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6766626.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一四章真正的快乐

正文 第一一四章真正的快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一四真正的快乐

    尉迟灼灼似乎只知道哭泣,根就不再理睬铁心源。

    而且只要铁心源一靠近她,她就立刻撕心裂肺的哭泣。

    惹得许东升几次都趴在窗户上偷,他很想知道铁心源底会怎么对付这个姑娘。

    “你们的情况很糟糕吗?”

    铁心源把一盘甜瓜送姑娘的身边,这孩即便是哭泣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吃东西,一张薄薄的馕饼已经不见了。

    眼这姑娘又开始哭泣,铁心源赶紧离她远一点,眼瞅着她像兔一样的将一盘甜瓜全部吃掉之后,咳嗽一声,用温柔的语气道:“你们现在缺少什么?”

    “粮食和兵刃,还有麻布,皮毛,药材,帐篷……”

    铁心源吧嗒着嘴巴苦笑一声道:“也就是你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是不是?”

    可能是刚刚吃了点东西,有了一些精神,尉迟灼灼总算是开口了,不过,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腰包。

    铁心源把腰包丢给尉迟灼灼又道:“腰包还给你,但是你不要想着拿刀捅……你疯了,我没想把你怎么着。”

    铁心源侧身躲开尉迟灼灼捅过来的刀,对着打开房门跑出去的尉迟灼灼道。

    ****着上身的许东升从隔壁屋里探出半个身笑道:“这种青涩的娘有什么的,老哥屋里有三个肥硕的,分你一个。”

    铁心源气恼的关上房门,重躺回床上,现在不是和那些人接触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等自己从波斯回来才有接触的可能。

    从这个姑娘的身上,他能得出来,那群躲在山里继续抵抗卡喇汗的于阗苗裔的处境非常的糟糕。

    李圣天就姓尉迟,这个女孩名叫尉迟灼灼。皇族中人都吃不饱肚,底下的人还不知道是用什么法苦熬呢。

    “老可怜别人,别人谁可怜老啊?”铁心源嘴里咒骂着,身体还是乖乖地从床上爬来。

    如果自己没有碰见尉迟灼灼,就能把脑袋塞沙里当鸵鸟,当从来没有见识过族人的惨状,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如何的和异族作战,如今见了,想放手,那就让人难受了。

    许东升的身体很强壮。他的屋里有********传出来,动静很大,但是从院里走过的伙计却当没有听见。

    有些伙计还礼貌的邀铁心源回自己屋里去,莫要打扰了客人的兴致。

    天快黑的时候,铁心源才懒洋洋的许东升。

    “帮忙买点粮食啊。”

    “人都跑了,你买来粮食之后怎么送给他们?”

    “放心吧,那群人现在一定是在盯着我,如果我买了很粮食,他们一定会来找我的。帮帮忙,买点。”

    许东升笑道:“钱呢?只有有钱,沙州还是能够买不少粮食的。”

    铁心源从口袋里掏出十颗琉璃球放在许东升的面前。

    许东升抓面前的琉璃球,感慨的道:“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牛羊和粮食去换这样的东西的。”

    “你不能否认它们很值钱。”

    许东升只拿了三颗琉璃珠,把其余的退还给铁心源道:“物以稀为贵,十颗珠能换的粮食,三颗珠也能换。

    这东西就不能也不该有很。如果了,就真的一文不值了。”

    铁心源随着许东升去街市上采购,他对沙州这片地方极为奇。

    古阳关就在沙州城外四十里的地方。只要出了阳关,外面其实就不算是人间界了。

    昭君出塞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这么年,没有什么变化。

    粮食的价格很高,高让铁心源怒气勃发的地步了。

    带着皮帽的吐蕃商人,不但精明,还认死理,他竟然铁心源和许东升是有钱人,粮食的价格就该卖高些。

    一袋十斤重的粮食,他张嘴就要一个银饼,少一分毫都不卖。

    许东升却丝毫不生气,拿手拍拍吐蕃商人的皮帽道:“我要你所有的粮食,还要牦牛和羊,把你所有的东西都搬出来,老一并付账。”

    吐蕃商人听许东升这样,也不怀疑他能不能负的钱,找来两个膀大腰圆的伙计,就忘一辆大车上装粮食。

    还非常大方的对铁心源道:“大车送你了。”

