“我记在这里了。”

    然后就掀开帘,如同一只受惊的鹿投入进了无边的月色中。(未完待续。)

    ps:第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