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6766632.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一六章无能为力的铁心源

正文 第一一六章无能为力的铁心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一六无能为力的铁心源

    听着兵器店掌柜声嘶力竭的质问,铁心源觉得心中很不受,而尉迟灼灼早就泪流满面了。

    五十年前的大宋正在和契丹签订澶渊之盟,无数的士大夫建议皇帝将京城南迁过长江,谁有工夫理睬几千里地之外的于阗?

    二十年前?二十年前的皇帝正在和满朝文武为了俩宫皇太后的事情呕气,年轻的皇帝发誓要给自己的生母天底下高规格的礼仪,谁有工夫理睬几千里之外的于阗是不是正在打仗。

    至于现在,也不过因为出了铁心源这么一个倒霉蛋,人家才顺路给了一封诏,宣慰一下已经走上绝路的于阗人——一切要靠自己。兵器店掌柜是一个波斯人,这一点铁心源得很准,不管是他灰色的眼珠,还是卷曲的头发,高高的鼻梁,这都证明他是一个标准的波斯人。

    一个波斯人,如今义愤填膺的为李乘风愤怒个什么劲。

    听着掌柜的哭诉,铁心源声的问尉迟灼灼:“你不认识这个人?”

    尉迟灼灼认真的摇摇头道:“不认识。”不认识就办,只谈生意就,既然他认识李乘风,不定还能买点。

    然而,事情的发展和铁心源想象的不太一样,波斯掌柜的开口要出来的价格,即便是尉迟灼灼这个希望痛宰铁心源一次的姑娘都目瞪口呆。

    铁心源打死都不碰波斯人拿出来的雕翎箭,非常害怕一旦拿在手里人家就一定要买给自己。

    一枚金币一支的雕翎箭,铁心源觉得自己像买不。

    “你只有买了老夫的兵刃,这才明你们宋国是准备真心帮助尉迟乘风。”

    前面还痛哭流涕的痛斥宋国见死不救的波斯人,转瞬间就变成了铁心源见过的黑心的商贾。

    铁心源跺一下被冻的发麻的脚着尉迟灼灼笑道:“来李乘风的朋友们都不他,只想着从他的身上赚后一枚银币啊。”

    尉迟灼灼满怀恨意的道:“他不是我伯爷的朋友,我们也不会有这样的朋友。”

    铁心源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不如我们去跟驻守这里的西夏军队手里买点武器算了。”

    波斯掌柜冷笑道:“和军队做交易?他们难道就不怕军法处置吗?”

    铁心源袖里的燕翅弩在第一时间从袖里滑出来。对准波斯掌柜就扣动了扳机。

    燕翅猛地一张,一枚弩矢才离开弩机,就钉在了波斯商贾的咽喉上。

    铁心源在射出弩矢之后,拖尉迟灼灼转身就出了兵器店。

    他甚至都来不及去自己有没有射中那个波斯商贾。

    幸隔壁就是西夏人开的客栈,匆匆的跑进客栈之后,他才回头身后的兵器店。

    十几个手握弯刀的波斯人站在兵器店门口,冷冷的着已经跑进店铺的铁心源和尉迟灼灼。

    “你干嘛杀了他?我们没地方买武器了。”尉迟灼灼挣脱铁心源的手愤怒的大吼大叫。站在院里的许东升笑呵呵的着暴跳如雷的尉迟灼灼,然后又伸长了脖瞅瞅外面的吐蕃人和波斯人。

    哈哈大笑道:“现在外面一半人想杀我,另外一半人样想要杀你,这真是太他娘的公平了。”

    铁心源进了饭厅。只见饭厅里又恢复了平日的干净,地上的吐蕃人的尸体已经不见了,于是,他就要了一壶马奶酒,慢慢的啜饮。

    许东升见铁心源放在桌上的燕翅弩上只有两枚弩矢,就取过燕翅弩仔细的研究了之后,放在桌上道:“你刚才杀谁了?”

    铁心源给许东升倒了一杯酒道:“兵器店的掌柜。”

    “为什么?”

    “因为他身为一个兵器店的掌柜,竟然告诉我西夏军队中不允许私自贩卖武器。”

    许东升点点头道:“幸你下手快,只要晚一点你们就没命了。”

    铁心源指指站在客栈院外面的波斯人问道:“这些人什么来路啊?”

