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6140742.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十一章皇帝的房事

正文 第八十一章皇帝的房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八十一皇帝的房事

    赵婉走了之后,铁心源就死命的捶自己的脑袋,直捶的头昏眼花这才倒在床上沉沉的谁娶了。

    第二天来的时候,脑袋还是有些痛,不过心情是极的。

    很早以前铁心源认为一个女人是改变不了一个男人的心情的。

    现在他确定,一个的女确实拥有这样的特殊技能。

    皇帝带着群臣在这座精美的殿堂里玩的很开心,曲水流觞啊,投壶啊,簪花宴啦,一群须发花白的老头脑袋上插着硕大的秋芍药蒙上眼睛去胡乱摸宫女的俏脸,然后来猜哪一个女美了。

    其中几次铁心源都,一个老头总是不心把手摸在宫女的胸口上。

    摸胸口的也能原谅,毕竟是蒙着眼睛的。

    但是啊,摸屁股的就过份了,夏竦这个老不羞的就是这么干的。

    但凡是摸准了的,皇后就会笑眯眯的把年轻美丽的宫女赏赐给这些老头。

    铁心源不知道一树梨花压海棠是谁的名言,笑呵呵的出来之后,立刻就引来满堂喝彩。

    铁心源心中其实是非常不满的。

    曲水流觞的时候,他要照漂在水渠里的铜盆,投壶的时候他就是那个专门把老头们投进去,投不进去的箭捡回来。

    至于了簪花宴这个环的时候,他需要抱着一篮秋芍药人家挑选。

    这些活计该是宦官们干的事情,王渐却非要铁心源去干这事。

    当别人都在猥亵漂亮宫女的时候,没有铁心源的份,这让他的坏脾气彻底的就爆发了。

    一树梨花压海棠明明是一句讥讽的话,没想却被这群老不羞的硬是给理解成了风流雅趣。

    这让铁心源在短短时间里就收了七八个珍贵的玉佩,就连笑的打跌的皇帝都赏赐给了铁心源一条玉带。

    没有办法对付这群人。铁心源只抱着一盘赏赐躲在树荫下这些老东西们吟诗作赋。

    在秋天的果极为丰盛,皇帝一句“赏赐猴儿一盘果”,然后就引来满堂的爆笑之声。

    铁心源不明白这句话的笑点在哪里。也不想追究皇帝的冒犯之举,坐在堆得像一座山的果堆里。努力的吃果。

    很奇怪,昨日里还有的强烈屈辱感觉,今天一点都没有,一想公主昨晚半裸着躺在自己怀里的事情,铁心源就丝毫不在意皇帝的各种羞辱了。

    他从果堆里挑选出两篮少见的果,提着篮就沿着青石台阶扶摇而上。

    不大工夫就来了紫宸观门前。

    一个青衣女正踮着脚尖心的往下,脸上的表情丰富至极。

    在这样的情形下,铁心源来了她的身边。从怀里取出一壶酒,又掏出手帕心的擦干净了青石板,拍拍石板道:“别了,那群人不见你,你就算是大声喊叫,除了能把侍卫招来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青衣女低头铁心源从鼻里哼了一声道:“不关你事。”

    铁心源递给青衣女一串紫葡萄笑道:“我的账完了?”

    青衣女从袖里取出一卷已经被她的有些残破的账道:“完了,我甚至能记得东京市上的竹竿价钱。”

    铁心源点点头道:“账其实就是一生活帐,你只要了这账簿,基上就知道外面的物价是个什么行情。能从这里面出很你不知道的事情。

    比话强的太了。”

    青衣女坐在青石板上,慢慢的摘葡萄吃,吃了两颗就叹息一声道:“大年华全部折损在这里了。”

    “想不想跑?我觉得你能跑掉。你不穿道袍的样很。”

    青衣女摇摇头道:“卓玛那个妖女也是你们帮着逃走的?”

    铁心源摇摇头道:“卓玛是谁?杀头的事情我们不做。”

    “不做?不做你还想帮我逃走?”

    “我是,我会无意中丢一些工具,比如锯,凿锤之类的东西,也可能会丢掉一些散碎银钱和一些不穿的衣物。

    这种错误人总是会犯的,要是恰被你捡了,那就是你的运气啊。”

    青衣女笑道:“卓玛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可以用自己的身勾引男人帮她逃走,我柳如意可没有那么下贱。”

    铁心源张嘴吐掉一个果核笑道:“你就比我娘点,见了面我还要喊你姨姨。因此啊,我还不敢打你的主意。”

    柳如意掏出一面的铜镜忧愁的道:“十四年一晃就过去了。我确实没了以色事人的资格了。”

    铁心源笑嘻嘻的指着山下道:“我知道你不敢逃跑,你肯定是有一大家人。一旦你跑了,你那一家人估计就活头了,是也不是?”

