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055/6766643.html"}})();尊宝娱乐 >银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一零章会读书的奇怪奴隶骑士

正文 第一一零章会读书的奇怪奴隶骑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一零会读的奇怪奴隶

    铁心源终于弄明白了这十八个人的身份。

    原来他们都是奴隶。

    这让他想自己在汴河上遇的那三个少年,或许他们是一样的。

    一想那些面貌俊美的少年马上就要成为太监,他的胯下就阵阵生寒。

    这十八个骑士,大的相同点就是俊美,其中一个脸上有一道伤疤,不过,即便是被破相了,他也比普通人俊美的,那道伤疤甚至没有破坏他的英俊,反倒增添了几分英气。

    这群人缺少的就是英气。

    亚麻色的头发底下一张不输美妇的脸庞,让铁心源几乎得要傻掉了。

    他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性取向,然后非常肯定自己是一个行为正确的男汉。

    既然如此,那只能明面前的这十八个人实在是太出色了。

    铁心源当然也要吃饭,按照许东升所言,只有穆辛长老和他才有资格和这群骑士坐在一张桌上进食。

    穆辛长老用手吃美味的抓饭非常的娴熟,他甚至能用两根手指就撕下热气腾腾的舒羊肉,然后用灵巧的手指,轻易地将羊肉和胡萝卜洋葱以及米饭捏成一个团,然后用手撮着塞进嘴里,动作潇洒而自然。

    铁心源吃饭的动作就不了,用惯了筷,如今一定要用右手抓着滚烫的米饭往嘴里塞,这让他非常的不习惯。

    穆辛是一个很的老师,见铁心源被烫的嘻嘻哈哈的,就探出自己油光致致的右手,帮助铁心源将米饭和肉,菜捏成一团,给他做了一遍示范,而后就继续快速的进食。

    铁心源的心思不在饭食上。而是在对面的十八个骑士身上。

    他们在姬的伺候下,一勺,一勺的吃那些五颜六色的糊糊,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就像是十八个没有灵魂的瓷娃娃。

    穆辛见铁心源漫不经心的吃着自己的饭,眼睛却盯在十八个骑士的糊糊上。

    就把手放进桌案旁的温水里,仔细的清洗干净右手,笑着对铁心源道:“你想问什么,现在可以问了。”

    铁心源对面的十八个骑士,声的问道:“老师。每一个奴隶骑士都是这样的吗?”

    穆辛摇摇头道:“不是,只有精锐的骑士,一心想把自己献给战神的骑士,才会选择这一条道路。

    为的是隔绝自己的七情六欲,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专注于磨练武技和钻研战争之道上,唯有全身心奉献的骑士才会获得战争之神的青睐。”

    “终还是为了常胜不败吗?”

    穆辛笑道:“是的,胜利之花需要汗水,甚至血泪浇灌,才能盛开。”

    铁心源站来弯腰施礼道:“对不。老师,我没有他们的恒心和意志。”

    穆辛宠溺的摸摸铁心源的头颅笑道:“他们是奴隶骑士,是因战争应运而生的武器,孩。你不是,你走的是一条和他们完全不同的道路。”

    师徒间对话的时候,铁心源偷偷的了那十八个人,结果发现。即便是穆辛口口声声的他们是奴隶,这些人依旧保持着继续进食的姿态。

    铁心源惊讶地对穆辛道:“老师,他们需要吃少食物。已经吃了半个时辰了。”

    负责喂饭的姬脸上已经出现了汗水,明显已经累了,却不敢停下手里的调羹。

    穆辛用一条热布巾擦拭了一下胡须,听铁心源问出这样孩气的问题,呵呵笑道:“猛兽的嘴巴没有合上,就明他们依旧是饥饿的。”

    穆辛走了,铁心源坐在骑士的对面双手撑着下巴,继续这群人吃饭。

    又等了一会,发现这样非常的无聊,就把主意打在战马的身上。

    事实上这些人的战马要比他们沟通的太了,一盆洗干净的胡萝卜下去,这些战马已经对铁心源客气了。

    他甚至要那些伺候人的姬找来十八条毯,给这些精贵的阿拉伯战马披上。

    他非常的喜欢这种脑袋,来英俊挺拔的战马,和大宋那些肥头大耳朵的战马相比较,这些战马绝对是战马中英俊的。

    喂马的时候,他第一次见这群人的眼珠终于转动了几下。

    十八个骑士的目光全部盯在铁心源的要害处,似乎随时准备暴将刀砍在他们认为满意的地方。

    给这些怕冷的骏马披上毯的行为,赢得那群骑士的感,至少铁心源已经感觉不那种让他如芒在背的错觉了。

    马蹄上的蹄铁损坏的非常严重,这是长途行军的缘故。

    “老许,赶紧找铁匠,帮忙换掉马蹄上的蹄铁。”