    等吐蕃商人把所有的粮食都搬出来之后,铁心源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

    这家沙州城大的粮店,拥有的粮食也不过是五千斤青稞,六百斤青稞面粉而已,至于牦牛和羊,也只有四头牦牛,十二只肉骨嶙峋的藏羊而已。

    许东升像一点都不奇怪,亲自去仓库里了一遍之后,又从吐蕃商人的马厩里牵出四匹马,这才弹弹指头,一枚在灯光下闪烁着璀璨光芒的琉璃珠就飞向吐蕃商人。

    吐蕃商人慌忙接住琉璃珠,捧在手里仔细的观察,贪婪的眼神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许东升哼了一声道:“再找比这三倍的粮食和牲畜,这两颗也给你。”

    吐蕃商人终于收回神游的思维,重把贪婪的目光盯在另外两颗珠上。

    许东升一只手握住矮的炕桌,然后不动声色的将那个硬杂木制作的桌腿掰下来,用它敲着桌道:“不要抽刀,我确定你们打不过我,也不要想着去找西夏军队来帮忙,我们家主人是城主府的座上宾。

    这样的珠全天下就这三颗,你拿粮食来,这些珠都是你的。”

    完话就了铁心源一眼,手持燕翅弩的铁心源毫不客气的就对一个手持木棒挡在门口的吐蕃汉扣动了扳机。

    “锃”的一声金属清鸣,一枚弩箭就已经穿透了那个吐蕃大汉的大腿。

    吐蕃商人面无表情的瞅瞅倒在上嘶吼的伙计,朝另外一个伙计挥挥手。

    那个伙计就把腿部受伤的伙计拖一边,他自己从地上揪着半截铁链猛地往上一拉,借助灯火,铁心源发现地窖里全是一袋袋被装在羊毛口袋的青稞。

    吐蕃商人让伙计把粮食全部都弄店铺外面,就向许东升伸手要珠。

    许东升非常遵守信诺,将珠交给了已经把刀拔出来的吐蕃商人,然后拍拍他的肩膀道:“能快点走就快点走,这三颗珠我们因为不敢再拿了才找你换粮食的。

    现在我们安全了,麻烦又成你的了。”

    吐蕃商人强硬的要求许东升和铁心源离开自己的店铺,然后就咣当一声关上店门,将大一堆粮食和许东升铁心源关在门外。

    许东升满意的拍拍羊毛编织的粮食口袋笑着对铁心源道:“我保证这个吐蕃粮商今夜一定会死无全尸。”

    铁心源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藏马,拍拍藏马坚实的脖颈道:“我觉得这个家伙现在就会跑路。”

    话音刚落,店铺后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许东升笑道:“即便是现在跑路了,他一样难逃一死。”

    许东升拍拍手,两个一直追随许东升的汉就鬼魅一样的从店铺旁边的土堆后面闪了出来,跳上两匹没有马鞍的藏马,沿着粮店掌柜的逃走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铁心源检查完藏马之后摇摇头道:“你要是喜欢那东西我这还有七颗你都拿走就是了,没必要这么明目张胆的打家劫舍。”

    许东升哈哈大笑道:“你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动的,既然那三颗珠已经成别人的东西了,老这个坐地分赃的大盗我什么不能去抢?要你的东西老还要担你的人情,抢来的东西老一点负担都没有,怎么用心里都畅快,哈哈哈。

    了,我的事情办完了,现在就是不是如你所的那样,那些人真的盯着你,如果天亮之前这些粮食还在这里,记住了,一把火烧了它,一刻都别留!”

    着许东升带着自己隐藏在暗地里的人都离开了,铁心源坐在高高的粮食垛上大声吼道:“你们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就一把火烧掉了。”

    一连喊了三声,四周一点动静都没有。

    铁心源就踮着脚尖摘下粮店门外的一盏灯笼,取出里面的油灯,随手把灯碗里的油泼在粮食袋上。

    就听一声焦急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来。

    “不要,别烧粮食,我出来了。”

    铁心源笑吟吟的着从黑暗里走出来的尉迟灼灼道:“粮食给你了,我要睡觉,明天再去帮你们弄别的东西。”

    完话不等尉迟灼灼有所表示,他就背着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粮店。

    听见尉迟灼灼在后面大声的喊叫,铁心源微微一笑,对远处等着自己的许东升喊道:“老哥啊,我们去喝酒吧。”

    回西夏人开的客栈里面,铁心源的心情极,要了的葡萄酿,抱着罐痛饮,一口下去,半罐酒没了,打了一个酒嗝,酒意上头,全身都暖洋洋的舒爽。

    许东升陪着铁心源喝了一口酒道:“这是我认识你以来,第一次发现你是真的高兴。”

    铁心源许东升手里的三颗珠笑道:“你也很开心啊。”

    许东升嘿嘿笑道:“没法,祖宗总是要我给她从东京带东西,简直难死我了,这下了,这三颗珠她一定会喜欢的。”(未完待续。)

    ps:  第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