    许东升了一阵之后摇摇头道:“不知道。西域这地方,形势堪称一日三变,今天这个国家还在,不定等你明天再去的时候这个国家就消失了。

    不过。这群人连西夏军制都不清楚,这明他们是刚刚来沙洲的。”

    尉迟灼灼两人纳闷的道:“难道西夏军队真的可以随意买卖自己的武器吗?”

    铁心源点头道:“西夏军队和别处军队不一样,都是由部落战士集结成群的,他们的武器都是自备的。军法对他们的约束很低,卖掉自己余的武器是他们中间正常不过的一种敛财手段。”

    “你就靠这点怀疑就杀了那个掌柜?”尉迟灼灼的眼睛睁大了极致。

    铁心源摇摇头道:“从头尾那个家伙就不对劲,而且屋里冷的像冰窖。我过了,屋里其实是有火盆的,可是里面的灰烬已经凉透了,这明那间店铺已经至少三天没有点过火了。

    而他送过来的那支雕翎箭的尾羽上有水渍,却没有结冰,那支雕翎箭的尾羽散开,明显不是一支箭,这是从别人箭囊里掏出来的,只有时刻准备作战的人才会给自己的雕翎箭尾羽上沾点水,防止雕翎卷曲。”

    “然后你就杀了他?”尉迟灼灼依旧还在追问铁心源,这让他觉得这个女孩的脑袋可能出了问题。

    铁心源笑道:“其实他强行三个银饼卖给我一把破刀的时候,我就想杀他了。”

    尉迟灼灼听铁心源这样就有些伤感的把头低下来,坐在板凳上抠自己的掌心。

    院外面鼓噪声不绝于耳,许东升探头朝外,眼见日头已经快要落山了,叹口气道:“穆师吩咐的事情我们还是没有做。不论是吐蕃人还是波斯人,亦或是西域人,他们在沙州这片地方还是不敢去反抗西夏人的。”

    铁心源苦笑道:“他们连这个院都不敢进来,这就很明问题了。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尉迟灼灼猛地抬头着铁心源,又是伤心又是难过,两只眼睛也微微的有些发红。

    这些天她其实已经相信,铁心源是宋国派来帮助于阗国的官员了。

    现在听他们要走,胸中不由得悲愤至极,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油然而生。

    铁心源拍拍尉迟灼灼握成拳头的手道:“你们不信我,所以我没有必要在这里停留,再停留只会让你们轻我。

    我知道,你们对我,或者是对大宋非常的失望。

    这和我无关,我来西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对大宋来,你们并非是他的全部。”尉迟灼灼身离开桌,着铁心源道:“我们从来都是在孤身作战,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一个袋递给眼中含泪发表宣言的姑娘道:“这里面的珠换成钱,够你们卖粮食渡过寒冬的。

    我只是一个的男爵,并非宋国的高官,这是我能给你们唯一的一点帮助。

    以后,以后或许会来的。“

    尉迟灼灼很想把袋接过来,然后甩在铁心源的脸上,可是一想营地里嗷嗷待脯的幼儿,瘦骨嶙峋的老人,以及饥肠辘辘的战士,她咬着牙接过了袋,浓烈的屈辱感,让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而不自知。

    “去我的房间里睡一觉,等这些波斯人和吐蕃人北西夏军队干掉之后,你就能去找自己的同伴了。”

    铁心源笑着完,就继续和许东升两个人就着温热的马奶酒着笑话。

    “你为什么不对她讲讲你目前的处境?”许东升见尉迟灼灼老实的走进铁心源的房间问道。

    “我的处境只会让他们感更加恐惧,无益,他们的勇气已经不了,没必要继续在我的身上消耗。”

    许东升点点头,就把坐在火盆边上打瞌睡的伙计叫过来问道:“你们就不打算把那些吐蕃人,西夏人赶走?”

    伙计笑道:“他们没有走进院,就不算是骚扰你们,如果他们有钱来这里吃喝,就和你们一样都是客人。

    客人和客人打架,我们是不管的。”(未完待续。)

    ps:  第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