    柳如意无奈的点点头道:“确实如此。”铁心源重把葡萄串递给柳如意道:“你应该知道武媚娘这个人是怎么发迹的吧?”

    柳如意苦笑道:“武媚娘有一个重情重义的皇帝情人,我没有。

    当年,我因为长得过于娇媚,被善妒的郭皇后送来紫宸观,如今已一十四年了。”

    “郭皇后因为抓破了皇帝的脸,已经被废黜了,听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现在的皇后可是曹皇后。

    因为陛下无的缘故,她在想办法往皇帝的床上塞女人,很是贤惠啊。”

    青衣女古怪的了铁心源一眼笑道:“你不会告诉我你准备把我也塞皇帝的床上吧?”

    铁心源摊摊手掌道:“我哪里有那种事啊。”

    柳如意摇头道:“实话,我当然想和皇帝重温旧梦,如果是五年前,不,哪怕是十年前我都会去做,哪怕么危险都无所谓。如今,不可能了。”

    铁心源笑道:“你在紫宸观能混可以随意出观门的地步,这已经非常的了不了。

    我相信。长公主一定非常相信你,你为什么不试试呢?

    山腰上的哪所房乃是著名的祥瑞之地。如果你和皇帝有了接触,万一有了龙,你这么些年的苦头就不算是白吃。

    即便是你不行,难道观里就没有别的合适的人选吗?

    不论是谁给皇帝诞育了龙,你们的命运都会随之改变……”

    柳如意正在吃葡萄的嘴巴僵住了,铁心源站身把另外一篮水果递给她道:“这是给我娘送的果,劳烦柳家姨姨给送一下,铁心源谢了。”

    完话。铁心源就沿着青石板路向下走,嘴角泛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知道,一旦把话明白了,这些想要重回皇帝龙床的女人,一定会迸发出他所不能想象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面前,赵祯没有少抵抗力的,这个一心想要儿的家伙,一定会全力以赴吧。

    狐狸从树林里钻了出来,身上依旧挂满了苍耳。

    这一回铁心源没心情帮它去掉想要散播种的苍耳。昨夜一夜都没有睡,他准备回去之后地睡一觉。

    局已经布,剩下的就是等时间这位大师慢慢的把事情发酵。后变成一颗熟透的可以采摘的果。

    自从来乳山之后,赵祯每日醒来,就会见王渐用琉璃碗装着大一碗牛乳送自己面前。

    在宫人的伺候下洗漱完毕之后,赵祯着面前一大碗温热的牛乳对王渐道:“怎么又是这东西?”

    王渐笑嘻嘻的道:“牛乳是补人,官家千万莫要嫌弃啊。”

    赵祯摇头道:“换掉吧,朕这些天喝了牛乳,五脏总是不舒服。”

    王渐连忙跪倒在地道:“官家,您就可怜可怜奴婢吧,太医您近虽然会有腹泻症状。但是您的精神却日益健旺,太医嘱咐奴婢。陛下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再喝一阵牛乳。

    如果您不喝,奴婢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赵祯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苦笑一声端碗咕咚咕咚的就把一大碗牛乳喝了下去,又用了一点枣糕之后,就带着赵婉去骑马了。

    铁心源则准备去紫宸观把母亲接出来,她又不是道士,干嘛要住在观里,顺便再把受伤的张嬷嬷也接出来,她挨了板,住在哪个破道观里,没人理会,母亲一个人照顾不来的。

    长公主陪皇帝住在宫里,紫宸观里能得上话的人竟然就是柳如意。

    再一次见柳如意的时候鸣铁心源有些惊艳,这个女人不过是把宽松的道袍裁剪了一下,就立刻把自己玲珑的曲线给露出来了,见铁心源有些发傻的模样。

    像还涂了点胭脂的柳如意大为满意,二话不就把王柔花和张嬷嬷给出来了。

    一切都在不严重,柳如意笑着关上了紫宸观的大门。

    铁心源则带着絮絮叨叨的母亲,抬着哎哟,哎哟叫着的张嬷嬷回了营地。

    早就写的奏王渐代送给皇帝,结果,王渐自己了一遍之后,就随手撕得粉碎。

    牛乳进补的策略刚刚发生了效果,马上就要领功劳的时候,这时候离开岂不是前功尽弃?

    王渐严厉的命令铁心源老老实实地待在营地里,敢胡乱跑,他会亲手打断铁心源的狗腿。

    王柔花听留在这里有机会把那个倒霉的金城县男给换掉,立刻就改变了主意,有这样的机会,嵩山院不去也罢。

    在这里等着皇帝生孩的消息也不错,后世的时候,大熊猫生产也不过如此啊。(未完待续。)

    ps:第一,近更不稳定,大家原谅,容我休整一下,明日,全面爆发。顺便求一下月票,恳兄弟姐妹们扶助孑与一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