    许东升趴在门口往里,却打死都不进来,一个劲的冲铁心源挤眉弄眼。”

    那个脸上有疤痕的骑士站来,从自己的马包里取出四枚蹄铁,和一些钉,蹲在地上抱着马蹄用一柄锋利的刀将马蹄上的裂开的蹄甲削掉,然后就抱着马蹄用一柄锤,把蹄铁牢牢地钉在战马的蹄上。

    动作非常的娴熟,铁心源计算过,他们给战马换四枚的蹄铁,总共用了一柱香的时间,中间没有使用架或者别的辅助工具。

    十八个人十八匹马进了两间屋,每间屋门口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

    一枚红艳艳的苹婆果沿着光溜溜的石板滚了一个骑士的脚下,铁心源嘴里咬着一枚苹婆果吃的咔嚓咔嚓的。

    肃手做了一个吃的动作,那个骑士目不斜视,对铁心源的勾引毫无反应。

    又有一枚苹婆果滚过来了,不过这一次,苹婆果的目标是另外一个骑士。

    因为距离远,所以力量大了一些,苹婆果跳动着快要越过另外一个骑士的身边了。

    只见寒光一闪,那个还在一尺高的地方跳弹的苹婆果,就变成了整齐的四瓣。

    正在吃苹婆果的铁心源二话不就钻进了自己的屋,那一瞬间,那个该死的骑士竟然在那么刁钻的位置上出刀两次。

    因为天气太冷,手依旧塞在姬胸膛上的许东升皱眉道:“你这是在找死。”

    铁心源摇头道:“我还没活够呢,我只是奇,这些人真的连睡觉的时候都在准备战斗吗?”

    许东升冷笑一声道:“你会这群人的战力的,而且很快就能。”

    听许东升这么,铁心源立刻很狗腿的走他身边声的道:“杀谁啊。”

    许东升伸长脖门外,声道:“吐蕃人和西域人会来报复的,能在这里开店的没有一个是良善之辈。

    很都是沙漠里的沙盗留在这里的眼线,和销赃的门户,如今被西夏人一口吞掉了,他们一定会来报仇,或者拿回属于自己的财富,时候记得躲稳当一点。”

    “沙盗很吗?”

    许东升忧愁的狠狠抓了一把姬的胸脯,引得姬尖叫出声。

    “他娘的,只要是住在沙漠里的人,基上都是沙盗,没他娘的一个人。”

    “西夏人很厉害,应该能够击败沙盗,要不然他们也不敢那么干。”

    许东升吐一口口水道:“你知道什么,西夏人能控制的就是这座残破的沙州城,城外一望无垠的沙漠根就不是他们能管束的了的,实话,沙盗才是沙漠的主人。

    这沙盗就是大漠上的石头,西夏军队就比是这沙漠上的风。

    别大风来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可是等风走了,石头依旧是石头。”

    铁心源想兵器店里一直通都乡河的那条暗道,他觉得这样的暗道应该有很,似严整的沙州,早就满目疮痍了。

    许东升的是有道理的,自己确实应该找一个合适的藏身之地。

    如果能熬穆辛战死就再不过了。

    穆辛这些天非常的忙碌,他的房间里总是有很人,来的人很杂,有西夏人,色目人,有西域人,甚至还有吐蕃人和一些只穿着兽皮的野人。

    有铁心源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只是觉得这些人每一个都不简单,他了很久,发现自己打不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这根就不是在做出塞的准备,更像是在谋划一件大事。

    许东升嘴里掏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穆辛更是守口如瓶,至于那十八个骑士,铁心源觉得只有神仙才能从他们的嘴里掏出有用的信息。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有一个奴隶骑士似乎认识字。

    这是一个无意中的发现。

    不论是许东升,还是穆辛都信誓旦旦的过,这群奴隶骑士没有一个是认识字的,因此,即便是奴隶骑士落在敌人手中,面对一个不会话的睁眼瞎,也没有任何的后患。

    这群人是执行隐秘任务的佳人选。

    可是这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能饥渴的着铁心源无意中留下的籍,并且渴望下一页内容的人。

    于是,铁心源在吃饭的时候,翻一页,就会跑出去玩一会,然后再回来翻下一页。

    这一顿饭,有一个骑士吃了很长的时间,足足有一个时辰……(未完待续。)

    ps:  第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